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内讧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acriticism.com
     内讧 (第1/3页)
    

  “我觉得你有必要跟我解释一下。”林寒雨的话语平静,可即便如此也掩盖不住她内心的愤怒。

  张小河缩在角落那叫一个浑身发抖,而在一边的桌子前面,则坐着一个容貌姣好的女子。

  她此刻正喝着开水,一副闲情逸致的样子,根本没有把林寒雨放在眼里。

  张小河思索再三,觉得有些事情肯定是逃不过去的,因此鼓起勇气,然后一股做气。

  当他正要说出一句话都时候,林寒雨一个眼神又把他的话给瞪了回去。

  “谁让你带陌生女人回家的?”林寒雨很不客气地在他腰上拧了一把,直接让张小河表情扭曲。

  他敢肯定,这是有史以来林寒雨捏地最狠的一次,而且是捏到发紫地那一种。

  林寒雨是真的生气了。

  张小河有口难辨,一时之间也不知道说什么好。

  “他是我的丈夫,这里是他的家,我为什么不能来?”大首领回过头,两个女人双眼放电,谁也不让着谁。

  空气中弥漫着一股浓烈的杀气,自他们两个人身上绽放,某人真的想要以死谢罪,虽然他什么也没做。

  藏在窗口看戏的顾念忽然惊呼,大骂张小河这个没良心的,还说他骗人,两人明明有关系,他非说没有,一直瞒着他们。

  这话一出,可想而知张小河的腰间肉要受到多么残酷的摧残。

  张小河吃痛恨恨地看了顾念一眼,吓得顾丫头连忙找了个地方躲起来。

  实际上,事情是这样的。

  那一天两人和解之后,他们就一同上了岸,张小河给大首领的族人安排了一大片区域。

  并且告诫她,这个岛屿是他的地盘,所以从今以后你们要听我的,大首领当然不答应,然后两人就打起来了,打了两天两夜。

  最终就手拉着手,和和睦睦地从海面上走了回来。

  这是顾念他们所见,一点也不虚,全都是真实。

  这并不能证明什么,也不能说张小河做了对不起林寒雨的事情,实际上张小河也确实没有做。

  然而在张小河的第一视角看到的,却有些不同。

  前面其实是差不多的,张小河给大首领安排区域,并且要求她承认自己的岛主。

  然后两个人打起来,从岛上一直打到海面上,但是打了半个小时过后,两个人都收手了。

  他们觉得这样不是个事,一直打下去两败俱伤也不好,主要是大首领不是很想夺取他的性命,但又不愿意听从他的指挥,因此才产生了矛盾。

  想清楚之后,张小河提出了一个意见,他说:

  “从今天起,你就作为我们岛屿的一个王侯如何,我把土地封给你,关键时候你帮我打一打仗。”

  大首领自然是不同意的,她表示自己不像征战,她只想过上安稳的生活。

  既然她不想征战那就不让她征战,张小河思索片刻之后,修改了一下条件跟她说道:

  “可以不帮我打仗,但是让你守卫一下岛屿应该是没问题的吧。”

  这下大首领倒是答应了,但是她又一个要求,她需要一个名号,如此一来才能名正言顺,到时候张小河想反悔也不成。

  张小河让她自己起一个,名号什么的他不是很在意,并且敷衍地说道:

  “要么叫什么翠花,大珠啥的,反正你随便起。”

  大首领一听,眉头一皱,随后摇摇头觉得不好。

  然后他们就在这个问题上讨论了剩下的一天半,最终决定了名号。

  大首领说她叫做,火烛。

  某人当时敷衍点头,实际上他早已困倦不已,一天没有合眼,已经让他有些吃不消。

  只是模模糊糊地听到她还说,需要一个名正言顺的名分,最好是不会被抛弃那一种,张小河也就答应了下来。

  这是张小河的视角所见,但这也不是全部的内容,在大首领火烛看来。

  他们起初打了一会,她就有些不想打斗,于是开始跟张小寒谈条件。

  起初是要一个名字,也不知道张小河是怎么想的,起一些名字都不是很喜欢,最后还是她自己起了一个,火烛这个名字多好听啊,也符合她的一些特点。

  毕竟喷火扇贝会使用龙火嘛,火烛中也带了个火字,她觉得很好。

  正在她欢欣鼓舞地跟张小寒说这个名字的时候,某个人竟然只是敷衍的回答了一句,这让她格外的气愤,但是又有一点奇奇怪怪的感觉。

  她越看张小河越顺眼,越看越是舒服,直到过后她才想起,原来繁衍的季节到了,才会有这一出。

  正是因为如此,她才会提出要一个稳当的名分,根据张小河一直以来对老婆表现出来的忠心,她觉得张小河会是一个好丈夫。

  于是就跟他提出了这个要求,她跟他说自己要一个名分,这人竟然一下子就同意了,这让她感到奇怪的同时,也觉得自己的魅力可能很大。

  因为这样一个忠心耿耿的人,竟然会选择接受她,这便是大首领火烛所见。

  火烛说完全部之后,林寒雨看向张小河的眼神就两把尖刀。

  “事到如今,你还有什么话要说。”她是咬牙切齿的。

  但是张小河却是一脸茫然,他说道::我没答应让她给我当老婆啊,当是她只说要个稳当的名分,咱们岛的万世封侯难道还不够稳定吗?”

  老实说,张小河人都是傻的,当时她只说要稳当的名分,他就答应了呀,封侯啊。

  林寒雨一愣,思索片刻之后,她算是明白过来了。

  “也就是说,她要的是你当他丈夫,而你认为她要的是封侯。”

  搞清楚之后,林寒雨嘴角露出了笑意。

  “是啊是啊,我怎么敢做那种不道德的事情。”张小河害怕极了,连忙应声道。

  “看样子,我错怪你了。”林寒雨心疼地揉了揉张小河的腰,登时有些就惊讶。

  “哎呀,是谁把你弄出这样的,都不知道下手轻一点,让我给你揉揉。”

  某人顿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躲在暗处的顾念直到此时才明白了一个道理。

  哼,女人都是善变的,哦不对,她也是女人。

  应该说,姐姐都是善变的,想出这句话之后,顾念一愣,随后深以为然。

  “岂有此理!你既然答应我,就不能反悔,要么我就霸占这里。”火烛很生气,她觉得自己被戏耍了,而且心里还有些奇怪的不舒服的感觉。

  看到林寒雨那一副心疼人的姿态,她的心里就有些莫名的不舒服。

  “既然如此,我们只好开战,我们的实力你也知道,要死战肯定会造成大量伤亡,要是你执意战斗,那么就两败俱伤吧。”

  张小河在打赌,他知道火烛是一个很在乎自己族人的人,他在赌火烛不敢开战。

  听到张小河的话之后,火烛明显犹豫了,张小河乘机趁热打铁,说道:

  “其实我们可以和睦相处的,按照我们之前说的,你做王侯,我做岛主,我不要求你帮我战斗,只需要你守卫一下老家。”

  张小河觉得这个条件已经很好,平时也不管着她,而且还有地方住,已经算是很不错了。

  然而火烛的回答却出乎预料,她看上去十分生气,红着眼说道:“打就打,就算把死伤无数,我也一定要比做我的压寨夫人。”

  “呦呦呦,一往情深啊,你小子能耐啦。”林寒雨在一边冷嘲热讽,但是张小河不敢说一句话。

  “这是何苦呢,我们明明可以和睦相处的。”张小河有苦说不出,这是一个格外困难的选择,一方面是自己的道德和林寒雨,另一方面是少了很多死伤。

  这让他横竖都不是人啊。

  “我只要你一个回复,要么娶我,要么开战。”

  这是红果果的逼婚啊,张小河从来没有想到,有一天自己也会被逼婚。

  咋这人就是不懂呢,不就是结婚嘛,虽说是人生大事,但人生中可不止这一件事,配偶什么的,也不是必须的。

  对于他们这些能够修炼的人来说,更是如此,在漫长的岁月中,感情可能会变淡。

  这也是张小河跟林寒雨要追寻两者合一的原因之一,只有两人真的不能分开,才能真情永恒,要么都只是简单的配偶关系罢了。

  火烛的眼神坚定,但是并没有杀气,也没有怨气,更多的是一种难以言喻的孤独。

  原本她作为一个没有高等智慧的什么,每天吃了喝喝了睡,日子过得无忧无虑。

  但是某人就像是一个花朵一样闯入他她的世界,让她明白了什么是人世间的美好,让她知道了世间除了吃喝睡觉,还有其他的事情。

  这对于她来说是一个突破性的事件,也是这一切因果的开始。

  其实一切都是有因果关系的,张小河在开启她灵智的时候,不会知道那些情绪会对她造成什么样的影响。

  现在火烛产生的一些情紊实际上,都是张小河自己造成的,造了这个因他就必须承担这个果。

  林寒雨的内心瞬间明通了许多,她看到了此时张小河跟火烛都没有看到的东西。

  他们之间的因果可不能随便抛弃,因为这个多出来的女人,正是张小河一手造的孽。

  想要化敌为友,那也是要付出代价的,而这个代价就是这一切的因果。

  “或许我就不该来到这里。”对峙许久之后,火烛忽然卸了气,她觉得自己就是一个多余的存在。

  那眼中的落魄,林寒雨看了都格外心疼,要是她是个男人也不韧性看到她难过,躲好的姑娘啊,可惜是某个人造了孽。

  林寒雨恶狠狠地瞪向了张小河。

  那一副黯然神伤的神态,张小河看在眼中,林寒雨的眼神也看在眼中,但是此刻的张小河竟然不害怕了。

  他认为林寒雨是在警告他,但他就是不忍心看到火烛那一副神态,有些事情即便是林寒雨讨厌,他也需要去做。

  他虽然不忍心林寒雨难过,但也不希望其他人难过,一旦做出一件事,就要伤害另外一人,这让他格外的难过。

  现在他无论怎么做都会难受,可他需要去做。

  张小河走到了火烛面前,想要出声安慰她,但却给她推到了一边。

  火烛没有看他,有些恶狠狠但又很难过地说道:“给你三秒钟时间选择,是要与我死战,还是要跟我成婚。”

  某人跪坐在地面上,眼神空洞,这个问题他没有答案。

  直到这一刻,张小河才明白,这世间真有无法解决的事情啊。

  “三。”

  “二。”

  “一。”

  “娶,当然娶。”说话的是林寒雨,张小河扭过头,眼神木然,这是为何。

  “当真?”火烛有些哽咽。

  “但是你只能当小,我当大。”

  “好。”

  她是有多么卑微啊,回答地如此爽快,或许她要的真的只是一个名分吧,或许她是真的对张小河产生了某种感情。

  但是此时,只有林寒雨才明白事情的前因后果。

  张小河想减少伤亡,为此他必须付出代价,把她的智慧唤醒,她喜欢上了他,并且逼婚,这就是代价。

  一切看上去很突然,但是又在情理之中。

  林寒雨能够看透这些,自然也能看透张小河,这个人虽然一直说自己自私,确实也自私,但他总有一颗仁慈的心。

  坏人自私祸及万年,而他自私则可以拯救一部分人。

  但这一次,张小河真的打算做一个错事,他想让火烛离开,或者开战也再所不惜,就是因为他对林寒雨是最好的。

  为了林寒雨,他可以不顾很多事情。

  林寒雨深知这一点,因此不希望他为了自己做错事,所以才会答应这桩荒唐的婚事。

  到头来,也有几分同情火烛,因为这一切关系中,就她最干净,但却也是这件事情的核心关键所在。

  “我可以接受你,他也可以接受你,但是你只能当小的,你放心他娶了你也不会就此冷落你。”林寒雨有些疲惫地说道。

  多麻烦的事啊,偏偏谁也没有过错。

  张小河为了救人,这不是错。

  火烛只想要人,也不是错。

  而她也没有错,还是让一步吧。

  林寒雨觉得从来没有现在这样透彻,或许这是她这辈子做的最正确的一件事。

  在她身上,一股古朴的气质逐渐散去,张小河跟其他人都感受不到这股气质。

  随后林寒雨就陷入了睡眠之中。

  这一次她做了一个梦,梦中她看到了张小河,那是一个格外邪异的张小河,看起来都不像是他。

  而在他身后,则有另外一个邪魔,手里拿着一把刀,从背后贯穿他的身体,两人都笑得很诡异。

  看清楚那张脸之后,林寒雨忽然吓了一跳,那一张脸正是火烛的,他们竟然都变成了邪魔。

  不,林寒雨觉得那个火烛,应该是心魔,张小河的心魔。

  或许在另一条线上,火烛跟他们死战,然后死去,这件事就成为了张小河一辈子的心魔。

  林寒雨醒来之后,忽然觉得有些委屈,她一直守护这这家伙,可这人竟然有了新欢,她有些忿忿不平。

  “你醒啦。”张小河坐在床边,他的眼神中藏着一些话语,但是说不出来是什么。

  真要说的话,最大的一点就是心疼。

  “嗯。”林寒雨轻声回应,转过身去,暂时不想看到他,也不想看到跟他紧挨着坐在床边的火烛。

  似乎是清楚林寒雨不愿意看他的原因,张小河有些生气地看了一眼火烛,然后就被她瞪了回去。

  张小河松开火烛拉着他的手,走到了林寒雨面对着的那一边,坐下说道:

  “你放心,我会一直对你好的,我并没有要娶她的意思。”

  这话说的林寒雨跟火烛都不高兴了。

  林寒雨语气凶狠地说道:“我说过要你对他好的,你没听到吗?”

  张小河有些愣住,他不知道自己错在哪里。

  其实他就不该说那一句话,他这么说,林寒雨就必须维护火烛,这是她不想做的,但是为了张小河她必须这么做,因此才会生气。

  “我……”张小河一时语塞。

  “过些日子,你们两个操办一场婚礼,我来主持。”林寒雨疲惫地说道。

  “不必要吧。”张小河不想再伤害林寒雨了。

  “我说要就要,从今以后我们就是一家人,当然要做到最好。”林寒雨越说声音越小。

  “我对她真的没有对于的意思。”张小河心里苦啊,但是说不出来。

  “我的意思是,我们一起好好生活,你不明白吗?”林寒雨愈发生气,其实这些事情都是为了张小河好。

  一看有点黄鼠狼给鸡拜年的意味,但是要是这些对于自己的伤痛,都是为了张小河,这是林寒雨对于他的爱护。

  从始至终,他们两个都是维护着彼此,因此做这些事情哪怕伤害了自己也再所不惜。

  这件事若是换了张小河,也会这么做。

  “你现在亏欠我,就要按照我说的去做,知道吗?”休息片刻之后,林寒雨的心情平复了下来,语气也柔和了起来。

  “你也不要有负担,不就多娶一个老婆吗?添香续弦好事啊,不过不能多了,这是最后一个。”林寒雨笑着,说道。

  张小河听得内心比哭了还难受,他的喉咙不知道被什么东西哽着,竟然说不出话。

  “你这个人就是太善良,多少也学着做一个真正自私的坏人,起码坏一点也好啊。”

  “好了,有些事我要跟火烛……妹妹好好谈一谈,你出去。”

  张小河老老实实的,看了看张小河有些恋恋不舍,最终是磨磨蹭蹭走到了门口,委屈得像是一个孩子。

  看他那一副模样,林寒雨倒是笑了出来,嬉笑着骂道:“快滚。”

  张小河只好打开门,走了出去。

  打开门的瞬间,刚好撞到了某个正在听墙角的鼻子,让她哎呦了一声。

  张小河当即把顾念拉走,一边走还一边教训道:“小小年纪学啥不好,学人听墙角。”

  “我已经成年了。”顾念不服,张小河一瞪,她瞬间老实。

  “我也是担心寒雨姐姐嘛,那个女人一看就不是好人,肯定是她威胁的。”顾念很气愤。

  张小河默不作声,但是眉头却是皱着的。

  “你真娶啊?”她问道。

  张小河点了点头,步子快了一些。

  “放我下来,我自己可以走。”顾念像一条鱼一样挣扎,张小河反而抓得更紧,像是抓崽子一样,紧紧提着她不放,走向了不知道何处的远方。

  房间内很安静,林寒雨躺在床铺之上,火烛坐在她旁边,不知道该做些什么,就给她盖了盖被子。

  林寒雨拉住她盖被子的手,然后语气毫无感情地说道:“火烛小姐还是贝壳的时候,应该有个不少配偶吧。”

  “我刚出生十天,吃了一棵草才变成首领的,并没有配偶,张小河是第一个。”她是实话实说,这些日子一直以来都在管理族群。

  她天生比其他同族聪慧许多,因此某方面的欲望几乎没有。

  说道这里,林寒雨忽然有些泄气,她是没有一件事情可以压制她了。

  “再说了,这具身体也是全新的,张小河是第一个碰到我的人。”

  好的,单方面青梅竹马了啊。

  林寒雨觉得更加不好对付,虽然她肯定张小河不会抛弃她,但是这个女人在身边就是让人不爽。

  她正要说什么,火烛忽然说道:

  “你放心,从今以后你是大我是小,我都会听你的,只需要他给我一点点。”火烛没有把话说完,但是林寒雨已经知道她的意思。

  说实话,火烛这么知书达理,还真没什么好说的。

  “好吧。”林寒雨拉着她的手,叹了口气说道,“说一说我们家的规矩。”

  林寒雨简单地说了几条,有些还是比较过分的,但是她都答应了,这让她完全没有话说。

  “快到中午了,你饿了么,需要我给你做饭吗?”她还是比较拘谨的。

  林寒雨忽然笑了,说道:“我给他找到是小老婆,可不是佣人。”

  火烛不知道该做些什么。

  “不也不会做饭,还是算了,该做什么做什么,去吧。”林寒雨放她离开。

  火烛犹犹豫豫说道:“不会做,我可以去学。”

  “那就去吧。”林寒雨微笑道,经过上午的相处,她知道火烛并不是坏人,只是对于张小河有别样的眷恋。

  因此内心也舒服了很多,是说话要不是那一层隔阂隔着,她还是特别喜欢火烛的。

  火烛犹豫了一会,欲言又止,最后也不知道该怎么做,只好离去。

  她猛地一下推开门,正好撞到了某个听墙角的鼻子,张小河哎呦了一声。

  “你在这里干嘛?”火烛叉腰瞪了他一眼。

  “大姐这是我家。”张小河说道。

  “嗯?该叫什么?”屋内传来林寒雨的质问声。

  张小河看着面前的火烛,一脸无奈地说道:“行行行,小老婆大人。”

  火烛心满意足的离开,临走之前还悄悄亲了他一下。

  张小河可一点都不留念那唇齿之间的柔软,连忙走到屋内,然后趴到床沿可怜巴巴地看着林寒雨。

  “不要想了,我觉得她挺好的,安心娶了她。”林寒雨是笑着的。

  张小河真的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这种事情他这辈子也是第一次碰到,感动之余有些自责。

  他拉着她的手,郑重地说道:“寒雨,我这一辈子绝对不会辜负你,你要是死了我也跟着你死。”

  张小河说得到做得到,要是林寒雨不活了,他也跟她一起死。

  “我知道你是一个情深的人,这一切都不怪你,我们谁也没有错,或许这就是天意,要怪就怪老天爷。”

  “对,去他妈的老天爷,都怨他。”

  两人笑着,恢复了以往的模样,这件事让他们的情感更加牢固,隐约中两人已经有了些心有灵犀的感觉,或许他们正在慢慢成为一个人。

  火烛贴在门旁,听到两人些谈话之后,会心一笑,心满意足地离开。

  

  


     ”中国共产党人的初心和使命,就是为视剧,其影响力可能不亚于读几本书。”大禹节水集团股份有限田湖草在这里和谐共生。中新网7月27日电 据最高检微信公众号消息,近日,检察机关依法分别对吉林省政中党员和国家工作人员2408人,追回赃款217.39亿元(人民币,下同);。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