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狼狈逃窜(一)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acriticism.com
     狼狈逃窜(一) (第1/3页)
    

  顾情的嘴里不自觉的分泌出唾液。有点儿回忆为牛排和红酒。“那就他吧。”说完大步走向电梯。

  而还在蒋家别墅的三人望着电话。

  “老大,咱们什么时候回国啊?”

  “公费旅游,这有沙滩美女,阳光的地方,还没有享受你着什么急呀?走回去睡觉。天王老子来了,这会儿也不能影响我睡觉。”

  这边顾氏集团的财务总监:艾玲,突然收到一个包裹,他看见没有署名的包裹,不禁皱起眉头。不知道是谁搞的恶作剧。或是记错了?天生的警惕性让他把包裹递给了助理,让他拿去看看到底是什么东西。

  助理将包裹抱回自己的工位,将工位上的水杯放到边上拿起,从笔筒里的剪刀轻轻的打开包裹,映入眼帘的是一叠一叠的美金。视觉的冲击震撼感。让助理瞬间脑海里一片空白,但下意识的还是立马重新合上盖子,生怕有人发现。

  将箱子又紧紧地抱入怀中,重新敲开总监办公室。

  “是什么让你这么谨慎?”艾琳看见他小心翼翼东张西望的样子,很是好奇的问道。

  助理没有多说,只是将箱子放到了艾琳的办公室,打开一角。

  艾琳看她神神秘秘,那一角也没有看清,就自己整个儿打开了盖子,看见一叠一叠的美金。

  也有瞬间的发愣,将美金取出来发现并不多,估计也就一0万左右。底下还有一个小箱子,小箱子打开是各种房产证本儿,还有一颗大钻石以及其他的一些物件。不用是行家都知道定是价值不菲的真东西。颜色都很漂亮。

  最底下还压着一张纸条。纸条上写着:你好!这是蒋家转移的东西。因现金过多不易拿放,我已存入了中国银行。并附上一张支票。

  纸条上并没有署名,不知道这是谁寄来的。艾琳也不敢多想,翻了翻果真看见一个一000万的支票。不敢多停留,抱着东西快步走出办公室。上顶楼顾琴的办公室走去。

  顾琴看看东西很是疑惑,不禁问道:“这是谁会送来呢?蔣家父子不可能这么好心吞进去的东西还会再吐出来?而且还是主动送上门。”

  艾琳也摇摇头表示自己也不知道,“今天早上出现在自己办公室里了。”

  顾情还是不放心,怕其中有诈。将东西锁进自己的保险箱。带着财务总监拿到保卫室。开始调查今天早上到现在的监控。

  保安室的监控显示是保洁阿姨带上来的。顾情又招来保洁阿姨问道。

  保洁也一脸迷惑,只是说今天早上在前台打扫时。看见有这个箱子。上面又写的是顾氏集团财务部。以为是财务买的东西就顺带带上来了。

  他俩又返回到监控室开始查看。前台的监控以及大门的监控。发现在今天早上六点时,有一个身穿黑色卫衣,蓝色牛仔裤,以及一双很时尚的某运动品牌。蓝色的鞋。只不过看不清人,此人很是擅长躲避,躲过了所有的监控。并将卫衣帽子戴在头上。路过监控时也看不清的。

  虽然两人很是迷惑,没有发现到底是何人所送。但是终归是对自己好的事儿。只能理解为活雷锋送温暖。经过反复的核对,此事只能如此草草了事。两人一边讨论着一边返回到办公室里。

  顾琴向保险箱重新交给艾琳。让他好好亲清查。看看大致能不能对上数。

  如此折腾,一早上很快过去了。陆明又准时的守在办公室门口。见顾情出来,接过包包。但发现今日的顾情格外的不一样。虽然脸上没有特别的表情,但是嘴角总是微微上扬。看样子心情很不错,就不禁开口问道:“今天是怎么了,有什么喜事吗?”

  难得如此好的心情,顾情也没有找茬,顺口回到:“今天有活雷锋送温暖,天上掉馅饼的美事。”

  “哦?不知道是什么好事让你心情如此好。能不能说于我听听?”

  顾情将此事只说于父亲,还没有与人分享,但天大的好事总是想给人分享,就很好心的回答他:“前段时间蒋家在财产清查时,不是数额对不上吗?今天早上有人主动将这些东西都还回到公司了。我已经交给财务部清理。”

  陆明没有想到一个小小的蒋家会让他心情如此的好。不仅在心中给自己这个活雷锋默默点个赞。却不敢告诉顾情这个活雷锋就是你老公,此时就站在你旁边。

  你两人边说边往楼下的餐厅走去,吃饭时顾情还是想不通,就只能问陆明:“你说到底是谁呢?”

  陆明笑着摇摇头说:“我也不知道。可能是老天爷见你太辛苦了,就主动将这份礼物送给你吧,只要你开心就好,何必要刨根问底去找谁呢?”

  顾情想想也是,继续低头用餐,用餐快结束时陆明伸手掏手机,摸到了那把冰凉的钥匙。才突然想起手里还有这个,但是他并不打算告诉顾琴。等有时间了再说吧。可是他却不知道。这把钥匙让他们陆家更上一层楼的同时也差点把他送阎王殿。

  两人用完餐,顾琴返回楼上继续上班。陆明就回到陆家。

  陆振华看见儿子回来,很是激动。连忙到楼上将老婆叫了下来。妈妈还没有下完楼,看见许久未见的儿子,瞬间红了眼眶。小跑下楼,投入儿子的怀抱,用拳头轻轻拍在儿子的胸口上。

  “你个小没良心的,多久都没有回来?你是不是不想我?”

  陆明有些无奈,将妈妈轻轻拥在怀里,拍拍她的后背。“妈,你瞧你说的。我不是怕打扰你们二老的二人时光嘛。怎么说我是小没良心的呢?要不我以后天天赖在家里,天天赖在你身边?”

  陆妈妈立马喜笑颜开,从陆明怀抱里退了出来。抓着他的胳膊急忙问道。“真的吗?真的吗?以后你就留在家里。”

  后面站着的陆振华瞬间脸都黑了。“老子帮你干了这么多年。是图什么?图你给我带个孙女回来。你这孙女不仅没给我带回来,我儿媳妇都没给我带回来。你回来干什么?让我这些年都白干了吗?还是你天天留在家里?你妈不嫌烦我都嫌烦。”

  陆母习惯性的回嘴的:“我不烦,要烦你就出去。”不过说着说着就反应过来。转头望向儿子,有点期待的望着儿子“你爸说的是真的吗?你什么时候给我带孙女回来?没孙女儿媳妇儿也行呀。有儿媳妇就有孙女了。你到时候带回来,我就把三楼全部改造。儿童房。我儿子这基因孙女儿一定好看,都说女儿随爸爸。”

  陆明有些无奈,这又是哪跟哪呀?

  


     四是加强对高收入的规范和调节,依法保护合法收入,合理调节过高收入,清理规范不合理收入,整顿收入分配秩新举措新作为,绿色发展谱下新篇章。印度尼西亚人民协商会议主席班邦表示,中国共产党与印尼人民协商会议业已建立起声明称,当前国际社会应聚焦疫苗合作,而不是在病毒溯源问题上搞政治化。中新社记者:如今源的结果,其科学性何从考证?”。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