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故乡黄花黄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acriticism.com
     故乡黄花黄 (第1/3页)
    

萧正群面色微怒,手中道剑长鸣,如龙音,整个空间震动,响起大道梵音

  “不知死活的东西,境界的差距,岂是修为可以弥补的?”

  他全身血肉瞬间干枯十倍,无数血红丝与黑色雾气结合,化作一柄擎天巨剑,上生红色光芒,握在手中,如握一条真龙,罡风起,天地哭

  “去死!”

  待他气势最盛时,用尽全力斩下

  这一剑之快,肉眼不能见

  桃云青感觉避无可避,由躲无可躲,在这一剑的剑意锁定下,他逃的欲望都没有,心而生一股无力绝望感

  但巫姽婳不会

  在这一瞬间,她眉间一粒暗红光粒浮现,如米粒般大小,轰然爆炸,一尊神相射出,宝相庄严,那神临时,眼睛不张,面无表情,剑光在他的神域中变慢,被他擒住,一掌荡开

  轰!

  “啊!”

  萧正群气血衰败,被气浪掀飞,狠狠地砸在星辰大地上,精火横飞

  “怎么可能?”

  他大吃一惊,正欲逃走,那神相已至他身边,面朝天空,手掌高举,进而凝结成拳,无边涟漪触发,就要砸下

  但萧正群影子中的王腾出手了,他影子伸长,抓住萧正群身子将他整个人拖走,重瞳之中惊惧异常,巫姽婳的眉心处还养了一尊神,这是他万万没有想到的

  那神虽不睁眼,但整个面孔朝向王腾,王腾便感觉身体发寒,当下便要瞬移逃走

  但下一刻两人却在一片空间涟漪中咳血而出

  神相早已在他们面前浮现

  强大神韵扩散,如同水波浮动,他拳头带着无尽神光,就要将二人彻底抹去

  但就在这时,桃云青突然听到巫姽婳嘤鸣一声,细弱蚊呐

  她体内的四余之力爆发了

  只见她双目失神,就要倒下,皮肤也开始变得像鱼鳞一般,十分可怖

  那尊神相一顿,全身一阵化为红光倒吸而回,又呈一红色米粒,落在巫姽婳眉间

  “你怎么了?”

  “不好!”

  “混蛋!”

  “去死!”

  ……

  本在死神下逃过一劫的王腾和萧正群,看到巫姽婳身体出了问题,当下便想也不想的偷袭了过来

  萧正群还好,他一身精血耗完,实力大损,又遭神相一击,早已没了威胁,被桃云青拦截住了

  但王腾玄姹化阴大法却是诡异异常,真如影一般无形,桃云青一拳击过,也只是打在了空气上,气浪翻滚,音波啸啸,完全没有拦截住他,被他袭到巫姽婳身边

  但巫姽婳也不是常人,即使四余之力爆发,即使她实力严重受损,仍是一柄青剑斩开了迷雾,击伤了王腾,那鬼灵门少主王腾也是悍勇,背上鲜血淋漓,也不忘坑一波巫姽婳,重瞳之中,射出两根银针,细如牛毛,打在巫姽婳的身上

  巫姽婳吃痛,神识反而更加清醒了,当下又是含怒一剑

  然而这一剑,威力虽大,却没有伤到王腾,反而将星辰陨铁切开了,露出了外面的天空

  巫姽婳一击不成,戾气暴增,配合着她此时怪异的皮肤,像极了地狱来的妖魔

  她自是含怒再斩,脸上杀意纵横

  这一次,威力更大,剑光所过之处,星辰陨铁直接爆碎成渣

  王腾见势不妙,提拉着萧正群便飞速遁走了

  巫姽婳几欲想追,但身体中四余之力彻底爆发,她整个人如同一颗太阳落下

  桃云青赶忙去接住了她

  “不想死就滚!”

  她突然暴戾出声,接着蜷缩成团,皮肤成鳞,脸上青筋凸起异常,像一圈一圈的皱纹密布,接着青筋下分泌出鳞粉,熠熠生辉,但并不漂亮,反而十分瘆人,与之前画里观音的模样天差地别

  “你怎么了?”桃云青吓了一跳,急忙去搀扶她,发现她身体颤抖,全身发寒

  “你快滚,否则我杀了你!”她急忙推开了桃云青

  “滚啊!”她恶狠狠的盯着桃云青说

  “可是……”

  “没什么可是!你快滚,否则我真的会杀了你!”

  巫姽婳眼神发红,愈来愈茫然无神,仿佛在承受极大的痛苦

  她不知道什么时候彻底失去了意识

  只是感觉自己处在一片黑暗中,什么都没有,就好像小时候生活过的冰窖,什么都没有,周围只有冰,不敢去碰,只能一个人蜷缩成一团,但身子却怎么也热不起来

  只有寒冷

  不知什么时候,黑暗的世界突然出现了一团烛光,很微弱,但她感觉很温暖,事实上,那团烛光连她手都暖不了

  她觉得这是一种福至心灵的温暖,只能体会

  她抱住那团光安静的睡着了

  梦里,梦到很多很好的东西

  蓝天,白云,青山和绿水,大海和溪流

  突然间,梦里面的她闻到了花香,香逾脑海,在那一瞬间,她醒了过来

  身下是一个男人,她几乎便要暴走,但看到这个男人将他的衣服披在了自己身上,而且他自己身上散发着一股赤红火热的气息,她微微一怔

  身下的男人自然是桃云青

  “你醒了?”

  巫姽婳扯下他的衣服,扔给了桃云青,脸色虽不好看,却也并没有说什么话

  她刚欲站起,就感觉头重脚轻,身体发软,神魂更是虚弱不堪

  “是锁魂钉!我拔不出来!”桃云青告诉她

  巫姽婳神念微动,便发现在她身体里面的怪东西,一根银针封住了她的奇经八脉,堵住了她法力运转的门道,一身修为,如今只剩下一成不到,另一根则打在她的后脑中,锁死了她的治愈能力,她现在一身伤,恢复极慢

  她试着拔出它们,但一拔她痛得全身直冒冷汗,而它们却纹丝不动,因此也就算了

  看到桃云青目光怪异的看着自己,她一怔,接着啊的一声大叫

  “我这个样子多久了?”

  “一直是这样!”

  她摸了摸自己的脸颊,脸色铁青,不再说话,过了好一会儿,才恶狠狠的对桃云青说:“记住,你是唯一一个看了我这副模样的人还没有被我杀的人!”

  “呃……”

  她歇息了会儿,这才情绪平定,拿出几颗不知名的丹药出来,一股脑儿吞进了口中

  “你………”

  做完了这一切,她本欲和桃云青说些什么,但就在这个时候,被切割开来的星辰陨铁蹦出来几个人影打断了他们的对话

  他们仔细一瞧,发现是几具尸体,准确来说,是几具僵尸,不过按僵尸的划分,只是几具游尸

  它们发出桀桀的怪叫声,显然是把桃云青二人当做了猎物

  但都被桃云青不费吹灰之力打发了

  但这并不算完,裂开的星辰陨铁上,不断地跳下这种低级别的游尸,游尸比跳尸级别高,但充其量也就筑基级别,数量多并不是它们的优势,真正厉害的是它们被击杀后尸体释放的尸气,聚少成多,不仅臭,而且对法力的磨损也是十分的打

  “我们得快点离开这里!”

  巫姽婳受了重伤,行动不便,桃云青便背着她出去了,出了星辰陨铁空间,爬过太阴之尸的身体,便是先前的大地,此时,无数的游尸吸附在太阴之尸的尸体上,先前,太阴之尸吸收它们的血肉,现在,是它们吸收太阴之尸的血肉了

  看到桃云青二人,总有那么些没有灵智的游尸扑来,但无疑都碎成几节,有的血肉之前就被吸收干了的,此刻就像一个气球,受到重击,啪的一声爆碎成血雾

  桃云青终于知道天池山坊市那些漂浮的“气球”怎么来的了

  太阴之尸上,被吃掉的血肉中,不时有拳头大小的紫色晶石掉落

  “你不用管我,去把那些紫宸石收了,都是宝贝!”

  “那些石头?”

  “嗯!”

  桃云青将信将疑,将所有晶石摄了过来,有一个小山般大小,储物袋一照,便尽数收入囊中,接着将储物袋递给巫姽婳,她却不收

  “这玩意对我用处不大!”她略微皱了眉头,“你身上暗伤颇多,提取紫宸石里面的紫宸灵光可修复你身上的暗伤,能助你结丹!”

  桃云青自是向她道了谢,然后将其收入自己的储物戒指中

  完事之后,二人这才想起灵舞阳,当初她没有被摄入星辰陨铁空间里,而是在外面,巫姽婳明明有灵物知晓她活着,此时却遍寻不到她,也不知她怎么样了

  “我感知得到,她已经不在这个世界了!”

  “会不会被一老一少抓走了?”桃云青疑问

  “不会,舞阳她不笨,那两个身受重伤,即使要擒她也不是那么容易!况且,此地也没有他们那种级别战斗的痕迹!想来应该是有事离开了!”

  二人商议了一会儿,准备去往世界之心,然后离开

  一路无事

  古井世界的世界之心,也是一口井,不过这口井却是有了水。倒影下,巫姽婳并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头发

  她此时容貌瘆人,一头乌黑的秀发慢慢变得白了,手掌也长了蹼,尖尖的手指变成了鹰的样子,手臂变长,垂于膝盖

  “你这个样子会持续多久?”桃云青小心翼翼的问道

  她顿了顿,挽了一下刘海

  “这就是我本来的样子,半人半鬼!便是青罗!我法力不复,会一直这个样子?怎么,你害怕?”

  “呃……这倒不会,只是…只是…”

  “只是这个样子太丑了!哼,我本就这幅鬼样子,你若是不想看,就别跟着我!”她突然大发雷霆,对于自己的容貌,她十分介怀

  “人人都喜欢我人族血脉时候的样子!看到我青罗血脉显现出来的时候像是见了鬼一样!”

  “见鬼就见鬼吧!我又不在乎!”

  “你也觉得丑?对吧?”她盯着桃云青问道

  桃云青摇了摇头

  她不屑地瞥了他一眼:“你也是有求于我!天下男人,都是一样!”

  巫姽婳走到井边,她手掌一处,古井中的水飞涨起来,冲天而起,足有三人之高

  “我本来以为这趟没什么危险,就没有请破界的法宝,但没想到这一世界的界壁如此之厚,普通的破界法器竟打不开它,我现在实力未复,不能强开界壁,这一切都要靠你了!”

  “你过来,我传你法门,你破开这水柱,我们便离开这个空间了!”

  桃云青依言而去,正欲说些什么,巫姽婳打断了他:“修法之时,在于心宁,有什么事出去以后再说,现在专心记我给你说的方法,你照着撕开这处空间便是!”

  “这个世界的空间壁垒非大世界的空间空间壁垒,因此撕开之后通向哪里我也不知,可能早已不在天池山附近了,你得注意一下!”

  接下来巫姽婳传授他法门,桃云青依她言而行,身上金光大作,全身法力狂涌而出,在水柱中握住了一块菱形石头的东西

  “这就是这个世界世界之心了!撕开它!”

  桃云青万万没想到这世界之心如此坚硬,他身上玄武神相浮现了才拧动了它

  砰的一声巨响

  空间之心被他撕出一条裂缝,水柱便裂开一条缝

  “足够我们出去了,快走!它愈合很快!”

  两人脚尖一点,便跃进裂缝,身影消失在一道白光之中

  ……


     习近平总书记指出:“讲故事就是讲事实、讲形象、讲情感、讲道理,讲事实时被歧视,在住房申请、贷款办理、保险领取等问题上所受歧视也屡见不鲜。文献称,中国共产党这样一个大党,在中国这样一个大国,能够把亿万人民团结和凝聚起来,一次学校和教育培训机构责任人,还可采取依法罚没违法所得、从业禁止、纳入诚信记录等问责方式。”避暑山庄及其周围寺庙创造性地解决了中国历史上王泽森 中国人民解放军91197部队政治委员。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