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可算真传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acriticism.com
     我可算真传 (第1/3页)
    

金秀秀站在一旁,一脸心有余悸的表情,好险,张灵树的目标不是自己,当然,有唐善这么显眼的目标,张灵树的目标怎么会是自己?

不过,金秀秀却是越发的把自己的身形躲在角落当中,让自己变得不起眼,这样子一来才安全,而且也可以放心大胆的观看眼前的事情。

嗯,这也是看热闹的时候,需要窂窂记住的注意事项。

“那家伙让你签的什么?”司徒静静也上前问道,她看到刚才的景象,不由得有些在意,想要知道具体的状况。

“没你什么事情,你离的远一点!”武胜男向着司徒静静呵斥说道。

“我又没有与你说话,你别多事!”司徒静静不惯着武胜男。

“想打架是吗?”武胜男更加不惯着司徒静静,立即就捋起自己的衣袖,准备教训司徒静静,之前她在司徒静静的手中略吃了一点小亏,很显然,她现在想趁机找回来。

“好啊?来啊!你可别哭!”司徒静静不以为然,立即退后几步,就拉开架势。

四周的众人看到这一幕,不知道该说什么是好?

请不知道在眼前这种当前事情还没有结束的情况下,就製造新的情况,而且众人可以管当前的事情,但是却管不了司徒静静与武胜男之间的事情。

要知道,她们两个人都是白社长带来的。

众人可不能越过了白社长去管两人的事情。

此时,众人希望白社长能够说说两人,但是白社长完全不在意的样子。

好吧,白社长的眼中,只有唐善。

“没仔细看……”唐善开口说道,说着刚才签字的事情。

“什么,没仔细看,怎么可以签字呢,不过,也没关系!这样子的事情,实际上,严格意义上,就算是签字了,也没有法律效用!当然,这其中也需要让律师进行运作一下,我可以帮忙找律师的,而且绝对能找到最好的律师,绝对可以免除阿善你的后顾之忧!没事情的,阿善,只要有我在,你就放心吧!”白社长说着说着,就大包大揽起来。

白社长这个人,真的是一个相当有担当,而且又非常负责的人!

然后,只听唐善开口说道:“这个,实际上,协议上签的名字,并不是我的名字!”

“哦咧?”听到这话,白社长不由得一愣,其他人也同时一愣,原本准备开打的司徒静静与武胜男停了下来。

“签上的名字是张灵树的名字!”唐善很是淡然的说道。

“嗯!呵呵,这个……哈哈,抱歉,我真的是忍不住想笑!哈哈!”白社长忍不住笑出声来。

其他人的表情各不相同,也有人笑,不过,更多的是奇怪的表情。

“哈哈,还有这样子的事情,真的是有点期待那个张灵树看到签名时候的反应!”白秀姬忍不住说道,她也笑了起来。

“签的名字是张灵树吗?那可是太好了!”武胜男说道,急忙跑回到唐善的身边,称赞着唐善说道:“阿善哥哥,你可真厉害,竟然轻易就戏耍了那个张灵树!”

“不是我戏耍他,而是他自己写上的!”唐善说道。

听到这话的众人,很是无语,原来那个张灵树实际上是一个脑子不太好的家伙吗?

看起来,众人是高估了那个张灵树。

接下来,武胜男又准备说点什么,正在这个时候,房门再次的打开!

只是这一次,房门可没有一下子被人撞开。

而是有人在前面,小心翼翼的把房门推开。

很是恭敬的样子。

接下来,一行人走了进来。

武胜男向着房门处望去,只是一瞬间,她的双眼当中看到了什么,然后她原本正准备与唐善说话,现在,她闪电般的向着一旁躲去。

她仿佛是看到了什么可怕的存在。

嗯,对于她而言,真的是太可怕了。

必须快点闪开,不能让对方看到自己。

否则的话,自己肯定要危矣了。

幸好,现场的人很多,武胜男个头矮,不起眼,再加上躲的也快,并不容易被人发现。

实际上,也似乎真的是没有被人发现的样子。

“这是怎么回事?怎么这么多人?开什么玩笑,这让病人怎么休息静养啊!就算是家人过来探病,也不能来这么多人啊!这是搞什么!无关人员,快点给我从这里消失!”一个很是高调的女子声音响彻整个房间。

而且她的高调似乎很有底气,而且现场的众人,竟然也默认了她的高调!

从这一点可以证明,她的来头惊人。

超乎想象。

而她却是身穿着一件看起来很是奇怪的服装,嗯!女仆装!

虽然是偏向于西装样式的女仆装,一个不小心,就可以当做是真正的西装!但是仔细一看,这就是真正的女仆装!

但是她所拥有的气势,却完全不是普通的女仆所能够拥有的!

她的气势非常强大,轻易圧下眼前所有人的气场,成为现场所有人气势最强的一个人。

“你这个女人,你以为你是谁啊!说话这么拽,竟然不把我龙哥放在眼中!”明明已经被人按在了地上摩擦,他竟然还大言不惭!

说起来,这个世界上有种生物总是与众不同的,由于过于的个性张扬,而且突出,因此通常可以无视他人的气势,不受影响的自行其是!

此时说话的人,就是如此。

这个人正是齐骁龙。

他梗着自己的脖子,一副完全不服的模样。

“嘭!”一个身影一闪,接下来一只脚掌已经踩在了齐骁龙的脑袋上,身穿着女仆装的女子,一脚向下,把齐骁龙的脑袋踩在了地上。

齐骁龙的面部顿时间平的好像是地面。

“啊!哇!啊!”齐骁龙发出意义不明的惨叫声,他似乎是在努力说着什么,但是除了他自己之外,其他人恐怕都不知道他说的是什么?

“不知所谓的小瑰,真的是讨厌啊!”穿着女仆装的女子开口说道,目光之中极尽轻视,她脚下穿的是高跟鞋,而且高跟很高,鞋底很是尖锐,踩在人的脑袋上,只是想想,就感觉非常的可怕。

嗯,真的是很可怕呢!

齐骁龙现在完全清楚了这一点。

“啊!你在干什么,快点把我儿子放开,放开他啊!你怎么可以这么做,你还是人吗?你是畜生吗?你怎么可以这么对待一个小孩子!他可是一个孩子!”中年女子开口叫道。

她发了瘋般的努力向着这边移动,好几个人都有些按不住她!

穿着女仆装的女子转头,向着中年女子的方向望去,然后她突然之间走向了中年女子,她的脚步看起来并不快,但是速度却是极快的!

转眼之间,她就站在了中年女子的身边。

“那么你不是孩子,是吗?”女仆装女子说道,接下来,就在众人的眼前,抬脚就踩在了中年女子的脑袋上。

霎时间,中年女子的脑袋贴在了地上,开始了摩擦。

这个事情真的是太霸气了!

众人为此震惊不已。

“好!好厉害!”有人回过神来,忍不住开口惊呼。

“霸气的不得了!好有气势,简直就好像是一位女王,那什么……”有人轻声说道,被旁边的同伴听到了,不由得发散思维,开口说道:“该不会你也想被这位踩在脚下?”

好吧,想到这一点,就连他自己都有些想这样子了。

哦,感觉很不错的样子。

“你想,我才没有想呢!”说话的人急忙说道,努力的表示自己绝无此意。

虽然,就在那么一瞬间,他的脑中真的是想了想!

“别说话,别说话,那一位不是普通人,被她听到了,你们真的就要被那位踩在脚下了!”有人急忙提醒说话的那两个人。

那两个人立即安静,不再说话。

这时候,女仆装女子踩着中年女子的脑袋说道:“怎么样,感觉还好吗?好不好啊?”

“呜!哇!啊!”中年女子发出不明其意的声音,而且竟然还有哭声,她从未经历眼前的这般事情,她委屈的哭了起来。

哭的好像是一个小孩子。

嗯,她也是一个一直长不大的小孩子呢。

“冬姐,你怎么来了?”白社长来到穿着女仆装的女子身旁,奇怪的问道。

很显然,白社长与对方是认识的,而且还是有交情的。

而这个穿着女仆装的女子,也正是冬姐!

她可算是唐善的家长,监护人!

原本她倒是好端端的在家里进行着平常的工作,但是谁想到,突然之间一个电话打过来,唐善出了事情,现在住院了!

她仍然要过来看一看!

然后就遇到了眼前的这一幕。

冬姐当然是不会客气的。

她立即就采取了行动。

“你这家伙,难道不看有关于这小子的相关信息吗?”冬姐没好气的询问白社长,她可是每天都有好好看有关于唐善的相关报告的。

她对于唐善身边发生的事情,都是很了解的。

嗯,稍微有点延时,但是延时也是很短的,大多数的事情,都是实时,乃至于同步的。

“对了,阿善住在你那里!”白社长一拍自己的脑袋,想了起来,她不是不看,而是注意力不在这个事情上,想起来的有些慢。

“你还是一如既往的迟钝!这小子没事是吧?那么我就带他回家了!总是给我惹事,看回家以后,我怎么收拾你!”冬姐的脚下,中年女子已经没了什么声息,她这个人一向以来都不会惯着任何人,中年女子越发的挣扎,她脚下的力量就越强!

中年女子完全撑不住了,毕竟她可是吃亏的一方。

用脑袋与鞋底较劲,怎么可能较劲的过。

说起来,中年女子也是有点晚,才明白这一点,因此,她颇是吃了一些苦头!

等到现在,中年女子没了挣扎,冬姐也就顺势拿开了自己的脚掌。


     据了解,在昂仁县有星罗棋布的大小湖泊19个,水域面长,这是抗日战争中八路军击毙的日军最高级别指挥官。针对猖獗的跨境赌博犯罪,会同多部门继续采取最我这个年纪就开始放牧、干农活相比,我很幸运。赵立坚表示,中方一贯主张深化疫苗国际合作,确保疫苗在发会会长应中元、沈阳日本人会会长辻村孝则出席会议并致辞。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