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磨合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acriticism.com
     磨合 (第1/3页)
    

天色渐晚,小镇上的店铺都已早早关了门,空荡的小巷内雪儿独自一人,沿着青石板路徘徊,不知为何她不愿回客栈,也不想见到轩辕青羽!

  几盏灯笼在风中摇曳,形似鬼魅。

  突然,远处传来了刺耳的笛声,一个身着红衣的娇媚女子出现在了巷子尽头。

  雪儿突然觉得在哪见过此人,可还未待她看清,那红衣女子便已消失不见了。

  雪儿想也未想便追了上去,那红衣女子似乎有意让着雪儿般,很快便将雪儿引至了海边。

  “呦!小丫头跑的挺快呀!不愧是带翅膀的!”红衣女子缓缓转身露出了一张娇艳的脸,火红的衣服勾了出凹凸有致的身材,举手投足间尽显娇媚。

  “你是谁?”雪儿警觉的看着眼前二人。

  “这么快就把你狐姐姐给忘了!”狐娇娘掩嘴娇笑道。

  “什么狐姐姐!我不认识!”雪儿仰着脸皱眉道。

  “这丫头不像装的,看来是真把把我们给忘了!”狐娇娘一把拉过苍狼在他耳边轻声道。

  “也是,时隔一年多了,忘了也在情理之中!”苍狼环抱着手臂,摸了摸下巴道。

  “你傻啊!你看她,像是记性不好吗?”狐娇娘眯着眼睛细细打量着雪儿道。

  “你们到底是谁,故意引我来此,究竟想干什么!”雪儿故作镇静道。

其实雪儿清晰的听到了他们的对话,但却不知对方是敌是友!万一是敌打不过这二人就惨了,雪儿突然有些后悔不该冲动跟来。

  “呵呵……我们就想跟你叙叙旧!我是你狐娇娘姐姐,这位是你苍狼哥哥,对了,你那位俊俏的公子哥呢!许久未见,奴家还有些想他了呢!”狐娇娘疑惑的掩嘴轻笑道。

  “公子?你说的是轩辕青羽吗?他在客栈!”雪儿意识到这二人对自己似乎并没有恶意,便放松了警觉。

  可雪儿的回答却让狐娇娘再次一头雾水。

  “看来是我们认错人了!”苍狼悄声提醒道。

  “怎么会认错,你看这丫头的眼神,跟以前一模一样!”狐娇娘虽疑惑却肯定自己没认错人。

  “你们知道我是谁?那你们告诉我,我姓甚名谁?是哪里人?”雪儿听到了他们的对话,看来这二人真认识自己。

  “白雪儿!应该是北泽人吧!”狐娇娘苍狼异口同声道

  “看来你们真的认识我!太好了!那你知不知道我家在哪?家里还有什么人?为什么会来南熵?……”雪儿正欲询问更多!突然听到身后有人在呼喊自己的名字,“雪儿~雪儿~……”辕青羽的呼唤声自远而近向这边传来。

  “先别告诉其他人你见过我们,我们还有任务在身,不便久留,雪丫头你多保重!要记得想哥哥姐姐噢!”狐娇娘一看有人来了,便拉着苍狼快速离开了。

  雪儿虽还想继续询问,却被轩辕青羽的突然出现打断,狐娇娘不愿让其他人知晓,一转眼便消失了!

  “雪儿姑娘!吓死我了!我还以为再也找不到你了!”翠儿擦着眼泪抽搐道。

  “雪儿!”轩辕青羽紧张的一把将雪儿拉住,生怕她再次消失不见般。

  “对不起!让你们担心了,我只是想一个人走走,散散心!”雪儿垂直脑袋不敢直视轩辕青羽的眼睛。

  “没关系,是我不该放心的把你交给翠儿!”轩辕青羽只是看了一眼翠儿,翠儿便已吓的跪倒在地。

  “不关翠儿的事!是我故意甩开她!想一个人走走,你千万不要责罚她!”雪儿伸手想去扶翠儿,却被轩辕青羽一把拉住。

  “翠儿没看好你就是她的错,今后翠儿你就不必再侍奉雪儿姑娘!今夜就在这里好好反省!”说着轩辕青羽便拉着雪儿离开了。

  “少主,奴婢知道错了!求少主开恩!少主别走!奴婢下次再也不犯了,求少主开恩!”翠儿颤声哭着,可轩辕青羽却没有丝毫原谅她的意思,拉着雪儿头也未回的离开了。

  自雪儿失忆时起,轩辕青羽便对她照顾的无微不至,生怕她再受到伤害。

  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雪儿身边的侍女每次被轩辕青羽责罚,雪儿就觉得是自己造成的,这也让雪儿倍感压抑,可越这样,雪儿便越想逃避,越喜欢独处!

  “不是翠儿的错!”雪儿直视着轩辕青羽的眼睛。

  “无规矩不成方圆,羽族自有羽族的规矩!犯了错就必须接受惩罚!”轩辕青羽淡淡道。

  “可…”还未等雪儿开口,轩辕青羽便一把将雪儿拥入了怀里。

  “别说了!你可知,我今日有多害怕,多担心你吗!我生怕一不留神你就会消失!答应我!别再一个人乱跑,好吗?”轩辕青羽此刻像极了一个丢了心爱玩具又失而复得的孩子。

  “好,我知道了!”雪儿心中疑惑团团,她不明白为何轩辕青羽会如此紧张她!若按他们所言,雪儿与他只不过是朋友!

  “雪儿,若你真觉得闷,就告诉我,我随时可以陪你散心!”轩辕青羽看着雪儿一脸认真。

  “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好!”雪儿一脸不可思议。

  “你救过我!你忘了,但我记得!我会记一辈子!”轩辕青羽用力握住雪儿的手。

  “可我却什么都不记得了!你说的一切好陌生!”雪儿有些排斥的抽出手道。

  “别担心!等回了西海,一切都会好起来的!”轩辕青羽淡淡道。

  站在暗处看着这一切的狐娇娘却轻笑起来:“事情似乎越来越有趣了!”

  “咚咚咚”熟睡的魔恒被一阵敲门声吵醒。

  “谁呀!这么早!”魔恒不情愿穿衣下床。

  “你?你是寒公子!”一开门便对上了翦翎儿贴身侍女铜铃般的眼睛。

  “对,在下寒天!”魔恒嘴角勾起一抹笑意,这侍女的反应霁寒甚是满意,霁寒的这副好皮囊很是受!

  “我家姑娘有请!”侍女正了正色道。

  魔恒早已猜到翦翎儿迟早会主动来找他,侍女将他带至后山,便快速离开了。

  薄雾,细瀑如雨,一汪碧潭清澈见底,几尾细鱼正在潭底畅游。

  潭边破空之声阵阵,翦翎儿裙带飞舞,剑尖挽起无数剑花,突然剑身略潭面,带起无数水花如箭般向着魔恒打来!

  魔恒没料到翦翎儿竟如此记仇,指尖白光一闪,水花被击落,翦翎儿手中的长剑已架在霁寒脖颈之上。

  “这就是翦姑娘的待客之道,真是与众不同!”魔恒伸出手指拨开剑身。

  “客,哪里来的客!”翦翎儿冷冷道。

  她似乎并未想轻易放过魔恒,目光一凌,挥剑直直刺向魔恒要害,魔恒闪身躲避。可翦翎儿的剑却紧贴着魔恒不放,不论魔恒如何躲避都丝毫不乱。

  “翦姑娘你想谋杀亲夫呀!”魔恒突然故作可怜状道。

  谁知这一说更加激怒了翦翎儿,只见她剑法突变,更快更急,步步紧逼,魔恒此时已退至潭边,若再退只能扑入潭中了,谁知翦翎儿柔身欺来,一声清吟,剑尖直直刺向魔恒脖颈,这明显是想要魔恒的命,魔恒快速侧身,一缕丝发应声而断。

  可翦翎儿丝毫没有停下的意思,眼看着剑身即将要割破魔恒脖颈,“扑通”一声魔恒顺势倒入了潭中。

  翦翎儿似乎也没想到魔恒会直接躺进潭内,收回长剑,站在潭边,怔怔望着潭面。

  “天气炎热,正好泡个凉水澡舒服舒服!”魔恒似乎没有上来的意思,反倒在潭中游了起来。

  “登徒浪子!本姑娘今日便要杀了你!”翦翎儿怒视着魔恒,美目中快喷出了火。

  “这潭中如此清凉,我为何要上去!”魔恒嬉笑着,向深处的瀑布游去。

  “你!无耻!”翦翎儿急的跺脚道。

  “我就无耻,你能拿我怎样!有本事下来再战!”魔恒扭头勾了勾手指一副轻薄样。

  “世间怎会有你这种无耻、狂妄自大之徒!”虽翦翎儿带着面纱,可魔恒依旧看到了她涨红的脸。

  “你今日不就见到了!”魔恒的话让翦翎儿气的全身发抖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你爷爷既已将你许给了我,我便是你未来的夫君,你今日若真杀了我,你爷爷岂不是要背负全天下的骂名,说他纵女行凶,而且还是杀的未婚夫!哈哈…”魔恒一脸坏笑的看着翦翎儿。

  “你!我……”翦翎儿此时又气又急,突然她看了看手中的剑,反手搭向脖颈。

  魔恒未想到此女如此刚烈竟要自刎,挥手带起水花打向翦翎儿手腕,长剑应声掉落水中。

  魔恒飞身上岸,立与翦翎儿身侧。

  “你为何不让我死!既杀不了你,我便自杀!也省得要嫁与你!”翦翎儿身子一软,瘫坐在地上,泪水已滑出了眼眶。

  “嫁给我这个群困潦倒的乞丐,你不愿意?不过也是,我连吃饱饭也许都成问题!”魔恒打趣道。

“与着无关!”翦翎儿厉声道。

“既与钱财无关,那便只有一个可能,你是真的喜欢惨了他,竟然宁死也不愿嫁给别人!”魔恒淡淡一笑道。

  “那日看到你腰间的短笛,我还以为你是他派来的,竟还暗自高兴!可那晚你竟敢轻薄与我!”翦翎儿梨花带雨不停抽搐道。

  “呵呵,看来姑娘误会很深呀!我来此的确不是为了你!”魔恒负手而立瞟了一眼地上的翦翎儿。

  “你的意思…”翦翎儿突然太目看向魔恒。

  “你猜对了!我并不会真的娶你,你大可放心!”魔恒说着转身朝着来时的路走去。

  翦翎儿看着魔恒远去的背影,突然觉得自己之前的行为确实很愚蠢。

  修养了三日,魔恒用这三日的时间彻底将晓月融汇贯通。要知道得晓月本就是神器,若想得到容易,彻底掌控却不易。

  依旧是竹林外,翦尚一袭白袍,面色红润,须发飞舞一副神仙姿态。

  “你真放心将你那宝贝孙女嫁给我?你也看见了我两袖清风,身无分文!更无权无势,还是北泽王悬赏通缉的要犯!”魔恒斜躺在蒲团之上,拨弄着香炉内飘出的紫烟。

  “呵呵!钱财乃身外之物,女大不中留,迟早是要嫁人的!更何况以她现在的身手,若真遇到追兵还能救你!”翦尚一脸得意的笑容。

  “粗布麻衣,颠沛流离!你这个爷爷真会为你孙女考虑!”魔恒淡淡一笑道。

  “你,可以不走,留下,继承我的一切!”翦尚细目道。

  “切,谁稀罕!”魔恒撇嘴道。

  “你不稀罕,可有大把的人稀罕!”翦尚捋了捋胡子道。

  “哈哈,世人皆知翦尚乃天下第一谋士,却不知你的剑法才是天下第一!你与琼阙本为好友,一个痴与练剑,一个痴与铸剑,琼阙仙逝,自那时,你便再未碰过剑。却独爱收藏琼阙老先生铸的神兵利器!还有何宝贝,都拿出来给我涨涨见识!”魔恒指尖白光一闪,一柄薄如蝉翼,淡如秋水般的利剑便出现在霁寒手中。

  “这,你竟如此之快便将这晓月融汇贯通!奇才,奇才啊!”翦尚眼中闪过一丝狡黠,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魔恒手中的晓月。

  “若不是我身体受了重创,又岂用得了三日之久!”魔恒眼中傲气凛然。

  “年轻人还是需要谦虚谨慎,曾有人穷极一生都未能将其收入囊中,你竟只用了短短三日,知足吧!”翦尚眯着眼睛,一副长辈教育晚辈之态。

  “切!你刚刚还拐着弯夸自己教出了翦翎儿这样的用剑奇才,转眼就来说教,需谦虚谨慎!啧啧…为老不尊!”魔恒收起晓月一幅慵懒模样道。

  “我活了几百岁了!你个小娃娃才多大,竟敢来说教我!”翦尚瞪大眼睛又欲拿手杖敲打魔恒。

  谁知魔恒反手就挡住了手杖。

  “好好,晚辈知错,你老消消气。这几日多谢您老盛情款待,晚辈的身体也恢复的差不多了,是时候告辞了!”魔恒起身站立,对着翦尚拱手行礼道。

  “唉,该留的留不住,该走的也留不住,走吧!都走吧!”翦尚从怀中掏出一个精致的盒子扔给魔恒,起身缓步离开了。

  “这抠门的老家伙,竟也大方了一次!”魔恒看着运去的翦尚打开盒子,里面装满了龙羡!

  


     从唐朝开始,茶叶就通过茶马古道源源不断地运入西藏,在漫长的茶 农业高质高效:乡村振兴要靠科技深度发展。全国人大代表,黑龙江大学法学抗外敌入侵的第一次完全胜利。1949年,我国公共图书馆数量记初心使命,赓续“赶考”精神。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