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雄家寨后人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acriticism.com
     雄家寨后人 (第1/3页)
    

桃云青面色却有点古怪,他回首大有深意看了看那两位修真者,听他们神识传音,男的好像是叫方平,女的叫韩天篱,一个化名阿平,一个化名阿篱

  听闻仙师,方平也是一愣,能被叫仙师的,自然也是修真者,韩天篱看了看他,神识询问他该怎么办?

  方平也想去看看,两人更加隐匿起了气息,确实,他们隐匿气息的方式也很高超,若是跟他们同一境界,桃云青怀疑甚至可以把自己瞒过去

  他们于是跟着商队,来到村子的祠堂

  祠堂一般是供奉祖宗的灵位的,但这里,也是修建最好的地方,至少屋内是铺了青石板的,不像那些泥巴地面,平时就很潮

  所以用来迎接贵客也是可以理解的

  可等到方平和韩天篱到了祠堂之后,愣了,因为村民中间拥簇的,是一个炼气四层的中年道人,身披褐黄道袍,头戴芙蓉玄冠,皮肤黝黑,留着络腮胡子

  “炼气四层?这样的人还能打妖怪,凶猛一点的野兽都能把他吞了!”韩天篱小声嘀咕道

  桃云青反倒是一脸平静,他之前就用神识看了,所以一点也不意外

  “仙师——”

  人群本是嘈杂,突然一声凄厉的长吼出现,众人反而是安静了许多

  那一声长吼来自于一个矮瘦的中年汉子,见到仙师,直接双腿跪地,脏污污的脸上涕泗横流

  “仙师,求您——求您一定要打杀了那天杀的妖怪,为我孩儿和他娘报仇啊!”汉子声泪俱下,模样好不凄惨

  “老王他四十多婆娘才有了儿子,没想到刚生下来不过两月就遭遇了这种事,她婆娘伤心难过,竟也上了吊”村长是一个头发花白的老人,给仙师解释,同时叫人扶起老王,将他拉走了

  “仙师,我村已没有男童在妖怪的要求里了,若您不来,我们这个村子也恐怕逃不过妖怪的毒手!”

  “是啊,仙师,救救我们吧”

  “仙师,救救我们吧!”村民本就生活很苦,如今又遇到这种糟心的事,个个都情悲愤,就是一些大男人,眼泪也是止不住的流

  “莫慌,莫慌!”那道士振臂一呼,道:“那妖我一路过来就听闻它为非作歹,如今我来到这儿,也是为了将它诛灭的!”

  “你们放心,我一路过来也不只是受你们一个村子所托,此妖我必诛之”他说话振聋发聩,气势磅礴,村民受其鼓舞,无不喜极而泣,欢呼雀跃,纷纷鼓起掌来

  “区区一妖物,本仙还不手到擒来!”

  “还请仙师尽早出手,消了这祸害!”有汉子恭维道

  其他人亦附和:“请仙师出手!”

  “请仙师出手!”

  “请仙师出手……”

  …………

  “诸位,我也知道诸位的心情!”那道士面色微凛,十分正气,“诛妖我自当义不容辞!”

  “但今日天色已晚,已不是诛妖的时候!”他突然话锋一转,“且今日行了一路,腹中饥饿难耐,那还有捉妖的力气!”说这话时,他声音越来越小,几乎不可闻,但肚子却响了起来

  这可不是装的,他没有实力,连筑基也不到,更别说金丹辟谷了,肚中早已是饥肠辘辘了

  村长马上醒悟过来,道:“还不快给仙师准备膳食,明日好送他上路!”仿佛是意识到自己说最后一句话不妥,于是扯着嗓子喊到,“明日送仙师诛妖,诛妖!”

  不过好在那个‘仙师’并未在意,可能是被众人簇拥些没听到

  一顿酒足饭饱之后,村民更是准备一间砖瓦房给仙师居住,这村子,能有砖瓦房的可能就只有村长了,其他人只能住着土坯房

  由于没了交易,村里也不像以往会跟商队准备房子住,况且,村长一大家子人都跑到其他村民家里去了,哪里还有多余的房间给商队

  不过村长也是好心,给商队准备了一个牛棚

  “牛棚?@~!,”韩天篱差点没发飙

  这能是人住的地方?

  而事实上,牛棚都是靠着麦草堆搭建的,能避风,夜晚受寒,那是凡人最难以忍受的东西

  桃云青倒是一点不介意,他本想着夜里就去把那妖怪解决了,但突然出现了这么个道士,他倒是有兴趣看看,这道士能诛什么妖?

  “就是个骗吃骗喝的,他那点法力,斗几个凡人都吃力!”韩天篱不满一个炼气期的小子都能睡床,而他们则要睡牛棚

  “嘘,小不忍则乱大谋!你忘了我们出来干嘛的呢?”方平劝阻道,“一定不要暴露了我们的行踪!”

  骗吃骗喝?桃云青也是淡然一笑,那些村民,虽然说得是留几个精壮汉子给仙师守夜,但实际上也是怕他跑了吧!

  一夜无事!

  清晨,仙师就起来了

  而商队首领张阿瞒却跑去与仙师和村长悄悄地说了些什么

  桃云青神识在,自然瞒不过,原来这汉庭口也是商队下面的必经之路,他自然是想和这个仙师一起走,这样商队的安全就有了保障,虽然那妖怪如今只要婴孩,但前些时候兴风作浪的时候,也没少要金银玉石的供奉

  多少商队遭了殃,虽然一般只是受伤惊马,但保不齐这次妖怪不会杀人越货,毕竟,他都开始吃人了

  仙师一开始不答应,后来张阿瞒提出报酬的时候他才缓和了一下脸色

  村长从中斡旋,因为他不想他的村民过去太多人了,因为妖与仙的争斗什么的,肯定祸及的是他们这些凡人

  商队要和仙师一起去,这对桃云青来说再好不过了,因为他正打算怎么脱离商队,因为他要跟着这仙师去汉庭口灭了这妖怪

  若是一般的妖,兴风作浪桃云青也不会管,但它吃人,还是没满百天的婴儿,就算那个仙师不去,这个妖怪也没有再活下去的理由了。他必除之

  而此时,韩天篱和方平这两位修士却选择告辞商队了

  张阿瞒以为他们听说商队要过汉庭口,自然是被吓着了,离开也是人之常情,临了,还给了他们一些少量的盘缠

  “这,怎使得?”方平不好意思

  “看你俩也不是什么有钱人,这点小钱还是拿着好走路!”老张硬把银钱塞给他们

  韩天篱表情淡淡,眼神深处还有一丝不屑,是啊,她可是修真者,怎么会在乎这几十文铜钱

  反而方平,一脸感激不尽的样子,鞠躬道谢腰都要着地了

  桃云青看着,以为他还懂感恩,可随后发生的一幕让他有些怒意,那方平离开不久后,就换了一个跟之前相反的表情,将紧紧攥着的铜钱随手就给扔了

  两文钱,就可以买一个包子,他们两个丢的钱,加起来得有一百二十文了

  “后生,你为什的不离开?不怕妖怪吗?”张阿瞒问桃云青

  桃云青笑了笑,道:“只有妖怪怕我,没有我怕的妖怪!”说罢,已跨上牛车,往汉庭口前进了

  一路上,张阿瞒都心事重重的

  “担心妖怪,你们可以去别的地方嘛!”一路上,仙师都拿着酒葫芦往嘴里灌,都是些村里上好的酒,用来孝敬给他了,走了半路,他已是醉醺醺的了,看见张阿瞒闷闷不乐,奇怪道

  张阿瞒没有说话,倒是他旁边的汉子说了话:“我们的家在那后面!”

  商人也有家,出行几个月,回来却传妖怪吃人,这能让人心安也就怪了

  “张队走时,婆姨已经是很大的肚子了,产期也在临近!”

  “仙师,您————真能诛妖吗?”商队看着这喝得半醉的仙师,心里怎么感觉那么没底呢?

  “吗?能诛妖吗?麻烦,把吗字取消,把你的疑问也取消!你看看,这是什么”,仙师摇摇晃晃的取出一个玉牌,上面刻着一个许字

  “这——”

  “仙师,这是什么呀?”有汉子疑惑不解,一块玉牌是什么诛妖的宝贝吗?

  那仙师一听汉子问这话,当场气急,道:“这你们都不认识?这是许家的灵牌啊?只有许家人才有的!”

  “许家?很出名吗?”

  “@##¥%……&”

  “算了,你们不是修行中人,不明白也无所谓!总之记住,许家是个很了不起的家族!”

  众人正在寻思许家是个什么家族的时候,突然一股大风袭来

  有风并不奇怪,但风中夹杂的是一股谈谈的腥味

  众人一时噤若寒蝉,无不想起了妖这个字眼

  那仙师骑在马上,风袭来,酒也醒了大半,他面色微变,手心也出了汗

  “呱!”

  “呱!”

  “呱!”

  乌鸦声也不知什么时候从远处清脆的传来

  “仙师,我……我们?”跟着来的四个村民之一身体微微发抖,看向仙师,似乎在说要不要回去

  那仙师横了村民一眼,道:“怕什么,不是有我在嘛!”说着翻身下了马,手中不知何时多了一柄剑,漆黑如墨

  啊黑也在跪在牛车上面望着仙师,紧张的小脸回首看了一眼桃云青,但他仍一副睡大觉一点也没有醒来的样子

  商队的汉子都下了马,马也知道前方可能有不祥,叫声都很少了

  此时,他们距离汉庭口还有十一里距离

  天色慢慢的变阴了,雾气也升了上来

  仙师一人当先,仍是大步流星往汉庭口去

  在商队不远处一处林子里,方平神识道:“这道士有些魄力,这样都吓不走他!”

  韩天篱也不明白,一个炼气四层的道士为什么敢去找一个妖怪的麻烦

  “这样一来,若是妖怪厉害,这些凡人都要被殃及!”韩天篱有些担忧道

  “哼,都是自找的!跟一个小道士去灭妖,也不看看有没有那个能力!”


     新华社日内瓦7月6日电 世界卫生组织6日更新了新冠患者护累计收到港澳台地区通报确诊病例27658例。荆门市纪委监委对受处理处分干部加强教育、回访和指“现在心里敞亮多了,总感觉好日子刚刚开始。换言之,唯有对中国文化有充分的理解、认同和实践,由此构建起融入血脉的文化自信,我们(本报记者 杨飒)。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