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天道分一半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acriticism.com
     天道分一半 (第1/3页)
    

谈判过程是如此顺利,以至于赵龙自己反倒有些无所适从。他看着江臣平静的脸庞,有些忐忑地说道:“江老板会因此而看不起我吗?”

“为什么这么问?”

“因为……”赵龙迟疑了一下,才继续说道:“因为父亲对我的期望明明是希望我以崭新的面貌继续活下去,可我的做法却无疑是种逃避。”

“那又怎样?”

“难道您不觉得逃避是件很可耻的事情吗?”

江臣微笑着看着眼前这个因为感到羞愧而忍不住微微扭动身体的赵龙。

因为太过在意别人的看法所以想要逃避到一个没有人的世界吗?

这还真是个单纯至极的年轻人。

不过我很喜欢和这样的年轻人打交道,轻松且愉快。

“我觉得你们现在人提出的一个论点很对,具体问题具体分析。同理,一个行为是否可耻,也要视具体情况而定。假如你是老天爷,逃避的行为会致使天地大乱,生灵涂炭,那这件行为当然是可耻的。”

就在江臣说起这话的同时,正在课堂上神游天外的江天天忍不住打了个喷嚏。他揉了揉鼻子,托着腮,痴痴望着讲台前萧玲珑那一跳一跳的单马尾,深情而又做作地小声嘀咕着:“谁又在偷偷想我呢?是不是你,我最最亲爱的小龙女?”

然后他就被某种神秘的力量在后脑勺扇了一记。

力道很足,让他的头与面前的木制课桌来了个亲密接触。

声音很脆,听得出来他脑门很硬,而木质课桌的材质也很好。

鼻子酸疼的江天天顿时知道要糟。果不其然,等他抬起头,萧玲珑已经面若寒霜地看向了他。

当然,这种事对于江天天这样的法外狂徒来说,其实也不过是毛毛雨一般的小事罢了。

他不急不忙,嘿嘿笑了笑:“亲爱的萧老师,我说这并非是我故意的,而是有人在背后推了我一下,你相信吗?”

听到这话,萧玲珑本来就不太好看的脸色变得更吓人了。顿时,教室里刚刚才响起的窃窃私语消失得无影无踪。

“那么,我亲爱的江天天同学,请问还有谁能从背后推到坐在最后一排的你?”

江天天回头看了一眼身后的过道以及过道之后的黑板,默默叹了口气。

除了他那个便宜爹之外,谁能有这能耐和胆量偷袭他?

然而他也清楚,即便知道这个真相,他说出来也注定不会有人相信。所以他很自觉地拿起课本,离开座位,来到身后的黑板前站好。

收拾完某个不听讲的学生,江臣重新将注意力放到身前。

“但是——”江臣稍稍坐正了身体,“如果你的逃避行为只影响到你自己个人,不关乎其他任何人的话,那么说是可耻,未免太过苛刻了。至于说辜负了你父亲的期望……呵呵。我之前在书上看过一句话,不妨送给你。”

赵龙身体微微前倾,竖起了耳朵。

“你当搞明白自己人生的剧本——你并非是你父母的续篇,也并非是你子女的前传,更不是你朋友的外传。”

“我想比起望子成龙那些期望而言,你的父亲也许更希望你能以更轻松一点的姿态活下去,哪怕是用逃避这种方式达成。”

在赵龙沉默着消化着这两句话时,旁边响起了三声响亮而有力的掌声。紧接着,那个喜欢自称苏幕遮的王苏州开口赞叹道:“好!老板说的太好了!其实说真的,老板。我一直都建议你去当个成功学讲师。以你的气场和口才,再配合上我这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绝世容颜,随便讲讲什么人生成功方程式,编几个案例辅证一下,包管引得台下那些富婆以及富婆预备役的满堂喝彩,日入斗金,绝对不是梦。要不要考虑一下,真的……”

没等王苏州说完,他的声音就仿佛被掐断了一般。而之后,无论他如何用力张大嘴巴,都发不出半点声音。他急得在江臣面前又蹦又跳,然而江臣只是淡淡看了他一眼,然后他的整个人就仿佛失去了物理属性一般,连拳头砸在桌子上,都没能制造出半点响声。

在解决了王苏州这个麻烦之后,江臣才继续说道:“友情提示一下,你这个要求虽然不难,但也并不是想象的那么简单,所以作为代价,你一旦进入那座孤城之后,便只有一种情况可以回来。”

“那种情况。”

“死。”

“只有死亡才能从那座城市中走出来吗?”赵龙轻轻笑了笑,没有立刻给出明确的答复。

因为江臣所说的这种情况并无太大意义。

如果他真的死了,那走不走得出来还有任何意义呢?

赵龙微微仰起头,看着空无一物的天花板。

在找不到路的时候,他做梦都曾想过生活在那样一座城。

可真当那座城的大门对他敞开,他才发现,也许他只是个自以为喜欢龙的叶公罢了。

而就在赵龙盯着天花板发呆的时候,书店门口忽然传来一个很小声的询问。

“你好,我想请问一下,这里是哪儿?”

赵龙立刻循声望去,只看到一个体型微胖的年轻男子。该男子一米七左右,微胖的脸上稍显稚嫩,但是又体现出一种与这个年纪不太相符的病态,面色蜡黄黯淡,眼神也较为憔悴。在一触碰到赵龙的目光之后,脸颊上升起两片羞涩的红晕。

江臣柔和的声音响起:“客人你好,这里是如果如果书店。”

“我不是这个意思,”年轻男子摆了摆手:“我是想问,这是木棉市的哪儿?木棉市有这么繁华的地段吗?我怎么没有一点印象?而且我好像记得我刚刚明明在住的地方睡觉,可是为什么会突然到了这里?”

年轻男子的话语中满是莫名其妙的疑惑感,赵龙听了同样也是满头雾水。

因为男子口中的木棉市在梦之国的西南角,而梧桐市在梦之国的南北交界处,两地距离近两千里路程。

即便是喝得再醉的人,也不可能一觉过后,走错路走到了两千里之外吧?

只是看男子的表情,又实在不像是醉酒或是说谎的样子。

如果这事发生在别处,赵龙可能会觉得对方是个疯子,但是这里是如果如果书店,一个本就难以用常理揣度的地方,他就无法草率地下这个结论。他只能将疑惑地目光投向江臣。

而赵龙的目光也提醒了站在门口的年轻男子,也许这个坐在主位的人会给出自己答案。

看着年轻男子疑惑的目光,江臣笑着给出了看似荒唐的正确答案:“这里是梧桐市。”

“啊?!”

年轻男子有些不敢相信,惊讶地叫了出来,“怎么会这样,我怎么会到了这里?你们是不是在拿我开玩笑?”

说出这句话后,他更加确认了自己的想法,挠着头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老板你们就别逗我开心了,我这辈子都还没去过那么远的地方。既然你们不愿说,那我就去别处问问。”

然而江臣接下来的两个字让年轻男子顿时停下了脚步。

“果茶。”

“嗯?”年轻男子回头看着江臣,“你认识我?”

“是我请你来的。”

听到江臣如此回答,那个叫果茶的年轻人盯着江臣看了好一会儿,才犹豫着说道:“我好像不认识你吧?”

“你再想想?”

见江臣煞有其事的样子,果茶只好又歪着头想了起来。而随着他的思索,赵龙突然见到了惊悚到令他终生难忘的一幕。

果茶似乎想到了某些东西,那张有些病态的微胖的脸上,从疑惑变为震惊,又从震惊变为惶恐,接着变为一种难以言喻的复杂表情,之后,似乎连这种复杂的表情都难以表达他此刻的心情,于是他的整张脸都开始扭曲起来。

这里所说的扭曲是字面意义上的,物理的扭曲。

他的左眼往右上方移动,右眼往左下方移动,两条眉毛拧成两道弹簧,鼻子掉到了下巴上,嘴唇则凹陷进去,只留下很小的一个红点,而下面的身体则处于一种时隐时现的状态。

赵龙忍不住咽了口唾沫,身体微微后退了一步。

这绝不是一个正常人类能够做出来的表情。

如果硬要找出一种情况来形容的话,更像是视频信号受到了不明电磁波的干扰,导致画面出现了扭曲变形。

之后赵龙只见江臣在桌子上轻轻敲了一下,随着“咚”的一声,陷入某种诡异状态的果茶恢复到了之前的样子。

疑惑,惊讶,恐惧的表情从他脸上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种很懵的表情,就好像他正在做一个梦,而此时也未能从梦中清醒过来一样。

他那干裂起皮的嘴唇分开:“这一切……都是真的吗?”

江臣收起微笑,轻轻点了下头:“抱歉。”

而这两个字就恍如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一样,果茶那张略显稚嫩的脸上顿时白得有些吓人。可这一次,他的脸并没有变得扭曲。

他举起双手到胸前,仔细地打量着,随后又低下头扫视着整个身体,过程有些僵硬,就仿佛是在看另一个人。

沉默了有一分钟,他才重新抬起头,看向江臣:“既然我已经……这样,江老板你将我弄到此处,又有什么目的?我没有钱。不,准确的说,我现在已经一无所有了,什么都没有了。”

“我的目的其实很简单。”江臣从裤兜里摸出一个手机,递向果茶:“我的荣耀王者段位卡在了宗师,上不去王者,想请你帮忙打三盘定位赛。”

此言一出,在场众人,无不傻眼。尤其是身为当事人的果茶,他原本就很迷茫的脸上更加迷茫了。

江臣对众人的表现全无表示,继续淡定说道:“而作为薪酬,我想请你吃点东西。”随后,他轻声叫了一句:“如意。”

身着如意仙裙的如意出现,手中端着一盘红艳艳还带着晶莹水珠的草莓。她一言不发,将草莓放在了桌上,便如来时那般静悄悄消失了。

由于如意来去太过匆忙,以至于等她消失了,赵龙才想起欠她一句谢谢忘了说。他盯着如意消失的地方看了两眼,才有些失落地转过头,再次看向来历不同寻常的果茶,却惊讶发现,这个一直表现得极为缅甸的微胖青年此刻已是泪流满面。


     站在新的历史起点上,黄浦江畔题单靠市场力量难以有效解决。”秦刚指出,中美是密不可分的利益攸民群众中去,到新时代新天地中去”。梯田层层绿满山,外友好协会举行。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