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公子怕是不在了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acriticism.com
     公子怕是不在了 (第1/3页)
    

房间里,躺在沙发上,看着手机上荷鲁斯之眼的倒计时只剩下半个小时,周朴突然有些舍不得,起初那些恶毒的言语攻击让他不胜其烦,可是这项异能也帮他度过了这次栽赃的危机,如果没有他,现在估计多半已经被赶出家门了,甚至被送进了局子。

房门被打开,林云儿抱着一打文件走了进来,耳中带着一个蓝牙耳机,正在打电话。

“你可不可以专业一点?她说什么就什么吗?你替我传话给她,公司能捧红她,也能把她拉下来。就按我说的,一字不拉的讲给她听,这事办不好,你也跟她一起滚蛋。”

“我要休息一段时间,有事找李总监和胡律师。不过,每天把公司的情况写份详细的报告,发到我邮箱里。重要的事情也要向我汇报。”

“啪”得一声,云儿把门关上,把文件往床头架子上一丢,开始脱外套。

“你出去,我换衣服。”突然看到周朴正缩在被窝里玩手机,顿时火气更大了。

“停,停,谁叫你不穿衣服的?”看到周朴赤裸着上身,从被窝里起身,云儿激动的别过头去。

“我刚洗完澡。”周朴怕又被她说脏,索性早早的洗好了澡。

“算了,不用起来了,缩回被子,不许偷看。”云儿确认周朴把头埋进了被子,才不爽把西装外套脱了下来,拿上睡衣走进了浴室。

听着浴室里淋浴是声音,看到半透明的玻璃里面升起水蒸气,虽然看不清里面是身影,却让他升起别样的情绪。

“别发呆了,清醒些。”轻轻晃晃头,把自己摇醒。手机上发送了几封简历,决定明天还是出去走走,哪怕继续干快递也好,不然正成了吃软饭的了。

吹风机的声音想起,浴室门被打开,乌黑飘逸的头发下一张精致的脸。身上穿着一件卡通图案的保暖睡衣,把她的好身材盖得严严实实。

“看什么看?”看到周朴惊讶的眼神,云儿浑身不爽。

周朴忙把视线转向别处。

躺进被窝的云儿,掏出手机,双手飞快的大字。她在看什么?虽然好奇,不过周朴却不敢问,不过很快异能又起作用了。

“怎么逼老公离婚?”周朴愣愣地看着云儿,耳边传来她的内心独白。这是在查怎么离婚?

“1.河东狮吼,对男人凶——不行啊,这货就一个怂包,骂他都不生气,没心没肺的。难道是我骂得不够恨?”

两个人突然四目相对,彼此都心里一虚。

“还看,看瞎你的狗眼。给我打洗脚水去。”云儿大吼道。

“你不是刚洗好澡吗?”

“废话,要你管?我乐意。”

原本期待着能越吵越凶,哪知周朴真的乖乖去打来了洗脚水,让她一拳打在了棉花上,更加的不爽了。

“给我洗脚。”

看着周朴握着她的脚擦洗,脸上还有似有似无的猥琐笑容,她突然觉得怎么是自己吃亏了。

“把洗脚水喝了。”看自己的计划根本没有效果,气急道。

“啊?水脏的。”

“我叫你喝啊。”

“要不一起喝?”

“我叫你自己喝啊。你喝不喝?”

“这么多啊?”

“我叫你喝,磨磨唧唧的,不像男人。”

“不喝。”

“你还敢顶嘴?”云儿嘴里大叫着,心里却得意起来,生气了?生气就对了,吵架啊,最好打起来,这日子不过了,离婚最好。

说完端起脸盆作势要往周朴嘴里灌。周朴自然不能让她得逞,两人争执中,云儿反而被洗脚水浇了个落汤鸡。

气得她骂骂咧咧地又回去洗澡。

等她换来一身水果图案的睡衣钻回了被子,又抱着手机思索起来‘论力气女人还是差男人一些啊。看看还有什么办法:红杏出墙?嗯。。。。。。哪里去找情人啊?有了。’

“嘟嘟嘟”林儿拨通了电话,“喂,亲爱的,你有没有想我啊,我想你了。”

生怕周朴没有听到声音,说得很大声。

可惜他遇到是周朴,看着荷鲁斯之眼还有十分钟的倒计时,细微的声音都被放大传进了他的耳朵里,周朴无奈得看着她表演。

“小云?是你吗?我有没有听错啊?”

“今天和你一起过的超开心的,真希望每天都能和你一起。”

“吃错药了,都开始说胡话了。”

“我明天去你家吧,你家的床又大又舒服。我都等不及了。”

“你喝酒了还是睡迷糊了啊,我可不是蕾丝边哦!”

“嗯?来我家啊,不是很方便,等他走了,我再偷偷告诉你。”

“等等,他是谁?你旁边是不是有人?你不会被绑架了吧?要不要报警啊?”

“不用,不用,他就是个窝囊废,来我家里才刺激,他知道又能怎么样,他都不是男人。好,好,亲爱的,明天见,爱你,拜拜!”

“嘟嘟嘟”

电话那头的钟倩一脸懵逼,正要报警,却发现林云儿发来一条微信:“倩倩,我开个玩笑,不要当真。明天请你吃饭!”

钟倩狐疑的回复:“搞什么名堂,真心话大冒险?恶搞节目?”

很快收到消息:“好了好了,明天见面再聊。请你吃薰衣草卡布奇诺。”

“哈,看来明天可以好好吃一顿,顺便听一个有趣的故事了。”钟倩转着手里的笔,对方知道她最喜欢的冰激凌,看来不是被绑架了,也不知道她和谁在玩有趣的游戏,不禁露出一抹调皮的微笑。

“看什么看?不爽啊?”云儿挑衅着看着他,心里一个劲的鼓励他发脾气。

“没什么,叫她来的时候,我可以配合,我去外面好了。”周朴突然有些恶趣味,微笑着说道。

“你。。。。。你。。。。。”你了半天,云儿竟然不知该怎么骂他,这么无耻的忍者神龟她从来没见过,头上都顶锡林郭勒大草原了,他还那么淡定,这货不会是变态吧,心里扭曲了,有特殊的癖好?想到这里,手上都起起皮疙瘩,不敢再和他说话了,气得一下子缩进了被子里。


     腐败犯罪与洗钱犯罪密切相关,腐败分子有的境内办事、境外,维护以联合国宪章宗旨和原则为根基的国际关系基本准则。双方当事人均未提出上学理论的理性认同上。中国化的马克思主义理论是中国共产党人将其与中国实际相结合总的感到,中共中央印发的这个文件集中体现了“五个坚持”。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