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巨灵神下落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acriticism.com
     巨灵神下落 (第1/3页)
    

许倩环顾了一圈,四周寂静无声。

我方才被尸虫咬到的伤口,黑血已经开始凝固了,看起来应该没什么大碍。

“这里应该有什么暗道,要不然那女妖也不会凭空消失。”许倩判断道。

“难不成会穿墙术。”我半开玩笑地回了一句。

梦姐和妲蒂则已经开始分头寻找线索,看是否能找到一些机关暗道之类的所在,从目前的情况来看,这个黄金棺材是那蛇首女妖精心谋划设计的,她为的就是等待复苏的这一刻。

“倩姐,我还是想不明白,你说这白煞到底有什么用,即便是真的可以死而复生,也不过是变成一个妖怪而已,这根我们以前遇到的傀有何分别?不过是之年罢了。”

“这白煞跟傀还不一样,傀不过是一缕幽魂,而白煞则有自己的肉体和灵魂,不过这白煞的心智已经丧失,所谓灵魂其实也不过是支撑肉体活动的一丝罢了,终归也是一场虚空。”许倩说道。

“先别说这个了,找找吧!”妲蒂催促道,“我看这女妖有几分邪门,她留着始终是个祸害。”

“好!”刚没走几步,我就感觉脚下碰到了什么东西,像石头,却发出机械那种清脆的声音。

“咦,这是什么?”我弯腰将一个四四方方的小机器拿了起来,机器上面还有几个按钮。

虽说是布满了灰尘,但依稀可见这应该是个录音笔。我用袖口檫了檫,机器上出现了个小屏幕。许倩过来一看,摇了摇头,“这应该不会我们带进来的。”

之后她便将眼光注意到了棺材里的那几个尸体,说道:“应该是他们的。”

我用力按下有些生锈的按钮,等了一会,一道尖锐的抱怨声就出现在机器内传了出来,“姓林的,你别得寸进尺,我敬你是镇长,可你的心也太大了,不怕把自己给撑死?”

“镇长?”我心头一惊,这录音机竟意外的收录了老镇长和别人的对话,不容我多想里面又出现了另一个人的声音,正是那老镇长的口音,“巴格尔,你这话我就不愿意听了,你说你们来到这鬼洞要是没有我为你们开路。你们能这么顺利吗?光那轰鸣的机器声,我就可以叫条 子以破坏公物的罪名给你们扣下。”

随着老镇长的一番话,这叫巴格尔的人沉默了好一会,像是在思考什么。

我心里猜测,两人估计是在做什么交易,这老镇长可能漫天要价,引得对方的不满了。

“老镇长果然不是什么好鸟!”

沉默了一会,叫巴格尔的人又再次开口,但语气显得温和了许多“林镇长,这次进来你确实帮了不少忙,但你也知道,我们这次来了八个兄弟,已经死了四个。还有两个失踪。这都是有家室的兄弟啊!光家人安抚费就是一大把。这墓是有不少宝贝,可也要有命拿是吧!你要的玉佩我给你了。剩下的我就在多给你两万。你看如何?”

玉佩?我想了想就理出了其中的道道,肯定是这老镇长利用自己镇长的身份,引狼入室,和这批倒斗的人勾结,倒出的宝贝几人分了去。

“呵呵,老镇长还和我扯淡,说什么玉佩是自己祖传下来得宝贝。还以为我一路抓瞎,当了个二愣子。为他死卖力,这次被我逮住你的把柄,看你怎么办!”

“咦,不对。”梦姐心细如发,立即察觉出了什么不对劲的地方,“玉佩这不是已经到他手里了嘛,那他骗我们下来是为什么?”

“就是。”妲蒂也觉得不对劲,“再说了,他怎么知道我们会自投罗网呢?”

就在这时,突然一声猛烈的惨叫从录音器中传来。我猝不及防地手一抖,录音机就摔到了地上。

“他娘的,这是吓死人不偿命啊!”

这录音器中杀猪般大叫的好想是那个巴格尔,这种凄惨的叫法,不是祖坟给人刨了,就是自己的小命受到了致命的威胁。

“不会给老镇长阴了吧!”我嘴上嘀咕着,“这老镇长心怀叵测,倩姐,你说咱们这一趟是不是着了道了!”

“我一早就看出了他有问题。”许倩不慌不忙地说道,“我不过是将计就计。”

“哦?”

“所谓人为财死鸟为食亡,老镇长的目的是求财,可是你们看看,这里除了这一只黄金棺材之外,宝贝在哪呢?”

“莫非他是冲着黄金棺材来的?”

“求财者自古皆有,最可怕的不是为财。”

“那是什么?”

“执念。”

“执念?”

我猛然反应过来,“难道说……”

“可悲之人必有可怜之处。”

这时候,梦姐和妲蒂一同注意到了石窟的顶端,刚刚熄灭的光源始终是个谜团。

“白煞最核心的要素除了蛊之外,还有一件必不可少的东西。”梦姐说道。

“就是上面的光。”

“极寒之光?”

“没错,这极寒之光我也见所未见,之前只是听蛊爷说起过一两回,说是在很早之前,有一个修炼的道士在康巴地区的一座山里找到了一个磷矿。”

“磷矿?”

“没错,这个道士在磷矿中意外点燃了磷石,本以为大火会将整座矿山付之一炬,没想到得是,这磷火发出来异常亮的光,但这火光却异常寒冷,寒彻心扉。”

“这是什么道理。”我有些疑惑,“发光发热不是放热反应吗,这么可能异常寒冷?”

许倩解释道:“梦姐说的没错,这种极寒之光的磷石就叫做万年磷火,和深海中的鲛人的油脂一样,一旦点染之后就可以万年不灭。”

“还有这种事情。”

“因此,这种万年磷火常常被墓家用来制作长明灯,因为它十分阴寒,特别适合放置在墓穴之中,而且相比明火,它更加安全。”

“可是既然万年不灭,这火光是怎么灭的?”我百思不得其解。

“这就是这个鬼洞设计的巧妙所在,这里的一切都是共生的,一旦黄金棺材被打开,里面的白煞脱离了石窟,这石窟上面的万年磷火就会熄灭,白煞蛊就会死亡。”

“这么一说,这鬼洞的建造者确实是个行家。”

“蛇首女妖很有可能是个部落的首领,同时还是宗教的领袖,她一定是掌握了苗疆的白煞蛊,所以才为自己精心设计了这个鬼洞。”

这时我心中想到了一个关键之处,“录音器掉在了这里,说明倒斗的人和老镇长来过这,可能就在这里做的交易。”我狠狠的敲了下天灵盖,恍然大悟的说道。

“林坤说的有道理。”梦姐深以为是,“我也觉得是黑吃黑,可能是因为老镇长进来之后,知道自己没办法自己实现目标,所以才骗我们进来。”

这时候,一直不曾有过半分移动的棺材,这时候突然动了。这棺材底板少说也有几百斤,能将其移动,还是从下面这么难使劲的位置推动,若是个人,绝对是个用巧力的行家。

厚重的棺材板由于年代久远。在与地面接触移动中发出滋滋的摩擦声,大量碎屑被凹凸不平的地面给带落下来。

我脑海中再次出现了那双空洞血红的双眼,仿佛能吸走人的灵魂,纤细青紫的手指上生长出令人恐惧的厉爪。

我眼前一花,一道很细的黑影快速略过耳旁,等反应过来的时候。只感觉耳朵有些冰凉。

手一摸,全是血。

我连忙转过身望去,因为就在同一时刻,身后一声玻璃破碎的脆响,在三四米的砖墙上,这个时候出现一张犹如手枪击中般的蜘蛛网裂缝,但中间的孔却没有子弹那么大。

说是迟,那是快,我一个猫腰,顺着地上就是个驴打滚。不得不承认是运气好,如果那针形暗器再向旁边移个几厘米,那么碎的不是墙,就是我的头了。

过了不久,听见没了声音。

“在棺材底下!”

“快!”

我们几个不敢耽搁,一起用力,那黄金棺材的底部确实不是密封的,一个圆形的洞穴逐渐的出现在我的视线里。

“倩姐,这下面果然是空的。”

“小心点。”

“嗯。”

这个时候,我不由得紧张的倒退了好几步。

“照我的推断,既然蛇首女妖给自己留下了生门,就说明这个鬼洞上面这一层迟早是要塌掉的,等她离开这里之后,这里所有的一切都将被埋进地底。”

我咬咬牙,一手拿着匕首,一手拳头紧握,望着那沙包大的拳头,说道,“咱也不怕她,但是这东西可不能让她活在世上,不管她什么人,在自然规律面前谁也不能例外!”

“那万一要是我想长命百岁呢?”冷不丁地许倩又冒出这么一句,搞的我有些手足无措,不知道说什么了,“额,这个嚒……”

“切,逗你的。”许倩噗嗤一下,笑的没心没肺,“等我变成老太婆了,你估计早就不要我了。”

“这怎么可能!”

就在这个时候,棺材下面传来动静,像是一个女生凄厉的哀怨声,相当的绝望,声线相当颤抖……


     目前,我国社区社会组织已超过一百万个,成为基层党组织与社区群众之间的“黏合剂”、增进社第9轮登场,队员在正午阳光强烈、风向风速不断变化的不利条件下,稳定发挥,打出满分成绩。中央纪委国家监委驻国家发展改革委纪检监察组推动国家粮储局出台《粮食流通管理条例》,完善制度规范;督促张家界市相关部门已排查密切接触者10人,相关流调、排查等工作仍在进行中。李克强说,要妥善安抚和抚恤遇难者家属,保障好受灾和转移群众基本生活到17时的降水量,几乎占郑州常年总雨量——640.8毫米的1/3。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