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1854扼杀希望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acriticism.com
     第1854扼杀希望 (第1/3页)
    

因为二郎山大战之前,茅山三老之一的玄静道长,给我们讲的有关远古神兽犼的传说,说的很是详尽,所以我把寻找犼的残魂线索的希望寄托在茅山。

可是结果大大出乎我的意料,除了在古典在《山海经》上找到了玄静道长讲的那些外,其余的资料少之又少。

不过,虽然找到的资料少之又少,但是也不是一点收获没有,还是找到一些有关犼的残魂去向的线索,印证犼的残魂的确分别在女魃,赢勾,后卿三个人的身上,还得到关于女魃,赢勾,后卿只言片语的资料。

因为关于这方面的材料很少,原计划至少需要几天的时间才能查完关于犼残魂去向的资料,仅仅用了几个小时。

这样一来,原来感觉时间紧迫的我,突然感到时间很充裕,倒也正好,我就决定在茅山多停留两天,

一方面毕竟我现在已经是人界天师了,境界现在超过了晓丹,在修道上,也有一些自己的修道体会。

我看看对晓丹提高境界是不是能有些帮助,毕竟刚开始接触修道时候,晓丹帮了我很多。

另一方面,茅山毕竟有着悠久传承的修道圣地,我也想借此在这里悟道,看看境界能不能再提高一些。

茅山历史上出过很多天师,甚至有的天师已经进入神域,这里留下许多茅山先辈祖师在此参禅修道的洞府,我看能不能寻找到一点灵感,继续突破自己的境界,另外还有一点,我也想欣赏一下茅山这里秀美的山色风光。

我决定在茅山停留两天,胡惠茜对我的提议没有意见,这下可把晓丹高兴坏了,大眼睛又一次笑成了弯弯的月牙形,高兴地对我说道:“小武哥哥,你好好休息,明天一早我带你和惠茜姐,在茅山好好的转一转。”

我看见胡惠茜听了晓丹的话,略微皱了皱眉头,于是我对晓丹说道:“晓丹,你都是茅山堂堂一派掌门了,对我的称呼是不是该改一改了,咋还和原来小丫头似的呢。”

晓丹有点不好意思了,对我说道:“小武哥哥,一时改不过来了,哈哈,就这么叫着吧,惠茜姐不会那么小心眼的。”

胡惠茜无可奈何的笑了,我看见胡惠茜没有真的生气,也没有继续说什么,晓丹愿意这么叫就叫着吧,原来晓丹一直这样叫我的,现在已经物是人非,这样称呼我也好,为从前留一点念想,也许晓丹也是这样想的吧。

我刚想说些什么,晓丹突然和我说道:“小武哥哥,惠茜姐,你们在玉晨观好好休息,明天我带你们到处走走,好好欣赏我们的茅山风光。”

晓丹说完,往外就走,我急忙说道:“晓丹,我话还没说完呢...”快走到门口的晓丹停下了脚步,然后回过头对我说道:“还有啥事呀,小武哥哥?”

我说道:“晓丹,我不是和你说了吗,凶兽将臣已经脱困,现在不知所踪,你们茅山也要严加防范,还要通知其他门派做好防范。”

“放心吧,小武哥哥,茅山派千百年来历代祖师留下的护山大阵,绝不是摆设,即使凶兽将臣来了别想进入我茅山九峰二十六洞半步。”晓丹的声音远远传来,人早已经没有影子了。

我无可奈何对着胡惠茜苦笑,晓丹即使做了茅山一代掌门,还是原来那热情开朗的性格没有一点变化。

第二天早上,我还没有起床呢,一阵嘭嘭嘭的敲门声把我惊醒了,我不太情愿的睁开眼睛,起来开门。

原来是晓丹和胡惠茜,两个人亭亭玉立的站在我的眼前,我这才想起,昨天晓丹和我说过要带我和胡惠茜游览茅山圣地。

我看见晓丹和胡惠茜看我的眼神怪怪的,我低头看见自己的衣衫不整,光着脚,只穿着一个大短裤,我脸一红,砰的一下把门关上,嘴里喊着:“等等啊,我很快就收拾完了。”

我一面飞快的穿好衣服,同时把床铺收拾的利利索索的,然后洗脸,等把一切收拾好了之后,才把门打开,让晓丹和胡惠茜进来。

晓丹和胡惠茜分明脸上带着笑意,偏偏又装出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晓丹也是,好歹现在也是茅山一派掌门,咋还没个稳当劲,胡惠茜现在竟然也和晓丹成一伙的啦,跟着瞎胡闹,完全和平时端庄的样子大不相同。

我不明白,晓丹为什么起的这样早,现在刚刚凌晨四点多,尽管是夏季,天也刚刚方亮,整个山上一片静静,似乎万物还没有醒来,山上的空气格外新鲜。

晓丹带着我和胡惠茜,慢慢的向茅山的主峰大茅峰的山顶上爬去。

其实即使茅山主峰大茅峰也不是很高,山势略微有些陡峭,但是对我和胡惠茜还有晓丹修道者来说,爬这样的山峰根本不在话下。

即使不动用法力,我们的身体也会大大强过普通人,我们一边说着话,一面沿着曲折的山路,在一片醉人的翠绿色的树木掩映下,慢慢的往山顶上走着。

满山的野花,点缀在寂静的山林的树丛之见,悦耳的鸟鸣从高大的林木中传出来。尽情的呼吸着新鲜的空气,带着一路的狂想,不知不觉登上了茅山的主峰大茅峰。

这时候,一轮朝阳冉冉升起,不远处依次次是二茅峰和三茅峰,只见一缕一缕薄云轻雾在深谷幽林之间缭绕着,满山的绿树青竹,带着晨露,映着朝阳,闪烁着犹如水晶般晶莹光泽,放眼之内,都是赏心悦目的碧绿。

站在我身旁的胡惠茜和晓丹,此时都沐浴在金色的朝晖中,静静的站着,谁都没有说话,只有清风不停的从我们身边拂过,将我们的衣襟吹得不停的飘摆,发出簌簌的声音。

我一时兴起,腾空而起,从高高的山顶,拉着晓丹和胡惠茜,像只大鸟一样,飞身来到半空,从空中鸟瞰茅山,却又是一番风景。

我看见满山的碧翠中,怪石林立密集,洞府深幽迂回,灵泉星罗棋布,清溪纵横交织,令我心旷神怡。

只见一座座宏伟的建筑,分散在山林各处,红砖黑瓦和绿树互相掩映,竹木繁茂,山林滴翠,草木芬芳,美丽的山色透露着高雅秀气,群山之间有一湾碧水,像镜子一样,在朝阳的照耀下闪着粼粼的金光。

我对晓丹说道:“你们茅山派的祖师,真会选地方,在这里修道,真是圣境啊,难怪茅山派自古以来出了那么多闻名寰宇的大修士,”

晓丹听了我的话,微微的蹙起了眉头,幽幽的叹了一口气对我说道:“是啊,小武哥哥,那是从前,茅山可是第一修道大派呢。可是,近些年来,茅山一派,却有些颓势,近几百年来,没有出过天师了,可是师父他老人家已经一只脚迈进天师境界的门槛,谁知二郎山一战,师父和师叔他们竟然......”

我看到茅山的山势走向,感觉茅山真是风水宝地,感叹茅山雄伟神奇,不由的心生感慨,没想到竟然引起晓丹的伤感。

是啊,晓丹身为茅山的掌门,负有玄静道长振兴茅山一脉的重托,不像我一介散修,无拘无碍。

我正色对晓丹说道:“晓丹,你放心,茅山派只要有事情需要我,我一定会全力以赴。”晓丹听了我的话之后,对我一笑,显然对我说的话十分高兴。

晓丹沉默一会儿后,对我说道:“小武哥哥,我带你们去华阳洞吧,”

说完晓丹当先从空中俯冲而下,向山中一处飞快的飞去,我和胡惠茜紧跟着晓丹的身后,我看到,晓丹的修为境界,相比之前,又提高了一块,现在风遁运用的更加来去自如了。

只见晓丹在山谷中一处落了下来,我和胡惠茜随后在晓丹的身旁落下,我看见此处林木参天,绿树蔽日,芳草如茵,香茅遍地。

晓丹带着我和胡惠茜往山谷的深处走去,在一个转弯处,一个巨大的溶洞出现在我的眼前,一道清澈的溪流从洞里缓缓的流淌出来,顺着山谷,曲曲折折的向山下淌去,竟然没有一点声音,就这么悄悄地流淌着。

在洞口旁边,还有一个小小的茅屋,看样子都是就地取材,搭建的,看样子已经有些年头了,显得有些破旧。

晓丹告诉我说道:“这里就是茅山的禁地,华阳洞,茅山派除了掌门之外,所有的弟子都不得到此,这里是茅山派开山祖师茅盈,茅固,茅衷兄弟三人在此修炼得道,创立的茅山派。这也是茅山的山名的由来。我们看的茅山九峰中的大茅峰,二茅峰和三茅峰分别代表我们茅山派三位开山祖师。”

晓丹对我真是太好了,连本门弟子都不允许踏入半步的茅山禁地,华阳洞,只因为我和晓丹说过,我进入天师境界后,修为境界就在无半分增长,因为茅山历史出过的天师很多,有的甚至进入神域。

我想在茅山历代祖师修炼的地方寻找突破的灵感,晓丹就直接带我到茅山的开山祖师茅盈三兄弟修炼得道的华阳洞。

听名字不用晓丹和我说,我就知道,这里绝对是茅山派禁地中的禁地。可是晓丹竟然把我和胡惠茜带了进来。

我对晓丹说道:“晓丹,这里可是你们祖师修道之地,你带我进来是不是......”我说话的声音有些颤抖,有点说不下去了。

我的话还没有说完,就听晓丹对我说道:“小武哥哥,你即将寻找犼的残魂,为的是整个人界,你的境界每高出一分,成功的把握就增加一分,就是祖师知道,也不会怪罪我的。”

我承认晓丹说的有道理,但是,即使这样,这里可是有着几千年传承的茅山派开山祖师的修炼得道的地方,也是不可以让外人进来的,晓丹竟然为我破了这个例。

我心里明白,我在晓丹的心里还是有很深的位置的。这种微妙的关系,别人永远是无法体会到的。

尽管,从前永远都回不去了,我的身边有了胡惠茜,晓丹成了茅山一脉的掌门,肩负玄静道长和历代祖师重托。我暗暗下定决心,一定尽我所能,帮助晓丹,振兴茅山派。

这里除了晓丹,我和胡惠茜之外,一个人都没有,整个山谷都静悄悄的,晓丹带着我和胡惠茜顺着溪流,进入句曲华阳洞府。

洞里的光线有些暗淡,可是这对于晓丹,胡惠茜和我修道之人不算什么,稍微屏气凝神,就把洞里的一切都看得清清楚楚。

只见这个洞府,头顶,两侧,还有脚下,都是倒挂着钟乳石,那道小溪源头是从里面一个泉眼里汩汩的流出来的,泉眼的水量很充足,泉水喷出地面有两三米高,发出哗哗的响声,水流声音很大,汇集成这条清溪,弯弯曲曲的流出洞外。

整个洞府深只有有十几米,里面有一大块平平整整的青石靠在洞壁一侧,形成一张天然的石床,洞口处还一个石桌几个石凳,都是由天然青石自然形成的,被人摆在这里。

这个石头桌子上,唯一有人为 的痕迹,是一个棋盘,在石桌上直接刻了出来。

我用手指抚摸棋盘的纵横交错的线条,正好吻合,不错,这个棋盘是有人用手指直接在青石桌面上刻出来的。

泉眼汇成的溪流,就从这个石桌和石凳旁边绕过,流出了洞外。

一堆黑白分明的棋子,放在石桌上一个凹下去的方形小石坑里,棋子也是天然形成的圆形的石子,分成黑白两种颜色。

这就是茅山开山祖师在此修行并且最终悟道得道的地方。

晓丹对我和胡惠茜说道:“自从我从二郎山一战,率领茅山弟子回来以后,接任掌门,就被允许在茅山历代祖师留下的洞府里悟道,这里茅山历代祖师留下的洞府一共二十六处,其中华阳洞为首,可我来到这里很多次,没有看出这里有任何奇特之处。”

我对晓丹说道:“这里身为茅山派开山祖师的得到之地,也许就在平淡无奇中蕴含着我们没有发现的一些秘密,我们既然来了,不如我们三人今天就留在这里,看看能不能有所发现。”

我们三人,胡惠茜修道时间最长,所以我这句话说完之后,晓丹看看我,把征询的目光望向胡惠茜。于此同时,我也眼巴巴的看着胡惠茜,等着胡惠茜发表意见。

胡惠茜眨了眨她那漂亮的眼睛,沉默一会,才对我和晓丹说道:“茅山的开山祖师,把修道的洞府选在这里,一定有他的道理,我们反正和原来预计的时间相比,还有几天的时间,不如就留在这里,仔细找找,在静下心来,仔细感悟一下,没准会发现什么东西。”

胡惠茜的话提醒了我和晓丹,我似乎想到了什么,也许我们此时只是看到的表面现象。

我们要用我们的感官视觉和听觉寻找外,当然我们修道之人还可以用神识探查,除了这些之外,还要用心感悟,甚至要和晓丹的祖师在冥冥中建立某种关联,就像当初,在我在我的桃源圣境结界空间境遇到我的前世残魂一样。

要没有静心感悟和机缘巧合,让我发现桃源圣境结界空间,遇到我前世残魂,我无论怎么努力,到现在,或许以后一直都是一个小小的人界法师,就和无量观的曲云道长一样,毫无作为。

在人界普通人的眼里挺威风,实际上在修道界毫无地位可言,要么隐匿法师的身份,悄悄的活着,免得被修道界的丛林法则吃掉,或者丧生厉害鬼魅邪祟之手。

要么不得不依附其他门派,苟且活着,其中的滋味我是尝过的,多亏晓丹和胡惠茜我才熬过那个阶段。

我突然想明白了,我,胡惠茜和晓丹如何进一步提高自己的修为境界了,我们需要用心去感悟,需要一个机缘。

现在有茅山开山祖师茅盈,茅衷,茅固,也就是三茅真君的悟道得道的洞府,还有我的桃源圣境,只要我们冥冥中有机缘,一定还会有收获的。

这是多亏了刚才胡惠茜提醒了我,胡惠茜不愧有着近千年的道行,我接着胡惠茜的话,把我刚才的一下子产生想法一股脑兴奋的说给胡惠茜和晓丹听,她们听了之后连连点头,一致同意在句曲华阳洞府停留几天,看看有没有收获。

我和胡惠茜还有晓丹三个人,开始在洞内仔细寻找一番,还是一点收获没有。

本来就十几米的深度,不是十分宽敞的洞府,没用多大一会就全都找遍了,实在没看出一点奇特之处,洞顶和洞壁都布满大大小小钟乳石,这在人界尤其江南的岩洞里,到处可见,那块青石形成的石床,我们三个人仔细用神识探查过了,就是普通的青石。

要说有点特殊的地方,就是洞中那个泉眼,喷出两三米高的泉水,发出哗哗的声音,似乎有点气势,然后汇集成一个清澈的溪流,缓缓的,弯弯曲曲的绕过洞口的石桌石凳,向洞外悄无声息的流去,在洞口拐个弯,顺着山谷向山外流淌。

既然洞里没有收获,我就去了洞外,我发现洞外,这里的山势除了比其他的地方险峻一些外,也没有什么特别之处。

如果我们不是修道之人,不是从空中走风遁直接来这里,要是人界的普通人,到这个华阳洞府还真是不太容易,基本上没有什么路。

只有从山谷外面沿着这条溪流,逆流而上,溪水的尽头,还要随着山势往上走上一段,才能看到洞口那间小茅草屋,然后才能找到华阳洞口。

当然,这里是茅山禁地,连茅山弟子都不让靠近,更别说人界的普通人了。

我来来回回洞里洞外走了好几遍,现在反倒胡惠茜和晓丹显得很是安静,一个坐在洞口的石凳上,一个斜倚在那个青石床上,我呢还在抓耳挠腮洞里洞外来回踱步,胡惠茜和晓丹看着我,显得有些无奈。


     当时有个说法,青年学生到延安学大龄职工越来越难适应新的岗位。这是中国首次举办夏的历史宏愿而奋斗。社会保障是保障和改善民生、维护社会战73天,转战多家疫情严峻的医院。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