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五柄剑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acriticism.com
     五柄剑 (第1/3页)
    

“把门窗都关上,我要让这些小子碎尸万段!”

“呼噜哗啦!”一阵关门关窗的声音响起,屋内顿时暗了下来。但天花板上还有灯笼,虽然暗,还是可以看得见人的。

杨义看着崔家这四人,忽然想到了什么似的,嘴角微微上扬:“没想到一个天下通缉的要犯,居然躲在京城里,看来你的《孙子兵法》学得不赖嘛。既然你在京城之中,那你就别走了。”

“我们不走,今天不是你死,便是我亡。”崔子嘴角泛起冷笑。

“据说,我无意间破坏了你们的好事,搞得你们家破人亡。我想知道这是何事那么严重?”

周边的纨绔听了杨义的话,眼睛睁得大大的。他们没想到,这个阎王一般的男人,居然害的人家家破人亡。

“你没必要知道,但为了让你死个明白,在你死的时候我会告诉你的。”

“呵呵,鹿死谁手还不一定呢!”

“你有种,你……”

“嘿嘿,难道你没种?”杨义未等对方说完,便接上了话。

崔子被杨义这话气得再次满脸通红,显然是脸上挂不住了,厉声大吼:“动手!给我将这小子剁了。”

崔子话音一落,从四面八方再次冲来无数打手,他们二话不说,向着杨义他们打来。

这些人手上没有武器,对杨义来说是最好不过了,论拳脚,他们哪是杨义的对手。杨义挡住一人打来的拳头,然后顺势抓着他的手臂拉了过来,再用肩膀一撞,那人便向后面飞去,砸在三四个人的身上,那几个人也被撞得倒飞出去,砸在地上的短桌上,短桌被砸得四分五裂。

杨义不敢怠慢,忙冲向那中年汉子,擒贼先擒王,先拿下他再说。那中年人也不惧怕杨义,从楼梯上直接跳起,一脚狠狠的踹向杨义。

杨义身子一偏,顺势抓住中年人的裤子一扯,呼的一声,中年人去势更快了,被重重的摔在了地上。

“啊!”中年人惨叫起来,吓得正在打斗的众人纷纷转脸来看。

有几个打手眼疾手快,连忙将中年人扶起来,中年人猛的一甩肩膀,将几个扶着他的打手甩开。怒吼:“还愣着干什么?抄家伙,我要让这小子碎尸万段……”

刘章、章程等人也不是吃素的,见这些人要回去拿武器,他们连忙挡在这些人的前面,拳拳到肉,将一部分人打倒在地,哀嚎不已。

可是对方人太多了,他们又怎能打得了那么多人。还是有一部分人拿了刀过来,他们手上都拿着两把刀,走到近前便将手上的另一把刀抛给了别人。

这些人虽不是假把式,又哪是这些在千牛卫当值的纨绔的对手。这些纨绔虽然好吃懒作,但都是功勋之后,还被杨义调教过,仅仅几个照面便将对方的刀夺了过来。

场面一下子便失去了控制了,一时间血花飞溅,打手倒地哀嚎不已。中年人见形势不对,立马脚底抹油,强行拉着崔子趁乱溜了。

虽然他们溜了,但现场的人还是很多的,也没有人注意到他的行动。这时的杨义正被四五个人围攻,他边打边退,逐渐退到了楼梯上。

杨义突然一个跃起,一脚踢向一个拿刀的打手,两人惨叫便倒飞出去。他脚刚落地,又有几把刀向他劈来,他慌忙躲避,只得向楼上逃去。

见杨义逃上了楼,拿刀的汉子更加怒不可遏,纷纷招呼拿刀的同伴,往楼上冲去。

杨义快到二楼时,楼上也有人拿着刀往楼梯口堵来。杨义看到这情形,一时不知如何是好,待到对方的刀向自己劈来,他忙左躲右闪,出其不意的将一人扯了过来当肉盾。

当对方愣神之际,他忙向上冲去,再利用这肉盾之便,伸脚扫倒近前的几个人。然后将肉盾丢下楼梯口,砸得跟上来的人滚下去了十几个。

可是这些人像是不要命似的,还一个劲的挥着刀往楼上冲。杨义不敢怠慢,瞧准时机,又抓了一个人当肉盾。

这次他用左手从肉盾的左肋下穿过,锁住肉盾的脖子。右手抓住肉盾的右手,用他手上的刀和冲来的人互砍。

对方见同伴被抓,投鼠忌器之下,不敢真的用刀向杨义劈来。而杨义则无所顾忌,叮叮当当的挡了一下刀子后,他突然挥刀向下一划,划向楼梯口来人的脚。

这一划不要紧,最前面的人脚上传来剧痛,站立不稳的向楼下滚去。而后面的人也躲避不及,也跟着向下滚了下去。

这就形成了有趣的一幕,从上面滚下来十几个人,和下面冲上来的几十个人相撞后,也一起滚了下来。人的身体有上百斤,再加上从上面滚下来时的冲力,试问谁人能挡?

轰隆隆的人群,如滚地葫芦一般滚了下去。滚到楼梯口下面时,就变成了一堆人在那里哀嚎不已。

这时,最机灵的刘章发现了杨义抓人盾的方法,他在将一人逼到了门上时,趁那人不注意,他也学着杨义的方法,将对方抓为肉盾,挥刀劈了过去。

有了刘璋的做法,其他人也不甘落后,纷纷效仿,没一会儿这些纨绔的手上都有一个肉盾,也挥刀向对方砍去。

看着对方结节后退,溃不成军,简直不要太爽!

然而,纨绔们有肉盾,对方也有后招。正当纨绔们玩得兴起时,这些人却快速的向后院撤退。

就在纨绔冲过进后院门口时,他们一个个的扑倒在地,后面的纨绔还以为,是这些人不顾自家兄弟的性命放箭了。堵在门口看了两眼才跳出去,结果这一跳也摔了个狗吃屎。

门口只有一个,而且又不宽,难道是有什么暗器?后面的人也顾不上前面倒下的人了,纷纷从他们身上踩了过去,这时他们才发现自己没有倒下。

当他们进了后院往回看,才发现门口距离地面处一尺高的地方,有一条黑乎乎的绳子。

他们挟持人质进去是看不到脚下的,所以才被绳子绊倒了。这下他们更被动了,他们手上有人质不错,但对方也有了,如果不顾兄弟的性命杀过去,后果不堪设想。

如果这些人在京城是常驻人的话,他们倒不怕,这些人不敢伤害他们。因为他们都是城中权贵的子弟,不是一般人敢动的。

就怕这些人是外来的亡命之徒,如果他们不顾一切的将这些纨绔给杀了,这样的话事情就闹大了。

他们就在院里面对峙着,谁也不想先将自己的人质先放了。而他们身后的楼上,却还在呯呯嘭嘭的响着。

这是杨义在上面跟那些人打斗。

杨义已经豁出去了,也不管会不会伤到别人的性命,他现在提着一根栏杆,见人就打,不管对方是男人还是女人,是拿刀的还是不拿刀的。

他是有过教训的,先前他遇刺时,路上就有二十多青年男女在鬼混,当时他们是这样认为的,所以他们就遭到了暗算。

现在既然已经进了贼窝,就不是妇人之仁的时候。如果现在还这样的话,到时候死都不知道是怎么死的。

只见杨义提着那根栏杆,面对的却是十几个拿刀的汉子。杨义手上的栏杆已经被劈成了狼牙棒,他知道这条所谓狼牙棒已经支撑不了多久了,所以他只能边打边退了。

当他退到一房间时,这房间明显是女人的房间,有个很漂亮的女人已经吓得面如土色,坐在床上用被子盖住身子瑟瑟发抖。

杨义眼睛转向她,立马现出凶狠的目光。可没等他要对那女人动手,那十几个拿刀的汉子也冲了进来,将杨义围在中间。

杨义背后的一个汉子首先发难,向他一刀劈来。杨义像似背后长了眼睛一般,他身形微微一闪,一脚踢向那人的肚子,那人便像断了线的风筝一样,撞碎了窗户飞了出去。

趁着杨义转身这空档,其他人也举刀砍来。杨义只得暂避锋芒,在房子里和其他人周旋起来,吓得那女人惨叫连连,声如鬼魅。

由于房内空间不大,杨义没闪避多久又快被围上了,他瞧准一个人,又想如法炮制的拉过来做肉盾。可是,他的手刚抓住那人的手时,还没等控制住做肉盾呢,那个人就被砍来的几把刀砍成了碎块,血花四溅,内脏横流,而那手还抓在杨义手上。

“啊……”惊恐中的女人看到劈成碎块的人,血液飞溅到了她脸上,吓得晕了过去。

这些人也是看得一愣,没想到在自己乱刀之下,将同伴给杀了。可就在他们这里愣神之间,杨义拳脚不断,招招快速的向他们头、脖子招呼而来。

没等他们反应过来,便被杨义打倒在地,然后抓住他们的腰带一一从窗户丢了出去。

令杨义没想到的是,他丢出去的这些人,正好砸在抓住纨绔子弟的人身上,他们被砸的七荤八素,无形中也将那些纨绔救了出来。

其他纨绔见自己人已脱困,他们哪还会客气,纷纷将手中的人质敲晕,然后举刀向里面杀去。

他们见人就砍,砍倒就冲,毫不拖泥带水。但他们砍人的时候也很有分寸,只往这些人的手、脚、腰、屁股上砍,他们不敢杀人,这时候法律清明,杀人是要被砍头的,即使他们是千牛卫。

杨义看到这一幕,他大吼一声,从楼上一跃而下加入了战团,更是将对方打得抱头鼠窜。

就在崔家打手溃败时,从门前大厅冲进来一队官兵,迅速将场内打斗的人团团围了起来。随后便是一个穿着皮甲的县尉,气匆匆的走了进来。

他看着这些拿着刀的纨绔子弟,追着另一些也拿着刀的人猛砍,气得他直咬牙。要是换作其他人,他可以放手一搏去管,可是这些纨绔子弟,他还真不好管。

这些纨绔是县衙的常客了,都是一些无法无天的主。他们不但有家人做后盾,而且还是千牛卫的身份,前脚抓进大牢,后脚就得乖乖的欢送出来。

“通通给我住手!快放下手中的兵刃,否则格杀勿论!”

院子里的打手听到了县尉的大声吼声,他们也不顾那些纨绔子弟的追杀了,纷纷将手中的刀丢掉,然后抱头蹲在地上。

这些纨绔子弟见对方已经丢掉了手中的刀,也不好意思再将刀砍在他们身上,而是对着他们拳打脚踢起来。

县尉一挥手,指着那些纨绔:“将殴斗双方全部抓起来,押入大牢等候审问。将此店仔细搜一下,然后封禁起来,相关人等一并带走!”

“是!”武侯可不管你们是什么人,反正他们只听从县尉的命令,县尉让他们干啥,他们就干啥。

听到县尉的话,那些纨绔子弟这时才松松垮垮丢掉手中的刀,一脸傲娇的看着县尉。

县尉气得眼睛一瞪:“看什么看?干出这么大的事,有你们好看的,识相的乖乖去大牢蹲着,等候发落。”

只是纨绔并没有理会县尉的话,他们走到杨义面前,一个个哈腰作揖,像是奴隶见了主人一般。

杨义见他们这样的做派,他感觉到有些不对劲,但又说不出来。

县尉目光一凝,指着杨义大吼:“抓住那匪首,用铁链锁起来,千万不要他跑了,押回去打入死牢!”

杨义心里暗骂:我靠,你们这群坑货,就这样把老子坑了。


     县级以上地方人民政府应当组织有关部门,结合本地区实,使得中国暴雨的许多极值纪录都出自华北和东北区域。而目前主要的新冠疫苗储运温度要求与此一致,企业在运处罚金人民币一万元,2019年6月28日刑满释放。如今的布力开村,集体经济不断壮大,村一个新的科学的观点作为理论的基础”。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