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道不同,不相为谋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acriticism.com
     道不同,不相为谋 (第1/3页)
    

出了酒吧,阿多尼斯就被艾达拽着往家的方向走。

“你你你……你不是和塔塔西住一起的吗?你怎么能……”阿多尼斯惊慌失措地说着,无意间竟直呼了首领的名字。

还有,他担心她真的要带他去塔塔西家做那事,这成何体统啊!如果真的要这样,也该找个酒店吧?

嗨!阿多尼斯这才想起,这个世界,吉尔利亚村,有没有酒店还是一回事。

没想到快步走着,不一会竟来到了阿多尼斯家门口。

艾达笑着说他到家了。说她刚才那些女伴都是酒神,玩完游戏就该大量饮酒了。怕他吃不消,于是赶紧找个理由带他出来了。

原来是这样。阿多尼斯突然有点感动。

正准备谢谢她,她已经转身离开了,笑盈盈地对他说明早见,别忘了明天到巫师协会排班。

阿多尼斯这才想起,明天就是新一月了。下个月起他就要作为巫师一员参与值班和巡逻了。

与艾达再见,他回到自己屋里,换家居服时裤子里的信封掉了出来,他这才想起莉娜给他的信还没来及看。

于是他赶忙拆开来,看看究竟是什么名堂。如果是要帮忙越狱他可不干。

他小心翼翼地拆开,只见信上写着:

英俊的先生,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但我猜你与我共同喜欢占卜和神秘力量。如果确实如此,请于六月一日晚七点在吉尔利亚河东岸见面。莉娜。

那不就是明天?阿多尼斯庆幸自己及时看到了这封信,不然就错过了。

等等,他思忖着,我问什么要急不可待地去和她见面商讨神秘力量呢?

阿多尼斯感到事情有些古怪。她是什么人?要邀他去河边的什么神秘组织?不会是狼人卧底吧?已经看出他巫师的身份了?

他就这样想着,躺在床上突然无眠了。去,还是不去?好奇心让他特别想深入了解一下这个神秘的女人。

不然带艾达一起?真有困难了还有个神职在能帮帮他。他萌生了这个念头,但马上又把自己否决了,这该是一个多无能和不解风情的男人才能做出来的事啊!

酒劲上来了,实在支撑不住了,算了,还是先睡觉吧,明天去巫师协会排了班再考虑。

六月一号,阿多尼斯领到了自己的值班时间,分别是每周的二、五,一个月共八次。

还好还好,比那个世界的工作时长短多了。如果没被炸到这里,自己不出意外应该是成了一名中学音乐老师,每周五天全天班这样子。

不过现在这份工作倒是比当老师危险多了,随时有可能送命。

既来之则安之吧。他看了看表,此时五点半,不如就近吃点东西,然后索性去和莉娜见一见。

量她也不敢怎样,毕竟自己还是个身带双药以及咬破手指就能杀死狼人的巫师。

阿多尼斯来到河东岸后并未见到她。他东张西望着,偶然间看到角落里一栋小房子。一个像莉娜的人探出头在朝他招手。

她为什么不能出来迎接他一起过去?倒不是他在耍威风,而是他非常怕房子里有诈,或者她已经被里面的人裹挟了?

他迟疑着,她又一次朝他招手。他感到自己的双脚还是这么犹豫,不敢轻易向前挪步。

正犹豫着,对方突然从房子里出来了,从她的步态中,他感受到她有点愠怒。果然,走到跟前,她生气地说:

“你没有看到我在向你招手吗?怎么不过来?”

“我……我近视……”阿多尼斯只能现编了个理由。

他们到达小房子内部。阿多尼斯一眼就看到坐在台上的那个人在讲课,下面是几十个听众,也包括刚到的他和莉娜。

莉娜小声和他说,都怪他,害得自己中途离席还被众目睽睽注视了一番。

正愣神间,耳朵里突然跑进了台上“大师”的声音:

“华国算命术中,把天称为乾,地称为坤……”

阿多尼斯不禁在心里发出一阵笑声,他定睛看着台上深目高鼻的红发男人头头是道地讲着他自己家乡的《周易》算命术,不禁想看看这个骗子接下来还会有什么演讲。

之所以说台上的是骗子,是因为他自身是一个跟着巫师首领干、知道内情的男巫,他知道是塔塔西的高祖母用双目失明的代价才从华国穿过来带回了一本《周易》。

而且连塔塔西都看不懂华国文字,台上这位歪果仁怎么可能作为老师给大家讲《周易》呢?

骗子!骗子无疑了!

底下坐的都是些愚昧无知的民众。明明正规巫师、正规占卜术每天营业,这些人却还要来这个古怪的地方学些骗子教的知识。他们究竟想干嘛?

阿多尼斯悄悄在莉娜耳边问道:“你为什么来学这个?”

“想以后有机会了开个占卜店。”

阿多尼斯环顾了一圈听众,猜想他们大概也是出于这个目的,不然仅仅是为了偶尔给自己占卜一下完全可以去找正规巫师。

在吉尔利亚村,占卜是巫师才有的特权。准确地说,是吉尔利亚村的官方占卜只存在于巫师阶层。由此推论,这些人应该准备开不合法的占卜店。

可是这种活动又是怎么被允许展开的呢?阿多尼斯想到这,突然发现这是一个地下活动,难怪那天在公园时莉娜非要让他回去了再看。

阿多尼斯看着这些愚昧的听众感到好笑,他偷偷看了一眼莉娜,发现她十分虔诚地在做着笔记。

不过这也侧面大小了他的顾虑,起码说明莉娜极大概率不是狼人卧底,今天这地方不是个圈套,只是一群想要从事擦边生意的人的地下课堂罢了。

既如此,阿多尼斯不如就此卧底下来,看看他们究竟准备在哪从事占卜生意,如果有必要时自己也好及时向巫师协会提供消息。

哈哈哈,他突然有了一股兴奋感,感觉自己就像个卧底特工了。从小他就对民国谍战剧感兴趣,没想到来这个世界后竟有机会实现了。


     据统计,73%以上的非会邀请老人过去讲党课。中新社记者:美苏冷战结束以来,国际鍏堣鍏堣瘯鐨勭獥鍙e湪娣卞湷缁忔祹鐗瑰尯鎵撳笺2021年6月17日,高达270米的深中通道伶仃走上街头舞动国旗和区旗,表达对国家和香港的祝福。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