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引狼入室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acriticism.com
     引狼入室 (第1/3页)
    

“你要打新罗松?”老总统坐直了身体,“怎么打?如果那边死守星门,就算你有两倍的兵力,能同时把他们都折跃过去吗?”

通信器中陈明远的影像沉默了,似乎并不怎么想谈这个问题。

“就算你的舰队能打下星门,怎么占领行星?两只舰队能带多少陆战队员?新罗松有十几亿人口,你的两只舰队能掌控得了吗?”老总统摇了摇头,“太难了。”

“新罗松的所谓叛乱,很大程度上是韩兼非一个人的事,”陈明远沉默了好久,这才开口道,“我打算直接斩首。”

老总统说:“还是那句话,驱逐舰主炮都轰不死他,在不确定他手里到底还有什么底牌之前,你就这么肯定能杀死他?”

陈明远答道:“只要他还是个人,就一定有办法杀死,一艘驱逐舰不够,我就试试一个舰队,当年的黄杨镇都能夷平,我不信杀不死他。”

老总统端起已经加热过一次的咖啡,没滋没味地喝了一口:“我现在相信上次炮击不是你干的了。”

“是的,”陈明远说,“我出手的话,可能是三艘。”

“有件事,我始终不明白。”老总统放下杯子说,“你是联盟舰队的总参谋长,几乎掌握联盟最强大的军权,为什么非要让他死?”

陈明远似乎并不想提这个话题:“冯叔,这个问题很复杂,不是当事人,很难解释清楚,我只是想告诉您,舰队会尽一切可能,维护联盟和人类世界的运行机制,无论挑战这个机制的人是谁。”

老总统说:“汉威总理刚刚跟我透露,他们打算跟新罗松谈判,他的政府无力支撑这种跨越星系、超长补给线的战争。”

“您比我更了解汉威先生,”陈明远想了想,答道,“您应该知道,他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政客,只要能够保证自己的政治利益,所有东西都是可以用来交换的砝码——包括您。”

“所以,”没等老总统答话,他接着说道,“我会用自己的方式,把他逼上我的战舰。”

“为什么要跟我说这些?”老总统不解道,“那是你们之间的事。”

“冯叔,”陈明远说,“黑曼巴对我很有用,如果一个月前,我派去抓捕他的人成功了的话,这支舰队可能会少死两万人。”

“黑曼巴?她还在奥古斯都堡?”冯老总统装傻道。

“如果不在,我就不给您打这个电话了。”陈明远似乎早有准备,“在舰队的监控体系下,能藏住这么个大活人的地方不算多。”

老总统端起已经凉了的咖啡杯,一饮而尽,半晌后才说道:“别玩火——这是同时给你们两个人的忠告。”

结束通信后,老总统默默坐在炉边发了会儿呆,外面的天空似乎已经开始飘雪,北渥区的荷鲁斯山脉,终于迎来今年冬天的第一场雪。

老总统本来已经决定,把新罗松送给韩兼非——这也是汉威总理的想法,两位保守党大佬虽然出发点各不相同,但却做出了同样的决策。

但如果像陈明远说的,他真的有办法让乔治·汉威不得不对新罗松宣战,他就要做好另外一手准备了。

略作思量,他拨通了鹧鸪的电话。

这个前白山狙击手、老总统的双面间谍正在自己的屋子里,对着一尊半人高的佛像祈祷,接通通信器的时候,刚好念诵完一篇佛经。

“把赵小南送到镇子上去吧。”老总统说,“那间屋子,我要用来做别的。”

鹧鸪难得没有立刻回应,沉默了片刻,他开口问道:“屋子不是问题,您是要把她交给陈明远吗?他们会杀死她的。”

“不会。”听到自己最忠实的下属,也开始质疑自己的命令,老总统突然有些疲倦,“对陈明远来说,她的命现在和半支舰队差不多一样值钱。”

鹧鸪又沉默了一会儿,说:“我去送她。”

老总统叹了口气:“注意安全。”

鹧鸪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

鹧鸪来到赵小南居住的小木屋时,她正在收拾东西。

“要走?”他问道。

“冯老总统今天让我过去,不就是这个意思吗?”赵小南说,“我又不傻。”

鹧鸪点点头:“老总统压力也很大。”

“我知道。”赵小南说,“我的枪呢?”

鹧鸪从身后取出两把微型冲锋枪,递给赵小南。

赵小南装完最后一件个人物品,突然笑笑:“你是来赶我的?”

“老总统说,这屋子要用来干别的,让我帮你去山下镇子上租间房。”

“不用。”赵小南把收拾好的背包背在身后,“我直接走。”

鹧鸪说:“我送你。”

赵小南对这个救了自己的前白山杀手一直有些好感,哪怕知道他曾是总统埋伏在韩兼非手下的一个间谍。

于是她问道:“送我去哪里?”

鹧鸪想了想,很认真地回答道:“你想去哪里?”

赵小南说:“我本来想回幽灵基地看看,但我估计那边肯定全是翟六的人,现在去还不如直接给自己脑袋来一枪来的痛快。”

看鹧鸪没有回答,她又认真地想了一会儿,问道:“他们是不是已经在镇子那边等我了?”

鹧鸪摇摇头:“老总统只说让我把你送到镇上。”

“嗯。”赵小南推开他,“替我谢谢老总统,我自己知道路。”

赵小南走出那间只住了一个月的小木屋,这段时间,应该是她来到奥古斯都堡之后最悠闲的时光。

她回头看了一眼那座屋子,似乎想把它永远留存在记忆中。

鹧鸪跟了上去,在她身后说:“如果你想回幽灵基地,我可以帮你。”

赵小南停住脚步:“总统先生让你帮我?”

鹧鸪摇摇头:“我可以自己做决定,不用什么都听别人的。”

赵小南犹豫了一下。

鹧鸪接着说:“总统先生可没让我给你枪——其实他们现在不会杀你,遇到他们的人,你不拿枪更安全。”

赵小南似乎下了很大决心,突然问道:“你说可以回幽灵基地?”

如果不出意外,Dobby还在幽灵基地中,那些人只会把它当做基地中的某种机械配件。

她准备离开奥古斯都堡,既然韩兼非在新罗松,作为他的现任助手,她就应该去找他。

如果Dobby在的话,就好办多了。

鹧鸪看着她棕色的眼睛,认真地点了点头:“不过不会太轻松。”

攻占幽灵基地的,是白山的人,作为曾经的王牌杀手,他很清楚该怎么对付这些曾经的战友。

“那我们走!”

-------------------------------------

二十五天前,新罗松,政变发生前。

白山公司位于新罗松的联络处,是一个并不怎么起眼的办公楼,只有三层高,总建筑面积不超过三千平米。

韩兼非虽然常年居住在新罗松,却并不怎么干预白山公司在当地的运营,所以,近几年来,他还是第一次以明面上的身份来到这个办事处。

当他开着从格兰特先生那里借来的悬浮卡车,拖着两具白山雇佣兵的尸体开进办事处小院的时候,迎接他的,只有几只黑洞洞的枪口,和几张死寂的冷脸。

韩兼非慢慢在院子中停好车,打开车门,给自己点上一根香烟。

源智子也走下车,私下环顾了一圈。

这院子里,明里暗里有几十把枪对着两人和中间的悬浮卡车。

这些天以来,她已经大概知道了,在这个世界上,人们主要靠这些威力巨大的武器来战斗。

“这是哪里?”她小声问默默抽烟的韩兼非。

“这些杀手在这个世界的总部,”韩兼非说,“我们来给他们送尸体,顺便谈点儿事。”

一支烟抽完,韩兼非把烟头扔到地上,用脚碾了碾。

到这时,才有一个穿着考究西装的中年人,带着两名保镖从小楼里走出来。

“你是谁?”中年人开门见山问道,对于敢如此嚣张,明目张胆拉着尸体送上门的人,白山自然没有什么好脸色。

“你是谁?”韩兼非反问道,“老刘头呢?”

老刘头是白山在新罗松的总负责人,他其实不姓刘,只有和他一起上过战场的战友,才知道这个外号。

“他被调回总部了,”听到他问老刘头的名字,中年人显然犹豫了一下,“现在我是这里的负责人。”

“我是韩兼非。”韩兼非点点头,“你听说过我吗?”

虽然在外界十分低调,但白山公司没有几个人不知道自己老大的名字。

自从在首都星圈遭遇暗杀开始,双方都刻意默契地避开公开他的身份,所以,白山公司绝大多数人并不知道,在公司被标注为最危险和最高级别目标的“代言人”,就是自己崇拜的联盟史上的传奇雇佣兵,无冕之王韩兼非。

听到他自报家门,中年人脸上表情又是一滞。

韩兼非递过一张支票:“这两位兄弟,是被有心人误导,执行针对我的暗杀任务牺牲的,安置费按十倍出,多余部分我来出——还有,总部那边有人叛变,从现在开始,拒绝从总部那边发回的一切指令——除非是我亲自签署的。”

中年人犹豫了一下,接过支票。

“你……您怎么证明……”中年人只是文职,并不像那些脑袋里都是肌肉的大兵一样,但还是保持了足够的谨慎,“您就是韩董?”

韩兼非皱了皱眉头:“白山现在已经退化到连证实身份都不会做的程度了吗?”

办公楼中很快跑出一个年轻的女秘书,把一份电子纸资料送到中年人手中。

中年人飞快地瞥了一眼,对韩兼非躬身道:“抱歉,韩董,我们刚刚确认。”

韩兼非摆摆手:“去你的办公室,安排一下,我要立刻前往奥古斯都堡总部。”


     中国有关国际人权治理的主张与西方在人权领域搞双重标准、将人权政治化有鲜明的区别,刘永革 甘南藏族自治州委常委、合作市委书记。据新世界出版社社长李春凯介绍,“中国共产党为什于居民收入增长的速度,表明居民消费意愿在提高。我们观测到的野生动物种群自治区森林公安局局长;。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