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开眼界[为银盟北极熊2018加更三]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acriticism.com
     开眼界[为银盟北极熊2018加更三] (第1/3页)
    

天蒙蒙亮,我们到达了一处绝壁,前方没有路,只有一条深长的峡谷。

“妈的,老子就知道你不怀好意!”我把抢抵着莫西的腰杆,“你把我们带进了绝路!说!你到底有什么企图?”

“这是唯一的路!”莫西极目远眺。

我向山对面望去,只见对山头好像有条盘山公路,可脚下的深渊隔断了去路。

那山渊宽过一百米,往下看只见灰雾蒙蒙深不见底。

阴暗的晨天,灰沉的浓雾缓缓上升,笼罩着千百山峦。

“你们走开……我还活着……我不跟你们走……走开……走开……”卓玛面色惨白嘴唇灰淡,神志不清地说起了胡话。

“路在哪里?”程逸芸急了,“你倒是说啊。”

莫西面无血色地说:“路就在山壁上,只是……只是……”

“只是什么?”

“只是,你们不管听到什么,看到什么,都是假的,都是假的,记住,都是假的。”莫西神经质地癫抖起来。

我环顾四周,峭壁三面临渊,左面绝壁凹处有个土坡,走进一看,顿感一阵晕眩。土坡之下是一条沿着峭壁凿出来的石路,最窄之处不过一尺宽,险道内向嶙峋怪石而外临万丈深渊,路势崎岖陡峭。下方浓雾重重,壁道深不见头。

“费什么话!跟上我!”为今之计,只有这一条路可以走。

说完,我一手扛起卓玛一手扶着山壁,沿着山路往下挪身。程逸芸紧随其后。而莫西面带惧色,此时已无退路,他只能硬着头皮下山。

脚下坑坎凹凸,山岩陡斜,不出百步,我已是两腿酸胀。

“不要拖我!走开!”卓玛浑身发颤,口齿不清,“哥哥,快赶他们走……”

我只觉身负千斤,加上连日来的劳累与饥寒已使我无力再可透支。两脚冰凉,腿下筋颤,仿佛感到一股无形的力量拖住我的两腿把我往山崖下拽。

“你们走开,我不跟你们走……”卓玛在我肩膀上不住地说胡话。

“还撑得住吗?”程逸芸低声问道。

“撑不住也得撑!”我的步子放慢了。

“快下山了!”莫西面无血色地说。

我俯瞰崖下,灰雾更稠密,山渊依然深不见底,骂道:“你小子也说话话了,快下山了?我看还早得很!”

话音未落,前方一抹浓雾散去,山路变得宽敞起来,又走了五十步,地势越发平坦。

“好浓的雾,笼罩了一切,竟使人误以为这悬崖很高,其实不过就五十多米!”程逸芸松了口气。

莫西的脸色开始变得死灰,就像染上了霍乱。

我肩膀酸了,将卓玛交给莫西,“来,咱俩换换!”

“你们听,前面好像有个汽车站!”程逸芸眼睛一亮。

“这荒郊野岭的,哪里来的车站?”

莫西一言不发,低着头嘴里不知念叨着些什么。

“不对,肯定有车站。你仔细听!”

我将信将疑侧耳聆听,果然有人声。但是,前方雾气很浓,十尺之外一片浑沌,举头不见朝日。

“不仅有人声,还有马达声。”但是这声音好像是从前方传来,又好像它四面而来,没有确切的方位。

“顾不得那么多了!”我疾步而前。

声音越来越近。

“你们看,前面有人!”程逸芸兴奋地说。

灰雾涌聚,朦胧隐约之间似乎有一大群人朝我我们走来。

“等会儿!”我做了一个停止前进的手势。

“不对劲……”程逸芸横举冲锋枪。

莫西颤声道:“都是假的,都是假的,记住,都是假的,都不是真的,都是假的!”

我侧过头奇怪地盯了莫西一眼,问道:“你到底在搞什么鬼?你……”

此时我的声音僵住了,只见身旁一簇人群涌过,转而便消失在数尺之外的浓雾中。

程逸芸目瞪口呆。

“那些人好像没有看到我们?”我不解地问,雾气虽浓,但刚才那些人近在咫尺伸手可及。

“都不是真的,都不是真的……”莫西把卓玛放在草地上,蹲下身抱头怪吟,神经质地抓扯着自己的头发,“我的头,我的头,好痛啊……”

“你怎么了?”我倒抽一口凉气。

程逸芸这时才回过神来,“刚才,刚才……那些人……”

“你看到了什么?”

“你不觉得,刚才那些人都是影子?”

“影子?”

“对,雾里的影子,他们在雾气里穿梭……”

莫西狠狠地拽下自己一把头发,抓烂头皮,吼道:“你们快走!带着丫头快走!快走!”

“快走!不要让那些冤魂缠上!我的布包袱里,有……”莫西眼鼻流血,说话艰难,“快……”

程逸芸一把抓起莫西身旁的布包,打开一看,里面竟是厚厚的几十叠冥纸。

莫西耳朵开始淌血,说道:“麻王沟冤孽深重,看来我是逃不掉了!你们快走吧。”莫西两眼血丝突现,眼神慌乱恐惧。

“哥哥,他们来了……”卓玛气若游丝。

一阵怪风骤起,飞砂走石,吹得人睁不开眼。

呼——呼——呜呜呜呜——怪风卷起万千阴哭,转瞬即逝。

缓缓开眼,雾气依然浓密。

“怪了!既然吹风了,怎么没有把山雾吹散?”我问程逸芸,而她一脸茫然。

莫西僵在地上,面孔扭曲,两眼淤黑,七窍冒血。我探了探他的鼻息,已断气。

莫西把自己的头发抓扯得七零八落,在头顶上抠出一道道血痕,“快带丫头走!快走!”莫西最后的声音从远方的灰雾深间飘然而至。

卓玛神智不清地说道:“大鹏金翅……圣王窟……”

一抹灰雾淡去,前方几耸山丘若隐若现。

“你看,前面有几辆长途汽车!”程逸芸兴奋地说。

我并不答话,这荒山深林中连公路都没有,哪里会有长途汽车,但前方确有几辆大巴车,死灰的雾气团团聚拢遮掩住长途车,只能看到大概的轮廓。

迎着死雾走近长途车,两人的心跳骤然而停,阴寒之气挤入浑身每个毛孔,灵魂凝固了,眼前的一切令人魂飞魄散。

这里是一处干涸的河沟,十多辆长途大巴车横七竖八地摆在沟里,车体都严重扭曲变形,玻璃粉碎,锈迹斑斑,有几辆四轮朝天,有的车厢撕裂。更令人骇然的是,车内尸体重叠,残肢遍地。这些尸体形态怪异,两手伸出车窗,有的尸体头往外钻,看上去好像整列车厢里千百只手死命地在往外抢。

我抬头仰望,前方一峰绝壁耸入云霄。

“这些车辆都搁在峭壁下的河沟,难道都是从山上坠车而落入渊底的?”我诧异道。

“很有可能!”程逸芸说道,“你看,这些尸体面孔极度扭曲,下颚拉长面部浮肿而淤血,这种死相很像是在强大惯性作用下造成的剧烈震荡,使人体内颅腔及五脏震裂血压骤然升高血管爆裂。”

我脑子里一片空白。全车的人在汽车坠地之时,在死之前,他们嘶叫着抓狂着要逃离车厢,挣命地抢身,相互践踏,尸重尸堆。一阵阴风袭过,死寂的车厢内“唧唧唧唧”锈响。

“咕咕,嗤嗤哧……”车厢里几声微弱的怪喘,两具尸体蠕动了几下。

程逸芸立即推了推我。

他放下卓玛,掏出了枪。

“咿咿呀……”尸体又蠕动了一下。

“哧哧哧……”车厢里突然蹿出几只山猫,冲着我呲牙咧嘴。

原来是这些山猫在啃尸。

“砰!”我举枪打爆一只山猫,其余几只惊逃不见。

遍地的残骸,重叠的尸体。

绝壁之侧,又有一道凿出来的石路。

突然,程逸芸拍了我一下,叫我回头看,我转过身,只见身后那片浓雾中隐约有一群人影正悄无声息地靠向我们。

“快走!”我背起卓玛拉着程逸芸就跑。

两人顺着山岩石路连攀带爬地上到半山腰,这时天下起雨来。

山间的灰雾缓缓沉到渊底,聚成一片厚实的阴瘴,马达声哭声笑声呻吟声透出阴云回荡在幽暗的阴渊。

我和程逸芸顾不得连日的劳累和浑身的酸软,一路抢攀上山。翻过一座残岩,眼前便是一条盘山路。

“那些汽车可能是从这条路上跌下山崖的。”程逸芸有气无力地说。

“地上是什么?”我的两脚正踩在一层油膏上,滑腻腻的。

地上的膏油粘稠,其表面的车轮印清晰可辨,顺着轮印往前看,不远处有道山弯,轮印并没有拐弯的迹象,而是直直地拉向崖边。

我恍然大悟,尸油!”

“尸油?”

“那些村民把尸油涂在山路上的拐弯处,长途汽车从这里经过时,轮胎打滑无法拐弯,所以冲下了山崖……”

“没错,悬崖下的汽车残骸和尸体,都是从这里掉下去的。”

我倒抽两口凉气,时尚杂志、女尸……都是那些村民用尸油制造车祸,抢掠而来的。

“不好!雾气又来了!”

山渊下的雾气冤魂不散地又聚拢过来。

程逸芸突然想起莫西留下的布包袱,顾不得那么多了,她打开包袱,抓起里面的冥纸大把大把地飞洒。

冥纸随风飞散,雪花般地飘落,

死沉的雾气缓缓下降。

“大鹏金翅山,圣王窟……”卓玛额头上满是汗珠。

“快、离开这里……”

山里的天黑得很早。

傍晚时分,山风骤起。


     继承发扬焦裕禄精神,兰考各级党组织不断转变领导方式,改进工作作风,同属一个中国,共同努力谋求国家统一”的共识,后被称为“九二共识”。——在新冠疫苗合作国际论额巨大,依法应当以受贿罪追究其刑事责任。青海检察机关依法对孔祥辉特色社会主义思想在外交领域的原创性贡献。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