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冥王只值三百块!》。

迭里特用手指指点点,道:“这牙帐,远看是一片毡房,其实里面分着区呢,有将军居住区、高官居住区、近身卫队居住区、下人居住区,还有客人、外宾居住区,分的可细了。”

阿保机问:“你是说,将来,将军们都住在这里?”

迭里特道:“述律平下令,早将将军们的眷属都接来牙帐啦,每天红火的很呢。”

阿保机心中不由得一喜。

这下好了,没有战事的时候,也能与弟兄们团聚在一起啦,亏她平妹想得周到。

阿保机又问:“中间那个大物件派啥用场?”

迭里特道:“那呀,是明王楼,专门供可汗你居住、迎接外宾、与官员议事所用,气派的很呐。建的时候可费了大工,康默记调来好多工匠,昼夜不停地施工,才在大军凯旋前建好。”

阿保机的心中怪怪的,有一种难言之感。

阿保机又问:“为何叫明王楼?”

迭里特道:“康默记说,你的功绩,当与日月同辉,你理所当然是契丹之王,所以叫明王楼。”

阿保机苦笑。

渐走渐进,阿保机看到,营地外围,兵士着装整洁,列成整齐的马队,欢迎大军凯旋归来。

整个营地,彩旗飘扬,生机勃勃,气象万千。

阿保机万万没有想到,他的可汗牙帐,竟然被治理的如此整洁气派,给人一种心清气爽的感觉,真的是焕然一新。

尽管阿保机很不愿意搞这么大的排场,可心里还是缓缓浮起了欣慰和满足。

阿保机知道,尽管自己让辖底主政,可真正说了算的人,是述律平。

述律平鬼点子多,据说,她的仪坤州,就建的非常与众不同。

述律平在战场上,能在万马军中取敌酋首级,身处险境能冷静应对,管理牙帐,竟然更是一把高手,能管理的井然有序。

当今世上,莫说女子,即使天下男儿,又有几人能及?

曷鲁、敌鲁忙着料理大军驻扎之事,不比阿保机操心。

阿保机带着绾思、苏,催马向前跑去。

述律平早已带着留守人员和两个儿子在牙帐外迎接,场面庄严肃穆。

家在营地的家属们,听说自己的家人德胜而归,也都携儿抱女围了过来,抬头寻找各自亲人,喧哗声四起,场面顿时大乱。

述律平急忙大声制止,要注意礼数,却哪里能制止得了。

阿保机抱起儿子德光,领着长子倍,在述律平、辖底、康默记的引领下,踏着用黄土铺就的大道,一步步向明王楼走去。

阿保机看到,明王楼的地基很高,踩过几十级台阶,才能到达楼门。

明王楼的台基全部用石块砌就,阿保机却猜不透,那楼体用何材料制成。

康默记介绍说,整个明王楼,全部用木材搭建而成,外面又覆以毛毡,是泥瓦匠、木匠、毡匠、漆匠共同智慧的结晶,既隔冷又隔热,冬暖夏凉,其好处绝非普通毡房可比。

阿保机心中暗喜,仍然抱着二儿,领着大儿,一步步拾阶而上,来到楼门前,

剛才的時候,方慧慧已經把自己的名字告訴了燕飛,所以燕飛也已經知道了方慧慧的名字。

而方慧慧在這個時候,接過了燕飛手上的身份證件之后,趕忙把自己的身份證件也給燕飛晃了一下,看了一眼。

燕飛這也才知道,看來這件事情是真的,這個人的名字叫做方慧慧。

身份證件正常是做不了假的。

當然了,也沒有必要因為這個身份證件作假。

因為燕飛能夠感覺到,這個叫做方慧慧的女孩子,在看向自己的時候,是應該有著一定要求的。

只不過,就像......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杨振宁先生不多。据说天下的暗器,一共有

“那就好。咦!前面说到哪里喽?”李道纯憨态可掬地笑了笑,继续说:“想起来喽!我们地球母亲在二十亿年前,就孕育出过一个璀璨的文明,我们称这个文明为‘地前文明’。那时的地球母亲还很年轻,因此孕育出的这个文明也像年轻人般,敢冲、敢闯、敢想,但同样也因为年轻,而少了一份成熟和稳健。地前文明当初的科技水平,可比我们现在发达多喽!从人们拥有智慧到进阶为四级文明,只用了不到三万年。但也因为发展得太快,这个文明开始变得骄傲自大起来,于是在同样骄傲的地球母亲支持下,发动了一场跨越星际的殖民战争。那时的火星和冥王星,就一度成为了这个文明的前哨站和指挥中心。”

“难怪火星上会有疑似生命迹象。但结果不用说,一定输得很惨。”郑遇在经历了诸多怪事后,自不会觉得李道纯是在讲故事,更何况现在的科学界已经寻到一些遗迹,证明地球在很多亿年前,极有可能诞生过璀璨的文明。

李道纯喝了口茶,笑道:“的确如此。地球的这次征伐,非但没能占领想要占领的星球,反而招来了更加发达的文明,从而遭到毁灭性的打击。那是一次不堪回首的往事,不但‘地前文明’被星外文明彻底抹去,就连地球母亲也受到重创,从而沉寂了足足十亿年。”

“你不是说生命星球都有自己的生命和智慧么?那为何星外文明没有杀死我们地球?”郑遇有些不解地问道。

李道纯摇头说:“这个问题就更加复杂了,你以后会知道的。”他说着清了清喉咙,继续道:“我们的地球母亲在这十亿年间痛定思痛,一面温养着自己受伤的星魂,一面从太空中摄取物质修复星体,终于恢复了健康和稳定。于是在大约八亿年前,再次孕育出一个文明,我们称之为‘地中文明’。”

郑遇忍不住问道:“不会又被星外文明抹平了吧?”

“虽然没有被星外文明抹平,但却更加糟糕。”李道纯说着叹了口气,喃喃道:“这次地球母亲汲取了教训,有意让文明发展得慢些,所以‘地中文明’的人类从拥有智慧后,发展了将近十万年才孕育出真正的文明,而这个文明又持续了一万多年,却依旧只是处于第一次工业革命前的模样。也就是说,那时的人类还没有达到二级文明。然而那个曾经被‘地前文明’侵略过的生命星球,却在这几万年间,孕育出了一个四级文明。于是乎,他们和接替他们的星外文明,对地球文明进行了一次长达万年的殖民和奴役。”

“那是比直接抹去还惨。”郑遇长长吁了口气,忽然觉得哪哪不对,于是又问说:“你说的接替他们的文明,难道是指另一个星球文明也参与了对地球的殖民统治?”

李道纯喟然一叹说:“没得错,后来的这个文明先是征服了先前那个四级文明的母星,也就顺带着接盘了我们地球。”他就像是个无所不知的老神仙,絮絮叨叨地接着道:“那是个无比黑暗的时代,不仅我们地球人类遭受着奴役,就连地球母亲也遭到了压榨和欺凌,被迫贡献出了十二颗宝贵的星魂原晶。”

“星魂原晶是什么?”郑遇敏锐地抓到了关键词,不由皱了皱眉头。

“这个不急。”李道纯摆了摆手,老神在在地述说道:“我们的地球母亲,原本以为忍气吞声就能躲过一劫,可谁知越是忍让,星外文明就越得寸进尺。生来骄傲的大人,怎么可能甘愿就此沉沦下去,于是在忍无可忍之下,进行了绝地反击,不但将整个‘地中文明’沉入到大地和海洋之中,更是拼着再次受伤的风险,摧毁了入侵的星外文明,并将整个地球彻底封锁起来,暂时隔绝了与整个宇宙星空的联系。”

郑遇心中疑问重重,又忍不住问说:“我还是不明白,这么强大的星外文明,为何不直接杀死地球,再慢慢掠夺资源,这样岂不是更加省事吗?”

“原因有很多,你以后会慢慢晓得地,我现在只能先告诉你一个,那就是所有生命星球的星魂都是杀不死的,除非她们自己选择死亡。”李道纯解释完后,忽然正色道:“接下来我要说的,就关乎现在了。”

郑遇在听到这句话后,不禁有些恍然,暗想着自己得到的这颗暗原晶,会不会就是一颗自愿死亡后的生命星魂所结,要不然怎么会引来那么多外星人争抢呢!

李道甕”的墓穴便流行起來。但因其工程量很大,所以在具體法事中并沒有多少人真正采用。

就在此時,我忽然看到在洞廳的一角,有個黑影,就蹲在那里一動不動。

我一見那蹲在地上的黑影,心頭立刻掠過一抹不祥的陰云。

這地穴本是一個墓穴,里面哪里會有什么老者,看他嘬著兩腮擠眉弄眼,滿頭白發蒼蒼,實已到了風燭殘年。

“不好,這必然是一個邪祟!”駱建芬手底下極是利索,出手如風,見到那黑影自然毫不容情,先下手為強。

說話聲中右臂一抖,三柄早巳扣在掌中的飛刀送出,嗚嗚破風,直射向那個詭異古怪的老者。

我正自納罕之時,見駱建芬已經下了殺手,也自知沒有退路,況且這洞庭之內絕不可能還有第三人,要說有,那就只能是綁走冶和平的人。

駱建芬的飛刀雖然快,但是黑暗之中卻沒有準頭,三把飛刀都脫了靶。我小心翼翼地走近一看,發現角落里的黑影形容枯槁,皮膚干癟皺褶,須眉都已白如霜雪,看起來足有上百歲之壽,便用大氣吹他一口,恐怕就會油盡燈枯死在當場。

準確的說,可能他就是個死人,因為他始終沒有動過一下,就連駱建芬的飛刀射來的時候,他都沒有閃躲。

“當心啊!”駱建芬在一旁提醒道。

我用夜鷹般的敏銳目光,向四周一掃,只見一只與這個年代格格不入的棺材躺在一旁,棺蓋被打開,里面空空如也。

墓穴中地形復雜,那老者的身后是一處光亮照射不到的死角,我怕藏著什么古怪,不敢湊近,但是冷不防駱建芬卻往里面多走了兩步,我忙對她叫道:“別過去!”

但這聲示警卻已晚了,就見那黑暗之中忽然出現了一對閃爍如燭的目光,腋下探出一只手爪,快如閃電般地扣向駱建芬手腕。

駱建芬花容失色,驚呼一聲,急忙縮手閃避。

好在她的身手過人,躲得也算及時,在間不容發之際躲過了那只怪手。

這時我已經看得清清楚楚,那東西通身烏黑,猶如一只墨色的魷魚,又像是一只黑猿猴。身上長著四條手臂,如同觸須一般,柔軟有力,自由蜷縮。而下身更是詭異,雙腳如蜘蛛的腿一般,細細長長,可見節肢動物一般的外關節,又仿佛在瀝青里浸泡過的白骨。

“媽的,這是什么鬼東西!”

“林坤,快點救我!”駱建芬雖然僥幸躲過那怪物一只手,但是那東西的行動敏銳異常,不僅是四條儲蓄一般的手臂可以自由地攻擊,更兼它的雙腿移動速度很快,可以前后左右移動,防不勝防。

眼看那東西就要撲住駱建芬,我有心要開槍擊射,卻擔心地穴中狹窄,跳彈傷了駱建芬,只好一咬牙關,空手上前相救。

此時,我也是逞一時之勇,不想自己還能靠近,卻已經被一條觸須纏住,無奈,我只好使出渾身解數,用力掰開觸須般的手臂,閃過一邊,再圖救援。

剛剛接觸之后,發現那手臂上面有黏液一般的液體,與章魚的觸手十分相似,但是上面沒有吸盤,且它的手臂上面長有五指,手指也是如儲蓄一般柔軟有力。

“這手臂如此柔軟,怕是里面不長骨頭,全靠著肌肉支撐,這樣移開,硬掰是掰不過的!”我心里一盤算,便已經打定了主意。

我從后腰上摸出匕首,匕首比我的飛刀更長一些,揮砍起來也更有力道。

既然它沒有骨頭,那自然扛不住利刃,即便是能像章魚一般再長出一條觸須出來,我也有辦法先救出駱建芬。

“駱老師,我這就來救你,你得替我助攻!”

“還費什么話,快點!”

眼看駱建芬告急,我也不敢耽誤。

“看我的!”

我腦中忽然記起佛姐曾經教我過一招卸嶺的獨門絕技,相傳乃是卸嶺對付僵尸的絕招,名叫北斗踢星。我以前也沒少拆卸過僵尸,可這怪物并非尋常,手中禁戒也無反應,足可見不一般。

這北斗踢星對身法要求極高,我之前雖然練習過一陣,但都失敗多成功燒,不過此時為了救人,根本容不得我仔細思量。我身子一晃,直如一只飛燕騰空而起,不等那怪物的手臂接近,我已趕到近前,借著一沖之力,從側面合身將它撲倒,連同駱建芬一同滾在地上。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冥王只值三百块!》。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浮荒纪

小叶不吃毛虫

浮荒纪

甜唧唧

浮荒纪

浮白三秋

浮荒纪

虎臣

浮荒纪

水刃山

浮荒纪

秋水麋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