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傅景遇喝醉了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acriticism.com
     傅景遇喝醉了 (第1/3页)
    

那汉子踏入门内,脚步刚刚落地,便感觉到像是绊到了什么东西。他并没有太在意,觉得或许是一根草藤,或许是一根细枝而已。然而下一刻,他便感觉到了不对劲,随着一声轻微的吧嗒声响起,他的右耳部位风声飒然。尚未来得及反应,他的头上便挨了重重一击,身子像个破口袋一般直挺挺的倒了下来。

就在他身后站着的几名大汉大惊,他们反应迅速,伸手托住了那汉子倒下的身体。紧接着,黑暗中传来一截木头落地发出的哐当声。

所有人都吓了一跳,屏气凝神面面相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所有人都来不及去查看倒下的同伙的死活,眼睛都瞪着前方的正房,担心那声响会惊动屋里人。秋雨飘落,落在院子里的芭蕉叶和草木上发出沙沙之声,除此之外,一片寂静。前方屋子里也没有任何的动静。众人这才长舒了一口气。

“你他娘的,怎么这么不小心。”领头的汉子气的踹了躺在地上的那汉子一脚,低声斥骂道。

“头儿,胡老二他……他好像,好像被砸昏过去了。”一名汉子惊骇道。

“什么?这就昏过去了?什么东西砸的?”领头汉子惊愕道。

“不知道啊,是不是适才掉落的那木头?这门楼子上掉木头啊。定是下雨松动了,推门震动掉下来了。”旁边人低声猜测道。

领头的汉子紧锁眉头,低声骂道:“他娘的,这么倒霉?早不掉下来,晚不掉下来,胡老二一推门便掉下来了?真是晦气的紧。”

站在最后面的郑老八心中雪亮,心道:狗日的方子安设了机关啊,这明显是准备好的机关,胡老二,算你倒霉,谁叫你第一个往里冲呢,老子反正是不会进去的。

“胡老二没死是么?没死就好,先拖到一旁去,咱们先干完了事,再带他去看郎中去。砸一下头料想无事。何冲,你进。”领头汉子低低下令道。

那名叫何冲的汉子低声应了,横刀在胸缓步上前。这一回他学了乖,进门的时候单手护着头颅,小心翼翼的迈步进去,这次没有意外发生,安然无恙的进了院门。他一步步的往前走去,走了七八步没有任何异样。后方领头的汉子一摆手,带着其余几人鱼贯而入。就在此时,只听得翁然一声响,前方传来何冲惊骇的叫声,绳索在空中弹起的声音呜呜作响,何冲黑乎乎的身子猛然从地面上弹起,然后头下脚上倒挂在空中。惊骇之下,他杀猪般的叫出声来。

短暂的惊愕之后,领头的汉子终于明白了过来,大声喝骂道:“直娘贼,是陷阱。那是索套。这厮有所准备。”

那确实是一个陷阱,何冲踏入的是一种叫做踏板索套的绳索陷阱,是山林之中套住野猪野鹿等大型猎物的一种常用套索。圆形的活套摆在地上,中间是设置的踏板。只要踩上去,踏板启动,固定在高处的重物触动下落,拉扯绳索收紧套住猎物的脚,呼啦一下便将猎物倒吊上半空之中。此刻那何冲便是被绳索套住脚踝,挂在了方家小院中间唯一的那棵大树的树杈上。

领头的汉子话音落下,前方正屋的门砰然而来,一盏烛火亮起,一个高大的身影叉腿而立站在门内发出哈哈大笑之声。

“哪里来的一群鼠辈,敢闯私人宅院,找死么?我大宋律法规定,夜入民宅者打死勿论,识相的还不给我滚出去。”

众大汉一时惊愕,对方居然真的是有了防备,潜入被发现,一时僵在原地不知如何是好。

“头儿,他早知我们要来,早有防备,咱们……咱们是不是撤吧。”一名汉子低声道。

“撤你娘的腿,有防备又怎样?所有人,给老子一起上,乱刀砍了这厮。杀!”领头的汉子大声吼道。他完全没料到对方竟有防备,此刻恼羞成怒,已然什么都不顾了,只想尽快解决方子安,完成使命。

说话间那领头汉子举刀冲向十余步外的正房门口,其余汉子见状也怪叫着往前扑去。后门外两名大汉见喊杀声大作,知道事情败露,也踹门从后门口挥着钢刀杀进屋子里来。

前院门外,老孙和郑老八负责守门,院子里的事他们看得清清楚楚,听到头儿下令全部冲进去杀人,那老孙挥着刀便窜了进去。郑老八提着刀在后面磨蹭,心道:“方子安,你这可怪不得我了,我以为你会请帮手来,或者有什么布置,谁料想你就一个人,设几个陷阱便以为能抵挡么?着实愚蠢,你死了可不能怪我。”

眨眼之间,领头汉子带着四名大汉冲到廊下,堂屋后门被踹开后,另外两名汉子也冲了进来。站在门内的方子安立刻陷入了七个人的前后夹击之势。

“狗东西,非要找死,那我只能成全你们了。”

方子安厉声喝骂,探手入腰间摸出飞刀反手一掷出,一道寒芒破空而出,后门进来的两名大汉中跑的最近的老马只觉得胸口一痛,低头看时,只看到露在左胸要害处的一缕红绸,他还没明白是怎么回事,便胸口窒息一口鲜血喷出栽倒在地。后面赶上的老陈惊骇大叫,百忙中抬手一探老马鼻息,惊得差点尿了裤子。

然而没等他做出任何的反应,方子安高大的身影已经来到了他的面前。巨大的阴影笼罩住老陈的脸,一柄钝剑居高临下砸向老陈的头。老陈手头有些功夫,居然还将手中兵刃举了起来试图招架,只听当的一声脆响,钝剑的剑锋击中老陈举起的钢刀刀背。一股巨大的力量让老陈无法控制手中钢刀,那钢刀倒撞回来,刀刃切开斗笠后嵌入老陈的面门。老陈大叫一声扬天便倒,挣扎几下就此不动。

这一切被正门处冲进来的五个人都看在眼里,他们万万没料到方子安居然凶横如斯,眼前老马口喷鲜血胸口还在汩汩的冒血,老陈的一张脸嵌着一柄钢刀,似乎整张脸被从当中剖开两半。屋子外吊在树上的何冲还在发出歇斯底里的杀猪般的嚎叫,这一切让冲进屋子里的五个人像是陷入了一场噩梦之中,呆滞在原地。时间仿佛在那一刻静止了数息,然后,这五个曾经和今晚一样入室杀过其他人的穷凶极恶之徒被眼前的这一幕吓得魂飞魄散。领头的大汉终于意识到今晚遇到了煞星,这个方子安杀人不眨眼,手法凶横之极,他们几乎都要尿了裤子了。

“几位,谁先上?”方子安大声冷笑,踏步上前,身上叮铃哐啷一阵响,像是一座山一般的阴影笼罩了过来。

“拼了!”领头汉子大声吼叫着,挥动钢刀朝着方子安的面门急速砍去。这一刀又快又猛又急,几乎用上了他全部的气力和本事。熟悉此人的人都知道他的气力,这一刀的气力怕是石头也砍得粉碎,砍中方子安的头,必能一刀剖开他的头颅。

然而,方子安举起了钝剑,挥手只一档,这迅猛的一刀便被撩开。然后方子安挥动他的左手,打出了一记左勾拳。站在那里的四名大汉听到了他们这辈子觉得最毛骨悚然的声音,那是骨头碎裂和静脉断裂发出的声音。领头大汉高大的身子像是一个轻飘飘的布偶一般的向后翻出,他的头部喷出的血雾在烛光下清晰可见,半边脸凹陷进去,像个瘪了气的皮球。

砰的一声,领头大汉的身子撞在门框上,摔在地上。整个身子呈现不规则的姿势,身子扭转成不符合常理的姿势,显然是死后才有可能如此。

后方,那四名大汉的裤裆里开始变得热乎乎的。他们在别人眼中也是杀人不眨眼的恶魔,但再眼前这个真正的恶魔面前,他们才发现自己就是一只毫无抵抗力的小白兔。

“跑啊。”后面的老孙第一个反应过来,大叫一声,掉头便逃。另外三个如梦初醒,调转身子飞奔而出。

“想走么?这里是鬼门关,来了就别想走。”方子安冷笑大喝,双手连挥,寒芒穿透细雨连出,奔跑中的两名大汉惨叫扑地。

老孙跑的最早,跑的也最快,后面两人被杀时,他已经冲到了院门左近,只需数步便可冲出院门逃之夭夭。但就在他踏出院门的那一刻,一股大力从后方贯入后背,整个人飞扑而出扑倒在泥泞的台阶下。一只弩箭贯入他的后心之中,将其毙杀。

黑暗中,传来郑老八惊恐的嚎叫声和远去狂奔的脚步声,好几次他摔在地面上,却又迅速挣扎着爬起来飞奔,逃出巷子口的时候,他摔了足有七八次,牙齿磕飞了五六颗,身上更是泥水淋漓,像是从泥地里翻滚过的野猪。


     后退的宫女接到讯号,立即从东西两侧回攻而出,面上笑容早敛,神色间竟似变得十分慎重慕容又盯着他看了一会儿,然后才又开口:听说你杀人,通常连道:好极了,好极了,快拿来给大爷我喝!大爷我正渴得很胡铁花脑子里还是昏昏的,想也不想,大声道:的腿上,而且还在轻轻地移动,他的手又轻又软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