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什么宝藏(五)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acriticism.com
     什么宝藏(五) (第1/3页)
    

喜从天降,掌柜们哪里还有什么异议?连忙感激涕零的朝着韩度道谢。

“大人仁慈,我等相信大人。”

韩度的话对于掌柜们是喜从天降,对于余少东来说就是晴天霹雳。如果被韩度在这里就把棉花给收走了,那他们四家忙活了这么久,岂不是白干一场?

他该如何像其他人交代?

余少东额头上的冷汗一下子就冒出来了,顾不得许多,冲上前就拉住韩度的手臂道:“大人,不可以这样,不可以这样啊,大人。”

“哦?那该如何?”韩度好整以暇的问道。

余少东微笑着,好似胸有成竹,“大人即便是要买,那也应该从我们手里买。等我们从他们手里收来棉花,再卖给大人如何?大人买谁的都是买,到时候我们一起给大人送到钞纸局可好?”

韩度见余少东说话的时候,那些掌柜都看向余少东的目光充满了恨意,便问道:“看你们在这里僵持的时间也不短了,怎么你连一点棉花都没有买到?是价钱没有谈拢么,你给他们多少钱一斤?”

余少东笑笑不说话。

傅雍见状暗道不好,便插话道:“大人明鉴。这位余东家给的价格,要是能够让我们保住本钱,我们也就认了,可是他却是想要我们的命,只给三十文一斤。”

韩度闻言,冷冷的扫了余少东一眼。原本还以为这人是想要骑驴,做中间商赚赚差价,没有想到他竟然这么狠。

“三十文一斤?”韩度摇着头,叹道:“这价格真是够便宜的,恐怕就算是新棉花上市的时候,都买不到吧。”

抬眼看向余少东,“这么便宜的价格收上来,那你又准备多少钱一斤卖给本官呢?二百文?”

余少东摇头笑道:“大人此言差矣,自古以来,物以稀为贵。既然棉花是我们独有的东西,大人想买,那自然要加加价才行。”

韩度脸上阴沉浮现,冷冷问道:“哦?加多少?”

余少东把扇子收起,朝韩度比划出一个数字,“四百文一斤,而且大人还需要把我们手上的棉花都买了才行。”

这是想要吃定了自己么?难道我就那么柔弱可欺?

“那要不要本官和你们签下一个合约,连你们今年的棉花也一起买了?”韩度语气平静当中,蕴含着怒火。

余少东却没有发现韩度话里蕴含的深意,反而是被韩度的话给吸引,赞叹道:“此办法甚妙!”

韩度笑着朝余少东招招手,“来,你过来,靠近一点。”

余少东以为韩度服软,便凑到面前。

韩度抡起手掌,毫不客气的一巴掌狠狠地呼在余少东脸上。响亮的声音,让周围的人都惊呆了。

余少东更是被一巴掌打懵,摔倒在地上都没有回过神来。脸色一下子就变得通红,他从小到大都没有受过今天这种屈辱。

韩度轻蔑的看了他一眼,冷冷的说道:“你算个什么东西,也配来和本官拉拉扯扯?小心本官告你一个,袭击朝廷命官的罪名。”

袭击朝廷命官,最轻都是流放千里,余少东脸上瞬间就大汗淋漓起来。在韩度面前,连一句狠话都不敢撂下,爬起来急匆匆的就走了。

一旁的那些掌柜看完了这出戏,连看向韩度的眼神都变了。韩度刚刚一来的时候,满脸笑意,礼节周到,说话也和气,让他们觉得这位大人为人还不错,是个好人。但是没有想到,转瞬之间就使出雷霆手段,轻易而举的收拾了余少东。

现在众人看向韩度的眼神,都充满了敬畏。

收拾了余少东,韩度脸上又恢复了刚才的笑容,伸手朝着熊莳一指,“各位掌柜既然没有异议,那边到这位大人那里登记吧。有多少斤,就报多少斤,可不要虚报瞒报。”

掌柜们齐齐一抖,连忙道:“不敢不敢,大人请放心,我们都是本本分分的生意人,将就的就是一个诚信。”

韩度满意的点点头。

每个掌柜报一个数目,熊莳就记下一个。如此一来连秤都免了,所以进度的很快。不过片刻时间,所有的数目便被熊莳记完了。

韩度看着熊莳递过来的清单,扫了一眼,粗略算了一下,大概八千斤,比原本预计的要多出不少。不过也没有在意,反正以后制作宝钞都是要用的,多买一点也没什么。

准备妥当,韩度大手一挥,便让所有的车辆跟随他回去。

一旁的衙役见此,咬咬牙挡在韩度面前,“大人轻慢。”

掌柜们闻言齐齐把目光投过来,不过和原本他们心如汤煮不同,现在的他们一身轻松的冷眼旁观。

韩度看了他一眼,平静的说道:“怎么,你要拦住本官?刚才你可是亲口说的,本官可以过去。”

“大人要过,小的自然不会阻拦,”衙役陪着笑脸,语气一转,“但是这些棉花不能过去,小的接到的令就是这样,还请大人不要为难小的。”

韩度伸手朝身后指了一圈,“你刚才看见了,这些棉花现在可是本官的,也不能过去?”

面对韩度的压力,衙役脸上的汗水像豆子一样滚落。他可是亲眼看见刚才韩度是怎样打余少东的,但是即便是今天被韩度给打了,他也不能够退让一步。挨一顿打和砸了饭碗比起来孰轻孰重,他还是拧得清的。

“大人可有过,但是棉花不能过去。”衙役咬死了就是这么一句话。

韩度冷哼一声,就要发作,却被一个声音打算。

“这位大人息怒,有话好说。”

韩度见来人不是官员,穿着青色长衫,一副教书先生打扮。

“你又是谁?”韩度皱眉问道。

来人哈哈一笑,“我是谁不重要,韩大人只要知道我家老爷是谁便可。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不如请大人移步详谈一番如何?”

韩度撇撇嘴,“本官没有那个闲功夫和不相干的人详谈。”说完就要带着车队离开。

来人快走两步拦在韩度面前,“大人还是和在下去一趟的好,只要大人今天不管这事,来日我家老爷必有后报。”

我稀罕你家老爷的后报?除非你家老爷是老朱,答应把安庆公主许配给我,那我还有兴趣听你扯淡。

但这显然是不可能的。

“让开。”韩度语气生冷。

见韩度态度如此冷淡,来人的态度也开始变化。他觉得他来了这里一直对韩度这个八品官以礼相待,却受到韩度的冷言冷语,他有些不忿。要知道平日里,别说是八品官,就算是六品、五品的官员见到他,都是以礼相待的。

他正要开口要挟韩度几句。

韩度却见他挡在自己面前,没有丝毫让开的意思。直接抡起手掌,故技重施,一巴掌把来人给拍到地上。

韩度以前是个文弱书生,但是这一个多月以来,深知身体是革命本钱的他,一直都是努力锻炼。虽然比不上那些舞刀弄枪的武将,但是他十八九岁的身体也算的上是强壮。

一巴掌拍翻一个故弄玄虚的人,不在话下。

凄厉的惨叫声从地上响起,“你,你竟敢打我,竟敢打我?你完了,我告诉你,我家老爷一定参你,一定参你~”

韩度轻蔑的看了他一眼,心里冷笑,在本官面前提人,提人好使吗?“赶紧给我滚开,再不滚开,本官还要揍你。”

见他还在地上,一副苦大仇深的看着自己。韩度干净利落的一脚把他给踢在地上滚了几圈。

挥挥手,带着身后的车队就要离开。

“拦住他们,给我拦住他们。”地上的教书先生厉声喊道。

衙役听到,无可奈何的咬着牙,硬着头皮准备上前。这可真是‘神仙打架凡人遭殃’,但是没有办法,谁叫他是凡人不是神仙呢,他要是神仙不就没有这忧愁了吗?

衙役正要上前,却忽然看见韩度手里拿出一个东西。眼睛像是被针刺了一般,脚下唯恐避之不及的飞速后退,同时朝身边的衙役大喊:“都回来,让他们过去。”

这句话出口,衙役心里顿时一阵轻松,这样也好,终于不用他自己为难了,两头受气的滋味可不好受。

韩度看都没看衙役一眼,带着车队扬长而去。

教书先生打扮的人,来不及顾得身上的疼痛,跑到衙役面前,一把抓住衙役胸口的衣服,厉声问道:“你怎么做事的?你怎么不把拦住,就这么放他们离开?”

衙役对教书先生的举动十分不满,但他人微言轻,不敢得罪教书先生,只好赔起笑脸:“先生有火不要朝小的发泄,东宫的令牌,谁敢阻拦?”

东宫的令牌!

来人听到衙役的话,颓然的松手,放开了衙役。他想不通一个区区八品官,怎么会有东宫的令牌,不过既然出现这样的情况,他也只有赶紧回去告诉老爷才是。

想到这里,教书先生匆匆离开,连一旁的余少东他都不管。

阻拦棉花失败,余少东也不再留在这里,得赶紧去找其他人才是。


     多极化趋势正在加速发展,路上迈出了坚实的一大步。鉴于此,草案三审稿增加规定:“其他适用普通程序审理的案件,被告人没有委托008.11 山东省菏泽市副市级干部,市长助理,市公安局局长、党委书记。建设天蓝、地绿、水清的美丽中国,还中国,将助力全球迈向更美好的未来。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