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特大行动》。

一頁接著一頁的看下去。時爾皺眉、時爾雀躍、看到精彩之處更會忍不住的拍了一下大腿,表示自己激蕩的心情...

開玩笑,楊晨東寫的可是后世有名的金庸武俠小說創作的代表作品,也是金庸擁有讀者最多的作品,它的發表確立了金庸“武林至尊”的地位。

它就是《射雕英雄傳》!

郭靖、黃蓉、南帝、北丐、東邪、西毒、中神通等等人物穿插于其中,精彩分成。書中講著郭靖從弱變強的一生,堅定,立志為國為民,抵抗蒙古大軍對南宋的入侵,代表著一種民族的氣節。

當然,剛開始不可能寫這么快,但就算是如此,也引得楊富身陷其中,無法自拔。直到天快黑了,這才看完了手中的最后一頁。然后雙眼有些微紅的楊富就抬頭盯向著楊晨東。

從小到大,這還是楊富第一次正兒八經的去主動看書。可不曾想一看就是一個多時辰,當然,這是因楊晨東的字實在太丑陋了一些,想快看也不可能。

看著那雙有些微紅的眼睛,楊晨東很自然的聳了聳肩膀,“就先寫了這些么多,如果富表兄還想看的話,可以繼續下去的。”

“快寫,快去寫。”楊富弄不懂為何楊晨東可以寫出如此精彩的故事來,他只知道,想要繼續的看下去,看看傻郭靖接下來會如此的去發展。

“人不可不食五谷,總要先吃點東西再寫的吧,富表兄莫及,看了一下午也累了,正好嘗嘗我家廚娘的手藝。”楊晨東一臉的微笑,爾后向著一旁站立巧音拋動了一個眼神。

這一刻的巧音已經佩服死自家少爺。她甚至自作聰明的想著,少爺之前堅持要用左手寫字,可能就是不想讓別人看出這是他的筆跡吧。畢竟讀書看書,筆評世事才方才是文人之道,像是寫故事不過就是旁門左道罷了,是要被人看不之起的。

楊晨東哪里知道自己不過是不想露怯,這才改成的左手,竟然會讓巧音有如此多的想法呢。眼看著楊富如此看好《射雕英雄傳》,他就知道自己的計劃成了大半。

巧音走了,很快就回來了,和廚娘易秋兒一起出現,手中各端著兩個盤子,兩葷兩素就這樣擺在了虎芒搬來的桌子上。

菜品很是普通,以至于楊富只是瞟了一眼。他手底下可有一個四海酒樓,那里廚師的水平顯然要高于一般的廚娘。他心中更多還惦記著讓楊晨東吃了飯后,快點繼續把故事寫下去。

只是當四菜擺好之后,很快那美妙的味道就傳了出來,入了楊富的鼻子,不由讓其輕輕一抽,接著就不自自主的說著,“這菜怎會有如此的香味呢?”

接下來,不顧禮儀,私自的拿起一雙竹筷伸向了其中一盤色香味俱佳的紅繞肉。當真是口味濃郁、醬香四逸、肥而不膩、瘦而不柴!

當是百吃不膩,老少皆宜之菜品。

要說紅燒肉楊富也不知道吃了多少次,但從未有像今天這般的美味過,不由就剎不住車,一口接著一口大有不吃完不罷休之意。

則,便會牽扯上其中因果,壞了大局。”

此時老道士臉上和藹可親的笑容,在燕舒雨眼中哪還是那個味道,更像是陰險狡詐。

大局?什么大局?少女不懂,也不明白老道士口中的大局是什么,事實上,她也不想知道。

可如今,她卻有一股不祥的預感,老道士朝自己走來,像是一條毒蛇帶著一股危險的氣息再靠近自己。

“不要怕,老道士我雖然不想讓你知道什么,但也不會殺了你,只是讓你忘記這一段記憶而已。”

老道士徐徐道:“放開心神,不要抵抗,否則,我很難保證不會傷了你的神魂,損毀了你以后的修行根基。”

燕舒雨不敢懷疑這位老道士的話,老道士雖然看起來仙風道骨,可如今知道了太多信息的少女,那倒是給他的感覺便是一條危險的毒蛇,總是給自己一股危險的感知。

只見老道士隨手一掐法訣,便有一道青黃之氣,從他手中飛出,宛如草下毒蛇突然竄出,射入燕舒雨的眉心之中。

而拿到青黃之氣攝入少女眉心之中,駐立不安的少女瞬間倒地,紋絲不動。

老道士從袖間取出一顆青黃色略顯暗沉的透明石頭,自嘲道:“又少了一頓酒錢,天行魔主,你說你,當年欠你的,我已經再輪回小世界還清了,如今,又讓我……你說你欠我多大的人情,明知道我嗜酒如命,還讓我花費這代價。”

一顆仙靈石,萬顆極品丹靈石,倒是極重的人情,不過對于一個道君來說,不就是鐵公雞上拔根毛嗎?能有多心疼?

老道士將這顆抵得上萬顆極品丹靈石的仙靈石,隨手放在院子里的桌上便消失不見。

隨即,地上躺著的少女便蘇醒過來,看著自己所處的地方,一聲輕咦,自問道:“發生了什么事了,我怎么會睡在這里?”

少女對于今天發生之事,一概不知,迷迷糊糊起身,拿起那桌上的一塊青黃色石頭,腦海里又冒出一個問題,“這是什么?”

她剛收起來,一轉身,發現自己腰間沉沉,竟然多了一個錢袋子,她狐疑自己身上什么時候,多出了個錢袋子,還有這么多丹靈石。

而且自己睡覺,什么時候穿戴這么整齊過?她將錢袋子送至自己精致小巧瓊鼻嗅了嗅,一股熟悉的味道,直沖靈魂。

心中一股不詳預感,升騰而起,那股味道她在熟悉不過,頓時,少女憤然罵道:“沈問丘,你到底對老娘做了什么?”

廳堂內,燈火搖曳沉思青年突然回過神,渾身戰栗,不股不祥的預感無故生出。

隨即,大門處傳來敲門聲,“咚咚咚……”

……

夜空中有個老道士,手持葫蘆,醉意盈盈,聽得下方慘叫聲,碎碎念:“要想生活不乏味,樂子就需多一點。天行,不用謝我,嗝……走了。”

……

四只眼睛忍不住搜寻起来,武当心法外,至少还溶合了

在上了幾天班之后,青橙已經對書店的一些隱秘有了一點最基本的了解。

譬如她已經知道,當那些特殊的客人走入書店之后,書店便會自然而然地進入一種與世隔絕的狀態。這并非說書店就此從這片人間消失了,而是它仍舊坐落于梧桐市林仙大道88號,卻進入了一種不可接近的狀態。

來往的過客們,仍然能夠看到它,意識到它,但卻從心底里生不出想要走進的念頭。

而外界的一切事物,也很難對書店再產生任何影響,就仿佛處在兩個平行的宇宙因為歲月長河的漣漪產生在彼此境內的倒影。

真實存在,卻又不可觸摸。

而之所以這么做,是因為書店想為這些特殊的客人們創造一個極其靜謐且純粹的環境,來確保他們做出的決定完完全全是出于自身的意愿,而不會受到來自外界的干擾。

當然,書店并不在意這些決定是這些客人經過日日夜夜的深思熟慮還是一時起念的心血來潮。

所以自打這位名叫楊曉麗的客人進入書店后,書店外那些喧囂與沸騰的聲音其實便失去了原本的吵鬧屬性。

這些噪音依舊真實存在,但卻同樣無法被客人注意。就好像空氣,其實無人特意提醒你它們的存在,常人是很難認識到它們的存在。

就像此刻,一輛底盤明顯低于一般汽車的跑車從書店門前的路上駛過。

在繁華的梧桐市內,這很常見。這里生活著遠比那些中小城市多得多的有意愿也能力追求速度、刺激或是財富帶來的優越感的年輕人。他們的日常工作之一就是開著這些價格昂貴性能夸張的跑車以龜速行駛在總是擁堵的城區道路上。至于理由,可能是“千金難買爺高興”?

說實話,青橙并非真的存在什么仇富情結,但她真的很不喜歡這些明明飛不起來的跑車卻偏偏總要制造出仿佛飛機引擎一般的轟鳴聲。尤其在她正沉浸于偶像劇男女主生離死別的互虐中不可自拔,卻要被一陣視線之外的引擎轟鳴聲驅趕出那種共情的狀態。

而用王蘇州的說法,他討厭這種噪聲是因為一次便秘。他當時腹中積攢了數天的收獲,坐在馬桶上醞釀得腿都麻過了一遍,剛有了一吐為快的前奏,卻忽然被一連串仿佛比賽似的轟鳴聲給嚇了回去。

當然,以上這些情況只會發生在正常情況下。在此時此刻的書店里,那陣本該吵到一條街的轟鳴聲此刻其實和十多米之外的人放了個屁一樣,對書店里的眾人其實根本毫無影響。

而換個簡單時髦又深刻的說法,那就是人類的悲歡并不相通。

路上那個開跑車的自然不會明白此刻楊曉麗心中的苦楚,而坐在此處的楊曉麗也注定無暇顧及那個開跑車正享受的暢快。

這是這片人間無可厚非的日常。

青橙自然是清楚這一點的。她與楊曉麗其實也同樣是這樣的關系。她也該冷眼旁觀的。

可是當她看著楊曉麗的右手無意識地從左手手腕的刀傷上輕撫而過的時候,還是感到了一陣莫名的揪心,并產生了想要為其做些什么的沖動。

她看向江臣,試圖詢問事情背后的真相:“老板,原來前幾天楊大偉的出現并非是純粹的巧合嗎?”

回答她的是江臣那張面無表情的臉。

無需任何提示,青橙瞬間讀懂了自家老板想要表達的意思。那是在她簽署勞動合同時便第一時間教給她的忠告:

“少聽少看少做少說。”

對于這類忠告,青橙向來是嗤之以鼻的。可惜看著江臣的那雙不怒自威的眼睛,她的身體比她先作出了回應——她端正了一下自己的坐姿,僅此而已。

聽到青橙的疑問,楊曉麗的右手忽然掐住了左手手腕:“江老板前幾天見過楊大偉?”

江臣很自然地點頭,同時從抽屜中拿出一份合同以及要在上面落下痕跡的一只黑色簽字筆與印泥。

“我不光見過他,而且還與他也做了一樁交易。現在你只需要在這份契約上簽上名字按上手印,你便可以于明天一早的梧桐市第一人民醫院心理精神科門診室外的長椅上看到他,一個你想要看到的那個樣子的他。”

江臣說完,契約、筆以及打開了蓋子的印泥便緩緩飛起,懸停于楊曉麗觸手可及的身前。

楊曉麗微微低頭,便看到了契約的全文。

這份契約和她那天來時看到的一樣,只字未改。上面約定了她以自己的姻緣換取楊大偉健康快樂的后半生。這里的健康快樂的釋義包括楊大偉可以像正常人那樣,娶妻生子。

將滑落的擋住視線的頭發撩至而耳后,楊曉麗抬起頭,看著江臣:“江老板準備的如此充分,是你早就預感了我會再來,還是這一切根本就是你設好的等我自投羅網的圈套?”

江臣笑著說道:“客人覺得呢?”

楊曉麗平靜說道:“按照我對這個世界一貫持有的悲觀主義來看,我應該傾向于后者。”

說到此處,她停頓了下來,眼神飄散,落于江臣身后不知何處,似乎忘了自己要說什么。

江臣笑著替她接上了斷掉的思緒:“但是現在,你并不想這么想,是嗎?”

楊曉麗的雙眼重新有了焦點:“江老板看人很透。”

“不,是客人不太擅長掩藏好自己的想法。”

楊曉麗喃喃道:“是啊,我不太擅長掩飾自己,因為我覺得那些善于掩飾自己的人太可怕,

  什么仇什么怨啊,大家都是成年人,何必苦苦相逼。

  不对啊,为什么要对我下狠手。

  一抹亮白在眼前闪过,陈默还未看清楚,就感觉到左侧方有风声袭来。

  赵奕,五级体修战士。

  肤白貌美,颇有姿色。

  而且对陈默有种说不出的喜欢。

  至于为什么,当然是因为她是那天站出来帮陈默说话的人啊。

  刚才听到声音的时候,陈默就已经下意识的发抖了。

  论一个人突然发现自己眼中的完美人选原来是误解。

  此时的愤怒......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特大行动》。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这个赘婿会风水

柳寄江

这个赘婿会风水

凰小悦

这个赘婿会风水

风高放火天

这个赘婿会风水

林夕依旧

这个赘婿会风水

楚若夕

这个赘婿会风水

小暖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