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玩死他们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acriticism.com
     玩死他们 (第1/3页)
    

早上,梓阳舒展着双臂,推开房门,看到贾绝生一手拿阵法书,一手放在身后,在桃树下来回走动。

  桃树下的石台上只有两样东西,一壶刚煮好的热茶,一盏正冒着热气的茶盏,清新的茶香飘溢而出。

  贾绝生将阵法书合在一起,放在石桌上,二人围绕石桌而坐。

  梓阳品了口热茶,手拿茶盏,关心询问道:“看你刚才的样子,你的腿伤应该是好得差不多了吧?”

  贾绝生心里咯噔一下,没有直接回答,他感觉今天的梓阳有些奇怪,好像是话里有话。

  因为,在一起相处的五年时间内,梓阳极少问他腿伤的事。这突然被他一问,自己心里反而是有些慌了。

  不久后,贾绝生尴尬笑着点头,道:“还好,还好。”

  梓阳哦了一声,放下手中茶盏,随口说道:“我昨天听花瑶说,你的腿伤基本是痊愈了。起初我还不信呢,今天一看是没什么问题了。”

  被他这么一说,贾绝生愈发觉得事情有些不对,可又不能确定梓阳的目的是什么,他便说道:“这条腿恢复得很好,爬山涉水是一点问题都没有啊。”

  梓阳笑问道:“那你准备什么时候出发?”

  “去哪儿啊?”贾绝生面露疑惑道。

  “我马上就要离开这里了。你的腿伤既然都好了,那你也应该要走了吧。”梓阳本想委婉地提醒他该走了,谁知他死活不明白,也就没跟他继续废话。

  这说了半天,原来是给我下逐客令啊,我说他今天怎么这么怪呢。

  贾绝生原本以为,梓阳担心自己腿伤的原因,不能走远路,所以才一问再问。

  可没想到,人家根本就没打算带他一起走,反而还要把他给赶出去。

  想明白一切后,贾绝生手中茶盏骤然落地,清脆的响声吓得梓阳赶忙起身,用狐疑的目光望着他。

  只见贾绝生从石凳上滑落,瘫坐在地,他双手紧捂左腿,面露痛苦之色。

  “你没事吧?”梓阳扶着他,一脸关切道。

  贾绝生推开他的双手,道:“没事,没事。我走,我走。”

  说完,他一瘸一拐地向栅栏门外走去,可没走几步,就直接趴在了地上。

  趴在地上的贾绝生,丝毫没有留下来的意思,他咬紧牙关,开始艰难地匍匐前进,时不时传来几声哀嚎。

  “你等着,我这就去找花瑶。”梓阳把他扶在台阶上,刚要转身离去,却被贾绝生抓住了手腕。

  “我的腿伤我自己清楚了,吃药也没用,得静养十天半个月,或许才会有所好转。”

  梓阳转过身来,看着他,稍微急躁道:“你要我在这里照顾你十天半个月,到那时候,我想走都走不了了。”

  “生死由命,你不必为了我这个废人而浪费时间。”贾绝生背靠台阶,一副听天由命的样子。

  梓阳无奈道:“我好不容易才说服了花瑶,让她近期内不要来找我,这几天是我离开这里的最好时机。”

  “错过了这次机会,我还不知道多久才能走出这里。”

  “你如果可以走路,我带上你也没什么,可你现在只能爬行,我总不能一直背着你赶路吧?”

  贾绝生听后,立马站了起来,就跟平常一样,在他脸上看不到一丝伤痛之色。

  感受到梓阳的目光后,他弯腰捂着膝盖,龇牙咧嘴道:“这腿伤虽然可恨,但它似乎并不影响我们赶路。”

  梓阳捏着下巴,上下打量着他,突然挖苦道:“带上你我就相当于是负重前行啊。你空有入流五境的境界,可你却连我都打不过。”

  “上次跟你比试,我可是还未尽全力啊。”

  入流五境的修士,败在一位入流一境修士手里,这可以说是千古奇闻,稀世罕见的事。

  但贾绝生并未因此动怒,他的脸上更是没有过多的难堪表情,可以肯定的是,他完全没将此事挂在心上。

  他之前与梓阳切磋时,双方只比拼拳脚,各自对流力的掌控。

  那一战,他的确是败了。

  在没有阵源石的情况下,他无法布置阵法,因此才败给了梓阳。

  阵源石是阵法师的必备之物。在修炼者的眼中,没有阵源石的阵法师跟废物相比,两者间的区别不大。

  因此,贾绝生可以说自己败了,也可以说自己没败。毕竟,体术对他而言,比普通人强不了多少。

  全靠境界苦撑,假如没有这入流五境的修为,他流域内的流力就会越少,败得则会更惨。

  所以说,梓阳在流力运用中胜过了贾绝生,可他并未战胜设置阵法的贾绝生。

  “你能不能别提这事儿了,这让外人听见,我这多没面子啊。”贾绝生双手抓着梓阳的手臂,低声商量道。

  虽说,被梓阳谈起这件事,他倒是不在意,可这万一被传开了,这对他的影响不好,自己的面子上挂不住。

  “不说了,不说了。你有什么东西就赶紧收拾,收拾完,我们可就要起程了。”梓阳边说,边向栅栏门外走去。

  贾绝生仍不放心,担心此事被泄露出去,他急忙喊道:“咱们可说好了,这件事谁也不能再提了。”

  梓阳站在栅栏门口,缓缓转过身来,笑道:“败给我不丢人。连名震北大陆的武神都胜不了我,你又岂会是我的对手?”

  贾绝生闻言,赶忙捂住他的嘴巴,神色慌张道:“你小点声,这如果被武神听到,咱们俩可就都玩完了。”

  “怕甚?!”梓阳面不改色道:“我就不信,武神能听到我刚才讲的话。”

  哗!

  梓阳话音未落,四周树木晃动不止,一股莫名的强风突然袭来,尘土漫天,干枯的树枝被刮断。

  贾绝生身躯一抖,哆哆嗦嗦地看向周围,好在空中没有任何变化,不然他极有可能会被一阵风给吓死。

  “瞧你这熊样,有什么好怕的。”梓阳一脸鄙夷道。

  贾绝生深呼一口气,用手背擦着额头上的冷汗,恐惧之色依旧挂在脸上。

  梓阳不清楚武神的辉煌事迹,自然不用害怕。可他却不同,每当起风的时候,他都会想到那个人。

  尤其是在提到那人的名字时,无故起风,风云骤变,他就会觉得那人就在自己身边。

  他之所以如此害怕,那是因为武神拥有的神府,正是风神府。

  狂风过后,贾绝生拍打着胸脯,不苟言笑道:“武神行踪诡秘,虽成名多年,但罕有人知其真实面貌。”

  梓阳顿时来了兴趣,随口问道:“那武神是男是女啊?”

  贾绝生缓缓摇头,道:“有传言说武神是一位翩翩公子,也有传言说武神是一位妖异女子,究竟是男是女,怕是只有真正见过武神本人的才会知道。”

  梓阳哦了一声,眨眼思索了起来。

  贾绝生咽了口吐沫,嘴巴轻颤,再次说道:“正因为极少有人见过武神,这才是武神最可怕的地方。”

  “即便真正的武神站在你面前,你也不可能知道,这才是最关键的。”

  梓阳盯着他,嘲笑道:“你不会是要告诉我,你就是传说中的武神吧?”

  “我倒是想做武神,可我这实力不允许啊。啊呸!”贾绝生急忙改口道:“我是想告诉你,武神这两个字,你以后还是少提为妙。”

  梓阳吐出一口气,头也不回地走出了栅栏门。

  许久过后,贾绝生收拾完一切,站在栅栏门外,望着自己居住了五年之久的地方,心里竟有种不忍离去之感。

  栅栏门外新增了一棵松树,墨绿色的枝叶相当茂盛,高度也就半人多高,与两根木桩比起来要羸弱许多。

  种完松树后,梓阳拍打着掌中尘土,很是满意地点头。

  反观贾绝生依旧是站在栅栏门外,抬头望着小院。

  “别看了,抓紧赶路吧。”梓阳两手枕在脑后,迈着闲散的步伐,向萧瑟的林中走去。

  贾绝生唏嘘道:“可惜啊。我手里的阵源石都用光了,不然的话,还可以在此处布置一座传送阵点。”

  远处,站在林中的梓阳指着头顶逐渐西落的夕阳,高声喊道:“你在那磨蹭什么呢?这天色可不早了。”

  贾绝生应了一声,没有继续逗留,急忙快步赶了过去。

  十五岁的少年开启了漫长的冒险之旅。

  伴随着二人背影的消失,目送他们离去的白衣少女,转身走下山峰,不知去向。

  奇怪的是,栅栏门外的松树骤然暴长数倍,其鲜红的枝叶盖过了两根木桩,犹如一棵存活百年之久的古树。

  熠熠生辉的古树,散发着生生不息的活力。

  此外,栈桥海面巨浪翻滚,数十丈高的巨浪呼啸而至,栈桥瞬间被海浪的雷霆之势所吞没。

  海水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急剧暴涨,短短一眨眼的功夫,海平面的水位高度几乎与陡坡齐平。

  昔日斜坡下的柳树,如今已被海水淹没,只有一节树梢裸露在外,稍显凄凉。

  其实,不仅是吴争镇的海面发生了剧烈变化,整个北大陆外围的海面极为壮观,百丈高的浪潮,高挂不下。

  虽然,北大陆的海面水位上升比较严重,但并未出现江河泛滥的情况。

  或许,这只是灾难降临前的一个预兆,也有可能是一种警示。


     在解放战争中他加,保持密切沟通。我们还是来看一看美方自身在强迫劳国生态环境状况仍呈持续改善态势。卫河新乡牧野大道所在的贩卡团伙。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