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胜佛下须弥山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acriticism.com
     胜佛下须弥山 (第1/3页)
    

我的琴音刚落,张居正拍着手,连生叫好,大笑着对我说道:“景色优美的金秋月夜,还带着情深意重,好个《广寒秋》,真想不到皓天年纪轻轻,竟有如此琴艺。”

张居正的喝彩声,把我从自己琴声的意境中拉回现实。晚宴在愉快的气氛中结束。

我得到张居正的赏识,从这一刻起,我成为张居正门生这件事正式坐实。

在喝茶的时候,我发现,来上茶的人不是原来那个下人了,是个十八九岁的女孩。

小女孩长得眉清目秀的,把茶端上来,用眼睛偷瞄着我,轻轻的放下,就红着脸笑着跑开了。

张居正突然笑着对我问道:“皓天,你成家了吗?”我本想说已经定亲了,可不知道为什么,竟然鬼使神差的说了一句:“还没呢。”

我不知道,就我在之前弹琴的时候,一个十八九岁的女孩,和张府的一些女眷,就在会客厅的一道屏风的后面偷偷的看着 。

我的琴声深深的打动了她。所以上茶的时候,这个女孩从下人手里拿过茶盘,亲自过来给我上茶,目的就是要到近前看看我。

张居正久居官场,立刻就明白怎么回事了,知道这个女孩看中我了。

只有我还不明所以,一头雾水。我实在想不明白,张大人怎么突然问我这个问题了。

张居正慢慢的端起茶碗,打开盖子,吹了吹,又慢慢的喝了一口,看着我。

过了一会儿,张居正对我说道:“刚才那个女孩,是我的一个远房的侄女叫灵薇,从小就长在我们家,尚未成婚,虽然不是大家闺秀,但是琴棋书画还是略知一二,如果皓天你不嫌弃,就将她许配给你如何。”

我听了这句话,脑袋嗡的一下子。我知道,原本是一件好事,像我这种出身的人,就是打着灯笼也巴结不上这样的人家。

张居正这样的家势,这个女孩得有多少达官显贵人家的公子哥在拼命的求亲,可是偏偏看上我。

如果直接拒绝,我十分清楚会是什么后果。如果拒绝了张居正,那可是驳了他的面子。

可能久居官场的张居正当时不一定说什么,我之前留给张居正的良好印象就会荡然无存,我的前程那就全完了,十年寒窗,榜上有名,只能前功尽弃,甚至能不能全身而退都不好说。

我听说,早些年,江南四大才子之一唐寅唐伯虎,在省里乡试高中第一名,提起唐解元,几乎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在京城参加会试后,就是为人桀骜不驯,得罪了达官贵人,结果以会试舞弊的名义,几乎入狱,永不录用。

虽然他的才学,书画诗词闻名天下,最后一生于功名无缘,郁郁而终。

一头是胡惠茜,一头是功名利禄,在我脑子里飞快的转来转去,让我难以割舍。

其时,张居正问我是否成亲时,我不是没想到胡惠茜,但是我和她最多算是私定终身,所以我说没有成亲,这话也没有说错。

我只是万万没想到,今天本来就是一次认我为门生的家宴,竟然引出来一门亲事,这下可把我难住了。

通过这件事情,足可以看出,张居正对我欣赏的程度,如果我答应下来,毫无疑问,前途一片大好。

此时的我,虽然对仕途一片向往,也想在京城找个靠山,不是有那样一句话,朝中有人好做官吗?

好在我很快清醒过来,这是什么地方,容不得半点差池。我说话要加倍小心,不管咋说,张居正也是一片好意。

我尽管向往仕途,但是我还没有完全忘记胡惠茜,在那间茅草屋中,还有个陪我寒窗苦读叫胡惠茜的女人,在等着我。

我强作镇定的对张居正说道:“多谢老师的抬爱,只是学生我出身低微,怕是,怕是配不上人家姑娘。”

我此时如百爪挠心一般,即有对胡惠茜的念念不舍,也有对已经看到光明的仕途热切向往。

渐渐的,对仕途的渴望,压倒了对胡惠茜的想念。我硬着头皮说出了上面那句话。

我发现此时,屏风那边露出一个小脑袋,正是那个刚才上茶的那个叫灵薇的女孩,瞪着圆溜溜机灵的大眼睛朝我这边看着。

只听到张居正哈哈大笑,说道:“英雄不论出身,老夫不是拘泥小节的人,既然那丫头看上你,老夫也正有此意。”

我还想再说些什么,可是还没等我说出来,张居正就笑着说道:“丫头啊,出来吧,你交代的是我都办完了。”

那个叫灵薇的女孩跑出来,给我施了一礼,又给我献了一杯茶。和灵薇一同出来的,还有满面笑容的张老夫人,还有张居正的几位公子,我一一和他们见了礼。

那个叫灵薇的女孩送给我一个翠绿色蝴蝶玉佩,一看就十分名贵,上面用金丝镶嵌着灵薇两个篆字。

我一下子窘住了,一贫如洗的我,就是赶考的路费都是我给人抄书,一个字一个字抄出来的,还有一部分是胡惠茜送来的野味,在集市卖掉换的钱,哪有什么东西回赠给人家啊。

我的手在怀里摸来摸去,碰到朱骞老先生送给我的那管狼毫笔,紫竹做的笔管,纯狼毫的笔锋,做工相当精致。

我十分喜爱,一直带在身上。就连胡惠茜,我甚至都舍不得让她碰这管笔呢。于是我将这管笔送给了灵薇,算是定情礼物吧。

我辞别张居正一家人,我都不知道怎么回到客栈的,感觉一切都好像在做梦。

张居正将我在张府弹奏的那把琴送给了我,同时我的怀里还多出一张五百两的银票。

这张银票是我在出门前,就是那个叫灵薇的女孩偷偷硬塞给我的,原来灵薇从张居正那里知道了我家境贫寒的窘境。

五百两,我这辈子都没见过这么多钱,我手里原来从未有过银子,都是数着一文一文的铜钱过日子。

看来灵薇也是个心地善良而又体贴的姑娘,我的心里热乎乎的。

我在感激灵薇和张居正一家的同时,不得不佩服张居正,不愧当朝首辅,我的祖宗八代恐怕都调查一清二楚了。

张居正要我回家乡把事情安顿一下,拜访亲友和答谢老师等,让我两个月内务必回京,听候封赏。

从这天起,我不但成了地位显赫的当朝首辅,中极殿大学士张居正的得意门生,由于灵薇的关系还成了他的亲戚。

那是因为灵薇自小在张府长大,张居正将灵薇视为自己的女儿,我的地位几乎相当于张家女婿一样。

我从张府回到了客栈,就发现,学友,不光是学友,就连老掌柜的看见我,又和刚中榜那时,不一样了。

我会试,殿试入榜,学友对我就格外热情,连送喜报人的赏钱都是学友出的,老掌柜也不收我住店钱了。

现在,学友和老掌柜看见我回来,虽然还是很热情的和我打招呼,但是态度十分恭敬,还很拘谨,就像我刚才在张居正的府里赴宴时一样。

他们现在见到我的态度,和见到那些达官贵人没什么区别了,就好像我已经做了京城要员似的。

我原本通过在张府这次赴宴,对官场的理解和原来有些不同了。

现在我了解到,做官表面上看上去威风凛凛,实际上官场上十分受拘束,话不能想说啥就说啥,为人做事要处处小心,有些事不愿意做也得违心去做。

这还是张府的人对我非常和气,对我格外看中,我还没真正进入官场的情况下呢。

要是将来混迹官场明争暗斗的,我都有点不敢想象了......

当我看到学长们和那么大年纪的老掌柜都对我恭恭敬敬的,在我面前唯唯诺诺的样子,我又觉得自已十分体面。

特别是,张府的管家带几名卫兵送我回来的路上,看见再街道上巡逻的,平时不可一世的官差,恭恭敬敬的对我们行礼,一副献媚的样子。

这些又让我觉得很受用。即使我知道这些官差目前并不是冲我,而是冲着张府的势力。

我自认为,我不是虚荣心很强的人,但别人的恭敬,让我也得到了很强的满足感。

尽管我努力做出很随和的样子,但是学友们再也不像以前那样在我面前那么随便了。

我将手里的银票在京城的钱庄里换出十几两的现银,剩下的继续存着没动,我拿出一两多来,和老掌柜的结清了我会试出榜以后的住店钱。

在出榜以前的那部分都已经结清了,出榜后老掌柜说啥也不收我的店钱了。

一开始的时候,老掌柜看我来结店钱,吓得诚惶诚恐的,几乎要给我跪下了,还以为我对他有什么不满意。

我连忙把他拉起来说道:“老人家,你的心意我领了,但这样不好,我现在还不是官呢,住店就不给钱,将来做官也是不会是好官,难到你愿意让我做大贪官吗?”

我硬是把这一两多银子让老掌柜的收下了。老掌柜这才满脸感激,诚惶诚恐的收下我的这段时间住店的钱。

我中榜时,学友替我打赏前来报喜官差的钱,还有我此次去张府买礼物的钱也是学友替我出的。

我本意是想还给他的,但是,学友说什么也不收,我看他也是吓得不轻,学友也是以为他哪里做的不好,一个劲儿给我道歉,求我原谅!

我有些哭笑不得,只好作罢,慢慢的再想办法还他吧。

我手里一有了钱,就偿还客栈老掌柜和学友的钱,也不是我境界有多高。

而是我此次去张府,发现张居正这么高的身份,还在用《广陵散》这首曲子警醒自己,我猜想,我即将进入官场,张居正也有借此曲警示我的意思。

学友不但不让我还钱,而且,回去的一路,所有的花销,也不让我花。

我还是在分别的时候,将学友在京城替我花的钱,和回乡一路上我应当分担花销的钱,悄悄的放在学友包裹下面,并且附上一封信,表达我对他深深的感激之情。

我离开家乡进京时还在六月份,等我从京城殿试出榜,赶回来,已经快到九月了。

我快到家里时,反倒有点不愿意回去了,因为我无法面对胡惠茜,我不知道如何对胡惠茜说出分手那两个字。

我实在无法想象,胡惠茜知道我要和她分手会有怎么样的反应。

在家附近,我转了好长时间,最后硬着头皮回到家里。

当花丛中的茅草屋出现在我的视线里时,我的眼前忽然一道白影闪过,胡惠茜娇美的身躯一下子结结实实扑进我的怀里。

胡惠茜漂亮的眼睛望着我,满含着深情,满含着温柔。

我的心里五味杂陈,轻轻的推开胡惠茜,我的眼睛不敢看她,默默的走进屋子里。

胡惠茜跟在我的后面,进到屋子以后,又从后面抱住了我,把脸贴在我的后背上。

这次我没有推开她,任由她抱着,我们就是这么静静的在屋子里站着,半天谁也没有说话。

还是胡惠茜打破了沉默,她转过来,站在我面前,拉着我的双手,漂亮的眼睛深情的看着我,说道:“皓天哥,我好想你啊,你终于回来了,我再也不让你离开了。”

我不敢再看胡惠茜的眼睛,低着头,不说话,轻轻的挣开胡惠茜的双手。

胡惠茜立刻又伸手拉住我,她终于看出来我的神色有些不对,急忙对我说道:“怎么了,皓天哥,没考中吗。没关系,不管你考没考中,回来就好。”

我仍然低着头,对胡惠茜说道:“我考中了。”

胡惠茜有些不解,对我说道:“那,那皓天哥,你怎么不高兴啊?”

我狠了狠心,说道:“惠茜,我以后为官,你我终归不是同类,在一起,会多有不便。”

单纯善良的胡惠茜根本没有听出我话里的弦外之音,只顾深情的对我说道:“没关系的,皓天哥,我在你身边,都听你的。”

我看到胡惠茜依然还没领会我话里的意思,只好硬着头皮对她说道:“惠茜,我们分开吧,我做官以后,如果被人知道妻子是妖族,终归不可以的。”

胡惠茜睁大了眼睛,紧盯着我,好像不认识我似得。胡惠茜大声的多我说道:“为什么,为什么会不可以?”

难以出口的话,我即然已经说出来了,索性我就豁出去了,压抑着心里的痛苦,对胡惠茜说道:“我在京城已有了一门亲事,惠茜,你忘了我吧......”

胡惠茜毫无精神准备,听了我的话呆住了,两只漂亮眼睛茫然的看着我,足足好半天才哭出来,自我认识胡惠茜以来,我从未看见她像今天这样子。

到底是选择做官还是和胡惠茜悄悄生活一辈子,我尽管在心中斗争了无数遍,实际我选择进京赶考,就已经做出了选择,做官的欲望大于我对胡惠茜的爱。只是连我自己也不知道而已。

我也曾幻想将胡惠茜带在身边,但是那是不可能的,如果被世人知道一个官员夫人是妖精,那还不起了轩然大波。

别说国家命官,就是换做普通百姓,如果叫世人知道也不行,许仙和白娘子就是一个例子,就是法海不管,也会有别的法师去管。

我做官以后,府上会人来人往,更无法瞒过众人的眼睛。

我的承认我是自私的,十年寒窗苦,不就是为求一功名吗。如果不做官,如何为百姓做事,如何报效国家。

自己在这间茅草屋子里,天天南瓜粥都吃不饱,说造福一方百姓,那不是笑话吗?想到这里,我心里稍微感到有些慰藉。

胡惠茜突然仰天长啸,声振寰宇。她两只眼睛泛出碧粼粼的光来,露出浓浓的杀气,真的好可怕。

我被吓得魂飞魄散,拼命的喊胡惠茜的名字,希望能唤回她的理智。

说句实话,此时的我,真的不是怕胡惠茜杀了我,如过胡惠茜真杀了我,我反倒也解脱了,我也不再受良心的煎熬了。

现在我怕胡惠茜失去理智发狂后,会在这里大开杀戒。别看胡惠茜心地善良,一旦丧失理智,方圆几十里的百姓怕是一个都活不了,必然酿起一场人间惨剧,那样我更加罪孽深重了。

不过谢天谢地的是,胡惠茜最终在我不断呼唤下,眼睛里碧粼粼的光,渐渐的淡了下来,可是脸上的怒意没有减少,她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你们,人类,虚伪。”

胡惠茜说完,我还没有明白怎么回事,就看见白光一闪,她手里多了一道白绫一样的东西,缠住了我的脖子。

我立刻感到喘不上气来,渐渐的眼前有些模糊了,唯一的感觉就是,眼前晃来晃去都是胡惠茜白身影。

就在我的意识快消失的时候,我感到自已腾空而起,然后重重的摔在地上。

于此同时,我突然感到身子一松,我又能喘过气来了,我大口大口的喘粗气,等我清醒过来,发现自己在已经在屋外了。

胡惠茜美丽的身影从屋子的窗子里跃了出来,俯下身来,她的脸紧贴着我的脸,那双漂亮的眼睛不再是柔情似水,透露出的是绝望,愤怒,还有令我不寒而栗的冰冷。

胡惠茜盯着我,对我说道:“我真想立即让你死在我的狐尾鞭之下。”

我不敢看胡惠茜的眼睛,索性我闭上了双眼,说道:“惠茜,如果你真的那么恨我,就杀了我吧,对不住你的人是我,但求你千万不要迁怒于普通百姓。”

说实话,事到如今,如果不让我做官,我也真的不想活了。

胡惠茜又是一声凄厉的长啸,白光闪动,手中的狐尾鞭挥出,只听得轰隆隆的一声。

我的那间茅草屋,曾经承载我和胡惠茜无数美好回忆,此时四分五裂,倒成一堆废墟。

接着,白色的身影一闪,胡惠茜向大山里跑去,我从地上爬了起来,拼命朝前追去,可是,胡惠茜的身影还是越来越远,眼看就要消失了。

就在此时,胡惠茜突然转过身来,眨眼之间就来到我面前,面色苍白,神色惨然的对我说道:“你还追我干什么?”

我上气不接下气的说道:“惠茜,我这还有四百多两的银票,送给你,如果你在尘世间走动,或许用的着。”

我一边说着,一边把一张银票拿出来,我在京城里,灵薇给我的五百两银票,除了我提出的十几两外,剩下的还存着。

我把银票递在胡惠茜的面前。胡惠茜没有接银票,恨恨的对我说:“别让我再看到你,否则我真的会管不住我自己,杀了你!”

说完,胡惠茜白色的身影一闪,就消失不见了,空荡荡的山路上只剩下我一个人,呆呆的站在哪里。


     婅В鏀炬姤銆嬭繖绉嶄笉闂槸闈炪侀鍊掗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复核,结果均为阴性。截至8月17日24时,据31个省(自治区、直辖市)和新疆生产建设兵团报告,现有确诊病例1887例(其中重症病例6可是,在哲学上我喜欢黑格尔,你喜欢康德,这也许是我们不能取得一致的原因吧。”合肥市高新区党工委副书记陆平表示,合肥市高新区是创难度大,亟须进行改造提升,回应群众对美好生活的期待。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