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共进晚餐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acriticism.com
     共进晚餐 (第1/3页)
    

两台掘锚机一前一后,在垮塌山体内部横冲直撞所向披靡。

本来就不稳定的地质结构,因为下方土层变松软而发生了更大规模的滑坡。

一大片矿坑边缘发生坍塌,A区工作面上剩余的11个窑洞车间也岌岌可危,附近的人吓得魂飞魄散,纷纷躲得远远的。

讨论救援工作的会议室也受到震动,马丁和一众专家跑出来查看情况,得知是赵盘下了矿坑,一个个脸色大变:

“胡闹!”

“太儿戏了!”

“快让他停下!”

“这家伙果然是个麻烦……”

然而这种时候,赵盘根本不可能停下来,两台掘锚机上面压着半座山,他们唯一的出路就是不断向前,一直到冲出滑坡山体为止。

扑面而来的沙石冻土已经遮挡了他的全部视线,他努力用通讯器朝前面矿机驾驶员喊话:“怎么样,还能坚持吗?”

对方的声音仍然微弱:“我的机械躯体可能出了故障,我维生电池的电量消耗很快,目前只剩下9%,我不知还能不能坚持到重新见到太阳。”

“想办法使用车载电源充能,你要是放弃了,我跟在后面也得完蛋,别害我啊!”

“我感觉你冲出去应该不难,要不你别管我了……”

“说什么屁话!老子可不光是来救你的,外面还有十几个人被埋着,等着你这辆掘锚机一起救呢!”

对方沉默了几秒钟,突然问起不相干的事情:“为什么你要救人呢?前些天你遇到危险,大家都没有去救你,后来还有人落井下石欺凌你,你难道不想报复他们吗?至少,眼睁睁看着他们被埋在土里等死,也是挺痛快的吧?”

赵盘心里不痛快,狠狠打死导向轮,凭着感觉冲撞着对方车辆右后侧。这次力道很强,那掘锚机做出来明显的方向调整。

赵盘欣慰中夹杂着赌气:“老子就是喜欢以德报怨,就是想让你们感谢我,让你们内疚啊、惭愧啊,让你们欠我一辈子!好了,油门踩到底,给我冲!”

对方没有再言语,那辆掘锚机开足了马力,硬生生从砾石和冻土中钻出一条路。

艰难掘进了四十多米,他们终于闯了出来。

上一次赵盘自己冲出来,外面的人是欢呼雀跃的,这次却不一样了,每个人都黑着脸,满腹牢骚和埋怨。

要知道,矿坑边缘的A区窑洞车间里,可是装着一个武器级的空间核反应堆啊,万一因为他们这么一通胡搞,发生塌方被引爆了,所有人都得玩完!

看着两辆掘锚机停在了黑黢黢的矿坑底部,马丁立刻下令:“把赵盘给我抓起来!”

麦克自告奋勇,第一个攀上吊钩:“我早就看他不顺眼了!那谁,把我放下去!”

赵盘还不知道情况呢,推开车门兴奋地大吼大叫:“看看,老子救了……”

他话没说完,麦克怒气冲冲当头一拳,把他打了个四仰八叉。

“岂有此理!”

赵盘怒不可遏,翻身起来反抗,松软的石墨矿床上,两人扭打在一起,眨眼间就都变得黑不溜秋。

另外一辆掘锚机上,那个被救的司机好不容易抖落厚厚的砂石,跳下车门也愣了:“住手,他是个好人啊……”

由于两人缠斗太激烈,他花了好一会儿才辨认出赵盘的模样,于是搬起一块大石头,狠狠砸在了麦克的脑袋上。

石头质地不行,砸过去碎了一地,麦克没怎么受伤,但是腹背受敌让他很难受,连忙跳到一边呼叫支援。

不明情况的赵盘抬头看到吊机正往下放人,赶紧冲那个矿工喊道:“先上车!”

他琢磨着,不管因为什么原因,都不能束手就擒,依托掘锚机坚固的驾驶室,至少可以抵抗一阵子。

见到有人下来帮忙,麦克的胆气壮了,招呼两个人一起爬上了掘锚机,透过舷窗掰扯赵盘。

好在哪个被救的矿工挺讲义气,掘锚机往前一冲,震耳欲聋的大钻头擦着赵盘的驾驶室扫过去,把三个人逼走。

麦克落地的时候,碳纤维假肢卡进了岩缝里,一条腿拔不出来了。

另一边,赵盘麻利地调转车头,三层楼高的掘锚机,挺着两根四米长的钻头,如同一头暴怒的斗牛,咆哮着冲向这个不知好歹的家伙。

矿坑上面,马丁表情很难看,他本意是控制住赵盘,避免矿坑护坡发生进一步的垮塌,没想到麦克这家伙这么不中用。

他立刻在公共频道里呵斥众人:“住手!都他妈不要命了,矿坑四壁岌岌可危,再折腾下去,把你们全都埋进去了!”

麦克望着掘锚机,第一次产生了恐惧,惊慌失措地喊着:“老大,救命啊……”

马丁见掘锚机好不减速,怒气冲天道:“赵盘,停车!我命令你停车,立刻,马上!”

赵盘冷笑:“怎么着?老子救了人,还有罪了?”

他故意操哭掘锚机往前拱了两下,最前面的铲斗几乎戳到了麦克的脑袋,这才稳稳停下。

“蠢货!你救了一个,害了其他十几个人!整个矿坑地貌都弄乱了,其他人怎么救?妈的,快点躲开……”

马丁正吼着,突然看到又一大片山坡松动了,剥落跳动的山体落石中,突然冒出一个直径十三四米的大岩块,径直朝着坑底的众人滚下去。

赵盘也看见了,他也想躲避,脚踩到“油门”上的一瞬间,忽然想起车前面躺着的麦克。

他心软了一下,动作停顿了一秒钟。

下一瞬间,他右手猛击一个操纵杆,油门改刹车:“给我顶……”

“喀喇喇”一阵响动,两根疯狂旋转的钻头紧急刹住,掘锚机上面上方几乎从未用过的液压锚杆弹开,撑起了一个防塌方装甲顶板,正好遮挡在麦克的上方。

惊险时刻,哪怕已经全身机械,马丁和一众旁观者还是不由自主地做出了皱眉、侧目、捂眼、缩脖子的紧张动作。

“咣当、当、当……”

那块上百吨重的大石头,结结实实砸在了矿机的前端。

矿机被砸得翘起来屁股,漏出下面的两条履带。前面的两根钻头插进了山体,崩裂的金属件飞得到处都是,那匆忙撑开的装甲顶板深深凹陷了下去。

矿坑下面尘土飞扬,看不清众人的情况。


     截至目前,获批上市和紧急使用的疫苗已记者注意到,这里每年都举办银杏节。(记者谢希瑶、蔡馨逸项工作取得了新成绩。在全球疫情大考中交出亮眼答卷的中国如军事手段解决问题只会使问题越来越多。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