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五大灯泡(四)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acriticism.com
     五大灯泡(四) (第1/3页)
    

“于是我便带着老王头去了他小儿子的坟上。本来我是想带着老王头一家子都去的,但是想了想,这种人头遍地的血腥景象,应该只有我们这种坏人才能习以为常,便没有带上他们。路上的时候,老王头才告诉我,他们后来找了个教书先生,给他这个小儿子取了个好名字,叫平安。”

“平安好啊。”

鼠一由衷赞叹一句。

一千多年前,他和鼠二都还是个爱做梦的少年郎。

一个梦想着江湖路远的快意恩仇。

一个渴望着戎马倥偬的尔虞我诈。

明明世界那么大,却好像盛不下他们这两颗躁动不安的心。

可当一千年后,时过境迁之下,鼠一只觉得自己曾经的梦想是那么的幼稚与可笑。

他不再想要去见识什么偌大的江湖。

他只想要一个不过巴掌地盘大小的耗子洞。

什么江湖路远,什么戎马倥偬,什么美人多娇,什么英雄风流,都是去他么的。

这些狗屁倒灶的玩意儿,又怎么比得上平安喜乐这四个字来得珍贵?

鼠一曾经听说过人族有个成语叫一字千金。

当时的他对此不屑一顾。

可现在,如果有人愿意卖他平安喜乐这四个字。

便是一字万金,他也当仁不让。

“是啊,我也觉得是个好名字。”悟色叹了口气,“不过,就为了这么个好名字,老王头当时没少奔波,银钱也没少花。”

“因为给小新生儿取名这种事,对于这些教书先生来说,当然是好事,特别是主家不管贫困富贵,都会自觉给上些许好处。银钱有没有其实倒无所谓,关键是那肥得流油的腊猪肉,世上怎么可能有人能抵抗得住那种香味。但是给一个横死的小孩子取名字这种事,却无论如何也说不上是什么吉利事。”

“头两个教书先生还好,听闻老王头的来意之后,只皱着眉,将老王头提来的腊肉切了一半炖了,留他吃了顿饭,最后笑着婉拒了。中间有一个名声最大的老先生,脾气极为火爆,一听老王头的小儿子已经死去,当即暴跳如雷,拄着拐杖就从凳子上爬了起来,嘴里一边骂着,一边挥舞着拐杖把老王头赶出了家门,连带老王头带去的腊肉和银钱都扔了出来。”

“最后这个教书先生姓古,听闻了老王头的哭诉之后,二话没说,当场便答应了。老王头当然是千恩万谢。可等他走的时候,古先生却让他把礼物拿回去,任老王头如何哀求都不收。这让老王头的心当时便凉了半截。失魂落魄地回到家,没敢第一时间告诉媳妇,等吃完了饭,见媳妇已经猜到了些许,才劝着媳妇算了,没有德高望重的长者赐名其实也就那么回事。夫妻两人不敢让上头的老人和下头的小儿知道自己心中的委屈,只能偷偷躲在房里抱头痛哭了一个晚上,然后打定主意不再想着这么回事。”

“只是过了几天之后,那位古先生却一脸喜意的找上门来。老王头本来不想接待他,只是他媳妇说毕竟来者是客,而且人家也没有什么恶意。老王头只好笑脸迎人。而令这小两口意想不到的是,这古先生此次上门,不为别的,正是为了那个求而不得的名字。原来这位古先生自从老王头登门之后,便闭门在家,翻遍经书,只求一个能令王家满意的名字。可翻遍了经书,像样的名字取了好多个,却始终找不到一个满意的。忙活了几天,名字没取成,头上的白发倒是薅断了不知多少根。”

“最后还是古先生那大字不识一筐的老妻看不得他愁眉苦脸的样子,骂他真是没事找事,好好的报酬不要也就罢了,还为着一个不拿钱的差事茶不思饭不想的,就是贱骨头。又说人家不过一小门小户的贫苦人家,为着不幸早夭的孩子取名,所求不过是换个心安二字,难不成还是为了自己那不幸的孩子能够人如其名飞黄腾达不成?所谓一语惊醒梦中人。这位先生恍然大悟,呆立片刻之后,将那些被翻得乱七八糟的书籍全都重新小心地整理回了箱子,又跟自己那老妻道了歉,说这几天他取名心切,怠慢了老妻实属不该。最后便穿好衣服,直奔王家而来。”

“老王头夫妇心知自己是冤枉这位先生了,对视一眼之后,老王头开口道歉,说出了自己和妻子在家一边抱头痛哭一边痛骂这位先生的事。这位先生也是为妙人,骂了句脏话之后,才讷讷道歉,说这并非全然怪老王头夫妇二人,要怪也要怪他自己当时没把话说清楚。但现在既然事情已经解开,那就是皆大欢喜。老王头夫妇忙问自己儿子的名字到底是什么。古先生笑着给出了两个备选答案。一个就叫化吉,取自逢凶化之意。一个叫做平安,没什么典故,就是字面意思上的平安。”

“听闻这两个名字,老王头夫妇一句话没说,又拥着彼此便想痛苦,可才哭了两声,便想起客人还在。老王头于是当即领着自家妻子,给古先生跪下。这可把那位古先生吓了一跳,以为自己名字取差了,慌慌张张跳到一边,嘴中连连发问,这是为何,这是为何。老王头抹着眼泪说道,先生名字取得太好,我们夫妻二人是心中喜悦,又自觉先生大恩大德无以为报,只能用膝下这几两不值钱的黄金,以偿先生恩情。教书先生这才放下心来,连忙扶起老王头夫妇。之后,不等这位先生问老王头如何选择。老王头便说,这两个名字都很好,但他们更中意第二个名字平安。”

悟色按住不停旋转的茶杯,询问鼠一:“老哥哥你呢?要是换你你会选哪个?”

“化吉还是平安?”鼠一沉吟片刻,才说道:“我也觉得平安更好。化吉好则好已,却没有平安好。”

“哦?”悟色笑着问道,“老哥觉得这名字好在何处?”

鼠一当即答道:“好在老王头夫妇觉得好。”

悟色不由又是一怕桌子:“是啊,我也这么觉得。这个名字是真的好。好到……好到哪怕仓颉再世,估计也取不出这样的名字。”

好到仓颉再世都取不出?

鼠一挑了挑眉毛看着悟色。

悟色不禁双手在脸上胡乱摸着:“怎么了?莫非我脸上有什么东西。”

鼠一只是笑笑却没有说话。

他以前只知道悟色擅长溜须拍马。

但现在看来,只用擅长这个简单的词汇似乎不足以完全道尽悟色的拍马屁功夫。

不过话说回来,悟色的这个评价还是让鼠一很是喜欢。

只是这种喜欢他却一点也不想告知悟色,免得后者知道后尾巴能翘到天上去。

当然,对悟色而言,将尾巴翘到天上去似乎是一种天赋神通。

鼠一毫不怀疑,悟色就是常人口中所说的那种,你给他一点阳光,他就灿烂,而你给他几分颜色,他就敢开染坊的人。

悟色见鼠一不答话,也不追问,而是继续说道:“教书先生自然也是很高兴自己取得名字被主家采纳,笑着便欲抽身离去。老王头夫妇本欲留其吃饭,但却被他责怪说是耽误他读书的时间。老王头哭笑不得,只能作罢,便让自己妻子拿来这段时间赚取的所有银钱,当做取名的报酬。”

悟色看着鼠一笑着问道:“你猜怎么着?”

鼠一想也不想,干净利落答道:“不猜。”

悟色只好摸着鼻子笑道:“这个在老王头自己看来是好心的举动却让这位身着数个补丁的长衫的先生来了脾气,破口大骂这二人居心不良,居然想用这区区数十两破钱,买走他守了大半辈子的风骨。这可比婉拒更让老王头夫妇无法多言什么,二人只能哭笑不得地目送这位先生离去。”

鼠一笑了笑。

他确实没想到这位古先生会是这种反应。

不过凭心而论,他倒不会觉得古先生讨厌,反而隐隐觉得这位古先生倒是有那么几分……可爱?

“老王头从来都不是一个知恩不报的人。他琢磨了几天,还是觉得自己过意不去。人家给自己儿子取了个这么好的名字,即便对方直言不要,但自家也不能真的什么都不给。想了两天,终于被他琢磨出个法子。”

“他特意准备了一份薄礼。真的就是字面意思上的薄礼,就是两条腊猪肉。不过额外请了几个戏班的乐手,锣鼓唢呐一应俱全,大张旗鼓地从自己家门口一路吆喝到了古先生家门。有人好奇询问,便据实回答,还让一个老生将古先生的言行举止演绎得淋漓尽致。这下不到半天时间,半座小县城便知道自己这里还隐居着一位极有风骨的古先生。有好事者便跟着老王头身后一起去古先生家看热闹。到了古先生家门口,不明情况的古先生出来迎客,但他一件老王头何其身后一队乐手的架势,二话没说,当即寒着脸,哐当一声,将前来送礼的老王头拒之门外。老王头在门外叫了半天门,古先生也没出来应答。他只好领着一队乐手有些沮丧地从古家回自己家。不过还和来的时候一样,专挑绕路走,而且走的极慢。有人询问便据实作答。再加上有看热闹的好事者一起传播,于是另外半座小县城的人也知道了自己这里出了个极有风骨的古先生。”

“而在此后,前来找古先生帮忙取名字的人络绎不绝,还有富商花费大额月钱恭请古先生去教自己孩童读书。古先生之名不胫而走。连带周边县城的人也会费上一天时间,背上两条腊猪肉前来求名。老王头此后逢年过节,也会带上不多不少两条腊猪肉前去送礼,风雨不辍。而他上一次去古家拜访时,古先生身上穿了几年的破旧长衫终于被脱去,其削瘦而苍白的脸上,也因为伙食的改善渐渐有了血色。”

这回鼠一终于不吝评价,笑着道了一声好。

至于这声好的对象,不仅仅是为不求回报的古先生,也是为知恩图报的老王头,还为面前这个谈笑间摘人头颅的大妖怪。


     1978骞达紝鍏氱殑鍗佷流中屹立不倒、挺立潮头。“专业猪品种育种研究是猪种培育上的新领域,而是通过走自己的道路成为世界性的大国。新华社北京6月30日电 题:百年恰是风华增强,我们的工作重心都发生了转变……”。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