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地球闪烁和灵能的秘密》。

那里面有什么?什么都没有,只有棺材和死人陆太君冷喝了一声,道:“姓温的,你勾结柳红电,干尽伤天害

少年青年身動風隨,氣勢凌然。

見得兩家伙動手朝自己撲來,可卻見兩人身上浮動的氣息都不過是剛剛跨入納靈境一重,甚至還沒穩固好納靈境一重境界的修為,竟敢想對自己動手?

六人之中一青年不屑道“呦呵,才納靈境一重就敢出來咬人了,這什么世道,如此下去可還得了?今日,師兄我就教教你們倆怎么好好做人?”

話音落下,青年立即踏步上前,身上氣息浮動,但其氣勢比之兩人還要兇猛萬分,對上沈問丘與樂凡二人綽綽有余。

頓時,沈問丘和少年都覺得自己身上如壓山岳,沉重無比,寸步難前,青年身上這股氣息之強橫,勝之自己就宛如泥土與浮云,一個低賤卑微萬人可踩踏,一個高高在上不可觸碰。

“轟!”

只見青年氣勢一往直前,沈問丘和樂凡直接被這股氣勢沖回去,但見兩人皆倒飛出去一丈遠,方才砸落在雪地里。

僅僅是一股氣勢,青年連手都沒動,那樂凡和沈問丘就敗下陣來,可見境界相差有多大。

好在兩人只是被這股氣息震退,若是青年剛剛是用盡手中力道,哪是隨手打出一掌,兩人多半也是不死也殘。

沈問丘沒想到自己在這五洲的第一戰,竟然是以這樣的方式告終。

而且還是只有被虐的份,這修煉修得和沒修煉之前又有什么分別?

一重境界一重天,既然敢將納靈境分為幾重幾重自然是有它的道理的。

不過,這一沖,反而讓青年更加相信了力量的威力,而不是他自己那些所謂的道理。

那將沈問丘氣勢壓退的青年,臉上神色得意,走向已經跌落在雪地的青年和少年,“兩個納靈境一重的家伙在我納靈境六重面前叫囂,當真是不知死活,今日……”

“啊!不許欺負我沈大哥……”

見自己的沈大哥被青年一把扔出去,一旁沉默看熱鬧的小女孩突然憤憤然呵斥一聲,小跑著沖上前去,高高舉起小拳頭,朝著那得意青年的肚子就是一頓小拳拳。

小姑娘向來不喜歡打架,否則,當日蘇云欣將棱刺架在小姑娘脖子上和沈問丘重新見到她之時,她也不會害怕成那樣。

心地善良的小姑娘,除了為了吃可以跟人動手之外,其他的,她倒也沒想過要用靈氣去揍人殺人,除非是危機生命的本能或者是被徹底激怒,因此,小姑娘只管沖過去,朝著青年的肚子一頓猛捶,一點也看出有多憤怒,反而讓人覺得此舉煞是可愛。

這在外人看來,小女孩普普通通,只是力道好像比常人大上不少。

被攔阻去路的青年,被這小丫頭打得甚疼,本不予計較的,但也忍不得這般捶打,心中怒火油然而生,憤然提起小姑娘就往沈問丘那邊扔去,面紅耳赤,罵道:“媽-的,你找死。”

立時,小姑娘被青年摔得七葷八素,啃了一口雪。

小姑娘起身,更加憤然,面紅耳赤,齜牙咧嘴,怒火中燒,顯然是被徹底激怒了。

沈問丘看著小姑娘這般姿態,朝那六位不知死活的家伙喊道:“快跑,快跑呀?”

那六人愣了愣,對沈問丘此舉,著實困惑,但也不予理睬,只在心中不屑道:“跑?老子為什么要跑,老子沒將你身上的東西給扒拉個干凈,沒讓你光著屁股滿大街的跑,我怎么會走,想得美嘞你?”

沈問丘見幾人還是朝自己走來,心中更加焦急,如有火焚身,語氣焦灼,“你們還不快跑,是要找死嗎?”

眾人不以為然,沈問丘見此也是無奈,只得上前去拉小流蘇,同時,喊道:“小流蘇,別沖動,不要殺人……”

可惜,還是晚了一步,憤怒交加的小女孩一步向前,身上氣勢怦然而發,瞬間那六人皆如先前沈問丘和樂凡所遭遇一般身上如山岳壓身,動彈不得,接著便是倒飛出去。

但是小姑娘并未就此罷休,腳下生風,迅疾上前,在六人還未落地之前,腳下生風的小姑娘已經到了那六人身后,朝著這六人后背一人一拳打去。

拳出如虎嘯,拳落如雷擊,嘭嘭嘭……落入沈問丘和樂凡耳中,震耳發聵。

原本應該按照慣性必然落地的六人,竟然生生違背了地心引力,并不落地,再度飛高。

見識過小姑娘一拳將凝液境猛虎打飛,并打穿猛虎腦袋,沈問丘對此,一點也不吃驚,只是對于空中于老八六人有些擔心。

萬一他們被小流蘇一拳打死,這山中掌門還不知道會怎么處罰他們?

若是這掌門講道理,還好,可若是不講道理,那后果會有多嚴重,沈問丘不敢想象。

而樂凡看到這一幕,竟是膛目結舌,他曾不想小姑娘竟如此生猛,想得自己有事沒事還跟小姑娘斗上一兩句嘴,就不自覺的后背發冷,一身寒顫。

然而,小姑娘并未就此我的神識修行大有幫助,這次進階多謝道友了!”

吳天微微皺眉,迅速收回了冥火,去你大爺的,誰想幫你啊!

冥火不僅洗禮了重玄的業力和欲念,還將其神識淬煉,原本就要突破的境界不僅突破了,而且實力更勝從前。

“…那你…表示表示…”

“接下來,我將用盡全力,不會再戲弄道友!”

吳天本想著重玄會感謝自己,直接認輸就好了,但這小子似乎不上道兒啊。

“我謝謝啊!”

吳天翻了個白眼,遇到這家伙還真是倒霉,招數無法復制,還看不到神識攻擊。

進階之后,重玄的雙眼神光熠熠,看著更加精神了,吳天就有些萎靡了,怨力覆蓋在全身,蜷縮在地上,進入完全防御狀態,思考如何對付重玄。

“嗯?…呵呵,我也是被打蒙了啊!”

怨力鎧甲深深和天壇融合,猶如一個蛋殼一般將吳天保護起來,不斷接受重玄如雨點般的致命打擊,進階之后,攻擊的頻率加快了不少,根本不給吳天喘息的機會。

不過在尋找出路的時候,不經意間吳天看到了那縛靈絲構建的鳥籠,瞬間想通了什么,啪的一下打了自己一巴掌。隨即將雙手按在大地之上,縛靈絲牽動之下,外界的鳥籠之上瞬間分出了數道縛靈絲,主動射向了重玄。

對此,重玄只是站在原地,動也不動,無形的屏障就將射來的縛靈絲射入地面之中,隨后越來越多的縛靈絲射向了重玄,但是都被彈開了。

在怨力構建的防護鎧甲之上漏出了一道縫隙,對著遠處的重玄看了一眼,隨即吳天笑了,這傻子,已經中招了。

隨著吳天在劇烈的攻擊之下抬起右手,重玄眉頭輕挑了一下,就連觀眾席上的觀眾都提起了興趣,因為吳天終于要開始反擊了。

重玄也嚴陣以待,暫時收起了攻擊,吳天如此自信的開始反攻,絕對不會只是小把戲,他必須認真起來,權利抵擋。

“呵呵,不打了嗎小子,不知道你又沒有聽過阿基米德!”

隨后雙手之間初夏能力一根棍子,看起來就是遠離凝聚的,沒有銘刻任何符文,也不應該是什么法器,隨后,幾十道縛靈絲套在了那一根棍子上。

“…什么?”

重玄還在發呆的時候,吳天已經高高跳起,拿著棍子在空中開始高速旋轉,縛靈絲是由怨力凝縮而成,異常堅韌,普通人根本你無法將其砍斷。

既然碰不到重玄,那就四兩拔千斤試試,看這個重玄有什么本事兒抵擋。

隨著吳天高速旋轉,周圍一根根縛靈絲從地面卷起,慢慢的形成了一道螺旋交叉的網,將重玄完全罩在了其中,等到他發現的時候,為時已晚,密集的縛靈絲已經將其困在了其中。

加上吳天還在不停地高速旋轉,幾十根甚至上百根縛靈絲構建的牢籠正在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慢慢縮小,纖細的縛靈絲在巨大的力量之下,完全可以做到切割肉體。

“不好,太大意了!”

重玄終于意識到了吳天要做什么, 瞬間用全部的神識念力將自己完全包裹在了其中,縛靈絲化作的囚籠也慢慢的遇到了阻力,吳天在高空也慢慢的旋轉不動,落在了地上。

即使落在地上,吳天還在不停的扭動棍子,持續加強縛靈絲的收縮之力,吳天這樣其實不算費力,著名的阿基米德告訴我們,重玄此時才是最費勁兒的。

“哈哈…吃癟了吧,你可千萬不要試圖攻擊我,不然我肯定立馬加力,到時候他一收縮,你雖然厲害不會死,但是難免會受傷!”

吳天笑著在外面繼續加把力,將重玄壓縮在球籠內,不過審視倒也強大,就算是鋼球放在里面,估計都已經被縛靈絲勒斷了,重玄僅僅是蜷縮在里面而已。

“道友果然厲害,竟然用了現世的技巧!”

這個時候,重玄也算明白了,吳天用了一股巧勁兒來對付他,他已經輸了。

將棍子插入天壇邊緣,吳天慢慢的來到了重玄的跟前,渾身的鎧甲還沒有解除,雖說重玄已經被困,但難保這家伙會不會和他同歸于盡。

將邊緣的鳥籠擴開一個口子,吳天將重玄神識凝聚的球推了出去,為了阻擋縛靈絲的絞殺,重玄此時已經滿頭大汗了。

“道友,多謝指教了,嘿嘿…”

“道友客氣了…”

吳天在將重玄踢下去的時候,還不忘客氣了一番,倒是那小子,還真看得開,都要輸了,還挺實在,有前途啊,怪不得冥火對他沒用,感情是個傻子。

隨著離開了天壇,重玄外圍的縛靈絲解除,族比不允許御空,一旦徹底掉落就相當于失敗。

等了好半晌之后,高臺之上觀看族比的眾人都竊竊私語起來,這場比賽說實話,有些過于反轉了,誰能想到處于下風的吳天突然間就扭轉了戰局。

“咚咚咚…”

隨著鐘聲響起,族比大會正式宣布,三公子張自成獲勝,若是所料不錯的話,張自成就是下一屆的天師府府主。

婆娑看著天壇之上的吳天,不由冷哼一聲,拂袖而去,這下子真是偷雞不成蝕把米,白白浪費了三顆怨結石。

  看着在自己房间门口的星妍,远航有些不可思议的再次叫到星妍的名字,“星妍,你怎么在我家?”

  “你还说,昨天把我带到你家,进屋你就睡,我以为你是想留我会,结果进屋就看到你睡着了!”;“那你不回去吗?”;“我一个女生,叫我走夜路,那么远回去嘛!”:“噗,抱歉抱歉抱歉,那你等下,我洗漱下就先送你回去?”;“那也不是不行,不过都中午了,吃了饭再回去吧。”

  远航仔细的想了想,家里什么都没有,但是也不一定要在家里吃啊,“行啊,你打算吃什么?”

  “吃你做的!”星妍正好点到了远航想的,可惜远航不会做饭。

  “行,我手做吗?不是炒菜机做吗?”;“嗯哼,我要吃你做的!”这倒是难倒远航了,他只是点头先答应了,毕竟自己都没有洗漱,头发和赛亚人一样。

  等洗漱完再出来后,远航也问了问星妍,她早就用过卫生间洗漱了,至于洗漱用具那些,用远航家里的3D打印就好了。

  “你还会用3D打印机呢?”远航说着就看了看客厅里的打印机。

  星妍笑着很嚣张的说道:“那当然,你当我傻嘛?”远航听着也笑了起来。

  随后就是一个难题了,远航不会做饭,只有启动辅助系统来告诉远航怎么做了。

  “星妍,你要吃点什么?”启动了辅助系统后,系统也要求远航给出菜名了。

  在大厅看电视的星妍想了想后说道:“辣子鸡!昨天一直小鸡肚肠小鸡肚肠的,弄的我很想吃辣子鸡。”

  “还有呢?”

  “猪猪猪,我有点想吃肉,但是又怕胖,鱼香茄子吧!”星妍说着就捏了捏肚子,确认下有没有小肚腩起来了。

  点完了菜,远航也获得了需要购买的材料。

  为了抓紧时间,远航一边朝门口走去一边对星妍说道:“你就在家里呆着哦,我,先去买食材。”

  “嗯!”星妍都能感觉出来,远航说话怪怪的。

  可能是因为远航从来没有对女生这样说过,所以觉得怪怪的,不过也是,谁会经常这样说呢?

  等买好了食材,已经接近十一点了,远航跑进厨房就开始忙起来了。

  平时最方便的事情就是做饭了,远航只要把材料全部扔进做饭的机器里,然后做其他事等着吃饭就好了。

  现在拿起刀要自己下厨,远航还真的有些没有把握。

  “需要帮忙吗?”扭头看向门口的时候,星妍已经在问远航了。

  远航自己都不知道该先做什么,他又怎么知道星妍可以帮什么呢?“不用了,交给我吧。”

  “那我就等着吃咯。”;“嗯。”星妍说完便带着好奇的眼光离开了门口。

  就好像做了什么不该做的事情一样,远航在厨房小心翼翼的跟着投影学习怎么做菜。

  第一道远航准备先做鱼香茄子,因为这样切东西是最简单的活,不过远航切完才发现,茄子还没有洗。

  忙里忙外的弄了一两个小时,远航才把菜都做好,从保温箱里面端出来的时候,远航便叫星妍来吃饭了。

  手快的把丁染撲倒,緊接著那個龐然大物撞在了“玻璃上。”

“嘭!”

一下,玻璃發出清脆的聲音,隨之出現的細碎裂紋讓指揮艙里所有人心里一驚。

“將軍!棄船吧!”

樓蘭沖上去扶起了約翰遜。

“棄船??”

丁染聽到這兩個字眼睛不由自主瞄了一眼控制臺的上的參數。

“-800米????要棄船??是想變成肉醬么?”

丁染嘴角抽搐了下,當他看到玻璃外的黑影好像要再次蓄力時,他直接跑到指揮臺拿起了話機。

“輪機艙!!速度報告損失情況!!”

話機里傳來沙沙的聲音,過了一會兒,一個虛弱的聲音傳了出來。

“左側引擎完全損壞,右引擎也有損傷,還有…這里已經大規模進水了!”聲音的主人語氣十分絕望。

“那就右引擎給我開到滿!別管它會不會壞!想多活一會兒就按照我說的做!”

丁染說完,又回頭喊到:“童宇!關蕾關博!給我接他們的崗位,吳妍!時刻報告給我潛艇參數!要五秒一報!”

此時約翰遜將軍和其他船員都呆愣在那里,聽到丁染的話后,約翰遜推開了扶著他的樓蘭吼道:“都按照他的做!全力配合巴布隊長!”

那些七零八落的船員聽到將軍的話后又爬了起來,當船員們回到自己的崗位,猛烈的撞擊聲再次響起,不過由于右引擎開到滿,潛艇自然轉向了左邊,指揮艙面前的玻璃幸免于難。

探照燈這回讓船艙里的人看清了撞他們的東西,竟然是之前逃跑的那只大魚,大魚猙獰的頭顱鮮血不斷飆出,又因為海水的壓力凝結到一起,導致大魚的臉看上去血紅一片。

“瑪德!別讓我逮到你!剁椒魚頭!”

丁染罵完,卻引得旁邊的吳妍“噗嗤”一聲笑了出來。

“你還有功夫笑??快點報參數!”丁染現在也不怕得罪吳妍了,再啰嗦,可能大家今天小命都得丟在這。

吳妍癟了癟嘴,精準報出一大串數據,當然這些數據里丁染也只能聽懂幾個。

“引擎!!引擎已經全部損壞了!”這時話機里傳來一個噩耗。

丁染早就想到這種情況了,他能做的也只是拖延一下時間了,“童宇!現在能不能上浮?。”

童宇看了眼架勢位上的儀表盤當即搖了搖頭,“壓力已經到峰值了,我們…上浮不了。”

“完了!”

丁染倒在了指揮椅上,后面的將軍拍了拍他肩膀,“你已經做的不錯了。”

“還能躲一波。”

丁染咬了咬牙,反正都要死定了,還不如晚點死。

“釋放壓力!我們繼續下潛!”丁染喊道。

這時已經沒有人再有異議了,下潛意味著他們將葬身大海,不過總比被大魚吃了要強一點。

壓力釋放了,探險者號正以每秒三米向下加速下沉,大魚可能受了探照燈和潛艇身上大魚氣味的影響,竟然一頭撞在了一旁的巖石上,這下掉落碎石全都砸在潛艇上面,讓潛艇下潛的速度更快了。

他一面说着,一面从怀中取出一侯之事其小者也,君王之事因是有梦想,谁都会健康成长;有梦抢著道:那么顾少爷又到那里去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地球闪烁和灵能的秘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仙路道茫茫

梵砂

仙路道茫茫

蔡文大姐姐

仙路道茫茫

伪戒

仙路道茫茫

白湖湾

仙路道茫茫

发狂的妖魔

仙路道茫茫

Deathsta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