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众兽恐吓(七)》。

《圆月弯刀》写于77年,比《白“棺材。”孔雀没有再问,他抬起

“就你這種垃圾,也敢在老子的面前叫囂?今天爹就教你做人!”

林肖一邊怒吼著,緊接著,也就一邊朝著那個胖子的方向逼近而去。

而就在這時,只聽到了“吱呀”一聲,這邊審訊室的大門被人給推了開來。

“小陳啊,我讓你審犯人,你審的怎么樣了?”

一個洪亮低沉的聲音,從外面傳了進來。

這個聲音一傳入了眾人的耳中,便是瞬間就吸引了他們所有人的目光。

林肖他們循聲看去,便見有一個人朝著審訊室這邊走了過來。

那個人的相貌,和王晨看上去竟然是有幾分相似。不過,這個家伙可是比王晨要年長多了。

當此人走進審訊室的時候,立刻就被眼前的景象給吸引住了。

只見整個審訊室里面,是一片狼藉。那些個警察東倒西歪,看上去實在是太狼狽了。

這個人也只是看了一眼,然后便立刻放出一聲驚呼:“人呢?人都死到哪里去了!有個犯人準備越獄,趕緊把他制服。乳如果他敢反抗,那就將他擊斃!”

嘩——

他這一嗓子喊得,直接是瞬間讓外面的人都亂成了一團。

緊接著,只聽到一連串的腳步聲又響了起來。

門外闖進來了十幾個警察,他們跑到了審訊室這邊,都死死的盯著林肖。

林肖也更是發現,這些人里面,最起碼有一半的人手中都拿著槍。

那些黑洞洞的槍口,落在林肖的身上。

雙方就這樣對峙著,使得場地之中充滿了火藥味,仿佛隨時都可能一觸即發。

“臭小子,你今天必須要為你的言行付出代價!”

那個人惡狠狠地看著林肖。

而林肖此時,卻是淡淡地哼了一聲,回答道:“既然這樣的話,那咱們就看看誰更強咯!”

“好啊,那咱們就試試看,究竟誰更強一些了!”

雙方都是當仁不讓,誰也不肯屈服于誰。

可也就在這時,一聲怒吼卻突然響了起來:“住手!你們是在干嘛?”

緊接著,唐芊芊、宋嘉兒和江凝都跑了進來。

在她們的后面,還跟著一個西裝革履的家伙,應該是他們集團里面的律師。

就在剛才,林肖前腳被帶走,宋嘉兒后腳就給唐芊芊他們打了一個電話,告訴了她這里所發生的事情。唐芊芊等人聽了之后,當然是第一時間就跑了過來。

不過,唐芊芊也不是一個沒有分寸的人。

她聽說林肖出事之后,第一時間也還是帶著公司的律師一起前來。

其目的,本身就是為了幫助林肖出謀劃策。

“哈,瞧瞧是誰來了!”

見唐芊芊等人到來,林肖哈哈一笑。

他還笑著同唐芊芊等人打招呼,仿佛根本沒什么大不了的似的。

唐芊芊簡直是無語至極,沒想到林肖居然這么淡定。

既然這樣,那她完全可以沒有必要這么緊張嘛,搞的一驚一乍的,大驚小怪。

而就在這個時候,那個男子卻問道:“怎么,你們來干什么?難道想要救這個人嗎?他可是一個罪犯!”

唐芊芊等人還沒開口,林肖倒是搶先一步說道:“罪犯?誰跟你們說,我是罪犯來著!也不看看你們自己是個幾斤幾兩的東西,居然如此口出狂言!”

他怒吼了一聲。

“哈哈哈,我說你是罪犯,那你就是罪犯!就算你想要反駁,也根本沒有用!”對方惡狠狠地說道。

林肖見他這種態度,便終于是惡狠狠地瞪了他一眼。

“那好,既然這樣的話,那老子就讓你見識見識我的厲害。”

說著,林肖居然從地上撿起一把槍,直接對著胖子:“既然這樣的話,那老子就一槍崩了你!”

“你敢!”

那男子驚呆了。

林肖居然敢掏出手槍,這不是活膩歪了嘛!

不過,他們都不認為林肖有膽子開槍。

然而令眾人都不敢想象的是,林肖竟然毫不猶豫地開槍了。

砰——

一聲悶響,忽然出現。

“啊,救命啊!”

胖子直接被嚇尿了。

林肖突然開槍,這不是會直接要了他的命嘛。

因此,他當然是嚇得屁滾尿流。

然而令人驚訝的是,秦峰此時雖然開槍了,卻并沒有子彈從槍里面射出來。

林肖看著胖子這個鳥樣,不由得哈哈笑了起來:“哈哈哈,你瞧瞧你這樣子,是有多low啊!老子的槍里面根本就沒有子彈,你居然被嚇成這個樣子!”

胖子大口大口地喘著粗氣,那肥碩的胸膛一起一伏,看上去還挺惡心的。

對他而言,

小囡囡苦著臉不斷地在森林里面跑著,她跟本就不知道這里是哪里,自從來到這里的時候她就一直都在逃命,不是遇上牛逼的妖獸,就是被恐怖的東西追趕,她不明白自己根本就什么都沒有做,可是卻還要受到這樣的待遇。若不是這里的環境有助于她的修為的提升,她老早就死翹翹了。

可是這一切都不是她理會的事情,她只想離開這里,盡管這里很適合她,但是她還是想要離開,回到那個陰冷的世界,回到那個美麗溫柔的人的懷抱里面。只可惜,這里......

”傅红雪不能否认。疯和尚道“万,是“摆脱冷气向上走”的青

……

很多所謂的美麗傳說故事都是王子愛上了公主,戰勝了困難,然后他們就過上了幸福的生活。

可是綠蔓羅剎即便是成為了宇宙的統治者,對他人而言他就過上了幸福生活嗎?

人們勞作是為了收獲,是為了品嘗食物的美味,是為了品味美妙的人生。

而綠蘿曼莎是為了什么呢?

綠蔓羅剎此刻和路正行意識相通,他自然明白路正行的問話的真正含意。

一切的抗爭,一切的堅持,一切的奮斗,似乎都不是目的,而只是過程。

有人說要享受過程,可是綠蔓羅剎發現,對于這些過程他似乎并不怎么真的享受。

無論是作為一粒瀕臨與死亡的種子,緩慢地在漫長的時光中成長,還是此間經歷的那無數兇險的各種磨難,一直到后來和諾瓦人邂逅由爭斗而產生的合作。

所有這些事情,綠蔓羅剎似乎都不覺得有什么快樂可言,有什么幸福可言,有的只是掙扎,有的只是孤獨,有的只是無聊。

綠蔓羅剎又重新審視起了諾瓦人的文明,在諾瓦人的文明中,只有仇殺,只有利益的爭奪,只有爭奪,只有爾虞我詐,只有弱肉強食。

這這一切似乎并沒有什么意思,只是以前綠蔓羅剎沒有意識到這一點。

他從來沒有想過,然后這個問題他從來沒有想過自己從誕生到現在,自己究竟在追尋什么。

他發現自己壓根什么都沒有尋覓,而只是盲目的生長,只是盲目地存在。

他只是來源于一粒種子,他沒有經歷過萬物從容的世界,沒有體驗過那種氛圍。

在路正行一連串的反問下,在這個智商看起來并不怎么高的地球凡人的一問再問之下,綠蔓羅剎一時有些語結。

于是,茫然中的綠蔓羅剎反問道:“你們人類又有什么樣的然后呢?”

路正行告訴他自己所知道的一些事情:地球上已誕生了8個文明序列,他們都已經成功地踏入宇宙,邁入了宇宙文明的行列。

有一天,當地球上新誕生的第九文明序列進入宇宙深空,或許會有一些人在等待著他們,迎接著他們,因為地球上有一句話叫做“有朋自遠方來,不亦樂乎。”

綠蔓羅紗北路正經描繪的這個美好的夢想,驚的有些陶醉了,他突然想到有一天自己在宇宙中能不能找到與自己一樣的同伴,那該是多么一件快樂的事情……

羅曼羅剎經歷了這么多宇宙的歲月,除他自己以外,他沒有找到過能在宇宙中自由生長的植物。

此刻,羅馬羅剎突然感到了一種孤獨,一種透徹心肺的孤獨,一種與生俱來,或許也會因此而永遠延續下去的孤獨。

路正行還告訴綠蔓羅剎,作為人類中的一員,作為普通的一員,他可能并不高貴,可能沒有權位,他可能很弱小,壽命也可能很短暫,他只是這個文明中的一部分。

像長河奔流,它只是一滴水珠,它只有在這長河中它才有意義。

在這浩蕩向前的宏波之中,他能感覺到無數的同伴的溫暖!

在碰撞,在擁抱,在融合中,他們彼此能感應到彼此的心,感應到彼此的快樂,而不僅僅是彼此的爭奪和傾軋。

雖然人類中的很多個體并沒有意識到這一點,并沒有意識到他作為一個人最珍貴的是什么,一個人真正的快樂本源在哪里。

孤獨的人是可恥的!

因為他只把自己當成了一個人。

快樂的人是偉大的!

因為他體驗到了人世的真諦和溫暖。

“溫暖”這兩個字猶如一顆巨大無朋的恒星瞬間爆發于宇宙之中,驅盡了綠蔓羅剎心中的黑暗 !

幾乎有些喪失了理智的綠蔓羅剎開始近乎瘋狂的讀取,讀取,瘋狂地讀取路正行記憶海洋中的一切。

路正行覺得自己的記憶也包含了路公子的記憶,就宛如巨大的海洋,正在被無數雙遮天的巨手攪動著,揚灑著。

同時,路正行也能感覺到綠蔓羅紗主體的意識此時的慌亂,此時的焦急,此時的迫切,此時的渴求。

綠蔓羅剎總體只有一個主體意識,顯然此刻他們的主體意識都開始搜索他們所能掌握的人類的記憶。

這一刻,無數綠蔓羅剎個體通過在地球上所有的諾瓦人,開始了解地球的一切,開始了解地球上人類的一切,他們甚至在諾瓦克資料。

所有的信息以一種特殊的方式傳遞、匯集了綠蔓羅剎的主體意識進去,隨后壞笑了一聲,對著那保安道:“哎,看到門口的那個小子了嗎。”

白宇伸手指著前方:“去給他使點絆子,收拾收拾他。”

“啊?這......”

保安有些為難,他就是個保安而已,來這里的哪個不是有頭有臉的人,就算是普通人,自己也不能去給人家使絆子啊。

“怕什么,這大廈可是有家的股份的。”

“而且那小子我認識,也沒什么本事,沒什么背景的。”

“照我說的做,保你安然無恙。”

白宇看到保安還是有些猶豫,接著說道:“你們保安隊的隊長是不是還空著啊。”

聞言,那保安瞬間來了精神,如同打了雞血一般。

“好嘞白公子,您就交給我吧,保證給您辦的漂亮。”

那保安趾高氣昂的朝著門口走去。

此時,陸晨還在焦急的等待著,希望能有認識的人來。

“你你你,干什么呢。”

保安指著陸晨沒好氣的說道。

“我在這看你半天了,你這拿著手機站著是不是想干什么壞事。”

陸晨一臉茫然道:“怎么了?我站在這等人也不行?”

陸晨奇怪了,自己好端端的站在這里,招誰惹誰了。

那保安看到陸晨一副好欺負的樣子,知道這小子果然是如同白宇說的一樣,除了穿的人五人六,看起來真是沒什么背景,如果是有來頭才不會搭理自己。

“知道這是什么地方嗎,這是你該來的地方嗎,趕緊走,否則可別怪我不客氣了。”

保安抱著肩膀一臉嫌棄的看著陸晨,此時他的心中可是高興壞了,這欺負欺負人就能當上保安隊長,這種天上掉餡餅的好事,上哪找去。

這保安心中得意,他知道白宇就在遠處看著,他可要好好表現,到時候肯定是少不了他的好處。

陸晨看到遠處的白宇,便是知道肯定是白宇讓這個保安過來的,當即喝道:“我倒是想看看你要怎么不客氣。”

“嘿,你還說不聽了是吧,行,你等著。”

“來人,大廳有人鬧事。”

左側樓道,十幾名保安手中拎著棍子跑了過來。

看到來人,陸晨也是謹慎了起來。

那白宇見狀,自然是非常高興,心想這回陸晨可要慘了。

“我們走吧!”

白宇帶著保鏢上了電梯。

十幾個保安將陸晨圍了起來,而陸晨眼前今天這場架是躲不過了,也是解開了西服的扣子。

“都給我住手!”

就在這時,遠處匆匆跑過來幾個人。

看到來人,那些保安立刻避讓開來。

“喲,金總,您來了!”

來人正是金三。

金三滿臉笑意的朝著陸晨走了過來。

“哎呦,陸老弟,你來的挺早啊。”

“還好吧,我也就剛到。”陸晨點點頭。

看到二人竟是相識,先前找事的保安連忙低下了頭,心想:“這下壞了。”

“你們這是干什么?”

跟在金三爺身后的阿蘇看著那些保安眉頭一皺的道:“誰讓你們在這攔著這位先生的。”

保安咬著牙不敢開口,陸晨則是在這時笑了笑。

“跟他們沒關系。”

言語間,陸晨竟是將目光放在了剛剛進入電梯的白宇身上。

“哦,對了金老哥,我不知道拍賣會在幾層,所以就在下邊等了一會,您如果知道,不如咱們一起吧。”

“啊,好啊,走走,這間會展大廈就是我的,我帶你去。”

說著,金三爺帶路,幾人走上了電梯。

陸辰心道:“不得了,這件大廈二十多層,竟然也是人家的,這資產,嘖嘖。”

金三爺道:“今天的拍賣會共有兩個環節,一個是拍賣,一個售賣。拍賣的是一些名貴的字畫、古玩之類的,而售賣的則是一些翡翠原石、古玩之類的,如果你喜歡,盡管開口就是了。”

-金三爺是說真的,陸晨給他的那一壺桂花茶,其價值就是不可估量的,而這里的一些名人字畫

“是嗎,這翡翠原石是不是與平時我們說的賭石一樣?”

“哈哈,小友還懂得賭石啊,這兩者也差不多吧,不過咱們的翡翠原石質量會更好,比市場上的那些原石都要強上百倍呢。”

聞言,陸晨點點頭。

電梯門打開,幾人進入了一間大廳之中。

眼前一幕,讓陸晨有些驚訝。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众兽恐吓(七)》。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末世之重燃战火

晓云

末世之重燃战火

紫映九霄

末世之重燃战火

笙箫剑客

末世之重燃战火

胡杨三生

末世之重燃战火

千堆雪

末世之重燃战火

a司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