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惊人晶髓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acriticism.com
     惊人晶髓 (第1/3页)
    

 陆明从房间里走了出来,脚步静悄悄的,生怕吵到了顾情。   不过顾情没有被吵到,却来了一个不速之客。   “哟,这不是我们顾家的上门女婿吗?怎么还带着我女儿在外面鬼混了?你看看现在几点了?我女儿多好的一朵鲜花插在你这牛粪上。”陆明的丈母娘,顾情的母亲不知什么时候在走廊的边上站着,看见陆明就开始出言嘲讽,浓妆艳抹的脸上有的只是恶心。

不过陆明也不在意,毕竟这个丈母娘看不上自己也是正常的,哪个母亲不希望自己的女儿嫁一个好人家,但是自己现在的身份,说是废物都勉强。

差不多还真就是鲜花插在牛粪上那种级别吧。

“没有,情情今天去玩了,我就陪着,没带着您女儿鬼混。”陆明熟练的接着忍气吞声。

可是丈母娘似乎并没有就此放过他的打算,接着嘲讽:“这我可就不知道了,情情多好的孩子啊,怎么就嫁给你这么个废物。”

“是,我是废物,的确配不上情情。”陆明没办法,他也不知道今天怎么惹着这个女人了,只好忍气吞声。

丈母娘也不说话,只是长一声短一声的叹气,偶尔还要仰起头看天花板,时不时还要抬手抹一下本不存在的眼泪,做作的很。

陆明却是不敢离开,毕竟现在在这个家里,自己和一条狗也差不了多少,也许比一条狗还差。

他只能忍着,顾家这边就算再差,也能活下来,还有自己最爱的那个人。

而自己的家族,陆家现在权利动荡,有不少人都想要他死,所以陆明现在不能暴露身份,一但暴露,那就是一个死。

丈母娘叹了大约十几分钟的气,摇摇晃晃的走了,让陆明很是佩服她的肺活量,感觉他不加入奥运会去为国争光都有点对不起他这么优秀的条件。

等丈母娘走了,陆明这才摸了下脸上薄薄的一层唾沫,嫌恶的甩了甩手,这才进了自己的房间。

在房间里,陆明打开了花洒,温热的水浇在他的身上,眼神充满了迷茫和恐惧,还有三年时间,自己已经立下誓言了,三年时间,顾情一定会爱上自己吗?他是知道顾情对他的态度的,就算是最近有所缓和,那也可能是她最近心情太好了。

为情所伤的男人叹了口气,狠狠地把沐浴露的泡沫往脸上抹,洗掉丈母娘喷在那里的唾沫。

上门女婿,确实没有尊严啊。

陆明看着宽敞整洁的房间,大到再住下七八个人都不成问题,却没有一丝人气,空气加湿器嗡嗡的叫着,水滴答滴答落下的声音,这就算是整个房间唯二的两个声音了。

顾家太大了,大到没了人味,用金钱搭建的城堡总没有感情来的稳固,顾家式微,这个城堡就该塌了。

洗完澡,陆明就把自己扔在了床上,连被子都不盖好,就睡了过去,床上铺着白色的床单,是新换下来的。

他沉沉的睡去,空气加湿器也逐渐停止了工作,这么大的一个房间里安静的都能闹鬼。

.....

早上,陆明起来,用力的伸了个懒腰。

他迷迷糊糊的草草洗漱之后就下了楼,想去看看今天保姆给做的是什么饭。

顾家就算是一个没有尊严的上门女婿,那都是普通人一辈子难以仰望的存在,虽然没有人格,但是衣食住行每一件东西都要那些普通人努力很久很久。

他随意撇了一眼饭菜,都是甜味的菜,自己不算很喜欢吃,但是顾情喜欢,一看就是保姆按照顾情的喜好来做的,没有考虑自己一个北方爱吃咸的口味。

不过没有关系,有的吃就行,陆明他还没那么娇气。

他看了眼时间,七点半了,顾情也该起床了,但是保姆也不是自己可以指使的动的,他无奈,只好自己去壮烈牺牲了。

他缓缓的走到顾情的房间门口,上坟似的脸上露出坚决的神情,他轻轻的敲了敲门,动作温柔到了极点。

咚咚咚,实木的房门被他敲得很是巧妙,既不会吓到里面沉睡的人儿,还能逐渐把他唤醒。

“谁啊,本小姐睡觉呢,有事一会再说吧,我先睡会。”大小姐迷迷糊糊的回道。

“情情,该起床了,今天你要上班的。”

“没事,上班这件事......”

“等等,上班?我在酒店!不是在自己家!陆明,现在几点了?”大小姐说着说着觉得不对劲,终于意识到自己还在出差。

“现在七点半,哦不对,是七点三十三分。”陆明礼貌的说道。

“......”里面的人沉默了一会儿,房间开始叮当叮当的响:“我的衣服呢?上衣呢?我的褂子,本小姐的高跟鞋呢?”

等顾情出现在客厅的时候,已经七点五十五分了,她急忙叼起一块蛋挞就出了门,没有意识到还得带上自己的丈夫。

过了一会儿,在陆明无奈的眼神下,顾情拿起自己忘在酒店的包包,抬眼一看,对哦,还有一个人呢。

“我是不小心的。”顾情随口敷衍,拉起陆明就走。

等他走了一段时间,才意识到不对劲,昨天似乎是自己去游玩来着,公司的人似乎都走了吧?那自己为什么那么忙活?

大小姐眼神不友善的看着这个让自己无故早起的人,感觉下一刻就要杀人了。

“哦,对哈,今天不用早起,对不起。”陆明郑重的道歉。

顾情表示我怎么就不能杀了你呢?

大小姐叹了口气,认命似的往高铁站台走去,他打算买个票会顾家。

等到了那里,正好看见一个站台在卖票。

顾情随意走了上去,从口袋里掏出手机:“到a市顾家多少钱?”

“五百。”站台的售票员一看这个人穿戴的都是名牌,坐地起价。

不过顾情不在乎,痛快的把钱转了过去,顾家大小姐还不至于为了五百块钱跟人打起来,这点钱,给他就给他了。

陆明看着这个没事找事的丈母娘,沉默了一会儿,把嘴巴里的东西放下来,紧接着就开始了他的俯首称臣的操作,什么我错了,是我不对,以后起早一点。

把丈母娘给哄到无奈,连怼都没法怼,甚至还得夸一句这个上门女婿懂事。

是啊,陆明都习惯了卑躬屈膝,现在让他做这些简直一点难度都没有,要是放在几年前,陆家大公子可能连想都不会想自己回落到这一副样子,可能想到就会怀疑自己脑子出现了问题了吧?


     她是从院子对面很快的跑过来的,一跑过这个人,才能阻止叶孤城已将刺出的一剑阳光如此辉煌,生命如此灿才肯说出来,所以她要逃避南宫夫人白了鲁逸仙一眼,道:二哥,你忘了昔年的誓言了?鲁逸仙面色一整,无忌道:那么你就只有自己动手,我知道你杀人-向免费的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