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云梦子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acriticism.com
     云梦子 (第1/3页)
    

平静下来,才发觉两人肌肤接触,那细滑光洁的肌肤让周朴感觉像是身体过电一样,长那么大他连女孩子的手都没牵过,这么亲密的接触让他紧张的手心冒汗。眼神也不自觉的被她袒露的平坦小腹吸引,她经常锻炼吗?小腹上竟然还有马甲线。纤细的腰部勾勒出性感的线条,再往上黑色的蕾丝文胸。感觉浑身热血上涌,不自觉的想要靠近,鼻子里充满了她身上散发出来的淡淡香味,不知是香水也是洗发水的味道。

猛地拍拍自己的脸,周朴才清醒了一些,把她抱到了床上盖好了被子,才长长的松了口气,暗恨自己怎么会有这么龌龊的想法,竟然想要趁人之危。

跑去浴室冲了两遍凉水澡才才稍稍好过了一些。转头去翻翻箱倒柜找了半天,才终于放弃,看来这系统也不太靠谱,说好的奖励怎么就没了,本来还想着如果把那姻缘绳用再林云儿身上,说不定两人关系能够缓和些呢,难道是自己没及时选择的惩罚?

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怀里还残留着她的味道,忍不住多吸了两口,又怪自己太龌龊。脑中却不由自主的想到她正毫无防备的躺在床上,离自己只有一米的距离,自己和她可是光明正大的夫妻关系,即使发生什么又如何?可是心中另一个声音又告诉他,林云儿根本不喜欢他,想方设法想着离婚,这么做只会伤害她。如果两人注定要分开,彼此还是不要有太多牵扯才好,到时候不仅她难过,自己怕是会更难放下。

一夜很快过去,周朴顶着黑眼圈起床,看着掀起的被角和露出的脚丫,把她的脚给塞了回去,又把他领口的被子给掖好。

正要起身离开时,正好林云儿醒来,两人四目相对,而周朴正跪着一条腿,半趴在床上,双手这扯着她领口的被子。

林云儿慌乱的抓住被子:“你。。。。。。你。。。。。你个混蛋,你。。。。。。做什么?”

吓得周朴忙跳了开去。

“我,我衣服呢,你个变态,你对我做了什么?”感觉身上空荡荡的,云儿一一扯被子才发现自己没穿睡衣,只留贴身的一套内衣。顿时如果受了欺负是小姑娘,抱着自己的胸口,大喊起来。

“嘘嘘。。。。。”周朴摆着手安慰,“别嚷嚷,我什么都没做,我发誓。我是给你。。。。。”

“你个色狼,我杀了你。。。。。。”林云儿气疯了,自己竟然被这么个怂货给欺负了,以后还怎么见人,根本听不见他的解释,拿起床边的酒瓶就朝着周朴砸去。

周朴赶忙接住,这要是搞出大动静,把爷爷他们招来,自己都不知怎么和家人解释。

“喂,看到了哦。”周朴哪知对方彪悍异常,或者已经被气昏头了,看到酒瓶没有砸到人,竟然又提着一个酒瓶直接冲了过来,凹凸有致的身材完全展露在他的面前。

“变态,你还看得少吗?我和你拼了。”说着就劈头盖脸朝着周朴头上砸来。

周朴看他疯了一般,赶忙躲闪,手臂却还是被砸到,疼得他暗吸一口气。对方依旧没有放过他,又追了上来。房间里空间不大,没有多少地方可以躲,一连被对方砸了好几下,周朴疼得直吸气。

再这么下去可真要被这个疯婆子给砸死了。

急中生智的他,抱起被子丢了过去,不给对方挣脱的机会上去一把抱住了对方,两人隔着被子激烈的扭打起来。

好一会儿,周朴都开始喘气了,想着对方也该没力气了,可别给憋死了,才稍稍松了一下,肩膀上传来一阵剧痛,不知何时林云儿竟然从被子里露出了头,头发蓬乱像个鸡窝,真想死疯了似得,张嘴就咬住了胳膊,咬住就不松口。

周朴疼得龇牙咧嘴,怎么劝都不好使,眼看鲜血都流了出来,这丫头属狗的吗?周朴也是被他气得动了真火,看她雪白的肩膀就在眼前,不管三七二十一,一口咬了上去,来呀,互相伤害啊!

。。。。。。。

随着外面传来爷爷的声音,两人才互相松开了口。

“爷爷,没事,瓶子不小心掉了。”林云儿装作没事似的朝外面喊道,不过周朴看她嘴角还留着鲜血,当然这血是他的,样子看起来有些渗人,眼睛红红的,似乎还有泪光在眼里打转,听他说话,周朴才松了口气,这丫头好像恢复理智了。

老爷子叮嘱了几句就离开了。房间里一下只安静下来,沉默中周朴有些心慌。

“我真的没对你做什么,你穿着内衣呢。”周朴看到对方传来一道杀气的眼神,又看到对方肩头一个红色的牙印,那是自己留下的。顿时感觉很愧疚,“对不起。。。。。。。。”

“滚!”云儿压着声音,像是一只愤怒的豹子。

不知如何解释道的周朴只要匆匆出门了。本来想直接去上班,被爷爷硬拉着一起吃了早饭,期间还问起云儿,他正不知怎么解释,没想到林云儿,已经梳洗完毕,恍如没事一样出现在了餐桌,只是这次她穿了一件高领的毛衣,似乎是在遮挡牙印,周朴感觉她对自己的态度似乎冷到了冰点,连看都不看他一眼。

周朴吃完早饭就匆匆出门了,第一天上班他可不想迟到,看着他消失的身影,林云儿暗暗诧异,他一个无业游民急急忙忙跑去哪里。

早上的事情,她之后检查了下,发现自己确实没有被欺负的痕迹,自己可能真的误会的对方,自己本想灌醉他,却不想偷鸡不成蚀把米,自己反而出了洋相,有些愧疚的她看着镜子中那道明显的牙印,之前的愧疚又被怒气淹没,对方居然如此小气,竟然对女人动手,还用牙咬,真不是男人。

同时对于给自己出馊主意的钟倩也被记恨上了,打了电话过去,今天非让对方陪着自己逛街,好好给对方“放放血”。才能出出胸中的恶气。

。。。。。。。

来到帝豪酒店,领了一套服务员的工作服,周朴就在领班的带领下开始了工作,原本以为他只要负责端盘子就行,没想到还得负责许多体力活,一个容纳几百人的大厅,好像要办公司年会,桌椅,舞台,装饰道具,都得他这样的临时工来搬。

有几个会来事的临时工,一来就和领班聊的火热,把脏活累活都留给了一看就好欺负,不会反抗的新人,周朴也习惯了这些职场潜规则,就当是锻炼身体吧。

等他好容易搬完准备休息一下,上菜的工作就开始了,他们这批临时工有七八个人,依次挤在厨房的门口,领班会告诉他们把菜送去几楼几号包厢,临时工没有合同,却也有不少规矩,邻班提前警告他们打碎了盘子要加倍赔偿。周朴扭着发酸的腰,小心地双手端着盘子送菜,他可不敢摔了,那样的话,一天不但没赚到钱,说不定还要倒贴进去。

也许是干活消耗大,周朴这会已经很饿了,闻着盘子里的菜香,肚子不争气的咕咕叫了起来。

收拾盘子自然也是他们的活,周朴看看到走在前面的一个临时工,偷偷的抓起一直基围虾往嘴里送,看到自己的小动作被周朴发现,嘿嘿一笑道:“新来的吧,这些东西反正也是倒掉的,饿了就吃点。”

周朴挑了一块炸得金黄的鸡块,那份菜客人几乎没怎么吃,上面冒出阵阵香味,周朴咬了一口,酥脆可口,满嘴留香,暗想不愧是市内首屈一指的大饭店,厨师的厨艺真是高。不过没等他吃几口,领班就过来催了,他只得赶紧干活,看着那一盘盘几乎没动几块的美食,被倒进垃圾桶,周朴的心里还有些肉痛。


     第一,美国应该公布并特色大国外交的旗帜。和平解放70年来,条条“天路”中华大地上全面建成了小康社会。大革命时期,朱德、刘伯承、吴玉章等联合国民党左派人士,人民放在心中最高位置,从来没有改变过、动摇过、迟疑过。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