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雷·戴力奥的解释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acriticism.com
     雷·戴力奥的解释 (第1/3页)
    

山洞中

梓阳打了个激灵,睁开双目环视四周,只有小海在身旁,却不见贾绝生的踪影,他急忙走出洞口,张望了半天,依旧是没有看到贾绝生。

“奇怪?贾绝生跑哪儿去了?”梓阳有些纳闷,他看着小海,问道:“小海,我昏迷的这段时间,贾绝生有没有跟你说些什么?”

小海一脸无辜地摇头,并急忙说道:“我没有打他!”

梓阳大概是看穿了小海的心思,他笑着说道:“我没有怪你。走,跟我去找贾绝生。”

梓阳跟小海刚走处山洞,就看到一群人相互搀扶,面部,手臂,腹部等受伤的位置各不相同,其中就有壮汉,还有那名怀抱弯刀的修士。

此刻,他手臂受伤,只能手拄刀鞘,以此来支撑身体。

看样子,他们像是刚经历了一场大战,似乎还是战败的一方,所有人都显得十分狼狈。

不过,从他们身上的伤口来看,以及受伤的程度来看,应该不是被妖兽所伤。

首先,妖兽下手没轻没重,十几人境界实力有所差异不可能全是轻伤,看到这种情况,几乎可以断定,不是妖兽所为。

其次,他们身上并且没有被利爪撕裂的痕迹,面部的伤口十分芊细,细的就如同用来缝补衣服的线一样。

这就说明他们遇到的对手是人,而不是妖兽。

梓阳望着他们,开口问道:“等一下,你们有没有看到一位身穿棕色衣服的男子?”

手拄刀鞘的男子,侧目斜了他一眼,感知到他只有入流七境后,不屑道:“滚!别来烦老子,你再敢多说一句,老子就砍了你。”

小海有些恼怒地看着他,梓阳笑了笑,便拉着小海离开了。

受伤的壮汉,上下打量着梓阳,道:“啧啧啧,啧啧啧。哎呀,哎呀呀呀。我长这么大,还从未见过这么美的女人。”

说完,壮汉还伸出粗壮的手臂,想要捏着梓阳的下巴,好好欣赏一番,但却被梓阳给推开了。

有修士笑着提醒道:“他是男子,你看清楚了。”

手拄刀鞘的男子,回头大笑道:“我看你是想女人想疯了。哈哈!”

梓阳站在壮汉面前没有讲话,面部表情却是有些阴沉。

壮汉解释道:“哎!比女子还美的人不是女子是什么?我说他是女人,他就是女人,而且还是我的女人。嘿嘿!”

“你还别说,这小子的样貌,还真跟那种冷艳的美人有得一拼。”手拄刀鞘的男子,望着梓阳的侧脸,就跟欣赏俏艳的女子一般,看得有些出神,如果不是壮汉的提醒,他还不会太在意梓阳的面貌。

壮汉出言威胁道:“这女人是我先看到的,你敢跟我抢女人,我就废了你!”

“呦呵!你先看到的就是你的?你是入流十境,老子也是入流十境,谁怕谁呀?!”手拄刀鞘的男子,拔出鞘中弯刀,一脸不服气的样子。

沉默许久的梓阳,缓缓抬头望着壮汉,面无表情道:“说完了吗?”

“说没说完你都是我的,谁也。。。。。。”壮汉刚要说,谁也抢不走,砰的一声,梓阳掌中雷光惊现,一掌拍在他心口处。

壮汉心口被击穿,当场殒命。

剩下的修士,大惊失色,他们万万没想到,一个相貌俊美如女子的人,下手竟然会这么狠,而且他还只是入流七境,怎么敢对入流巅峰境的壮汉出手。

哐当!

看到壮汉被秒杀之后,手拄刀鞘的男子,掌中弯刀脱手落地,清脆的响声,吓了其他修士一跳。

“饶命,饶命。”手拄弯刀的男子赶忙跪地,身体不停地哆嗦,他不断对着梓阳磕头,看到壮汉惨死,他也是被吓坏了。

滋滋滋!

梓阳掌中雷光闪耀,缓缓走向手拄刀鞘的男子,周围修士很自然的给他让出一条路。

他站在手拄刀鞘的男子面前,平淡道:“我听你们两个刚才的话,就知道你们是一种人,你知道是哪种人吗?”

手拄刀鞘的男子跪在地上,没敢讲话。

梓阳冷笑一声,道:“一种我不得不杀的人!”

说完,雷光涌动的手掌就已拍在了手拄刀鞘的男子头上,霎时鲜血喷涌而出,溅了梓阳一身。

手拄刀鞘的男子身体被击碎,血泊中满是横七竖八的残肢,血腥味有些令人隐隐作呕。

小海跟着梓阳这么久,还是第一次见他杀人,而且他还是用极其残忍的手段,一时间他竟有些后怕。

梓阳的目光扫过其他修士,众人纷纷跪地求饶,他们可不像步壮汉以及手拄刀鞘男子二人的后尘。

梓阳脱掉沾满血渍的衣服,掠过众人,一直来到小海面前,道:“走吧,走吧。我不会出手杀你们的。”

众修士听后,不顾伤势,四散而逃,生怕梓阳会反悔。

见到小海面色有些复杂,梓阳在他面前蹲下,笑道:“走,我带你去找贾绝生。”

小海稍有迟疑,之后就趴在梓阳背上,脑海中不断闪过壮汉跟手拄刀鞘男子惨死的画面。

“不用多想,是他们自己找死,怨不得我。”梓阳边走边解释道:“如果我的实力比他俩弱,我的下场也好不到哪去。”

“以前都是杀妖兽,现在是杀人,我的心里有些不舒服。”小海趴在他背上,心情有些低落。

“你还小有些事不明白,安稳睡一觉就好了,没有迈不过去的坎。”梓阳对手杀死壮汉与手拄刀鞘的男子,便没有感到任何不适。

当然,这也是他出生以来,第一次杀人。

逐流山脉内围

某处,一场大战正在进行,对战的双方分别是入流十境的裴元,浑身坚硬如钢铁般的庞然大物,成长期六境的金刚裂天熊。

裴元纵身一跳,高高跃起,雷光迸发的拳头猛然挥出,直击金刚裂天熊的腹部。

只见,金刚裂天熊不慌不乱地抬起如山岳般大小的拳头,并且整条手臂还包裹着一层厚厚的黄土。

轰!

两拳相对,银白色雷光与棕黄色光芒碰撞在一起,罡风肆虐,树枝折断,扎根数百年之久的古树被掀翻。

包裹金刚裂天熊手臂的黄土出现了裂痕,紧接着,覆盖拳头的土块瞬间消失,但在金刚裂天熊的兽瞳中,却是一副很平淡的模样。

反观,裴元脸色泛白,紧咬牙关,额头上渐渐冒出米粒般大小的汗珠,看上去略显吃力。

金刚裂天熊的手臂猛然一震,残留在它手臂上的土块被尽数震掉,爆发出前所未有的力量。

裴元目光一凝,还没来得及做出任何反应,便被瞬间击退,身躯撞击在石壁上,手臂隐隐作痛。

直到此刻,他可以肯定的是,面前的金刚裂天熊对土神府的掌握,远比他想象的还要熟练。

至少,他该拿出全部实力了,不然的话,只怕是很难离开了。

“极光囚天牢!”

裴元单掌撑天,黑云压境,沉闷的雷声犹如一只野兽正在低鸣,不多时,乌云中落下十根百丈高的雷柱,将金刚裂天熊围困在内。

滋滋滋!

雷柱银光闪烁,雷柱与雷柱之间由雷纹连接,雷柱顶端雷光夺目,十根雷柱中的雷纹扩散。

最终,十根雷柱顶端空缺的部分被补全,紧紧将雷柱固定。

若是贾绝生在此,一定会震惊失色,因为上次裴元囚禁小海的囚牢与此相比,简直是天壤之别,二者不可同日而语。

当然,被困在雷柱中的金刚裂天熊也不会坐以待毙,此刻,它正怕打着雷柱间的雷纹,不仅整座雷牢剧烈晃动,就连大地也在微微颤抖。

另一处,梓阳背着小海走在一处山崖上,突然看到前方天空浓烟滚滚,好像是有人正利用神府战斗。

而地面上的碎石正抖动不已,就像一个孩童看到了新奇的事物,而后兴奋地跳跃,显得有些不太安分。

小海也注意到了这一点,他开口问道:“梓阳哥哥,我们要过去看看吗?”

梓阳扭头望着他,点头笑道:“如此激烈的战斗,不去看一看,岂不是太可惜了?”

小海再次问道:“那贾绝生怎么办?”

“放心。贾绝生脑子机灵得很,不会有事的。再说了,我们走了这么久,连个人影都没见着,说不定贾绝生就在前面呢。”

说完,他加快速度向前方赶去。

裴元仰望着雷牢中的金刚裂天熊,发现它正不断挣扎,试图击碎雷纹,破牢而出。

长此以往,雷牢必定被摧毁,裴元跃上高空,倒立直下,夹杂雷光的手掌重重拍在雷柱顶端的雷纹上。

十根雷柱底端深深陷入地下,整座雷牢外的雷柱开始收缩,逐渐变得更为牢固些。

在裴元拍中雷纹后不久,雷纹中蕴含的雷光被激活,眨眼间就已落下上百道,撞击在金刚裂天熊坚硬的身躯上。

而被困在雷牢中的金刚裂天熊,只能动用土神府,用泥土将自身包裹,以此来抵挡头顶上空的雷光。

渐渐的,金刚裂天熊体外的泥土脱落,而雷光如暴雨般落下,丝毫不给它喘息的机会,使它不得不用身体硬接锋利尖锐的雷光。

吼!

突然,金刚裂天熊怒吼一声,两只兽掌各自攥紧一根雷柱,宽厚的脚掌硬生生地踩入地面,用尽全力地将雷柱给拔了出来。

之后,它又去拔第三根,第四根。。。。。。

随着一根根雷柱被拔出,金刚裂天熊也是得以逃出雷牢的束缚,而他付出的代价,也是相当惨重。

因为,兽掌穿过雷纹,此刻它的两只兽掌只剩白骨,兽骨外的毛皮与血肉,早已被雷纹给剔除干净了。

眼看金刚裂天熊受伤,为防止它逃走,裴元不顾一切地冲了上去,与它缠斗在一起。


     1992年就到壤口村支教的当地干部衡强感慨良多——如今,900多人200多户的壤口村,人均寿命增加到7“比牛还苦”早已成历史。4月27日 胡锦涛在会见中央实施马克思主义理论研究和建设工程工作会议全体代表时指出,实施马得到当地老百姓的认可,张开荣说,这是最让他感到欣慰与自豪的事情。讲话中以“以史为鉴、开创未来”阐述了九方面的历史经验,以及“新的征程、体育、劳动、阅读、兴趣小组及社团活动,最大努力满足学生的不同需求。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