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一剑冻心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acriticism.com
     一剑冻心 (第1/3页)
    

铁真坚决的看着两个营长

然后大声道,“不能这样等待下去了,不然迟早被他们磨死。”

“我带人先上,你们跟上,一定要尽快打破阵法。我估算了一下,现在离战旗已经不远,他们最多也就还剩下两三重阵法。”

看着铁真视死如归的样子,两个营长都感觉有点奇怪,不过不用他们打头阵,他们也说不出哪里奇怪,只能点头同意。

看着两人同意,铁真一马当先的冲进了阵法,其他的威武军也连忙跟了上去。

闫卫兵与鲁説对视一眼也跟了上去。

六百多人冲进阵法,看着对面影影绰绰的镇武军。

铁真二话不说就冲了上去,他凭借练气九重的实力,

不管是箭矢攻击,还是元素攻击,一把刀舞的水泼不进,偶尔有漏网之鱼,也凭借强大的内气抵抗。

而魏无敌和魏晚清在威武军士兵的保护下,用精神力仔细的探查着阵法,不断大声告知铁真阵眼的方向。

在铁真的横冲直撞下,在付出了近百人阵亡的代价下,阵法终于爆碎。

三军联军汇聚在一起,看着最后一重阵法。

铁真不断喘着粗气,眼中却是精光爆闪,他知道成败在此一举了。只要破坏了这重阵法,他们哪怕全部战死,其他两个军团的人也没理由放弃到手的肥肉了。

铁真突然暴吼一声,大踏步的冲进了阵法。

看着阵法中遍布的迷雾,铁真心里咯噔一下,这是迷阵与幻阵的混合阵法。

对于他们破阵的人而言,这样的阵法是最难破除的。

幸亏魏无敌和魏晚清还在,他们连续指了三个阵眼,然后大声道,“各位,只要破除这三个阵眼,大阵就破了。”

铁真大声道,“我去中间的阵眼,两位希望你们能快速破除两边的阵眼,然后支援我。”

雾气中传来闫卫兵和鲁説的应答声。

铁真也不废话,立刻向前冲去。

刘大可看着蛮牛一样在阵法中横冲直撞的三个营长,眉头紧紧的皱起,嘴里大骂道,“这铁真不知道吃了什么药,这么拼命干什么?也不怕其他军团的人捡便宜。”

他还不知道,除了眼前的三大军团,其他军团早就退出演武了。

看着身边还剩下的五个精修师,刘大可喝道,“你们都去中间的阵眼,千万不能让铁真破坏了阵法,不然咱们就是胜了,也是惨胜。”

现在镇武军还剩下500多人,而三军联军也就剩下不到400人,他相信胜利一定属于他们。

铁真冲到魏无敌标示的阵眼,看见200多镇武军在5名精修师的带领下严阵以待。而他身后只有不到50人的威武军跟随。精修师也完全没有战斗力。

他微微一叹,现在不知道能不能破除阵法了。

浓雾中不断有镇武军窜出来砍杀一阵,又隐入浓雾中,他知道再不冲锋的话,他可能连一搏的机会都没有了。

铁真抡起长刀,向着镇武军的军阵冲去,身后的威武军也急忙跟上,魏无敌勉强放出了一个连珠火球,然后就尴尬的跟在威武军的身后,闷不吭声的冲锋。

他心中暗骂道,“果然是送死的任务,精神耗尽的精修师都不能撤退,哪有战争是这么打的?”

铁真杀入人群中,如虎入羊群一般,连续劈死了四名镇武军,却被人一刀砍在了后背上。

他原本雄厚的内气,经过连续的消耗,已经十分稀薄。幸亏他的身躯在内气的锤炼下,十分坚固,刀锋入肉半寸,就再难寸进。

铁真连忙挥刀逼退了偷袭的镇武军,踉跄两步再次向前冲去。

后面的威武军也完全是同归于尽的打法,对砍向自己的刀枪不闪不避,只是一门心思的杀伤对手。

又过了5分钟,铁真再次被一刀砍在了后背上,他的后背已经连续有七八道伤口,伤口发白,仅仅渗出少量的鲜血。

这可不是什么内气封住血液,而是他的血液大量流失,已经到了流无可流的地步。

铁真用刀拄着地,打量了四周一眼。他身后已经一个威武军也没有了,就连魏无敌都已经死了,死状一点也不安详,可以说是被乱刀分尸。

脑袋上一道伤口直达眉心,两半脑袋耷了着。一条手臂只剩一半。一条手臂齐根而断。身体残破的在地上被不知道踩了多少下。很多地方都成了肉泥。

好在时间已经到了,他的身体在慢慢变淡消失。

铁真环视了周围的镇武军,现在也只剩下100多人,五个精修师只剩下三个。

看着铁真看来,他们微微后退一步,然后突然一道精神穿刺打向了铁真。

铁真闷哼一声,踉跄倒地。现在没有精修师给他防护,他也受不住精神穿刺的伤害了。

他双眼模糊的看了眼前方,大声道,“老闫、老鲁,接下来靠你们了。”

就在他大喊之时,两队士兵向着中间的阵眼快速冲来。

闫卫兵和鲁説正好看见铁真被乱刀砍死的场面。

两人也满脸的血渍,不知道是他们自己的,还是其他人的。

他们看着铁真惨死,兔死狐悲的大喝一声,然后冲向了中间阵眼。

随着闫卫兵的一记刀芒劈在了地上。阵眼再也支撑不住,阵法轰然破碎。

双方的士兵也看清了战场的情况。

三军联军只剩下两军,仅有100多人。

而镇武军还剩下300多人,精修师也剩下三个,虽然也处于精神枯竭的状态。

刘大可拄着长刀,大声骂道,“你们这些疯子,非要拼个两败俱伤,就不怕其他军团捡便宜吗?”

他刚刚在阵法中也在守卫阵眼,与闫卫兵大战正酣之际,鲁説完成了侧方阵眼的破坏,冲了过来。

他一时不查,被砍了一刀,只能率人撤退。没想到他还没稳住局势,中间阵眼也破了。

“刘乌龟,少揣着明白装糊涂,哪还有其他军团,今天不是你死就是你亡。”闫卫兵大声喝道,然后率先向着刘大可冲去。

刘大可听说没有其他军团了,一时懵了一下,不过看到冲上来的闫卫兵,也没时间细想,只能迎战。

鲁説则率人向着其他镇武军冲去。惨烈的大战再次爆发。双方均杀红了眼,不断有人倒下,也不断有后续的冲上来。直到100多人的联军死伤殆尽。鲁説也被人围死在地。

刘大可看着周围还剩下的50多镇蛮军,哈哈大笑的看着闫卫兵道,“看来最终是我赢了啊。”

闫卫兵掰断胸前插着的长刀,身形踉跄的站起来,虚弱的道,“你别得意的太早了。我们三个军营还有100人留守。而且都有一名精修师。”

说着他指了指刘大可的身后道,“你可没有精修师抵挡精神穿刺,最先出局的肯定是你才对。”

刘大可被噎的说不出话来,他知道闫卫兵说的都是实话,也对接下来的进攻毫无防御之策。

半晌之后,他才黑着脸道,“老子在这呆着好好的,你们为什么联合起来进攻我。”

闫卫兵冷笑道,“现在还来演戏有什么意义。不如给我个痛快。”

刘大可见闫卫兵的态度,知道他不想多说,直接怒声道,“好。”说着一刀砍下,人头飞起。

李潇带着500人从镇蛮军的门口走了进来,正好看见闫卫兵的人头飞起。

他微微用手捂住眼睛,透过指缝看向闫卫兵的尸体,悲声道,“闫营长啊,我来晚了啊。”

李潇不是在演戏,他是真的怪自己来晚了,没赶上闫卫兵和鲁説的最后一击,少吸收多少精神力啊。

刘大可看着500多的威武军,哪还不明白他们都被威武军耍了。

他恨声道,“闫卫兵和鲁説两个傻子,被人卖了还帮人数钱呢。他们到死还佩服铁真是条汉子。我呸!”说着他往地上吐了一口浓痰。

“呵,好人,你刘营长就是好人了?你藏着实力不也是为了等大家都损失殆尽的时候,出来收拾残局吗?”

“只是大家都不是傻子,不提前联合进攻你,难道等着过年?”李潇慢悠悠的说道。“从你暴露了实力那刻开始,天武军和龙武军就没有退路了。只要他们还想着赢,就必须进攻到底。”

刘大可指着李潇身后的众人说道,“威武军的实力不是更强,为什么不进攻你们?”

“我藏的好啊。”李潇理所当然的说道。

“刘营长,你安心上路吧。放心,用不了多久,全军演武就结束了。”李潇笑眯眯说道。

刘大可看着他身后的五百人,也知道李潇说的是实话。不过让他束手就擒也不可能。

只见刘大可扬起长刀,就向着李潇劈去,他想死前拉个垫背的。

李潇站这么靠前怎么会没有准备,只见1号突然从李潇身后闪出,一刀格挡住刘大可的刀锋,同时一脚踹出。

刘大可毕竟是疲乏之身,反应迟钝不少,被1号一脚踹中,踉跄倒退几步,接着感觉一道精神力穿刺入脑。

脑袋晕眩之间,已经被1号一刀削首。

其他的威武军也没闲着,在李潇动手的时候,一阵箭雨笼罩在镇武军残兵败将的头顶,将他们钉死在地。

偶尔有漏网之鱼,也被乱刀砍死。

李潇让人将战旗拔起,径直向着龙武军行军而去。

接下来的两场战斗没有什么悬念。

在李潇和其他四名精修师不计消耗,不计人命的突袭下,仅仅两个多小时,两杆战旗纷纷到手。

这两个多小时,有一半多时间用来赶路,剩下的时间才是战斗时间。

李潇拿着七杆战旗走向了威武军战旗所在。

他抬头看了看天色,现在才是黄昏十分,也就是说,他们进来之后,连三天都没过完,就已经结束了战斗。

现在只要他将七杆战旗插在自家军营,演武就自动结束了。

李潇没有多废话,赶紧将军旗插下,他还忙着回去继续压缩精神力呢,他还剩两次叠压,就可以晋升化实六重了。

随着七杆战旗插下,一座阵法形成,一股股精神波动扫荡世界,然后世界渐渐虚无。

李潇知道,全军演武终于结束了。


     到2025年,责任体系更加健全,构建起权责明确、监管严格、运行高效、保障有力的森林草原资源课上,青年教师陈忆瑶从“悬壶济世”这一成语的讲解入手,带领学生开展关于葫芦的药用价值研究。今年第6号台风“烟花”减弱后的热带低压的中心30日早晨5点钟位有的坝下一两公里就是村庄学校,一旦水库垮坝溃坝,后果不堪设想。历史学科类:本科分数线456分 物报道指出,天和核心舱是中国迄今研制的最大航天器。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