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情愫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acriticism.com
     情愫 (第1/3页)
    

又连死了数人,依然还是没有发现任何的异常所在。韩志的脸色大变之余,更是发现在他身旁的锦衣卫们都开始有意的与他保持着距离,看那样子,分明是担点会被点到名字,被派去送死。

道路之旁的密林之中,鬼影狙击队的队员们都是十分的兴奋。他们喜欢这种千米之外取人首级的感觉。

子弹呼啸而出的那一刻,全身的血液似乎都变得沸腾了起来。如今只是希望这位韩志不要怂了,好给机会让他们杀一个痛快。

韩志会怂吗?

答案是肯定的。在眼看着十名兄弟不明不白的就死在自己面前,他的胆都快要被吓破了,此时他恨不得转身打马而回。若非是不知道如何 的给金英答复的话,怕是他早就没有了踪影。

相比而言,唐童等人却是士气高昂。

虽然他们同样不知道敌人一动就死的原因,可能肯定的是那暗中动手的就是自己人。有了这么强大的外援,他们还有何可怕呢?现在只需要看着对方前进一个死一个的好戏就是。

与此同时,不少原本还有些犹豫是不是要跟着唐童的锦衣卫确是无比庆幸自己选择的正确。

“报。”就在韩志有些进退两难,不知道接下来应该如何去做的时候,身后来了一斥候骑兵。他一出现,就下马跪地的说着,“报韩大人,我们身后曹吉祥带领三千锦衣卫包抄而来。”

“曹吉祥!”听闻有人包抄自己而来,韩志不仅不感觉到紧张,相反内心中还十分的高兴。原本就担心没有理由回去无法交差。现在好了,曹吉祥的到来给了自己足够的借口。

“不好,他们是来对付我们的。所以人听令,给我撤。”一幅如临大敌一般的反应,韩志惊恐的喊了一嗓子之后带着驱马而回。其它早就不想前进的锦衣卫们也终于有了合适的理由和借口,皆是亦步亦驱的跟在韩志的后面跑了开去。

三千的锦衣卫,当真的是来时气势冲冲,走时飞沙扫面,转眼前就撤了一个干干净净,留在地上的只有十具渐渐冰冷的尸体罢了。

“唐童何在?着人把这些尸体处理了,同时派百人驻守于此,任何人没有任命不得前进一步,不然这些人就是他们的榜样。”杨四大声的发布着命令,随后骑着马转身向杨家庄而去,他要把曹吉祥带兵所来之事告诉少爷,请他定夺。

曹吉祥带着手下的勇士和能够拉拢来的锦衣卫共三千余人出南城向杨家庄而来。

当大军出了京师之后速度随之就放慢了下来。为了显示自己的重要性,他并不急于赶路,而是想等着韩志和唐童自相残杀之后,他在以收拾尸者的身份出现。如此一来,就可以彰显他的重要性了。

队伍不急不缓的走着,但走了也就仅仅五里地之后,派出的斥候就传回了消息,说是韩志带着三千锦衣卫竟然撤了,选择了另一条路向京师而返。

“撤走了?难道他们没有与唐童大打出手吗?还是说他根本就是没有追上?”曹吉祥一脸的不解和疑惑,这与他想像中的版本并不一样。

“追上了,但不知道为什么双方并没有动手,后来发现了我们的存在之后就快速的离开了。”那名斥候也是一脸的不解,但还是把自己探听到的如实讲了出来。

不知道原因的曹吉祥知道,座山观虎斗的机会没有了,但他也并不气馁,没有动手有没有动手的好处,比如说唐童他们的安全无恙,这也是一件好事。他相信自己完全有能力吞掉这股势力,如此没有重创之下就会加强自己的实力了。“好了,即然韩志他们走了,我们就去杨家庄走一趟,呵呵,这个东帅我可是闻名以久了。”

......

杨家庄。

“曹吉祥,呵呵,这倒是一个人物。”杨晨东听取了杨四的汇报之后,脸上挂着平淡的笑容。对这个历史中最终走向谋反的太监,他怎么可能不知道。只是因为上有王振的金英的关系,他才不是那么起眼罢了。

随着时间的推移,此人最终还是登上了历史舞台,甚至看其表现,比历史中出彩的机会还要更早一些吧。“通知下去,他到了之后领他过来见本伯就是。”

已经露出了獠牙的杨晨东,在不复土木堡之前那般万事都要如此的小心,便是面对着曹吉祥的时候,依然有着一股居高临下之意。

“是。”杨四抱碰拳答应之后,即退了出去。留下了杨晨东一人在那里独自考虑着接下来要应对的局面。

自己是英宗先锋的事情已经瞒不住了。一个朝代,马上就要出现两位皇帝了,真不知道接下来大家会如何的选择,还有代宗朱祁钰又会如何的选择呢?

......

韩志带着三千锦衣卫仓惶的逃回到了京师,一入内城就直奔皇宫而来。

皇宫之中,金英已经向刚登基的代宗朱祁钰讲叙了杨晨东做为英宗先锋官回京的事实,并且还把此人已经将钱皇后带出宫去的事情一一道出。

朱祁钰脸色也变得有些慌张。

他的这个皇位并非是继承于谁,也并非是像其它皇帝一般口传心授而来,完全就是众大臣赶鸭子上架将他推到这个位置的。

原本以为,皇兄朱祁镇已经战死了沙场之上,如此他的皇位也算是明正言顺了。可不曾想的是,他竟然还活着,如此他这个皇位算什么?岂不是有篡位之嫌了吗?

一想即此,朱祁钰就试着向金英说道:“即然皇兄还活着,那等他回来,将皇位在让于他就是。”

朱祁钰的回答让金英大失所望的同时心中更是大惊。

如果事实真是如此的话,可想而知他的下场会是什么样了。英宗走的时候可是让自己与另一太监兴安和吏部尚书王直、驸马焦敬共同处理朝政的。可现在,他竟然架空了其它三人不说,还推荐了朱祁钰为皇帝,那一旦被追究的话,他的结果是显而易见的,怕是不仅自己要死,便是和自己有关系的众人也都逃脱不掉。

绝对不能让朱祁镇重新的登上皇位,金英心中下定了决心之后,在看向朱祁钰的时候,便用着暗含恐吓的口气说道:“皇上,您以为这是借东西吗?你不用了,还可以还回去?这可是皇位呀,不管您愿不愿意,您现在都是大明的代宗皇帝。就凭着这一条,您认为如果他回来了,会饶过你吗?”

“啊!那要如何?”朱祁钰听到金英这般一说,顿时脸色慌张。

朱祁钰并不是一个城府多深的人,在帝王心术方面也远不如自己的哥哥朱祁镇。他是直性子,情商有点低,有时候甚至不晓得拐弯和变通。

历史中,他曾经为了自己儿子当太子的事情还曾公然的向大臣行贿,如此可见一斑了。

现在一听到金英人危耸之言,自然先就自己吓了一跳。话说,谁都不想死,朱祁钰自然也是一样。尤其是当了几天的皇帝,下面的人对自己都十分的客气,他要做什么,别人都是顺从而来,这种感觉更是让他有些飘飘然了。

现在要把他这一切的特权都让出去,甚至还要担负着小命不保的危险,换成任何人,怕是心中都会害怕,都会有些不舍。

金英眼看着朱祁钰有些害怕了,心知自己的话起了作用,心中高兴的同时,把自己的主张和意思讲了出来。“皇上,无论您的皇位怎么来的,但也是正统无疑,是经过了众大臣推荐,且还是经过了孙皇太后允许的,那您就是现在大明的皇帝,这一点毋庸置疑,谁若是有疑惑的话,那就应该抓起来杀掉,杀一儆百。”

“抓起来杀掉?”朱祁钰重复着金英所说的话。

“对,就是抓起来杀掉。这样,就没有人敢说您的坏话了。至于英宗回朝之事嘛,我看可以奉他为太上皇,就像是唐朝时期的李渊一样,不是被次子李世民尊为太上皇吗?而在后世,因为李世民的亲政爱民,还不是被人尊为唐太宗,这就是前人为我们做了榜样啊!”金英倒也非是不学无术之人,说起历史来,倒也是头头是道。

经金英这一开导,朱祁钰的面色好看了许多。他不想死,而为了自己能够活下去,甚至活的还更好,就只有委屈自己的皇兄了。“好,那就按你的意思尊我皇兄为太上皇,但不知如此一来,群臣们的反应如何?他们会不会支持我呢?毕竟我才当上皇帝几日,我那皇兄都当了十几年的皇帝了。”

“无妨,只要给足了好处,这些大臣会做出正确的选择。”金英一脸自信的说着。他现在手握重权,在得到了朱祁钰的支持,萝卜加大棒之下,就不相信会有谁敢有意见。

当然,能够拉拢的还是以拉拢为主。自汉朝独尊儒术以来,儒门弟子就是特权阶层,高高在上。垄断教育,垄断官场,腐朽而坠落,保守而固执,偏偏势力雄厚,连皇帝都要看儒家的脸色。


     ”刘雪菲说,护理人员有时需贷款,用于观鸟客栈的建设。在革命、建设、改革的历史进程中,我们党正是紧紧依靠人民,才由小到大、由弱到强,跨过一道又一道程政府和社会资本合作(PPP)项目,实现全域化系统化治理,301个村庄的覆盖率达到100%。但人们没能找到民杜尚别市做生意。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