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五系界主(二)》。

……………………

“幸好逞生那家伙说要留在甲铁城,否则那家伙就小命不保了。”

  这也是到目前为止让生驹感到安慰的一点。

  “小心了,前面有两头卡内巴。速度挺快的”

  老人躲在星辰后面说道,这一路走来,遇到的卡内巴不计其数,幸亏有星辰这一大杀器存在,否则他们几个就得去见那伟大的神了。

  “你们注意保护好自己,不要被咬到了!”

  星辰说着,那沾满卡内巴血液的寒冰剑在黑夜中划过一道妖艳的红色月光——那是被鲜血染红的月!

  “吼!”

  卡内巴一闻到生人的气味,立马如同食了兴奋剂一般样朝着星辰不顾一切狂热奔跑过来。

  那副狂热的表情,仿佛跟见了自己的亲爹一样!

  “滚回去!”

  星辰冷哼一声。

  只见星辰脚往地面大力一踏,顿时地面产生一阵震颤。接着无数石头碎片击飞起来,砸中杀来的卡内巴。

  星辰的这一脚使得卡内巴的速度减缓下来,也使得生驹和老人有足够的时候躲避起来。

  原本星辰这一脚是做不到这样得威力的,但随着力量属性的增加,星辰发现自己浑身充满蛮劲。甚至星辰都在心中暗暗想到:如果自己回到原来的世界,说不定下一个举重冠军就是自己!

  “死吧!”

  没有过多的花招,也没有什么华丽的招数。

  只是平平的一斩。

  却带动无尽的寒气,这一斩,直接把这两头卡内巴切成两半。

  “大成的寒气斩,不错嘛!”

  “千雪?”

  星辰听到千雪那久违的声音,声音夹杂着兴奋喊道。

千雪自然能听出星辰对自己的依赖,嘴角不由上杨了一下。

  “不过却完全不合格。”

  “千雪?”

  听着千雪那失望的语气,星辰有些迟疑说道。

  “你听着所谓的战斗就是讲究快,准,狠,而不是大招不大招的!寒气斩虽然杀伤力十足,但却十分消耗体力和精神力,如果过多依赖寒气斩的话,那么你的死期也不远!”

  星辰难得听见千雪那么严肃的声音。

  “我知道了!”

  星辰表示自己已经明白了。

  “明白就好,补刀吧。那两头卡内巴的心脏还在。”

  千雪淡淡说道。

  这时星辰才猛然发现,被斩成两半的两只卡内巴还活着。

  虽然只有上半身的他们已经无法行动了,但那张咬人的嘴巴还是很凶狠的!说不定真的有人乖乖送上去给它们咬,那就是星辰的罪过了。

  “真是的,装过头了!”

  星辰有些尴尬摸了摸自己的头发,星辰发现自己有些沉迷其中了。

  这是一个很不好的现象。

  还好,星辰及时发现这一点,并在自己心中暗暗警戒起来。

  沉迷于杀戮怎么想都不是一件值得夸赞的好事……

  “斩杀甲铁城卡内巴12/30,目前已经完成三分之一了,请宿主继续加油!”

  难得,这个向来只有冷冰冰的声音居然懂得鼓励人了。

  星辰表示老子的青春结束了。

  好吧……

  其实没有那么严重啦。

  但星辰依旧表示自己有些受宠若惊。

  “快走吧,趁前面暂时没有卡内巴出现!”

  星辰回头对着生驹和老人喊道。

  “哎,真是英雄出少年啊!每一次看星辰大人如同切瓜一样斩杀卡内巴,都会让老夫惊为天人!不愧是星罗大人之子!”

  这是老人发自内心的感叹。同时在心中暗暗想到自己的儿子…………真是人比人会气死人的!

  面对老人的吹捧,星辰表示自己不想鸟他。

  别人穿越都是美女群绕,可星辰表示自己的周围除了汉子就是汉子。唯一的萌妹子无名一开始还对自己拳脚相向……

  好吧。

  其实也没有那么严重……

  但其实也没有差多少就对了。

  星辰表示自己很难!

  ……

  “蒲菖大人,请快点做决定!”

  前面,一位身居高位的长者对着四方川蒲菖拙拙逼人。若不是四方川蒲菖旁边有着来栖震慑着,说不定这位长者就直接动手。

  “蒲菖大人毫不輸她的女人,更別說顧絡卿現在還是陌涂的女人,雖然她還沒有親口答應陌涂,但是龍女已經這樣認為了。

這讓龍女對顧絡卿更不服了,兩人同時擁有一個男人,龍女對她還有一股兒戰意,對她自然沒有好臉色。

顧絡卿其實對龍女也沒啥敵意,至于她是陌涂的女人,心里雖然有些不舒服,但是冰清高冷的她,把這些不舒服全部藏在了心里,只是不想讓陌涂為難。

她對龍女不滿的,是當初龍女把陌涂打成重傷,其實女人都是很記仇的,尤其是別人傷害自己喜歡的男人,即使是龍女也不行。顧絡卿也記仇,她冰清高冷對任何事都不在乎,甚至為了報恩,嫁給秦太子也行,但是那是之前,現在她有了讓自己心動的人,讓自己在乎的人,一個女人有了愛情,自己心動的人被打成重傷,她當然記仇了。

……

人魔界的事情,很快就沒有人討論了,在座的天才,開始吟詩作對,對酒當歌,期間有人離去,自然也有人加入。

不過,人沒有少,反而更多了,本來只是數十人,此時已經聚集了上百人之多,這儼然成為了天才的小型聚會。

“三弟,二哥可能要進人魔界了。你以后要小心點啊,二哥不在外邊,別惹事知道嗎?”沈楊可能是喝多了,與陌涂勾肩搭背。

陌涂唏噓不已,緣分就是這么奇妙,本來還想拿他的頭顱,領懸賞的沈楊,成為了他的結拜二哥。他這個二哥就是太能折騰,太能坑人了,不過實力確實不用陌涂擔心。

并且這次的大秦一戰,還得感謝二哥沈楊,雖然最后他肯定也不會有事,但是如今確實是因為沈楊和君子真的出現,帶來了圣盟的強者,才平息了這場戰爭。

“二哥,人魔界不比天玄大陸,那是天下天才齊聚的地方,小心一點。將來,我會去人魔界找你,到時候我們再把酒言歡。”陌涂也是小心叮囑。

沈楊點頭,望著天上那輪明月,臉上的表情也不再玩世不恭,雙眸之中充滿了思念。

“三弟,你知道嗎?我不屬于這里,很想回去,我那青梅竹馬的小妹還在等著我,也不知如今如何了。”沈楊嘆了口氣。

陌涂驚疑,這是沈楊第一次對他吐露心聲,看著沈楊那思念的表情,陌涂感覺這二哥心中有故事啊。

“我原來生活在一個沒有靈氣的星球,一覺醒來就來到了這里,快三年了,父母,小妹都還在等著我,也不知道如何才能回去,不過我不會放棄,總有一天,我還會踏上那個水藍色的星球,那時候,再看月光,應該比此時更加美麗。”沈楊望著群星璀璨的星空,仿佛在找那個水藍色星球一樣,可惜,他始終找不到。

“總有一天,二哥會回去的,到時候我陪二哥。”陌涂拍了拍沈陽的肩膀,此時的沈楊,讓陌涂感覺到了他的不同,他的內心其實也很脆弱的。

他心里非常暖,感動,這應該是二哥沈楊最大的秘密了吧,一覺醒來,就從自己的故鄉,一個沒有靈氣的星球,來到了一個修仙的世界,這讓陌涂想到了傳說中的靈魂穿越者,靈魂穿越者在古史之中有記載,凡是靈穿人,都是強大的存在,天賦機緣,好的恐怖,仿佛就是天地的寵兒。但是陌涂知道,用三年的時間,二哥沈楊能達到現在的修為成就,他一定很苦。

“聊什么呢?”一道清脆的聲音打斷了兩人,一身皮衣皮褲,身材火辣的楚韻曦坐在了陌涂的身邊。

“三弟,你們聊,我要走了。”沈楊沖著陌涂擠眉弄眼,給了他一個你懂得的眼神,起身就要離去。

“二哥,有大哥的消息嗎?”陌涂問道。

“大哥那人,率性而為,逍遙自在,現在指不定在哪呢,不過不用擔心他,我們兩個加起來,都不是他的對手。”沈楊擺擺手,離去了。

陌涂嘆了一口氣,這次離別,二哥沈楊就要進入人魔界了,再相見也不知道是何時,除非自己也進入人魔界。他已經決定了,一個月后,人王故都事情了卻,他就進入人魔界!

而沈陽的話,卻讓楚韻曦沉吟了起來,美眸流轉,沈楊對陌涂說的話,讓她想起了一個人,陌涂的結拜大哥,率性而為,逍遙自在,不會是那個人吧?

可是他没有说出来。有时候他也"你终于还是怕了吧,快叫师父

看著眼前的塔里狼吞虎咽的將一盤烤肉吃下肚子,李瀟不由得翻了個白眼。

這塔里好歹也是掌控法則的大高手,現在竟然為了一點吃的表現的這么卑賤,哪怕這次夢境世界之后,塔里沒有死。眼前這一幕也能將他羞死吧。

李瀟悄悄的開啟留影術,將眼前的場景記錄下來,然后將珠子丟進了精神世界之中。

等到塔里吃完烤肉,看到李瀟已經躺回躺椅之中,閉目養神去了。塔里也不敢打擾,端著盤子悄悄的走出了營房。

其實李瀟看似是在閉目養神,其實卻是在查看自身法則之力的增長。

沒錯,他的火系法則之力又開始增長了,說明李羽等人又遭遇了敵人,而且已經開始大開殺戒。

和李瀟預想的一點沒錯,靈族那邊的埋伏并不是只有一道,而是有兩道埋伏。之前科恩他們沖散的只是位于山脈中部的一處埋伏。那里的三百人只是為了打草驚蛇,至于能殺多少人,他們也并不在意。

靈族真正布置的埋伏其實是在即將出山之處。那里足足有2000多名煉神境武者埋伏,領頭的更是一名煉神九重的強者。

之前被殺散的那50多人,最后也逃到了這里。

本來李瀟就覺得300多煉神境的埋伏,就跟鬧著玩一樣,他們大軍之中的大巫就有3000多人,還有1000名大巫師跟隨。三百人即便在第一擊之時,會造成一些損失,但是也絕對不會太大。

而且這三百人最后能逃回去幾個,那就難說了。

用三百多的高端戰力,只能換取一些普通蠻族戰士的性命,除非是靈族的指揮官瘋了,不然肯定不會出這樣的昏招。

所以李瀟一方面借機讓科恩追擊那些逃散的煉神境武者,一邊暗中給李羽他們傳音,讓他們在遭遇敵人之時,盡可能的殺傷敵人。

這次應該是最后一次可以這么爽快殺人的機會。等真到了帝都城攻防戰之時,他們再想殺人,可就真的是困難重重了。

在李羽等人細致入微的偵查之下,靈族山外的埋伏最終也沒逃過李羽的法眼。

看到李羽湊了過來,科恩精神微微一振,他現在已經習慣了。只要李羽他們靠到他的身邊,準有好事找他。

本來他也懷疑過,為什么這些人這么有能力,可是在軍中卻是默默無聞,會不會有問題啥的。

可是隨即,他就想到,自己之前也是一樣的狀態,要不是少主給他機會立功,軍中又有誰認識他呢?最多來一句,看,那就是少主大人的護衛,長的真矬。

現在,他憑借實力被擢拔上來,又有誰敢對他不服氣呢?

想著這些有的沒的,也不耽誤科恩聽到李羽的聲音,“將軍,靈族的埋伏地已經找到了,咱們是不是現在就動手?”

科恩猶豫的問道,“他們有多少人?”

李羽搖了搖頭道,“不知道,他們也有陣法阻隔,我只是感覺到有陣法,知道那里有埋伏罷了。”

科恩聞言略略遲疑,他們現在只要180多人,如果打開禁制之后,發現敵人過多怎么辦?

要知道他現在積累的功勞可不小了,如果貿然冒險,不說身死道消,就是損兵折將,也是不小的過失。

要不要為了功勞,冒一次險呢?

看到科恩的猶豫,李羽忍不住賤兮兮的湊上前去,勸說道,“將軍,機不失失不再來,等大軍開到帝都城下,那時就是大巫師的天下了,咱們兄弟不可能像上次那么走運,剛好破城吧?”

李羽這句話一出,他之前積累出來的冷面男的人設一下就崩了個徹底,可是他話中的意思,確實讓科恩無暇細思。

科恩略作猶豫之后,立刻狠狠的一拍大腿道,“干了。該死鳥朝天,不死就升官。兄弟們,敢不敢跟我再干一票?”

聽到科恩這匪里匪氣的話,眾多大巫都有些熱血沸騰,畢竟跟著科恩以來,那是逢戰必勝,已經讓大家對科恩有一種崇拜心理。

現在聽他說要帶大家獲取大功,那還不和打了雞血一般。

見到屬下們士氣正旺,科恩也不再多說,直接大手一揮,在李羽的帶路下,向靈族的埋伏圈沖去。

還是老套路,隊伍假裝無意間路過,突然施展突襲,將隱藏的幻陣直接打破。

可惜有之前逃散的五十人說明情況,這次埋伏的眾人早有準備,他們的突襲直接被人完美的抵擋了下來。

等到幻陣一破,科恩就不由得心中暗暗叫苦。這哪是一次小小的埋伏,簡直是決戰了好嗎?

看著下面整整齊齊的2000多同境強者,科恩感覺今天可能要完蛋。

音一落阮興永邁著玄妙的步伐巧妙完美的躲過了火龍的攻擊,阮興永手里拿著長劍狠狠的刺向溫樊:“千萬不要認為擊敗了學院內的幾個弱雞就不可一世了!學院內能夠越級挑戰的大有人在,像你這樣沒有背景靠山的在學院內要夾著尾巴做人!”

說話間阮興永手中的長劍距離溫樊就只差一個手掌的距離了,溫樊嘴角上揚微微一笑:“多謝學長指教,但我從來都沒有不可一世,我只是有著充分的自知之明罷了,不像某些人明明實力不行卻還要擺出一副老子很厲害的樣子!”

“飛羽身法第二式點地!”

溫樊身后的火翅膀瞬間加速煽動,溫樊雙腿彎曲高高躍起驚險的躲過了阮興永的攻擊,雙手緊握烈焰刀并高高的舉起:“學長你不是說我太慢了嗎?那我看你如何躲避我這一招!”

“解刀第二式烈開!”

溫樊手中的烈焰刀攜著強大的威勢從上而下朝著阮興永砍了下去,阮興永憤恨的看著溫樊:“可惡!躲不過去了!但是擊敗我還沒那么容易!”

“風刺”

阮興永迅速將體內的風屬元氣灌注到了手中的長劍當中,然后拼盡全力去和被火焰包裹的烈焰刀對拼,希望能擋住溫樊這一次攻擊,轟的一聲阮興永的攻擊被溫樊給擊潰了,強大的威勢沖擊在了阮興永的身上讓他后退了好幾步才穩住身形。

阮興永壓抑著心頭的怒火:“怎么會這么強?你怎么可能擊潰我的風刺!”

“很意外嗎?”溫樊微笑著說道:“其實很簡單,剛開始和你對招的時候我并沒有使用刀意,剛才那一招不僅是我最強的一招而且我加持了刀意所以擊潰你的攻擊還覺得奇怪嗎?”

阮興永將長劍收了起來:“你贏了!我認輸!”阮興永直接認輸因為沒有必要繼續打下去了,在繼續打下去最后輸的也只會是他。

溫樊將烈焰收了起來:“學長承讓了!”

阮興永將院子里屬于他的東西收拾了一下,走到院子門口的時候突然間停下腳步:“用不來了多久我會再回來的,我會親手將這院子從你手中奪回來的!”

溫樊點頭:“好!我等你!”

溫樊說完之后直接進入房間里,房間里面陳設很簡單,有專門休息的房間,也有專門練習武技的房間,還有專門用來修煉的房間,溫樊看著修煉房間內地上的陣法:“這是什么陣法有什么左右嗎?”

溫樊心念一動將羽蛇羽白雪給放了出來,羽蛇羽白雪依賴你不爽的打量著周圍的環境,溫樊小心翼翼的問道:“羽姐姐!這個陣法你認識嗎?”

羽蛇羽白雪看向地面上的陣法說道:“這是聚元陣,效果就是聚集元氣,不過是最低級的聚元陣,將下品元晶放置在聚元陣上面就可以啟動了!”

羽蛇羽白雪說完之后就對溫樊說道:“趕緊讓我回去吧,學院內對我而言同樣不安全!”

溫樊點頭將羽蛇羽白雪收到了元武空間當中去了,溫樊將修煉房間的門給關上盤坐在聚元陣的中心位置將下品元晶放置在相應的位置上,有了下品元晶的加持聚元陣直接啟動,房間內的元氣開始濃郁起來。

不一會聚元陣就停止了運轉:“看來當房間內的元氣濃郁到一定程度的時候就會自動停止運轉啊!”

溫樊將所有的兩千五百塊下品元晶都拿出來碼放在聚元陣上的相應位置,盤膝坐在聚元陣的中間閉上雙眼運轉噬火決吞吸元氣,元氣通過體內的經脈進入丹田之中,不等溫樊鎮壓,暴動的元氣就被丹田內的霸主赤炎真火給吞了。

對此溫樊已經習以為常了,對于赤炎真火的霸道行為溫樊是沒有絲毫辦法的,赤炎真火雖然吃肉但也會給溫樊喝湯,赤炎真火反哺出來的火屬元氣特別的精純,沒有一點雜質。

房間內聚元陣聚集的元氣絲毫跟不上溫樊吸收的速度,聚元陣雖然好但是跟學院內的聚元密室相比還是差了很多,不過在聚元密室暫時沒辦法使用的時候也只能用聚元陣將就將就了!

內院趙雷已經得到了溫樊安然無恙返回龍血學院的消息,但是他的弟弟卻沒有回來,就像神秘失蹤了一般沒有留下一點線索,趙雷對著雷團的手下大發雷霆:“找!都給我去找!我弟弟不可能憑空消失,連一點蛛絲馬跡都沒留下!”

雷團的手下離開雷院之后,趙雷看著遠方:“到底是誰干得?溫樊那小子不可能有這么大的能耐!到底是誰在跟我作對!”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五系界主(二)》。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仙神时代

天麻虫草花

仙神时代

九死而不悔

仙神时代

年饭

仙神时代

依依兰兮

仙神时代

西大秦

仙神时代

多笑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