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和解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acriticism.com
     和解 (第1/3页)
    

刚回到厨房,汪敏忽然一拍脑袋:“瞧我这脑子,家里好像没菜了,我去菜场买点。”

说着她就一边解开围裙走到门口,准备换鞋。

杨大伟将双肩包放在沙发上,来到厨房前,看了一眼,砧板上放着切了一半的黄瓜片,旁边的碗里放着白菜豆腐,忙说道:“不是有菜吗?你之前准备做什么就做什么。不用忙那么多。”

汪敏笑着摇头:“那哪儿行。你不在家,我和你爸饭量小,吃的清淡,全是素的。我去给你买点五花肉和排骨,炖点红烧肉给你吃。你以前最爱吃了。”

“我现在已经不爱吃红烧肉了。”

话一出口,杨大伟便觉得不对。

汪敏的脸色一暗,抿着嘴唇,想说什么却又说不出来。

杨大伟看着更是难过,连忙又解释道:“我现在减肥,一直在吃素。”

汪敏这才好转了一些,盯着杨大伟看了一眼,摇头说道:“你这孩子,跟外面学的坏毛病,你哪里算胖了,就减肥,不许减了,听到没?反正菜场离这不远,我一会儿就回来。你自己在家看会电视,或者玩会手机,WiFi密码是你生日。”

“真的不用了。我在路上才吃过饭,不饿。”

“那我让你爸带点凉菜回来,附近有家虎皮鸡爪不错,跟你以前喜欢吃的那家是连锁店。”

杨大伟点点头,顺势问道:“我爸呢?他怎么没跟你一起回来?”

汪敏换回拖鞋:“他啊,说回来跟我待着没意思,每天下班之后,都要去找他那些狐朋狗友潇洒一会儿。”

杨大伟默然看了看宽敞又陌生的新家。

以前他们的老房子,不过八十平左右,两室一厅一厨一卫。在角落里放个响屁,整个家里的人都能听到。很多个夜晚,杨大伟待在自己房间温书的时候,陪伴他的都是父亲那大如响雷的呼噜声。

可那时的房子小虽小,但却是热闹的,温暖的。

如今这个新家,听母亲说过,一百二十平左右,三室一厅,还有个宽敞的阳台,父母装修时花钱做成了个阳光房,能摆下一张小桌子和两把椅子。

这个新家宽敞得够一家三口每个人都有个自己的小空间。

可对于两个年过半百的中年夫妇而言,它未免也太宽敞,太冷清了。

杨大伟不止一次听母亲说过,新家过年时没有老家过年时暖和。

所以,父亲为何下班后不愿直接回家,而是去和朋友待在一起,答案已经很明显了。

杨大伟看向母亲,忽然发现这个许久未见的女人鬓间已经有了些许白发。

父亲一直是个交友广泛,擅长与人沟通的,所以常常出去,日子想必过得不至于太过冷清。

可他这个母亲,却一直不是活泼开朗的性格。能够玩得来的朋友,也就那么两个。想必不可能如父亲那般常常出去潇洒。

如果是年轻人,抱着手机,便仿佛与全世界在交流。

可她似乎也不太喜欢玩手机。

那她一个人面对这个空荡荡的家,心中又会是如何一副光景?

杨大伟有些不敢去想。

他强迫自己放空心思,笑着对母亲说道:“他还是喜欢打麻将吗?”

重新系上围裙的汪敏点头又摇头:“最近几年麻将打得少了,倒是迷上了下象棋?”

“为什么?”

“还能为什么?麻将要四个人,象棋只要两个人就能玩。”

因为凑不齐人吗?

听到这个答案,杨大伟又是默然无语。

作为一个喜欢独来独往的人,他不太常体会到这种三缺一的感觉。

但仔细想想,若是这两年没有一个钟小丫陪他打游戏,那那样的日子未免也太可怕了些。

也许他早就坚持不住,病入膏肓了,也不会现在才拖到进医院。

说来这个社会的发展还真快。

在并不很久以前,社会关注的主要问题还是留守儿童。可不过二十多年过去,空巢老人已然有了与留守儿童并驾齐驱的趋势。

这让杨大伟忽然有些弄不清楚,社会的发展太快究竟是弊大于利,还是利大于弊?

当物质文明不够发达的时候,人们对精神文明的需求便随之匹配了一个很低的态势。

吃不饱穿不暖的时代,每个人为了全家老少的一口口粮而日夜奔波,又怎么有余力去关心谁冷落了谁?

但与此相反的,在那种一切都很匮乏的年代,人们所展现出来的对理想的渴求又是那么的纯粹而坚定。

也正是在这样的时代大环境下,才出现了赤色黎明军那一大批信仰纯粹又坚定的人,打破旧樊笼,建立起了崭新的梦之国。

而到了现在,物质文明日渐兴盛,人们满足了基本的衣食住行需求后,自然提升了对精神需求的追求。

一方面,人们的生活幸福指数得到了极大地提升。

但另一方面,留守儿童,家庭主妇,空巢老人,一个个时髦又饱含生活辛酸的词汇应运而生,抑郁症之类的富贵病渐有大行其道之势。

杨大伟原本对这些东西并不关心。可是不久前,他才发现有些东西并不是不关注就真的牵扯不到自己的生活。

譬如他的父母,就成了标准的空巢老人。

对此现状,他也不是没有犹豫过,想要改变,可每当提起回家的念头,一些深埋已久,但却从不曾忘却的记忆便会不自然涌上心头。

终究是意难平。

说句难听的,这次要不是那么巧合地撞见了钟小丫身上的一摊子烂事,对他有所触动,他也许还要很久才会回来,甚至,永远不回来。

反正他的生命按照之前的生活节奏,也许撑不了多久了。

死亡或许是一件很艰难的事。

但当活着也变成一件差不多艰难的事时,杨大伟才发现,还是死亡更简单一些。

就在杨大伟习惯性胡思乱想间,母亲打电话的声音将他重新带回了现实。

“杨松林,干嘛呢?赶紧回来。”

电话那头随即传来杨大伟熟悉的高调嗓门,不过相比于以前,声音还是不免多了些老态:“我这好不容易才坐到,屁股都没坐热,二饼。”

“赶紧回来。儿子回来了。”

“三饼碰,你刚才说什么?谁回来了?”

“你儿子回来了。等会回来的时候去菜场南门买点凉菜,虎皮鸡爪要有,其他的你看着买。行了,我这还忙着,挂了。”

听着母亲与父亲的对话,杨大伟找回了一些家的感觉。

这么久时间没回来,老杨似乎并没有如同他曾经宣扬的那样重振雄风,从老婆手里夺回一家之主的话语权。

打完电话,汪敏便又进了厨房忙活着。杨大伟挽起袖子想要帮忙,却被母亲推了出来。

无奈之下,他只好靠在厨房门口干看着。

看着砧板上准备的都不够一人份的食材,杨大伟不禁问道:“你们晚上就吃这么点?白天还要给那些小学生上课,能有精神管住他们么?”

“嗨,刚才你爸说了今晚不回来吃饭,我便做的一人份。不过,年纪大了,饭量确实也没那么大了。而且以前你在家的时候,原本就是你一个人的饭量顶得上我们两个。”

“这倒也是。”杨大伟笑笑,“对了,搬了家之后,你们这边认识人多么?老杨他平时都跟谁一起玩?”

“可能还不太熟悉吧,认识的没几个。你爸他能和谁?还不是以前的那几个,你以前基本都见过,来家里吃过饭的。老张,老李几个。”

杨大伟停顿了一下,做足了心理建设,才笑着问道:“那杨念桐呢?他们还一起玩吗?”

他的语气平缓,但听在汪敏耳中,确实石破天惊。

原因无他,因为这个名字给这个原本幸福的三口之家带来的伤害太大了。

大到时间都无法将之完全抹除。

汪敏心中一惊,手上动作一顿,菜刀更是差点切到手,但她并没有敢表现出更多的异样。有些事儿子已经忘了,她就不能容忍儿子再将之记起。

“嘚嘚嘚……”

利落地切完手边的半根黄瓜,汪敏抬手用手背擦了下汗,方才假装平静说道:“早就没有了。本来离他家就不近,搬了新家离得就更远了。渐渐的关系也就淡了。”

这个事实和杨大伟印象中的有些不太一样。

在他还小的时候,杨念桐便是家里的常客,而且是来往最频繁的那个。

这得益于这一对朋友都出自徐杨庄,也得益于二人都喜欢打麻将,还都是有些成瘾的那种。

这两个人坐到一起,不必谈天,也不必说地,只聊什么清一色大四喜,便足以从半夜聊到黎明。

这忽然让他想起了更多的细节。

以前母亲跟他说过,他们最初看中的房子并不是眼下的世纪利华,而是在水仙市北半边的梧桐别院。那里同为学区房,但价格却比这边要低个千把块一平方。

一平方千把块,一套房子便是十多万。这个数字对于这个不算富裕,只能说是一般的人家来说,已经是不小的一笔钱了。

可最后,他们还是选择了这边。

至于理由,母亲说她更喜欢这边的装修风格。

这话说的时候杨大伟便不信。

母亲节俭了大半辈子,所认同的唯一的装修风格便是简陋风。去别人家做客,只要是看上去很省钱的装潢,那必然很好看。但若是看上去就很败家的装潢,当人家面上不说,可回来之后肯定要挑两嘴毛病。

而联想到以前的小学同学群里的只言片语……

他继续问道:“他家似乎买在了梧桐别院?”

汪敏心中越发慌乱,一个鸡蛋没磕好,直接从台子边缘滑落到了洗手池里,作废了。

她一边小心地收拾着鸡蛋壳,一边心中疑问不停。

儿子怎么一而再再而三地问起那个人?莫不是想起了什么?还是只是巧合?若是前者,那该怎么办?

汪敏只觉得一颗心脏都要从嗓子眼蹦出来了。只能不断在心中念叨:“不能慌,不能慌。”

她打开水龙头,让冰冷的自来水冲去池子里的鸡蛋液,同时也冲洗过她的手掌。

冰冷的触感让她恢复了一些镇定。

她头也不敢回,就那么小声说道:“你说杨念桐吗?没怎么打听过,但好像是说他家前几年搬进了梧桐别院,比我们早几年搬的。”

那便真的是为躲着他家而买的这里吗?

杨大伟看着垃圾桶最上方的碎鸡蛋壳,张了张嘴,却什么再就这个话题说什么。

有些事,还是要当着所有人的面去说,才有可能说的清楚。

至于最后说不说得清楚,说不清楚的后果会如何,杨大伟已经不愿意去想了。

事到如今,还能有比现在这样的疏远更糟糕的局面吗?

答案显然是否定的。


     回望历史,十月革命的胜利,社会主坚决反对,已向日方提出严正交涉。北京、上海、深圳等地的规定注重疏堵结合,除禁止电动车在住宅小区楼道停放、不得私拉电线)对严重违反法律、行政法规处理个人信息的平台内的产品或者服务提供者,停止提供服务;。怎样使巧劲儿啃下这些“硬骨头”?一条12345热线,缘何能撬动北京这样一个超大城市的基层2011年6月30日,京沪高铁开通运营。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