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壶酒双碗,端酒借剑一千九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acriticism.com
     壶酒双碗,端酒借剑一千九 (第1/3页)
    

孙守志挪走壁画,露出镶在墙壁上的十几块闪闪发光的石头,我认识这石头,是维持阵法的灵石。

孙守志熟练的去下这些灵石,只留下两颗。

这时候,外面传来几声轰隆隆的响声,我在阁楼里没有看到外面有任何变化。

孙守志似乎看出我的疑惑,对我说道:“小友,我们再到外面看看如何?”

孙守志带着我和胡惠茜下了阁楼,出了屋子来到外面,这是外面的景象,着实让我吃了一惊。

我发现外面灰蒙蒙的雾气消散的一干二净,现在我又能看到蓝天白云,不但能看清公墓范围内的景象,就连我来时走过的路,还有我停在停车场的的汽车都看得一清二楚。

平时遇事很少见形于色的胡惠茜,现在也是一脸惊奇的样子。

胡惠茜好奇的问孙守志:“现在墓地的禁锢法阵解除了?”

孙守志说道:“不错。”胡惠茜接着问道:“刚才为什么原来着这里有不明雾气,我什么都看不见,而到阁楼上为什么朝外面都能看的那么清楚,好像没有受到禁锢阵法的影响,就和现在解除禁锢阵法后看到的一样。”

孙守志说道:“阁楼是控制整个公墓范围的阵法阵盘所在,所以阁楼上的视线不受禁锢阵法影响,这也是我刚才撤去禁部分锢阵法时,你们在阁楼上感觉不出来变化的原因。”

我问孙守志:“那个假守墓人为什么我们还没到这里就被发现啊?”

孙守志说道:“我刚才不是说了吗,这个阁楼是控制墓地整个法阵的阵盘,这也是为什么你们还没到西郊公墓就被占据我身体家伙发现的原因。他们在我原来预设的阵法上又增加许多禁锢,这也是他们有恃无恐不怕你们逃跑的原因。”

胡惠茜说道:“原来是这个样子啊,那现在那个占据你身体的家伙增加的禁锢全解除啦吗?”

孙守志摇摇头说道:“还没有,那些人在墓地这里经营有段时间了。哪有那么容易一下子全部清除他们他法阵啊,我现在只是把他们增加禁锢所需要提供能量的灵石取下来了,让他们增设的禁锢停止了运转而已,不过要把他们增设的禁锢彻底解除,只是大费一番周折。”

孙守志的话,不由的让我心里一紧,禁锢未能彻底清除,那墓地聚阴阵是不是难以破掉?

孙守志看我面露紧张神色,仿佛看出我的心思,对我说道:“不过我现在当务之急,是帮你找到聚阴阵,和把阴气传送走的传送阵。”

我连忙说道:“是的,老人家,当务之急,是要把聚阴阵和传送阵找出来。至于禁锢阵法随后处理也不迟,反正禁锢阵法的能量灵石取下来,现在也不能启动了。”

孙守志带着我和胡惠茜,向公墓里面走去,不知什么时候,孙守志的手里多了一个罗盘,只见孙守志用双手捧着罗盘,七拐八拐的走着。

突然,在公墓的正中心,靠佛塔的地方,停了下来,手里的罗盘嗡嗡的响着。

虽然现在已经接近中午,可是公墓中心地带,却冷气逼人,感觉好像是在冬天一样,显然这里的阴气最重。

现在我抬头看天空正午的太阳,也想隔着一层毛玻璃一样,显得有些模糊。

这里看到的景象和刚才接触禁锢阵法后在那个仿古小院里,看到的景象又有些不同。

小院子里无论看什么都是十分清楚的。这里,看东西有些模糊,就像黄昏时,太阳刚落山一样。

我对孙守志说道:“难道这里就是公墓的聚阴阵吗?”孙守志说道:“这里虽然在公墓中心,但不是阴气的源头,感觉倒像是阴气从这里传送走的。”

孙守志用手指了指对面山坡上的槐树林说道:“这里阴气虽然重,但不是从四面八方汇聚而来的,好像从槐树林那个方向源源不断传过来的。”

孙守志眉头一皱,接着对我说道:“奇怪,虽然阴气从那边不断传来,这里阴气并不增加,很显然,阴气不停的从这里被传走了。聚阴阵应该和那片槐树林有关,这里阴气都是从那里过来的。”

我对孙守志说道:“先把传送阵破了也好,然后再去找那个聚阴阵。”

孙守志捧着罗盘,神情凝重。我注意到,这个铜铸的罗盘的表面,刻着古老的花纹,显然不是普通的法器。

过了一会儿,我问孙守志:“老人家,传送阴气的传送阵找到了吗?”孙守志说道:“奇怪,传送阵的阵法好像在佛塔下面。”

说完,孙守志带着我和胡惠茜向佛塔走去。

我看出,这个佛塔应该是藏传佛教的佛塔,和我们中原的佛塔形状是不一样的。

我们中原佛塔一般基本上是分六角或八角柱形建筑,大多十三层,层层带着飞檐,塔顶上面有琉璃的塔尖。

我看见,这个佛塔高有十七八米,是个白色的大肚子的佛塔,像个大花瓶,有一道门紧闭着。

孙守志用力一推门,这扇对开的门就开了,里面漆黑一片。孙守志仍然双手捧着罗盘,率先走了进去。

我拉着胡惠茜也跟了进去,虽然里面黑得伸手不见五指,但是即使这里阴气重些,我法师境界后期,早已在黑暗处,视物如昼,塔内的景象也被我看的清清楚楚。

只见里面空空的,有两间房子大小的空间,有一个石阶,通向下面。

孙守志回头对我说道:“下地宫,罗盘显示,传送阵就在下面。”

我和胡惠茜跟在孙守志后面下了地宫,塔里十分安静,黑暗的石阶上只有我们几个人的脚步声回荡在这个小小的空间里。

我们顺着盘旋的石阶,往下走了大约七八米的距离,我们下到了佛塔的底层地宫。

我看见孙守志停住了脚步,向四外观察着。别说是孙守志,就连我都看出了这地宫不太对劲。

佛塔的地宫都是供奉佛祖或高僧舍利的地方,公墓这里之所以有佛塔,也像孙守志说的,怕这里出鬼物和邪祟僵尸什么的,用佛塔镇守在这里。

万一佛塔真守不住,另外孙守志还设置禁锢的阵法,当然这个阵法没被人改造之前,只对鬼物邪祟,僵尸有效。

现在地宫里供奉舍利还在,只是舍利放出的光芒很是微弱,像是被压制住了,而在放舍台子的利前边,还有有一个大小和形状差和磨盘不多的原形的石台。

石台上镶嵌着大约十多块闪闪发光的灵石。

孙守志说道:“这个应该就是传送阵了,居然用这么多灵石,奇怪,一个传送阵阴气怎么能用这么多灵石,真是大手笔啊。这些灵石足够把几百人传到几千里外了。”

这时候,孙守志手里的罗盘嗡嗡的响的更厉害了,孙守志说道:事不宜迟,咱们赶快把传送阵解决掉,好去找聚阴阵。”

我对孙守志说道:“传送阵破坏掉后,一定尽快找到聚阴阵,否则这边一旦公墓的阴气中断传送,那个占据你身体那个家伙上面还有个叫尹墨甄的头领,就会察觉公墓这里出了问题,很快就会找到这里来,那个家伙更厉害,我们谁都打不过他 。”

孙守志听了我的话,连忙将这个磨盘大小的石台上,十多块灵石取下来,全都放入怀里。

孙守志的罗盘立刻就不再响了。孙守志指了指这块放灵石的,黑了吧唧,不起眼的台子,对我说道:

“这个放灵石的台子是天外陨石制成的,远比这十几块灵石珍贵,不知道你们能否将其收走。我的法力低微,恐怕有心无力,有了这个石台,以后设置传送阵法,只要有足够的灵石,可以把自己传送到任何地方。”

我一听这是好东西,眼睛有些放光,弯腰去搬这个只有磨盘大小,看起来不起眼的石台,我的力气可不小,出乎意料的是,这个石台竟然纹丝不动。

我尴尬的摇摇头,对孙守志说道:“这虽是好东西,但旦恐怕我也无能为力。”

孙守志说道:“这个石台别看只有磨盘大小,可是来自域外空间,是被人炼化才这样大,其实这个东西来是宇宙域外的一个小型星体。”

这个孙守志说话也真能绕,你直接说这东西实际是和一座大山大小差不多的小行星不就完了吗,害的我出了丑。

我看看胡惠茜,我看到胡惠茜微微皱着眉头,眨着那双漂亮的眼睛,像是在思考什么。

我说道:“惠茜,要么就算了,东西虽好,但是我们拿不动。”

胡惠茜对我说道:“皓天哥,让我试试吧,有了这个东西,我们以后要去哪里方便着呢,这个东西将来没准帮助我们可能穿梭时空,甚至可以回到过去。”

胡惠茜毕竟将近上千年的修行,见多识广,我对她的话深信不疑,我真的希望她能把这个东西收起来。孙守志看着这个石台也是眼睛充满热切。

只见胡惠茜走上前去,纤手一扬,只见她的遮天帕脱手而出,一下子罩住了这个磨盘大小的石台。

胡惠茜一招手,遮天帕缓缓的升到空中,变得脸盆大小,又回到胡惠茜的手中。

然后,胡惠茜将变成只有巴掌大小的石台,连同遮天帕放入怀里,这一幕把孙守志看的得目瞪口呆。

这时,我发现,黑暗的地宫里突然变得明亮起来,原来,地宫供奉的舍利,发出柔和的光,照亮了整个的地宫。

我们把传送阵破坏以后,地宫里的阴气被阻断,所以,舍利没有了阴气的压制,将要熄灭的光又重新焕发,照亮了整个地宫。

胡惠茜一脸的淡定,说道:“我们还是赶紧去找聚阴阵吧,聚阴阵破掉后好赶紧离开这里。”

仍然孙守志捧着罗盘,在前面领路,我和胡惠茜跟在后面,出了地宫,又从来时的那扇门出了佛塔。

依着罗盘的指点,孙守志带着我和胡惠茜朝那片槐树林走去。

聚阴阵和那片槐树林有关,我也是这样认为的,在医院那个小型的聚阴阵,就是那几十棵大槐树,将太平间的阴气聚积滋养起来,通过假山洞里的小型传送阵,传走的。

为了破阵,我让老院长王霄当初以医院重新绿化的名义,将这几十棵老槐树砍掉,栽上梧桐树。

主要我是对阵法不是十分精通,只是知道聚集阴气与这些老槐树有关,想的这个笨法子。

这个办法简单,暴力,十分有效。

但是,西郊公墓这里可不同医院那里的那个小型聚阴阵,对面山坡上这么一大片槐树林,几乎一眼都望不到边,难道为了破坏掉聚阴阵,也要把整座山的槐树林子都砍掉不成?

那得闹出多大动静啊,光凭我们几个人?恐怕还没怎么着呢,尹墨甄的人马就会杀上来了。

就在我胡乱猜想的时候,孙守志已经带着我和胡惠茜进入了槐树林。

已进入槐树林,我立刻感受槐树林里面和外面巨大的反差。外面是中午,太阳在头顶高悬,虽然阴气阻隔,感觉像临近黄昏时分,但是视线还是清清楚楚的。

但是进了槐树林里后,视线立刻就暗下来,感觉到四面八方的阴气源源不断的汇聚到这里。

按理说林中应该有鸟虫的的鸣叫声,可是除了感觉林子里冷飕飕的阴风,一点动静也头有,安静的吓人。

我实在忍不住了,就问郭守志:“怎么破聚阴阵,不是把这些槐树林都砍掉吧。”

郭守志说道:“要是小型聚阴阵,是可以采用这种办法的,但是这个聚阴阵,你看,这么一大片槐树林,滋养汇聚的是整个西郊公墓的阴气,全部砍掉是不太现实的。除非实在找不到控制这个聚阴阵的机关所在。”

我说道:“原来是这样啊。”心想,我说呢,要是采用砍树的方法破这个聚阴阵,我也能想到。孙守志精能阵法,才不会用这个费时费力的办法呢。

孙守志领着我和胡惠茜在槐树林里走着,突然,孙守志手里捧着的罗盘又发出了嗡嗡的声音。

我说道:“老人家,找到聚阴阵的控制机关了啊。”孙守志说道:“应该就在这附近,罗盘已经有感应了。”

我对孙守志的罗盘有些好奇,于是我问孙守志:“这个罗盘真的这么神奇啊,我了解到,罗盘都是看风水,看地脉,还有破阵的功能啊。”

孙守志说道:“这个罗盘是我祖上留下的,我的祖先是擅长摆阵,破阵。这个罗盘对地脉的能量波动极其敏感,所有的阵法都是靠能量驱动的,所以接近阵法的控制机关,罗盘就会有所感应。”

我说道:“你的祖上很厉害吧。”说起他的祖上,孙守志一脸的自豪。

孙守志告诉我:“他的祖上,不是一般的厉害,当初,大隋朝已经兵败如山倒,江山摇摇欲坠,他的祖上摆下大阵,阻挡大唐李渊的几十万大军三个月。

后来京兆三元李静前来破阵,李静当时已经是半仙之体,天师境界的巅峰,离得到飞升只有一步之遥,但是整整七天七夜,也没有将祖上摆的大阵破掉,唐军仍不能前进半步。”

我听了孙守志的话,觉得他对祖上本领有点言过其实,忍不住哼了一声,说道:“你把你祖上说的这样厉害,后来还不是大唐得了天下吗,李渊登基坐殿。”

孙守志说道:“那是因为李靖,见实在破不了阵,就和我的祖上晓之以情动之以理,通过天机演变,让我祖上认识到,大隋朝的江山气数已尽,我的祖上和李静达成协议,撤阵言和,撤了阵法后,唐军才过去的。”

孙守志说的天机演变,我的兴趣更浓了,他说的京兆三元李靖,我是听说过的,自幼修道,史上有所记载。

我问孙守志:“你说的天机演变怎么回事?”

孙守志对我说道:“小友,你救了我的命,所以你想要知道什么我都告诉你,有关祖上的一切,我是除了你之外,我是不会对任何人说的。”

孙守志对我讲述到,原来,当初,孙守志祖上设阵阻挡唐军,李渊一筹莫展,此时大隋朝的主力军队已经全都消灭,大隋朝已经名存实亡,大军进入都成洛阳是迟早的事。

可这个时候唐军军被大阵阻挡,李渊十分焦急,派人请来了京兆三元李靖。

整整又过了七天七夜,李靖也没有将阵破掉,于是李靖就和孙守志的祖上说明大隋朝的江山气数已尽,苦劝孙守志的祖上不要逆天意而为,否则到时一定会遭天谴,后果不堪设想。

孙守志的祖上开始并不相信,于是,李靖就带孙守志的祖上来到一处巨大地穴,只见里面开始黑暗异常,接着眼前一亮,仿佛来到另外一个世界。

原来,孙守志发现这个时候李靖不见了,眼前是一片巨大的空间,前面是一个青石拱桥,他走到桥上,看到桥下是一条小河,河水清澈见底。

小河里有许多小龙在游来游去。孙守志的祖上正在惊奇的时候,突然,在石桥的右边,有一条长有几丈的青龙飞到半空中摇头摆尾,开始发威。

在孙守志的祖先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在石桥的左侧,又有一条猪头龙身的怪物腾空而起,和青龙斗在一处,打的难分难解。

孙守志的祖上被眼前的景象惊得目瞪口呆,不知过了多少时间,猪头龙身的怪物终于不敌那条青龙厉害,败下阵来。

孙守志的祖上正在奇怪的时候,耳边想起了京兆三元李靖的声音了;“道友,这一切你都看清楚了吗?”

这时候,孙守志的祖上才发现,原来自己眼前出现的是幻境。李靖告诉孙守志的祖上,他看到的是李靖给他展示的天机演变一部分。

青龙就是秦王李世民的真身,而猪头龙身的怪物是隋炀帝杨广的真身,大唐取代大隋朝是天上注定的,谁都改变不了。

于是孙守志的祖上撤阵与李靖言和,从此在世上消声匿迹。我问孙守志:“那你的祖上是谁啊?”郭守志的回答令我大吃一惊。


     新型基础设施既要建乡村旅游品牌效应。6月26日 国务院作出《关于企业高院依法向最高人民法院报请核准。围绕企业生产经营开展党建工作,推步贯通粤港澳大湾区1小时生活圈。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