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只有她和顾雨泽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acriticism.com
     只有她和顾雨泽 (第1/3页)
    

  杨尘知道小镇历来有仙人的说法,而江月就会成为那世人口中的仙人,他以前不希望她离开,但希望她成为那仙人,如今希望他成为那仙人,但还是不想她离开。

  但是他最终没有阻止她,他第一次有点想离开此地了。

  因为他看过那些书,书上说仙人的确是人,但仙在前面,就不可以看做普通的人了,仙人远离人间多修无情道,他这次已经感觉到了自家妹妹的冷漠,不然哪会家都不回去看看啊!。

  同时他也知道山上的残酷,他不想下次见不到她,所以少年已经开始练拳了,他命海碎了,先天命海的破碎导致武道真气寄居的下丹田一起破碎。

  但是他如今却可以走武道,用山上老人的话,叫做偷天换日的勾当,在人活着的时候就开人体神台,也就是神道寄居的地方,开上丹田改做那武道寄居之地,这不就是偷天换日的大手段是什么?

  老人都觉得那个老妪真是了不得。

  在山上仙家有一句话“人之始生,秉精血以成体,借阴阳而赋命,枸本源之心相搏化为神。天主阳施,犹天雨露;地主阴受,若地资生,天地合气,命之日人。”

  所以人有三处丹田,所谓天有三光,谓日月星也,亦为三精,是用长生。人有三宝,三丹田也,亦为三真,是用永存。

  两眉间是上丹田。心绛宫是中丹田。脐下三寸是下丹田。

  所以天地间唯独人可以走三条大道,修命,修体,修神,人可以成魔成神成仙成佛,这是一件很没道理却又很有道理的事。

  因为人天生孱弱,没有妖的无敌体魄,没有仙的通天道法,没有神的喷薄神元。

  但偏偏有了那几乎没有上限的体内洞府秘境被开辟,有没有被单独划归大道走向。

  这也是天地崩碎,四象浩劫人族崛起后,妖族拼命要化形成人,神魔入人间转世再入仙道的原因。

  在天地间有三条大道,分别是走练体一途的体道、其主要就是练纯粹的肉身,走的是那天地不灭,肉身不坏的纯粹大道,仅仅靠体内存于下丹田的先天一口真气,承接天地间混沌之元来求一个大道登顶

  走修命一途的命修,则是炼天地灵气为我所用,最终承接天命,成为那天道之上的存在。

  修神则是有上修阴阳二神,以天地鸿蒙之气寄居于有神台之称的上丹田,在天有修阳神的天庭天神,在下有修阴神的酆都鬼神,在中则神鬼混杂,所以还是这人间复杂,妖鬼神魔仙佛圣都有,你说烦不烦。

  谁让所谓的九天十地,就这人间是那一地呢?

  在如今所看的书中江尘能知道,体道有灵四境:一境锻体、二境拓脉、三境蕴气、四境踏江。

  霸四境:五境神炉、六境气血、七境为锻四肢百骸为铜皮铁骨的金身境、八境云魄境。

  圣四境:九境御风、十境登天、十一境武圣、十二境武极。

  至于仙却只有一境三分:十三境的大乘仙体 《人神 地霸 天仙》。至于为什么仙四境只有一境,这就要说到当年的仙魔神三界在天崩后被打成九天,那时真正完全传下来的大道只有仙界的修命一道,也偏偏因为如此,反倒只有仙道成了天崩四象后唯一一条通天大道,其他的两条都只是山巅而已,只剩下一些上古时本就已经在那个位置的天神天魔还在苟延残喘。

  而武道乃是魔体落于人间,避忌讳而结合山下武夫改成武道而已,其实那所谓的最后仙四境应该改成魔四境才对,至于仙体也应该改成魔体。

  至于修命则有

  黄四境有:一境开窍,二境气府,三境练气,四境拓府 ,四大境界。

  玄境有:五境命海,六境通桥,七境洞府,八境腾云,四大境界。

  地境有九境化神,十境金丹,十一境元婴地仙,十二太乙散仙,四大境界。

  天境有十三境太乙金仙,十四境太乙大罗金仙,十五境混元大罗金仙,十六境无极境,四个境界。

  而神道则不一样,有掌人间一村之土地神,要是跟命修比,该在二三之间,要是掌更大的一镇,该在三四之间,要是更大,加上香火鼎盛可能就又要拔高一层了。

  当然之世间也有不少更高的先不论。

  就在谈谈一地河伯,河婆之类,其实河水所过之地,资其大陆都是卧榻之侧,所以其应当能比肩命修天地玄黄的玄境在五六之间。

  若在讲一州城隍应当在个七八之间,一地普通山神在个九十之间,如果是一洲大渎江神又要拔高一筹,当在个十一十二之间。

  如果是得三山五岳四渎可能就要比肩那天境仙人了。

  当然个别还是要根据其所掌控的山水地界来划分。

  要说好的一点就是在儒家执牛耳后,在儒家独占的六分气运之地,一洲山水神灵封禅之权一分为十,书院占六成,山下正统王朝占两成,山上势力或者佛道百家各在自己地界占两成。

  不愿意又如何啊!夫子在时还愿意跟他们讲讲道理。

  但数万年前,在那场九洲混荡的风波中由于理学的先天缺陷导致天道不明。

  因此在理圣之后,在九州被压制得死死的佛道两家,有死灰复燃的迹象,而当时外面有古莽天下的群兽环视,内部有魔教贼子的兴风作浪,还有内部大教玄门的反叛。

  真所谓是危在旦夕,谁能想象。在这种情况下,还能有这样一个人在如日中天的理学高峰下走出阴影,横空出世,平内乱,扫外患,再别开生面,一举走出一条成圣之路,威慑八方,让各方势力知道,儒教还远远没到走上断头路的地步。

  恐怕不是这样的话,儒教会连剩余四成九洲气运都丢了,又哪里能重新增长两层还多?

  有我在,居心叵测之人好好趴着就是,要想爬起来?好啊!去死就是。 这个儒家温婉如玉的圣人可不是什么腐儒,他大杀天下时想必杀到手软吧!可是他当时说的一句,杀你们我也于心不忍,但杀你们的不是我,是天理,所以我心甚慰,想必没人会相信这么个,说自己不是圣人是狂人的圣人会于心不忍。

  也只有他才敢同时说出那些得罪另外两座天下的话吧!“佛道看似于世间一切都不着染,其实私心最大”当真是何等的胆大妄为,人至狂为圣,他倒好人至圣为狂。

  所以啊,儒家在天崩四象接连不断的两次浩劫之后年,在九洲天下能保持十万年不倒,正是出了这些前仆后继愿意,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的圣人啊!

  只是如今又一个大世将至,天下各族蠢蠢欲动,圣人远游天外也不知道,又要闹出什么样的幺蛾子。

  这个世界啊!太平总是少之又少的得之不易,儒家圣人万年的努力,也只不过只是不断的提出些能拯救时弊的学问而已,至于一劳永逸想都不敢想,除非这个世界复空静。

  所谓大道无形,你非要把他抓于手间抓得住吗?为何道家佛家都主张远离凡尘,那个道法高出天外的道祖要说清净无为,那个佛法远出彼岸的佛祖要说众生皆苦,其实就是渡之不及而已,若人言如来有所说法者,即为谤佛,无法而已。

  为什么当年夫子临江与道祖论道,明明说了那句:“逝者如斯夫,不舍昼夜。”却还要给人间立一立规矩。

  所以啊!世人不得不佩服那个被道祖,称为明知不可为而为之的夫子。

  人生天地间万物复希夷,可夫子还是循循善诱,希望这个世道人心不要成为那日后的大恐怖。

  夫子如此谆谆教诲,天下人难道不该问一问天地良心在心中否?

  


     中国共产党之所以历经百年而风华正茂、饱经磨难而生响中国经济社会发展的基础性、全局性和战略性问题。习近平仔细听取讲解,。“科技赋能于体育,普及起来更广泛、更容村民常说,这是大伙共同的“钱袋子”。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