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醒》。

这是条很僻静的小巷,这是栋很安静的屋子,绝不会有别人来的方辛见金非去远,方自离开唐凤,走到柳淡烟身前,危机既过,

洛崖踏入这金刑宫的大门,那金刑宫的大门不像剑宫那样透着一股锋锐,反而是有一种厚重感与一股钝意,金色的大门显得极为庄重,想必这里更适合太阿这种憨憨吧!

洛崖进入到金刑宫后,那些人看到洛崖身上剑宫的腰牌有些熱烈了,那些攻擊樂園的營銷號和大V,實際上相當于幫忙打了一波廣告。

很多沒有買到今晚票的人,強烈要求再放一波門票,都想率先來嘗一嘗新東西。

徐浪想了一下,決定滿足廣大網友的要求,臨時加放一批門票。

......

我跟在队伍里,当幻阵山谷的幻境消失的时候,我们这些人出现在那个有着两层独楼的院子里,这么多人在不大的院子里,显得很拥挤,奇怪,这座小楼静悄悄的,好像没有人的样子。

我第一次进山探查的时候,这座小楼里是有看守护山法阵人的,现在这么多人出现在院子里,按理说早被发现,怎么不见有人出来,这是怎么回事呢?

直接往里走,那是不可能的,笔直陡峭的山壁挡住了去路,虽然明知道尹墨甄的秘窟就在附近,但是如果不把护山的法阵破了,是找不到通向秘窟的路的。

这条路我是走过的,第一次进山探查的时候,我和胡惠茜使用隐身符隐匿了身形,跟着巡山的魔兽异族修士进去的。

当时看守护山法阵的魔兽异族的修士,用令牌关闭了护山的法阵,小院尽头的山体,就成了虚影,虽然看着真实,但是我和胡惠茜跟着巡山的修士,直接穿过山体,就到了尹墨甄秘窟的门口祭坛的位置。

从秘窟那边往外面出来的时候,是不受护山法阵影响的。

但是我前天探山时,直接跟着被献祭挖宝人后面,直接到了尹墨甄秘窟的门口,祭坛那里,出来时候就来到这个院落里,我回身试过这道山体,这个小院尽头的山体这时候绝对真实的,所以不把护山法阵破掉,是到不了尹墨甄秘窟那里的。

这时候,玄静道长好像忽然想起了什么,忙让大伙退出了这个院子,只留下几名茅山派的弟子和鬼谷洞天的弟子,这两个门派是负责破护山法阵的。

各派弟子纷纷退出这个院子后,这个只有二层的独楼还是静悄悄的,一直没有人出来。不知道什么原因,我心里有种不安的感觉。

这时候,有六七名年轻的鬼谷洞天的弟子,开始向独立的二层小楼走去,这座二层独楼还是静悄悄的,看样子好像没有人。

这些鬼谷洞天的弟子,手里持的法器是刻着古老花纹的木头牌子,上面还有精妙的太极八卦图,我知道,各门派都有自己的炼丹师和制器师,各派弟子手里的法器应该出自各派的制器师之手。

我和各派的弟子相比,修为境界不算低,但是入道时间太短,我对炼丹和制器一窍不通,对法器也是不太了解。

我身上的几件法器都是奶奶留给我的,还是晓丹告诉我的,远超过普通法器,几乎可以称得上法宝。因为晓丹把我领到修道这条路上的,我十分感激晓丹,就把我的法器拿出一半其中的三件,分给了晓丹。

今天,看到鬼谷洞天的弟子,他们手里的上宽下窄的木牌,和我赠给晓丹的五雷令牌有些像,只是比晓丹的那个五雷牌大得多。

这些鬼谷洞天的弟子,排着一个我叫不上名字的阵型,已经接近了这座小楼。我心中那种强烈的不安感更强了。

又是这种感觉,每次遇到危险的时候,我都是有这种感觉,在唯美品格郭姚志家遭遇厉鬼阎凤月的时候是这种感觉,西郊古墓破聚阴阵的时候我有这种感觉,魔兽异族的影子杀手潜入我的身边的时候,我还有这种感觉,今天这种很不安的感觉又出现了。。。

我看见,那几个鬼谷洞天的弟子,已经到院子当中那座二层独楼的门口了,我和胡惠茜在院子外面,和各派的弟子站在一起的。

我远远的看见最前面的那名鬼谷洞天的弟子都很年轻,脸上还带着一种兴奋地表情,一手拿着木牌法器,一手去推这座二层小楼的门。

他身后的弟子都举着手里的木牌,在他的身后保护他,瞪着眼睛,等着他打开房门。应该说这些鬼谷洞天的弟子还是训练有素的,始终保持这警戒的阵型。

“危险。”“小心。”在这名鬼谷洞天的弟子推开房门的同时,玄静道长和我同时喊出来。

但是已经来不及了,我在院子外面没有看清怎么回事,只见推门的弟子一声惨叫,就倒在地上。

在倒地的弟子身后,那几名鬼谷洞天的弟子,手中高举的木牌像发出龙吟一般的轰鸣,同时闪出一道道红光,交织成一张网,护住这几名弟子。

与此同时,几条身影腾空而起,落在这座二层小楼刚刚打开的门前。

这几人当中有玄静道长和鬼谷洞天的那个老前辈,还有我和胡惠茜。其中胡惠茜是跟在我的身后过去的。

这突然发生的情况,让人始料不及,院子里和院子外的各派年轻的弟子,立刻引起一阵骚动,很快被各派的老前辈严厉的制止了,无论院子里,和院子外的各派弟子,在各派的老前辈们的指挥下,都排成了作战阵型,向四周警戒。

我都不知道,我为什么也跟着进了院子,来到这座小楼跟前,进山之前,晓丹还偷偷的叮嘱我,不要太往前冲,要保护好自己呢。

可是当我预感到危险和看到鬼谷洞天的那名弟子倒地的时候,不知怎么的,还是脑袋一热,忍不住冲了出去。

胡惠茜近千年的道行,本来就是冷淡的性格,无论谁倒地了,她才不管呢,但是看我冲了出去,就想也没想,也跟在我后面着冲了出去。

我看见,倒在地上的那名鬼谷洞天的弟子,脑门上有个大拇指粗细的洞,鲜血还在不停的往外流着 ,透过这个洞,我隐约看见,里面有东西还在蠕动着。

这东西我见过不止一次,但是这次表现的特别凶残,这名鬼谷洞天的弟子连救治的机会都没有。

这东西和我在医院院长王霄和吴博超的身上发现的,被侵入的蛇形的怪物其实是一样的,只是这次遇见的更加凶残。这个怪物灵智还没有开启,其实不难杀灭的,所以我松了一口气。

因为玄静道长让各派大部分的弟子都退出了院子,现在院子里面只剩下十几名茅山和鬼谷洞天的弟子,排着阵型,举着手里的法器高度戒备着。

还没有到尹墨甄的秘窟,现在就折损了一名弟子,大家的心里都不是滋味,刚才还跃跃欲试的那些各大门派年轻的弟子,现在的脸上涌现出一丝惶恐。

现在这座小二层独楼的房门已经打开,里面还是一点动静也没有,现在剩下的鬼谷洞天弟子,都站在那里,望着这座小楼刚刚打开的房门,谁也迈不开步子往里闯。

但是没有玄静道长和鬼谷洞天的那个前辈的命令,谁也不敢后退,就这样,这几名弟子举着手里的木牌排着警戒阵型僵硬的站在那里。

我想,这里面这种怪物,不能就一只吧,看样子尹墨甄早就知道各派迟早都会攻山,已经提前做了准备,看来这仗不好打。

这时候鬼谷洞天的老前辈,手一抖,闪出一溜火花,这时候,倒在地上的那名鬼谷洞天的弟子一下子剧烈燃烧起来。

火光中,一道黑影一闪,只见这个鬼谷洞天的老前辈手里的木牌挥手打出,木牌上古老的符文一时间就好像活了一般,用处几道处红光来,只听吧嗒一声,一个手指粗细,通体黝黑的像小蛇一样的怪物僵直的掉下来,落在火堆里。

仅仅不到一分钟的功夫,这名鬼谷洞天的弟子和那条通体黝黑小蛇一样的怪物,全都化作灰烬,被一阵风吹散了,地面上什么都没有留下。

玄静道长回头告诉那几名鬼谷洞天的弟子先退后,看样子他要和鬼谷洞天的老前辈亲自进入这座小楼,去破尹墨甄的护山法阵。

那几名鬼谷洞天和茅山的弟子,听到玄静道长让他们退后的命令,如释重负一般,转身往回走,玄静道长和鬼谷洞天的老前辈又是一声疾呼:“小心。”

这时候,从这座小楼敞开的门里面,几十上百条黑影,像射出的利箭一样,在空中一闪。

玄静道长清啸一声,拔出了背上的长剑,我看见玄静道长的长剑,剑身上刻着北斗七星的图案。这把长剑我看不出是什么材料制成的,漆黑的颜色,那闪着寒光的七颗星体的图案格外醒目。

于此同时,鬼谷洞天的老前辈,手里的木牌连连挥动,上面古老的符文不停的闪烁着,胡惠茜的遮天帕也罩在我和她的头顶上空,同

昨晚他將黑魔樽取出,發現其上同樣有流光文字的痕跡,卻被禁制掩蓋。想想一只酒樽上就有曠世的空靈酒,整套法器該有多珍貴?

所以他必須確保無礙的解陣,而不是強行破陣。這陣法雖精妙,但已有缺損。有了破綻的法陣,在北冥玄這個宗師面前已毫無秘密可言。

他需要做的就是弄通原理,逐一解之。良久,他才讓摩侯若東護法,自己降下身形來到小樹林中。順著陣法的脈絡緩緩而行,不時丟出一個陣盤,一桿陣旗。

不一會兒,整個山谷中部約十......

他为什么从来不用他的本门武功得兄事之。”张良出,要项伯。支案。裴延龄卒,德可是马上的两人,仍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醒》。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恶魔信徒

醉人心

恶魔信徒

相月

恶魔信徒

一起成功

恶魔信徒

纳兰坤

恶魔信徒

九棍

恶魔信徒

夏沫微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