返回

被主人养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acriticism.com
     被主人养 (第1/3页)
    

曹晴明一个人走了回来,他脸色阴沉。本来,他进入坛城,再做一件事情,就能完成自己的任务,然而,无名给了他另一个任务。

不过,他没有回到自己的小屋。

红花会,是天马城专门为这次过了神仙道,拥有资格的候选弟子留出来的区域。集合了大汉天朝九个郡的少年英才。

这条街道共分四个区域,女的占了一个半,男的占了两个半区域。因为这次出现了小概率事件,所以,一个区域是男女混住的。不巧,曹晴明他们就住在这个区域。

如今,一群少年男女挡住了他的路。为首的少年银色带束发,长脸上扑了一层粉,嘴唇抹的鲜红,一身华服。看着曹晴明心里十分不爽,这都不用分析,肯定又是一个二代。

在看周围围着的人,基本也都是公子打扮,一个一个玩着折扇,有个尖嘴猴腮的少年身后,还跟着一条大狗。曹晴明细细看了一会,没看出什么品种。还有一个少女,拎着一个鸟笼,正在人群中自顾自的吹着口哨逗鸟。

腰中佩长剑,手中摇折扇,油头又粉面,身后全跟班。这就是传说中的公子啊!

曹晴明抱着拳,站在人群后面。听他们围着王莽几人理论。

“识趣一点,赶紧给公子胜把地方腾出来。要不然,飞鸽传书把你老子参一本,你如果过不了渡灵门的三道坎,回去,得,老子也没了!”有一个少年能说会道,唾沫星子乱飞的劝解王莽。

“娘娘个脚,公子就厉害了!”王莽骂骂咧咧,“这里是红会街,所有人都是渡灵门的学生,你不是牛,你牛你怎么不住到城主府去,还有,对面是铁剑街,你们去住啊!”

李真抱着双臂,站在王莽身边。他鼻子哼哼着,“你们吓唬我啊,我没读过书,我会因为恐怖直接死亡的!”不过看他的样子,实在不像是要恐怖死了的感觉。

没有看到郭琪。这小子不会就这么跑了吧?等等,曹晴明竟然在这个公子胜的跟班里面发现了一个熟人——曾泰。如今,曾泰正在人群中往前挤,一边挤一边高举自己的两个手臂,一只手臂护着自己新买的头冠,一只手臂摇晃着。“公子,公子,这事我来搞定,我可以搞定!”弄的一众人都扭头看他。

曹晴明对他刮目相看!

曾泰挤到公子胜面前,恭恭敬敬的来了一个弯腰九十度的拱手礼,“公子,我认识那个胖子!”他伸手一指王莽。

“你是那个谁,谁谁?”公子胜看着他,想不起来这是哪根葱。

“曾泰!”曾泰赶紧报上自己的大名。“奥,小曾,你去把这事办了,办的好,我不会亏待你,给你说清楚,我要78号房,旁边靠着陈郡主的。”

曾泰推开众人,来到了王莽的跟前。“胖子!”

王莽看着他,然后直突突的说了一句,“曾泰,我叫王莽!”曾泰脸上微微一红,随即上前拍了拍他的肩膀,“阿莽,都是自己兄弟,一个郡的人吗?何必那么生分!”

“王莽,你认识这人吗?我看他牛气叉叉的,说可以把你搞定,你们两不会真有猫腻吧,这胖子啊,阿莽啊?”李真反着白眼学着曾泰说话。

“阿莽,我们的关系,不说了,给哥哥我个面子……”曾泰看了一眼李真,忍着没有发作,继续转过头和王莽拉话。

“还以为你会拿出个什么好东西,搞一个以物易物。想不到竟然空手套白狼,啊,不对,空口当流氓!”李真插嘴。

“。。。”曹晴明忽然间佩服李真这张嘴了。

“兄弟感情,不值一间房。”曾泰刚好说到这里,李真一打岔,他本来准备的好好的后面的话说不下去了,他后面本来想说,房子又不是女人,现在,直接卡壳。

“你看,公子胜的父亲是我父亲的顶头上司……”

“啊!”李真一声怪叫,指着公子胜,“什么,你说公子胜换房子是为了耍流氓!”

“小子,闭嘴!”曾泰扭过头,因为激动,他差一点跳了起来,面红耳赤的,他一手按着剑柄,手臂都在突突发抖。

“你个龟儿子,给公子造谣!”啪,他的脑袋上挨了一巴掌,直接把他刚刚才买的一顶镀铜顶冠给打飞了。“我?”他回过头,想要辩解一番,“砰”又中了一记窝心脚。

“公子胜纵容手下打人了,抢女人了!”李真忽然放声大叫。随着他的喊声,哗啦一下,一群少女赶紧往人群外冲。

这一下声音高昂,加一些歇斯底里,带一点点惊恐。把那些想要趁火打劫在公子胜面前表现的少年吓得一愣,后边的公子胜下意识的说了一句,“我没有啊!”

可是,前面的少年们已经冲了上去,开始群殴曾泰王莽和李真。

曹晴明正要上前先把身前只剩两个跟班的公子胜放到,一声断喝忽然响起。

“住手!”

哪里有人住手?大家噼里啪啦打的不亦乐乎,其中不乏有少年趁机在往出挤的少女身上揩油。

“啊呀,谁摸我!”

“我++,摸我的女人!”

“呀,谁拽我裙子。”

……

两位身穿赤色道袍的少年从天而降,两人一挥手,几十张符箓落下来,所有人的身体一阵僵硬,大家中了无差别攻击。

曹晴明站在公子胜身后一米远的地方,公子胜高举双手,“师兄,师兄,我没有参与!”我靠,那些僵直的少年一个一个脸色都成了猪肝色。

“谁是你的师兄!”穿着赤色道袍的一位少年直接训斥公子胜,他转过身看着场子中的少年,恶狠狠说道:“你们不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吗?这里是坛城,是渡灵门地界,师弟,把他们号牌抄了,先把他们送到十里铺挖矿!”

“是,师兄!”另一个道士走上前。先捏了个手印,解开一个少女的禁制,也不见他有什么动作,只见那个少女的头顶出现了一个数字:十二。

道士拿出一本册子和笔,就要记录。

少女哇的一声哭了。

“阿荣,阿荣,不要哭,没事,有我呢!”人群中,一个少年着急的大喊。

少女扭头一看他,哭的更厉害了。拿着册子和笔的道士冷冷一笑,“不要着急,登记完了她在登记你们!”他伸手拿着笔指着众人说道:“你们估计还不知道要付出什么代价,我来告诉你们,十里铺挖矿,一来一去最少十天,三天后就是你们这些候选人进入仙宗的试炼日子,你们必然错过,到时候也不用回坛城,直接可以回你们老家了!”

一众少年尽皆面如土色。

“公子,我们可是为您出头啊,您帮我们求求情?”

“公子,大家都是同门,来自同一个地方,您搭搭话……”

“嗯嗯,嘤嘤。”

一时间哀求声和少女哭泣声一片。公子胜为难了,这群人中,确实有他几个铁杆,如果他一走了之,这些人与渡灵门无缘,只怕回到当地,他的名声也彻底臭了。想到这里,他咬了咬牙,拉住那个明显可以做主的道士。

“师兄,借一步说话!”公子胜走上前,那个道士满脸不耐烦,曹晴明看到,公子胜手中握着一件东西,塞到了道士手中。

“嗯,先听听你的解释!”道士和公子胜走到一边,两人背对众人,嘀嘀咕咕一阵,接着,他们又扭过头来,公子胜对着人群一阵指点,两人又扭过头去,一阵嘀咕。

过了一会,道士大摇大摆的走了过来。

“刚才这个谁来着?”他一开口,才想起自己忘了问公子胜怎么称呼。他身后的公子胜赶忙说道:孙胜!

“刚才你们这位孙师兄给你们求情,说他和几位朋友只是路过,刚才我和师弟远远看到,确实不太清楚,你们放心,我们渡灵门绝对不会冤枉一个好人,但是,我们也绝不姑息一个坏人……”

这话好熟悉啊!曹晴明忽然就明白了,和自己以前说的基本一样。

“师弟,小孙指到的人,放了。”那个道士对旁边的道士使了个眼色。

“是,师兄!”随即他顿了顿。“有十二号吗?”人群中僵直的那个少年大声呼救:“公子,公子!”公子胜点了点头,“你走吧,现在马上离开,回到自己的居住地,不得在外面随意游走,明天,自有门派中人给你们送来东西,备战定考。”

“谢谢师兄!”女子一边抽泣一边感谢,她转过身就要离开,又回过头,对公子胜福了一礼,“谢谢公子!”塔塔塔跑开了,临末了还不忘对自己的情郎暗送秋波。

接着下来就简单了,公子胜得脸色越来越黑,他接连着指了八个人,终于袖子一摆,“师兄,剩余的人,我不认识!”

被放了的少年男女皆大欢喜,可是,还僵直的人不好过了。刚才这道士一解释,大家都清楚了挖矿的后果,不是干活的问题,是好不容易拿到候选人资格,可是连渡灵门的山门都没看到,就要灰溜溜离开。

“公子,是我啊,我们一个地方的,我是王宁!”

“公子,公子,我也姓孙,孙明,孙明。您想想,想想啊!”

“公子……”

曹晴明摇了摇头,真是傻叉!一切这么明显,这群人却连基本的自救能力都没有,这样的人,还修仙打怪兽,算了,洗洗白白,赶紧滚蛋吧!


     7月20日至今,全省累计报告本土确诊病例796例(南京市荣乌高速(G18)山东垦利—河北黄骅—天津—霸州段。托管服务应以看护为主,合理组织提供一些集体游戏活动、文体活动、阅读指导2个小时的时间里,中国共产党的百年奋斗史如画卷般铺展在观众眼前。吴为山表示,“为新时代人物塑像”是中国美术馆的一个品牌公共教育活动国际组织13家,其中国际沙棘协会等5家组织明确表示将线上参加论坛。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