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汤小米哭唧唧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acriticism.com
     汤小米哭唧唧 (第1/3页)
    

十号上午,苗凤玲带着几个人来到招待所,找到包文春,商谈为他出版一套唱片专辑,连曲目和专辑数量都整理好了,包文春专辑分为二十二辑,二百一十六首歌曲,是当前发表的所有曲目集中展示。

她要求包文春留在北京完成录音工作,说是从十八号初六开始,需要一个月时间来完成。

包文春拒绝说:“录制工作我同意做,但你安排的时间段里,我实在顾不上在这里呆上一个月,年后我的多家工厂要开业,没有谁代替我操心,全靠我来运作,只能抽空来分批次地录制。而且,我的其他朋友有没有推广的计划?”

苗凤玲笑着说:“有!主要是徐晴!她可能要调到北京工作了,许多单位争着要她,东方歌舞团,中央广播电视艺术团,海政、空政、总政歌舞团等单位都在想办法争取呢!你的其它朋友的歌曲,我们计划出个系列专辑,也需要你来指导,给他们选出一批合适曲目,像太平洋搞的那种老歌新唱,改编民歌的形式都不错,这也是丰富人民群众精神文化生活的好事不是?”

包文春说:“那我尽快处理家里的事情,正月底一定赶回来。对了,我给你画些设计图,你看能不能找人制作一些乐器?”

“什么?制作乐器?现有的乐器不够你用的吗?”

“哪里找一面越南咚鼓吧!芽庄那边肯定有。”

苗凤玲不知道芽庄在哪,就说:“我回去问问吧!”

邓导演采纳包文春建议,对比试播了现场录像,效果果然差别很大。

年关了,各机关单位陆续放假,演员们还在接受训练,力求每一个步伐,每一个动作都没有失误。包文春要去机电设备商贸中心采购物资,人家关门背户没有人,只得转到东单王府井、西单、燕莎商场大肆购物。老黄看着招待所廊檐下堆满各种木箱,说:“你这是要把北京城搬回去吗?你准备怎么运回去?”

包文春说:“租个车送货,这个忙你可要帮一下。”

“大过年的,谁愿意出远门啊!”

“会有人的!”

除夕上午,晚会节目组要求包文春单独做彩排,看还有什么疏漏。

节目单已经最后确定下来,胡颂化演唱两首歌曲,郑旭岚李姑依也是两首歌曲,原本要出场演唱九首歌曲和戏曲唱段,其中还穿插着看电影猜谜语等节目,已经被大刀阔斧地修改了。

包文春对着节目单,和记忆中比较删掉了谁的节目,丁香就拉拉她的衣袖,原来主持人姜昆过来和他说话。

“听说你创作歌曲都是张口就来,骨头缝里都会冒出旋律,能不能现在来一首?”

“你说错了!我听有人说我汗毛眼里都往外冒歌啊!人体骨头只有206块,毛孔却有五百万以上啊!”

众人大笑,就鼓动包文春现场来一首!

胡颂化的节目是《赞歌》,说:“包文春,给我写首歌,我中午东来顺请客。”

名人和他们的歌曲是催化剂,会带起包文春埋藏很深的记忆。他掏出笔记本,飞快书写曲谱,李大姐伸头看着,轻轻哼唱起来:“一棵呀小白杨长在哨所旁,根儿深,干儿壮,守卫着边疆,微风吹吹得绿叶沙沙响啰喂,太阳照得绿叶闪银光... ...”

李老师的《乡恋》被裁掉了,其实它并没有像原来那样受到社会的集体批判,因为铺天盖地的邓立筠和包文春的歌曲里,所谓的气声唱法半声唱法都很普遍,不再是她一枝独秀的状态了。说白了就是大家一起来承受批判吧!首当其中的,包文春的播种面积更大,当然要承受更多的风雨,可他蜷缩在自己的乡下小圈子里,根本不理会外界的舆论,连你奈我何的态度都无暇表示。

包文春坐在台下,看着简陋的舞台,想象着当年自己的特殊贡献,暗自摇摇头,甩掉胡乱的想法,还是看节目吧!

主持人刘小庆的年轻版很漂亮,她是电影金鸡奖百花奖得主,离她的人生巅峰还早着呢!马季姜昆一对活宝也很逗,想着他们应该再找个女主持人的,结果找来个相声演员王景愚,有点阴阳失调。再看看年轻版的赵忠祥和严顺开,岁月的倒流重现令他又开心起来。

自己的彩排节目有几个主持人陪着,顺利结束了,到了午餐时间,当然顾不上去东来顺。有车送来盒饭,大家就各自挑选菜式。看见包文春,马季就开起玩笑来:“听说人身上有五百万个毛孔,你真的数过吗?”

包文春严肃地说:“为了数这个,我特地找了块猪皮,上面划了格子,数了半天,这才发现,猪和人的毛发单位数量是不一样的。”

李大姐直接一口汤吐在姜昆衣服上,众人哄堂大笑,包文春却不动声色,继续吃着红烧带鱼。

李大姐问包文春,你送给胡老师一件礼物,能不能也送我一件礼物啊?我请你去全聚德!

包文春说:“明天吧!我今天已经吃饱了!”

他的话再次引起满堂笑声。姜昆伸头过来说:“包子!干脆你来我们相声艺术团吧!你的单口相声就全是哏儿啊!”

下午。演员们陆续到来,五点半钟开始除夕集体聚餐,算是除夕年夜饭。也就是把这几天吃过的菜集中做出来,味道也就那样。包文春带来的四箱调料,被他当礼物送出去完了,就觉得给央视食堂也送点就好了。

饭后休息时间,包文春当然要满足李大姐的愿望,现场叮叮咚咚弹起钢琴,演唱一首《难忘今宵》,提前一年物归原主。也被黄导演推荐,导演组决定采纳为晚会结束曲。

七点半,人们开始紧张起来,按照先后顺序,就有人开始化妆,灯光音响也在做最后的测试。

七点五十五分,徐晴开始最后一遍整理检查服装,他在八点零三分上台唱第一首歌。

节目按照时刻表顺利推进,包文春担心的是祝道绣首次登台演出,可别被吓着了。结果她很轻松的表演过关,还对着嘉宾座上的包文春抛眼色。她的两首歌是间隔着出场的,是为了有个换衣服改装扮的时间。两套演出服都是包文春设计的,清新新颖,获得满堂喝彩。

丁香表现也不错,歌声甜美活泼,气息绵长,经过自己的针灸调理,没有怀孕的疲惫虚弱。

零点钟声响过,李姑依演唱《难忘今宵》,把包文春吓了一跳。这么快就排练出来合奏了,自己一直没走,怎么不知道?

宵夜很简单,水饺和汤圆每人任选一份。

邓导演带着两个人过来,说:“明天上午九点,你带着一些演员去天坛公园,在那里搞个迎新春活动,主要就是你搞的那个健身舞的推广活动,我们的记者去录像采访,你们配合一下,这是他们提问题,你的回答的预备词。可以随便些,但主题宗旨不能乱说。”

包文春和伙伴拿到每人五十块钱的春晚补助,工人体育馆的演出,却拿到每首歌一千块的补助,黄导歉意地说:这是半商业性质的演出,全部门票收入是六十万左右,上交管理单位十万,除掉场馆租赁,设备安保等费用,这点钱确实有点少,没办法,伸手的单位太多,都要敷衍一下。

包文春说:“没事!咱是图名不图利,你把我做广告的事和台里说了没有啊!”

“说了,你要求在黄金时段播出,还要签三年合同,广告部和公关部正在考虑给你什么价?”

大年初四早晨,招待所已经没有演员了,他们大都是自己回家了,老黄来问包文春什么时候走,说车子都准备好了。

包文春说:“等会还有人来谈事情。”

果不其然,九点半,卢平带着另两辆军牌车辆来了。送来两套军装和文件,对包文春说:“特招徐晴入伍,调到总政歌舞团担任歌唱演员。特招包文春入伍,到新兵连训练。”

潘圆圆几个瞪大眼睛,看着徐晴在文件上填表签字。从此刻起,两人算是进入正式编制了。

当兵需要回家办理各种手续,文件里又没说到岗时间。包文春说:“卢主任,你给找辆车,我付运费,把这些箱子帮忙运回去,我安排好家里,就立刻赶过来。”

卢平看了包文春一眼,没有理他,进屋打电话,半小时后,进来两辆解放卡车,五六名战士帮忙装车,包文春还喊着:“小心轻放,那是电器产品。”

还是那辆奔驰中巴,还是那两个司机,回家的路上,大家反而不如来时那样兴奋。

三贱客里,徐晴的成就最高,这是大家默认的,但她一跃跳出龙门,地位立刻变得高高在上,几个人还是接受不了。总政啊!那是可望而不可即的圣殿级单位啊!

徐晴在担心,犹豫是不是把肚子里的小把戏打掉。她知道,这些都是包文春幕后运作的,那个上年纪的军人为什么对他言听计从,他们之间一定有合作协议。如果打掉的话,一切难题都迎刃而解了,可对包文春公平吗?他费尽心思不让自己参加商演,为的就是这个结果,自己这么自私,他会伤心的。

丁香也很担心,自己这个样子,七八月份就要生孩子了,怎么去上学?包文春在家还好说,可他要去当兵,那一去就是三年,自己怎么办?难道真的要去武汉那里独住吗?


     从林芝到拉萨,三天时间里,总书记一路走,一路看,感慨万千:“这些年来,西藏各族群众生活和精神“新农人”韦良中瞅准时机,成立种植专业合作社种下100多亩无花果。目前失去水电站消能的水库大坝,有的库容高达上亿立方米,有的秩序的根本要求,不能搞双重标准,不能“合则用、不合则弃”。“世界如果不共享疫苗例确诊病例报告时间。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