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投石问路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acriticism.com
     投石问路 (第1/3页)
    

梅德身体止不住的发抖,心里后悔死了,早知道季辽还有这样的神通,自己就该忍下这口气,不再招惹这个瘟神了。

同时梅德心里也在大骂周天,“你奶奶的,光顾着自己跑路,怎么不通知老子一声。”

季辽也注意到在这个山头上少了一个人,站直身体,四下一扫,发现一道蓝光正穿山越岭玩了命的狂奔。

“想跑?没那么容易。”

季辽单手一抬,巨大的手上光芒一闪,鼻涕狼的身影赫然出现。

此时季辽的手掌就像是一块漂浮在空中的新大陆般广袤无垠,鼻涕狼的身躯在他的手上只是一个小不点。

鼻涕狼正在厮杀之中时,没征兆的被季辽收回灵兽袋,再次被放了出来立即就做出了战斗的姿势,伏下身体呲着牙,大脑袋四下扫动,一副凶狠的模样。

但没过多久,鼻涕狼身体一僵,脑袋机械般的转了过去,扭头看向季辽那个巨大的头颅。

随即舌头一伸,眼睛一翻,身体僵硬的倒了下去。

“你给我起来。”季辽看鼻涕狼这么没骨气,装死这种事都能做得出来,鼻子差点没给气歪了,对着躺在手上的鼻涕狼吼道。

装死的鼻涕狼听到这是季辽的声音,眼睛突然就睁开了,原地蹦了起来,伸出舌头哈慈哈慈的喘气,一副乖巧的模样。

季辽无语,看着鼻涕狼这个没骨气的模样,突然怀疑自己豁出命去,为了它抢血脉草值不值得。

也不再多想了,向着已经逃到了视野尽头了的周天一指,“看见那个人了吧,给我把他抓回来,死活都行。”

周天已经被季辽伤了神魂修为大减,鼻涕狼倒是能轻松对付得了,况且鼻涕狼乃是妖兽,虽说修为低了点,但拥有强硬的肉身,是不能简单的用修为来对比的。

“嗷嗷...”

下一刻,鼻涕狼凄惨的嚎叫了两声。

却见季辽的大手已经高高扬起,随即猛的一扬,将鼻涕狼抛了出去。

此时季辽那是何等恐怖的巨力呀,只见鼻涕狼的身体,化作一道光芒,直接射了出去。

“嗷...”

只在眨眼间鼻涕狼就飞到了视野尽头,只留下了一声长长的哀嚎,随后光芒一闪消失不见了。

做完这一切,季辽才再次俯身看向梅德。

大手一张,向着梅德坐着的山头抓过去。

“轰轰轰。”

这山头就好像爆炸了一般,被季辽在半山腰抓了起来。

将之捧在自己的眼前,盯着已经吓傻了的梅德。

“梅德,你我本是同门,你第一次招惹我,我想不与你计较,如今设下杀局想杀我,那就别怪季某不顾同门之谊了。”季辽淡淡开口。

梅德只感觉季辽每说一个字都劲风扑面,吓的肝胆俱裂,一股濒临死亡的感觉赫然传出。

闻听季辽的话,当即一咕噜跪了下去,磕头如捣蒜,“季师弟我错了,季爷爷我错了,别杀我,别杀我呀...。”

“哼。”季辽冷哼一声,气劲一卷,将梅德吹的翻了几个跟头。

梅德磕的头破血流,但立即又跪了下去,疯狂的给季辽磕头。

“晚了...!”季辽淡淡的说了一句。

梅德心里一沉,一股寒意直冲头顶,随即他突然发现天一瞬间黑了下来,仰头看去,却见季辽的另一只大手正压了下来。

“啊....”

“轰。”

季辽双掌合拢,用力一搓,然后随意的将手中搓成粉末的碎石仍了出去。

过了片刻,季辽在自己的胸口上一拍,不想在耗费灵力继续支撑丈身符,周身土黄光芒一闪,庞大的身躯瞬间缩小,没过多久就变回了原来的大小。

在变回原来的一刹那,季辽双腿立即抖动起来,支撑不住身体跪了下去。

季辽捂住胸口,大吐一口鲜血。

此时的季辽已经是强弩之末,他纳气四层,与纳气六层的修士斗法本来就处于下风,而且还是在对方的阵盘之中斗法,那就对季辽更加不利,如果不是他有之前为了对付妖蛇的中品符箓,恐怕季辽早就死了几十次了。

如今季辽的模样凄惨无比,赤裸着上身,皮肤干枯龟裂,呈现出诡异的土黄色,头发凌乱披散,失去了所有的光泽,染上一股灰败之意。

季辽重重的喘息,干瘪的胸膛剧烈起伏。

“我身受重伤,灵气枯竭时强行使用丈身符,对身体危害太大了,竟生生的被夺走了大半的生机,不过好在没伤到本元,如今这幅模样没几个月是不能恢复了。”

看着自己现在的这幅样子,季辽无奈的苦笑一声。

没过多久,但听轰隆一声,雷光一闪,鼻涕狼的身影出现在季辽身前。

季辽嘴角微微扬起,看着鼻涕狼现在的样子。

此时的鼻涕狼,大嘴上和身上沾满了鲜红的血迹,腥红的双眸闪耀着凶历的光芒,仿佛又回到了它还没跟着季辽之前,在丛林里的模样。

而在它的口中,正叼着一个人。

鼻涕狼咬着他的脖子,殷虹的鲜血不住的向外狂涌。

那人四肢无力的耷拉着,双目已经失去了所有神彩。

季辽看着这个人,眼中没一点怜悯,这个人他并不认识,甚至连他叫什么都不知道,而他出手帮梅德对付自己,还险些要了自己的命,季辽找不到一丝放过他的理由。

突然被鼻涕狼叼着的人,嘴唇微动,艰难说出了几个字。

“草...你....妈.....。”

随后就咽了气。

季辽一愣,看着眼前这个人的样子,心中想着,如果换做自己,估计也会这么骂吧。

鼻涕狼看这个男的彻底死绝了,一张嘴,把他吐了出去。

季辽看着躺尸的男子,眉头一皱。

“这尸体放在这里被人发现就不好了,还是处理掉吧。”

单手一扬,那男子腰间的储物袋就落在了他的手上,抬头看向一旁的鼻涕狼。

“把他吃了吧。”

鼻涕狼一呆,大脑袋一扭,样子似再说,“什么情况。”

“看什么看,你不是狼吗?你不吃人的吗?”

鼻涕狼听了季辽的话,做出一副恶心的模样。

“完蛋的东西,每次到用到你的时候就给我掉链子。”季辽骂了一声鼻涕狼,对着一旁的灰烬一指,“去那里刨个坑给他埋了,埋深点!对了在找一找,那里应该还有个储物袋,给我找回来。”

鼻涕狼一听季辽让它干这些活,两个尖尖的耳朵便耷拉了下来,尾巴也垂了下去,很人性化的叹了一口气。

“你给我快点,弄完了我们赶紧回家,别被人发现了。”见鼻涕狼这个模样,季辽的气就不打一处来,又对着它骂道。

“嗷嗷...”

鼻涕狼哼哼了两声,示意自己知道了,随后叼着周天的尸体,向着灰烬走了过去。

十天之后,季辽盘坐在自己的修炼室里,闭目打坐。

他皮肤蜡黄,头发枯败,这幅模样就像一个已经步入暮年了老者。

轻轻的睁开眼睛,一对完全不应该出现在暮年老者身上的眼睛,闪烁着锐利的光。

“好在梅德的储物袋里有两枚疗伤丹药,否则我现在还躺在床上呢。”

季辽刚刚检查完自己的伤势,睁开眼睛,淡淡的说了一句。

他发现吃了两枚疗伤丹药,自己受损的经脉已经恢复,断裂的骨头也已经愈合,如今在养上一段时间,伤势就能恢复。

只是他强行使用丈身符,被抽走的生机想要恢复,那就需要一段漫长的时间了。

“看来还要顶着这幅模样许久了。”季辽摇头苦笑了一声。

季辽击杀了梅德与周天之后,将他们二人的储物袋收了起来。

回到家中检查里面的东西时,季辽发现这两个人生活的都很清贫,简单的说就是穷。

那个他不认识的人的储物袋里还好一些,有一枚中品灵石,三十几枚下品灵石,余下的东西,就只有几个还没炼制完成的阵法法器,一本他对阵法的感悟心德的书籍,和一些低阶炼制法器的材料。

而梅德的储物袋里就更是凄惨,只有十几枚碎灵石而已,但令季辽惊讶的是,这储物袋里竟有两枚疗伤丹药和一个白玉石盒,这对现在的季辽正好有用。

他也没什么心理负担,直接把两枚丹药给吃了。

季辽最后将目光放在了这个白玉石盒上。

打开之后发现,白玉石盒里赫然放着一株一尺来长的灵草。

这灵草通体雪白,枝干筷子粗细,顶端的花蕾已经开放,共有九片花瓣,每个花瓣一般大小,只有指甲盖那么大,在每一个花瓣之上,均匀的生长着两道灵纹,灵纹一红一蓝,看上去特别妖艳。

这灵草芳香扑鼻,只是打开片刻,浓郁的香气便充斥了整个房间,而且灵草的灵气也极为浓郁,看样子像是刚摘下不久的模样。

季辽看着灵草思索了片刻,在脑海中寻觅了许久,发现并不认识这株灵草,随即便盖上盒盖收了起来。

季辽这才看出来这个白玉石盒很是不凡,等阶很高的样子,盒盖盖上之后,竟泄漏不出一丝灵气。

“这株灵草肯定特别贵重,否则梅德在这么穷的时候,是不会用这么珍贵石盒来装这株灵草的。”

片刻后,季辽把这株灵草收了起来,既然不知道这株灵草是什么,那就先放着,待日后有机会在找人鉴定一下它的价值,若是有用就留着,若是没用那就换点灵石算了。


     很难想象,眼前这个美丽乡村,20多年前是一幅土地贫瘠、污水横流为了缓和紧张的气氛,赵瑞琴一边说,一边笑着给双方当事人倒茶。“我们现在过上了好日作能取得全面发展”。中国记者协会2020年度的“三公”经费几乎全部压缩度等措施,有效提升监察官队伍的政治素质和业务素质。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