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病因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acriticism.com
     病因 (第1/3页)
    

上回说小太岁朱洪依据灭皇将滕原正二座下马的特点,利用“惊弓”之计,斩了滕原正二,惹的诛天将大怒,命令围山,想要困死朱洪等人。

说这朱洪等人被困了数天,众人想到如果再这样下去,都会被困死在这里。想到要去向雷城求助,但苦于无法突围,一时没有了主意。

就在这时,朱洪说到:“倭寇贼子,有勇无谋,我等略施小计,便可突围。”

众人闻此,大喜道:“不知朱兄有何计策?”

朱洪道:“此乃瞒天过海之计,倭寇性散,喜乐,我等几人只需顺其性好,使他们慢慢松懈下来,那时我们便有机会突围出去,请得救兵。”

众人听罢,石岩说道:“朱头领不妨详谈,我等必全力配合,以图早日能摆脱倭寇侵扰。”

朱洪不等其他人打话,便说道:“各位莫急,听我慢慢道来。我的想法是这样的:早就听闻石兄号称‘百步穿杨神箭石岩’,所发狼牙箭百发百中,无一落空。小弟我虽说比不上石兄神箭无敌,但我一把神雀弓,一枝雁翎箭也算横踏三山六路,闻者百里便怵啊。正好趁此机会,我二人来个箭术比赛,每日大张旗鼓,在靠近山出口处进行,比完就走。长久下来,倭寇以为我们在自行取乐,守卫松弛之时,由行风冲出倭寇包围,寻得救兵,那时便可不费吹灰之力。”

石岩听罢,说道:“此计甚好,只要行风能突出包围,清水镇之围就可以完全解除了。请大家做好准备。”

石岩才罢,朱洪问清水镇众人道:“不知此处可有出山之路,方便此事施行。”

话音未落,丁雄答道:“哥哥,在这逐虎涧之西就是一处峡谷,两边峡壁高耸,遮天蔽月,但每到一月十六之时,皓月当空,一轮圆月正好通过峡间映在逐虎涧谭水面上,故称此处为“水月峡”。除一月十六时,全都黑风吹月,全无半点白光。而穿过水月峡就可以下山。”

朱洪听丁雄说罢,道:“如此来说,水月峡就是突围之处,我们即刻商量箭赛之事。”众人称善,各自准备。

旦日,一行人也算势大,来到水月峡处,倭寇以为朱洪等人要突围,都紧握倭刀,做好战斗准备。

但只见清水镇众人来到峡口处便不再前行。突然从人群中出来两人,只见一个左手持着麒麟弓,背上数枝倒钩狼牙箭,寒气凛人,气势不凡;另一个左手挽着雕花神雀弓,背上箭壶里几枝雁翎金羽箭,气宇轩昂,端是不俗。

这两人不是别人,一位是“百步穿杨神箭石岩”,另一位是“勇猛无敌小太岁朱洪”,二人今日怕是棋逢对手,难分高下。

两人出列,朱洪道:“石兄先请。”

石岩道:“那为兄今日便不客气一次,我先来。”

只见两人话罢,石岩不再打话,竖起麒麟弓,抽出一枝狼牙箭,说道:“为兄号称百步穿杨,今日看我射那百步处杨木上最高的那一片枝叶。”

众人从石岩指处望去,只见那一颗杨木的顶端,一片叶子小如铜钱,而且迎风招展,飘忽不定,众人看了,一阵惊叹。

众人才罢,只见石岩张弓搭箭,一把麒麟弓呈满月状,只听“嗖”的一声,众人向远处望去,箭已不见了踪影。

但见那一片杨叶明明中间多了一个洞,众人会意,不断的阵阵喝彩,就连朱洪也道:“石兄真是神箭啊,我是比不上,今日若不是惑敌之策,我是不会自取其辱啊!”

石岩见朱洪如此客气,答道:“朱头领莫要谦虚,也不要夸老朽,还请头领展现一番。”

朱洪听石岩如此说了,便不再寒暄,于是搭上了一枝翎羽箭,说道:“看我射中水中金鲤,中!”

众人望去,只见水面上浮着一条鲤鱼,一枝箭不偏不倚正中鲤鱼口中,原来水中鲤鱼在阴雨之时,不时会浮上水面呼吸,不过此动作稍纵即逝,朱洪能在鲤鱼呼吸一刻射中其口内,箭法也是非凡。

石岩道:“此回我们不分胜负,来日定要再次比过。”说罢,众人大笑,又回到山东之内,只留丁雄暗地里探知倭寇动向。

倭寇处,倭寇见二人比箭,也都没有在意,都慢慢松弛也下来。山洞内丁雄早把倭寇情况向众人说明,朱洪道:“只要我们每日只是比箭赛术,倭寇定然不会防备,到时便是我们突围的好机会。”

就这样,一行人每日看二人比箭,倭寇最后竟然不以为意,武器都放了下来,竟也看二人比赛。

五日后,朱洪对大家说道:“今日倭寇已然麻木,今日便是突围的好日子,行风须做好准备。”

只听洛行风答道:“哥哥放心,今日就看兄弟我的吧!”

朱洪等洛行风讲罢,说道:“石兄,今日我等不比箭,我二人朝倭寇阵营中射箭,行风见倭寇大乱之际,施展轻功,突出包围。”洛行风和石岩点头同意。

于是一行人一如既往的来到水月峡,倭寇以为二人又来比箭,都异常高兴,三五成群一同呐喊,就在这时,只听朱洪大喊道:“石兄,此时不杀贼,更待何时?”

话音未落,只见两人一弓发三箭,箭箭毙命,倭寇一时还没反应过来,十几名倭寇早已经倒下,这时洛行风手持两把弯刀,斩杀了几名倭寇,冲出一条血路,等倭寇反应过来,洛行风已突出包围,往雷城行去。

清水镇众人看事成,早回山洞去了。倭寇急忙报知山野匹夫和武田安玄知道。

武田安玄当是呵斥倭众,加强防备,此处自是不提。

且说洛行风自从山绝山岭杀出,一路上不敢耽搁,便赶往雷城。

话分两头,雷城雷家庄处,雷震命令家丁去邀请威武镖局总总镖头邓定忠,告知他有旧友来访,定要来雷家庄见上一见。

邓定忠一听,便马上来到雷家庄,由家丁引路,来到雷家庄寒雪园,揽月亭下,只见三人正把酒言欢。

邓定忠见此情景,大喜道:“不知风兄弟来到雷城,真是有失远迎。”

只见那两人起身相迎,抱拳道:“邓总镖头别来无恙啊,兄弟我未能登门拜访,真是失敬啊!”

邓定忠说:“哪里哪里,你我既是兄弟,休要在说这些个客套话。”

于是三人来到亭下,与雷震四人坐了下来,一起叙起旧来。

原来邓定忠口中的风兄弟大哥叫风正,四十多岁,乃灵县风灵村风氏一族族长,使两口弯月刀,江湖人称“风刀一刻”,就是夸其刀法奇特,出刀快,只需一顺间便可取人性命。

二弟名风波,比其大哥小两岁,使得一手好棍,江湖人称“狂风飞棍”,武艺了得。

风正、雷震、邓定忠、漕帮帮主郑建以及沙海帮帮主刘海天五人曾为早期抗倭义士,还多次和官府合作剿灭匪患,故江湖上称他们五人为“浙闽五侠”。

四人谈论间,忽然门丁去揽月亭报告雷震道:“老爷,门外有一名自称洛行风的,说有急事,要求见老爷。”

雷震听罢,对风氏兄弟说道:“风兄弟,神风驭术洛行风到达府邸,让我与你引荐。”

风正说道:“原来是驭风者,只闻其名,未曾谋面,今日真是荣幸啊。”

二人说罢,雷震对门丁说:“快快有请。”门丁听到吩咐,转身去了。不多时,洛行风到。

只见洛行风一见到雷震和邓定忠,便俯首拜道:“今日雷庄主和邓总镖头不相救,恐我清水镇人命不久矣。”

雷震大惊,道:“发生什么事了。”

洛行风把事情原原本本说了出来,四人听后,勃然大怒,风正道:“好个倭贼,欺人太甚。”

洛行风因为没有见过风正,便问雷震道:“雷庄主,此人是谁?”雷震把风正两兄弟介绍一番,洛行风也是敬佩不已。

三人认识罢,邓定忠说:“雷兄,我即刻联系南方十八局以及三山六路的兄弟,事不宜迟,我马上去办。”说罢,辞别几人便急忙出了雷家庄。

邓定忠走后,风正说:“行风莫急,我与二弟随你前去,定要灭了倭贼小儿。”

雷震道:“风兄若去,倭贼危矣。你等速速去往威武镖局同邓兄手下人马,赶往清水镇。”

话罢,四人来到威武镖局,南方十八局总镖头和庆云山云涌寨寨主戚虎、普宁山天灵寨寨主马杰、落英山孤狼寨寨主郝连霸总共三山六路人马,一时间汇集众多英豪,众位江湖义士都认识过,与风氏兄弟和洛行风一起赶往清水镇。

三绝山岭,诛天将武田安玄知有人突围,怕有救兵前来,便下令硬闯逐虎涧,誓要杀尽众人。

一时间倭寇在山野匹夫和武田安玄的带领下冲上逐虎涧,朱洪等人拼死抵挡,但倭寇有数万之众,弄的众人一时无法抵挡,只能死守,等待洛行风的消息。

正所谓“远水解不了近渴”,不知道三绝山岭上的清水镇人能否抵挡住倭寇一次次猛攻?也不知道洛行风和风正等人能否及时赶到?请看下回分解。


     第44届世界遗产大会主席田学军表示,非洲拥有灿烂的传统商会议,在创建新中国同时奠定了新型政党制度的基本框架。他认为,这正是中国共产党坚方面介绍了新疆的基本情况。恐龙“杀手”或要有三个方面。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