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问心求道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acriticism.com
     问心求道 (第1/3页)
    

辖底摆了摆手,笑道:“大军已经开往大黄室韦,你追不上了。我找你们有更重要的事,咱们进屋详说吧。”

进了毡房,剌葛急切问道:“大军开往大黄室韦了?难道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就击败了小黄室韦?小黄室韦竟然这般不经打?”

辖底将身子向后一仰,得意非凡,道:“你们还记得你哥的那位叫阿佳的朋友吗?”

剌葛和迭剌当然清楚,是一位叫阿佳的姑娘给大哥通风报信,使契丹大军轻易消灭了刘仁恭的五万大军,这事在军中已不是秘密。

剌葛和迭剌点头称是。

辖底呵呵一乐,又道:“阿佳又给你哥出了好多主意,小黄室韦已经不战而降,帮我们去征服霫国了。可汗要一举征服室韦各部,所以,大军已经乘胜北进了。”

剌葛欢欣鼓舞,道:“阿佳真是太聪明、太厉害了。”

月里朵听说阿保机的朋友阿佳帮了契丹的大忙,异常欣慰,笑道:“我孙儿有本事,四处结交朋友。这位阿佳一定是小黄室韦的王子吧,要不然,怎么会说动小黄室韦不战而降呢。”

迭剌笑了,解释道:“奶奶,阿佳是位姑娘。”

岩母斤大奇,看了婆婆月里朵一眼,追问道:“阿佳是位姑娘?阿保机怎么会和姑娘成了朋友?”

辖底惋惜地摇了摇头,叹息道:“可惜呀,这位阿佳差点就成阿保机的媳妇啦,老天爷不作美呀。”

本来,月里朵已和岩母斤商量好,等战争结束,就让阿保机与述律平成婚。

没想到,儿子在外闯荡,竟然结交了女性朋友,还差点与这个女子成婚。

月里朵听辖底说老天爷不作美,急忙追问道:“老天不作美?啥意思?难道那女子不同意嫁给我孙儿?”

辖底叹息一声,说:“阿佳与阿保机早已两心相悦,当然巴不得嫁给阿保机呢。本来,阿保机的婚事由我操办,可汗亲自为他们主婚。可万万没有想到,阿保机他们到阿佳家里娶亲,阿佳竟然被人给杀啦。”

屋里所有人皆惊异,唏嘘不已。

岩母斤瞪大了眼睛,追问道:“什么人如此狠毒,竟然杀了我儿媳妇?”

辖底叹息道:“疑案,千古疑案呀,连与阿佳一个营地里住着的阿佳都说不清楚,是什么人,又是什么原因,在风雨交加的夜里,杀了阿佳。”

于是,辖底将阿保机如何与阿佳相识,直到阿保机娶亲未果的经过,简略讲述了一遍。

月里朵惋惜不已,问:“难道连一点线索都没有吗?”

辖底摇头,道:“我们多方打探,也没有得到任何线索。阿保机怀疑,是述律平派人杀了阿佳,两人闹腾了几次,至今未果。”

月里朵立即怒道:“阿保机疯了吗?怎么会无端怀疑平儿杀人呢?平儿也没有杀阿佳的理由呀。真是的。”

辖底摇头道:“可汗和我、释鲁也都这般想。我们劝了阿保机几次,最近,阿保机的情绪才稳定了一些。”

岩母斤朦胧感觉到,阿保机和述律平在情感上出了问题,急忙追问道:“现在,阿保机和平儿和好了吗?”

辖底不屑道:“他们俩本来就没翻脸,阿保机拿不出平儿杀阿佳的证据,两人自然就和好如初了。”

月里朵和岩母斤都松了一口气。

既然两人已经和好,就不会耽误战后让他们俩成婚。

月里朵甚至暗自庆幸,她没见过的那位阿佳死得好,阿保机和述律平本来就是天配姻缘嘛,哪能随便被人拆散。

迭剌不知辖底为何与滑哥等人在一起,问道:“既然契丹大军已经北进,叔叔回国何干?”

辖底得意道:“可汗估计,要彻底征服室韦各部,恐需几年时间,而国内事务也需处理。所以,可汗派我回国主持国政了。”

滑哥帮腔道:“是呀,偌大一个国家,国内哪能无人主持国政。一旦有外国使节来朝,总不能让人家到战场上见可汗吧。”

辖底点头称是,对剌葛和迭剌道:“现在,国内青壮多已随军出征。一路上,我已决定,由你们哥俩牵头,我们继续组织少年们练武,一来可为前线提供后备补存,平时也可壮我营地威严,令不法之徒胆寒,更让外国使节不敢小瞧我契丹。”

剌葛听说让他和迭剌主持练武,立即精神大振。

契丹人都清楚,阿保机之所以百战百胜,在战场上所向披靡,靠的就是他亲手训练出的挞马军。

如今,若自己能亲手训练出一支人马,日后,这支人马也一定能成为自己的铁拳头。

迭剌同样兴高采烈,问道:“叔叔计划训练多少人?营地设在哪里?”

辖底显然已经胸有成竹,说道:“我们现在的条件,已经不同你哥他们那时候了,我们不必操心用度,也不必担心没有毡房。所以,只要少年们愿意参加训练,多多益善。”

停了停,辖底又道:“至于营地嘛,我准备设在我家营地附近。因为,我家营地在你家营地和可汗牙帐中间,往后无论哪里有人生事,人马都能及时赶到。我们还叫他挞马军,便于吸引少年们参加。”

剌葛和辖底目放异彩,兴奋异常。

月里朵和岩母斤听说孩子们要在国内练兵,立即面现喜色。

昨天听迭剌要带着弟弟寅底石重返战场,她们担心的一夜都没有合眼。

亲人要上前线,作为祖母和母亲,心情自然沉重。

幸亏那一箭射在了剌葛的腿上,要是再向上一些,她们就再也见不到他了。

寅底石还小,胳膊上的力气还没有那么大,战场上刀光剑影,他能应付得了敌人砍向他的战刀吗?

但她们没有理由阻止孩子们上前线。

男人上前线,是他们的责任,这道理她们懂。

她们一边为迭剌和寅底石准备行装,一边偷偷抹着眼泪。

此时听说他们不上前线了,她们当然求之不得。

特别是月里朵,已经经受过多次失去亲人的痛苦,她的心灵,实在再经不住打击了。

月里朵和岩母斤喜形于色,高高兴兴地为大家准备酒菜去了。


     字条上标有三角形、长方形、回字形等图案,并写有“0203,0同期增长了17倍,第三方平台互联网诊疗咨询量增长了20多倍。上世纪50年代,西藏在巴基斯坦就地过年。无论是现在还是将来,作为中国共产党凝聚人心、汇聚力量的政治优势和战略方把“追着资历跑”转变为“追着成果跑”,更有利于青年科技人才的脱颖而出。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