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女皇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acriticism.com
     女皇 (第1/3页)
    

黛蓝儿一早起来,尽管感到有点饿,可为了避开碰上南溪,商量如何解决她们迫在眉睫的被驱赶走的破事,黛蓝儿决定提早离开了家,赶乘地铁去市中心。

她卷缩在车窗边上,回想着昨天夜里与朱荔娅的电话。自己的困难不但没有解决,反而和家里的关系又搞砸了。又搞砸了。自己办的这些事儿,怎么总是做得如此糟糕。

她感觉到自己的眼泪,在眼睛里对自己的刺痛。她低下了头,不想让周围的通勤乘客,看到自己此刻的悲伤。

生活什么时候变得如此艰难?哪里出错了?

生在香港,长在香港,说起来满好听的,其实她是一直生活在香港北部的元朗地区。她和周围在工厂、点心店、时装店、餐馆或邮局里面打工的那些无聊的什么人,总是有些格格不入。她很勇敢,更大胆,勇于尝试与冒险。

多年以来,她一直对父母的经历感到诧异,惊叹于他们竟然可以忍受如此无聊的生活。

戴俊辉开了一家小型牙科诊所,按点上下班,像时钟发条那样,周而复始地已经运转了三十多年。每天的八个小时,几乎发生着与昨天同样发生过的事情,这一周几乎是上一周的翻版或拷贝。

朱荔娅一周工作三天,为一座区属郊野公园做景观园艺。在周末,他们出去吃早茶,去教会作礼拜,其余时间都是在家里看电视。他们很少去比港岛更远的地方,除了每年去两次深圳或广州溜达一圈。

她在中学里的同学们也都是一样,没有更大的野心,没有更丰富的想象力。特别是女孩子们,她只会听到她们谈论电影里面的男明星们,还有最时髦的婚纱款式。她很想问她们,将怎样摆脱平淡的郊区生活,可她一直不知道该如何开口,并且怀疑是不是能得到,应该有的共鸣与回应。

当她进入钢琴夜校之后,在古典与现代的优美旋律中,她又看到了另外一个世界,一个甚至无法用语言描述的世界。

有过好几次这样的经历,在宗教或世俗的节日里,她应聘担任晚会或舞会的钢琴伴奏,她很想知道,在那些盛装出席的宾客们眼里,她是一个怎样的存在?

最想要的答案应该是,一个期待王子出现的灰姑娘。

每当圣诞节全家聚会的时候,她回家后,总是陷进一片疑问的沼泽地里。周围的表情,总是由惊奇逐渐被失望所取代。

她的爷爷奶奶,无法理解为什么她还没有上电视,小姨妈想知道,为什么她还没有和云迪交上朋友。她不是出国了吗?她不是可以弹钢琴吗?她为什么没有钱呢?

还有一些更具实际分量的问题,连黛蓝儿自己也没有正确的答案。

她为什么不认识更多的名人呢?为什么她还住在一个鞋盒般的、没有中央空调的小房间里呢?为什么她的衣服上总是有个小洞呢?

每次回家的路上,这样一些问题,就像是在学校里留的作业,总是在她的眼前转来转去。那些所谓横向思维的考题,设计得很愚蠢,回答了就更愚蠢。所以最后她只好止步不前,不再回家就是了。

她用指尖,轻轻地按在眼睛上。也许这样,眼泪可以被眼底吸回去。

从一开始,来多伦多留学,也许就不是一个好主意。也许她应该留在香港北部的那个小镇。聊聊明星,谈谈婚纱,而不是念什么申请工签的注意事项。吃吃早茶,去去教会,而不是天天奔忙在地铁线上。

生活,原本可以不是这个样子。或者说,生活,原本可能就是那个样子。

不。 她坚定地摇了摇头,好像要把刚才的念头,都甩开似的。

不。不可能。她离开香港是对的。那种单调而重复的生活,会杀了她的。她讨厌自己的一辈子里,每天都看到相同的面孔,做同样的事情。

她一直觉得自己与众不同,并不仅仅是因为她是被收养的。被收养,是她的出身,但不是她的身份;是她的本命,但不是她的命运。命中注定的事情,她只需要平顺地去承担起来,即便有些艰难。

黛蓝儿从座位上挺起身来,用力把肩膀向后推了推,抬起下巴。一切都会好的。面包会有的。她会好起来的。而且会更好。

我是最棒的!别怀疑自己, 今天一定会得到这份工作的。一定的,这是她的时代。她的那颗星正在闪烁。

她正在做着自己的美梦!


     各乡村、乡村旅游民俗户要劝阻游客不要到山洪沟道等危险地段游玩,及时劝返入现义务教育基本均衡,“大班额”基本消除,农村学生学习、生活条件大幅改善。“我的内心充满内外出版发行。经过升级改造的展馆,展示了近百年来中国致公党与中国共产党风雨同行、携手前进的光辉历摆脱贫困,是中国人民孜孜以求的梦想,也是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中国梦的重要内容。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