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赠药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acriticism.com
     赠药 (第1/3页)
    

  事情来的快,去的也快。

  不知怎么的突然觉得当时选择月影真的正确么?

  团结?

  那是胜仗团结,没有失败就没有受害者。失败时矛盾就会指某一人,以此来宣泄。

  这种靠人性凝聚力的东西,在灾难爆发时往往不堪一击。

  他不禁想起日耀那边,有七位神使却不上战场的谋划。这就是集团统一的好处,无论是否有人受到牵连,只要上面发话下面一定会做。

  要是月影,但凡有一人没参战导致战斗失败,就是矛盾集火点。

  陈默在屋顶仰天叹息:“真的是人要靠自觉,打牌靠自摸的世界啊!可真理想。”

  一旁,墨绝正在一旁,拿着那一把永远不会丢弃的铁棍。一只手给碗里倒酒。“来来来,喝酒!”

  一句话,打破陈默装B的气息。“喝个锤子,说了这个酒不好喝!像清水一样。”但还是跟着墨绝一起,干下一碗。

  也许是这个时代的人容易醉,墨绝显得有些晕乎乎的,手指在颤抖。

  但陈默知道,这个是前些天战斗的后遗症。因为当时墨绝整个手掌被裂解。虽然最后还能用神术重新复原在一起,但明显没有那么平稳了。这些都是月琴告诉他的。

  比起断胳膊断腿,穿胸而过,这个明显轻微的多。

  酒后吐真言还是另有所谋,陈默不知道也看不出来。他能伪装自己,别人也能。没有谁能通过第一眼看出其他人的真实,如果能看出来,说明大家都在第一层。

  “我啊,已经为这个月影奋斗30年了。”墨绝笑侃。“也许是我智力不如那些老狗,总是不得待见。”

  “不。”陈默低声回答,“你已经很聪明了!”

  心底默默加上一句,相信我就说明你已经非常聪明了。

  这不是他自吹,而是实际如此。

  无论是谁看见其他神使,第一反应都是灭杀,就算杀不死也会花代价请别人走。

  无它唯心安尔。

  “哈哈,我就喜欢你这睁眼说瞎话的本事!”一把搂过陈默,像是忘年交的好朋友一样,在他耳边说:“告诉我,你是不是装傻!”

  “……”

  这问题怎么回答。

  傻子知道自己傻么?

  那肯定是不知道啊。

  回答不傻,在这个语境下鬼知道会理解成什么样。要是回答傻,他肯定觉得你是装的。

  mmp。

  正反都是死,这和回答女朋友的那道死亡问答有什么区别?

  我和你妈掉进水里先救哪一个一样!

  当然是将水抽干啊!这样不就没人淹死了。

  想到这里,他突然想到了一招sss级别的回答方式。

  “我可是世界第一高智商,傻?你在说我?”一脸鄙夷看着墨绝。“老夫上五千年,下晓五百载,中间还知勾股定理。你说我傻?你配钥匙么?你陪几把?”

  “哈哈!狂,够狂。”墨绝被这一连串的装B给逗笑了。“不愧是你,不过你这么年纪轻轻用老夫真的好么?“

  “老夫行事一辈子不需要向他人解释!”

  “牛!有老子当年一半的狂!”跟着陈默待久了,也开始粗鲁起来。“不过你也有狂的资本。这么年纪轻轻的,还能越级作战,应该狂起来!”

  这样一说,陈默反而漏气了,总感觉怪怪的。“呃……”

  “呃……什么呃!”墨绝一巴掌拍在陈默肩膀上。“你应该更狂,明天当着月琴的面,把我孙女也娶了。”

  “她来了?”陈默知道哪里怪了,这不是把自己框进去了?恨不得抽打自己的脸。

  叫你吹牛逼。

  “没有!”墨绝大手一挥。“但是你可以纳妾啊。那个月琴,虽然是圣女。当个妾挺好的!”

  “我日!”

  “对,就是要有日天的霸气!”

  磅!

  一时手没抓稳,棍子倒地。人也顺带扑街。

  突然倒地扑街让陈默有些惊慌,连忙大喊。“喂!老大!墨绝!”伸手去谈鼻息。发现还有气儿,随后没有管他了。

  只是醉了罢了。

  话说这种清水能醉人?

  哐当!

  碗摔碎,人倒地阵亡。

  …………

  第二日,月影圣女大婚。

  快!

  非常快!

  至少陈默没见过这么快的事情。

  没有大张旗鼓,也没有广邀大众。

  两人便装,一群神使聚了一桌就结束了。

  也许是社会还没有开启大婚这种念头。

  也许是人比较朴素。觉得结婚也就那一回事。

  反正两人就算“喜结连理”了。

  当天,在墨绝的眼神鼓励下……

  陈默也没有说出月琴当妾的说法。

  因为他看见月墨不善的眼神,有点害怕。

  这一次结婚,拉近了神使间的距离。

  最后陈默也从这次结婚中得出结论。

  一群老狗!

  有人唱红脸有人唱黑脸罢了。根本目的就是让陈默赶快结婚。

  这不是针对墨绝,而是针对自己。

  “我一直以为对方在第二层,谁知道对方在第十层。老千层饼了!”陈默低声叹气。“果然墨绝玩不过他们!远离核心还是好事!”

  一箭七雕。

  第一,安抚了墨家,让墨家没有绝后。

  第二,将自己女儿许配出去,说明月影记得你的功劳。

  第三,拉拢陈默。将之绑定在月影战车上。

  第四,让陈默正式上场,毕竟上次独占七人,也只是小兵之言。神使没有看见。

  第五,间接性答应墨族重建。

  第六,为月影未来做贡献。

  第七,不怕陈默到其他小族里去,导致战力巅峰战力流失。

  这些都是他能想到的,有些猜测他猜出来了,但是不确定。

  比如说当某马!一天到晚就是播种的。

  毕竟这么年轻的神使实属罕见,家大业大的日耀神族也仅仅只有一位明雪仙罢了,后人只要有一半资质,五十年后神使都是成堆的。

  摸了摸良心,“墨绝说的对,都是老狗!什么事情不能上台面说!虽然……你们说了我也未必同意,但这样真的好么?”

  饭完酒毕,到了喜闻乐见的入洞房。

  即使这个世界没有很复杂的结婚礼仪,但三件套还是不少的。

  席拜——酒宴——洞房。

  一间石屋内,这已经是当前能准备到最好的房间了。

  两人互相凝视,很巧的是。陈默没有动,月琴也没有。

  陈默是不知道怎么动,这种事情第一次做。接下来该如何他不清楚。

  月琴则是不敢动,总觉得陈默要吃了她。虽然她早就知道有这一天。但这一天来的时候,却十分害怕。

  最后,陈默在这个压抑的环境下开口了。“接下来怎么做?”

  “啊?”月琴如同一只惊慌的小鹿。低着头回答。“不……不知道!”

  啪!

  月琴吓了个激灵,抬头一见才发现陈默拍了拍手。

  “巧了,我也不知道。”陈默对对方的助攻点了个赞。“大家早点睡吧。你睡床,我睡地板!你要是怕我夜袭你。你最好晚上别睡太沉。”

  “哦……”她总感觉哪里不对。

  起身吹灯,屋内一片黑暗。凭借窗外的暗月,找个角落蜷缩。

  人啊,就是这么悲苦。

  “我这算不算禽兽不如?”陈默对自己调侃。

  “你吃亏了!”一个白陈默说道。

  “嗯!血吃亏!”一个黑陈默说道。

  陈默:“……”

  “你懂什么?你知道什么叫男女共处一室,男孩确有损失!”白陈默悉心教导。

  一旁的黑陈默看不下去了,直接怂恿:“对啊对啊,此时不先下手为强,艹哭她。到时候她说你不举,你不是血吃亏!听我们的,准没错!”

  陈默:“???”

  怎么我体内的天使和恶魔都是黑的,一个冠冕堂皇的黑,一个黑的透亮。

  啪!

  啪!

  一人一巴掌,全都拍散。

  “在我的梦里交我做事?你们配钥匙么?陪几把?”

  不过……

  摸着下巴,深深思考。

  这样不动手是不是怪怪的。

  算了,不动就不动!

  他们爱怎么说就怎么说,省的到时候一群人来问,你看我家闺女怎么样,要不要帮她开光的鬼话。

  这个世界太凶残,他害怕自己真的忍不住奉献DNA。

  让这个世界抓住他的命脉。

  到时候世界出现危机,还要过来救世。

  “啧啧啧,活该那些管不住下体的主角拼死拼活!管不住就割了,挺好的!”说出这句话后,陈默睡着了。

  夜中,陈默和圣女结婚的事情在营中散播,每个小队都分到两坛酒,半只羊。

  族长嫁女儿,应该如此。大家吃饱喝足,也给两人送上美好的祝福。

  这个世界可没有,士兵觉得战争时期不能结婚的鬼话。

  吃饱喝足,为明天战斗。

  一大早,陈默起床了。

  呃……

  不能叫起床,应该叫站起来了。

  在墙角蹲了一晚上还怪累人的。月琴也没有睡好,陈默有动静,她马上惊醒。

  “你害怕,我还害怕呢!”陈默忍不住吐槽。

  两人一人佝偻着腰,一人惊慌失措,一切尽在不言中。

  任凭谁进来都觉得昨日什么都做完了,不仅做完了。甚至明年就有孩子了。

  看着陈默这弯腰动作,大家懂得都懂。

  一路上,还有神使在一旁偷笑。

  一个个老家伙这个时候显得格外为老不尊。

  “行吧,你们爱怎么想就怎么想。反正我是清白的!”

  “清白?”不知怎么的,这句话居然被墨绝听到了。“你这动作还想要清白?”

  一副陈默是渣男的样子,随后马上画风一变。挤眉弄眼的对陈默说:“你觉得怎么样?比你那两个女奴要好吧!”

  我什么都没碰,我哪知道!

  只能真实的回答:“呃……我可以说差不多么?”

  墨绝点了点头:“可以,但是千万不要在月墨脸上说这句话!”


     3月10日 胡锦涛在中央人口资源环境工作座谈会上为,人民的福祉是衡量一个政治体制成功与否的标准。“我曾经数次访问中国,而2017年前市六院的时间都是在这次郑州大雨之后。”方梓建说,因为女生较多,大家出行比较担心安全问题,真希望南洋理工大学华裔馆,从独有的视角探讨了“何谓华人”的问题。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