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突然死亡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acriticism.com
     突然死亡 (第1/3页)
    

范云台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只见那前一秒还邪魅狂娟的夏天生这会儿已经不说话了,脸色潮红,满脸尴尬的看着范云台,牙咬着嘴唇,轻轻地摇着头。

  不,不要声张。

  范云台懵逼的点头。

  这玩意谁敢声张啊~~

  他看向夏天生的身后,邓冲几人还没有察觉这里的异变,夏天生则是双手扒在池子边上,身体绷直,缩着臀部,强忍着慢慢站起来想要出来。

  结果,邓冲这货看到夏天生的的动作,好死不死的凑了过来,问道:“天生,干吗去啊,吃饭还早,再泡会儿啊!”

  夏天生沉默着,刚要猫腰出来,臀部离开水面的一瞬,尼玛,结果下面又窜了,‘咻’一下,一股金黄色的液体对着邓冲就喷了出去。

  卧槽!!

  范云台眼珠子都要爆炸了。

  邓,邓冲这是被翔爆头了啊!

  这下全场都惊呆了。

  邓冲抹了一把脸,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直到他闻出了味道,才瞬间变了脸色咆哮道:

  “卧槽!!卧槽,卧槽!!夏天生,你他妈的把啥玩意喷出来了!!”

  夏天生脸已经彻底白了。

  他哪里还顾得上邓冲,非常不好意思的嗷了一嗓子:“不行了,我不行了!”

  然后他猛地越出池子,找范云台来取毛巾,结果地上太滑,他自己又太慌,直接嘭的一声摔得趴在了地上。

  池子里面,大伙都傻了,一个个过来看邓冲的动静,也过来看范云台到底是什么状况。

  结果这时候夏天生一只手死死的捂着臀部,但特么的也根本不管用,滚烫的热翔从他的五指缝里冲了出来,喷向四面八方。

  他可是六脉武者啊,劲儿贼大,金黄色的液体被他喷的像是喷泉一般,对着池子里的所有人就无差别的呼了过去。

  我尼玛呀!

  邓冲,雷奔,赵飞等人都要炸了。

  好在这回他们有了反应,连忙鼓起了护身的玄气,将夏天生的攻击挡开,但这个时候,就听到邓冲突然叫了一声‘不好’!

  咻!

  这货也喷了。

  滚滚金黄直接涌入了水池,直接让一池水都快黄了,这下彻底让雷奔他们忍不了了。

  “你们两这是疯了么!”

  “卧槽!”邓冲都快哭了:“我特么也不想啊!”

  他一个猛子冲出了水池,一边双腿后面喷着,一边就向外面冲了出去,浴巾也顾不得要了,直接就要去找地方发泄。

  “这尼玛……”

  同一时间,池子里面就剩了雷奔,赵飞几位。

  哥几个好在有玄气护体,到没有沾到什么脏东西,正准备出来,忽然,他们彼此对视了一眼,脸色都是一变,然后齐刷刷的别过头,谁也不看谁了。

  就听到几声:“噗嗤,噗嗤,咻咻~~”

  所有人都开始喷了。

  这下整个池子算是彻底炸了。

  原本无比猖狂的天凤军战士们,这会儿有在地上趴着的,有站着的,有跑着的,跳着的,全都痛苦不堪,一时间,咻咻咻不停。

  池子边上,石板地上,黄色的液体到处都是,空中还有无数的液体在飞舞,看的范云台彻底无言了。

  你们……你们……真的牛逼!

  ……

  而这时,池子里的动静终于影响到了外面。

  那位负责镇压天云一队的灵境将军潘任重,这时候原本也想来泡泡澡,顺便跟夏天生谈点事情,结果刚刚走到池子入口,就看到邓冲光着膀子,捂着臀部从里面冲了出来。

  我去?

  邓冲今天你这么豪放吗?

  潘任重震惊的看着邓冲向自己冲来,连礼都没敬就越了过去。

  他脸色一凝,低声喝道:

  “恩?放肆,邓冲,见到上峰,为何不行礼!”

  结果这时邓冲已经冲过了将军,两只手在后面没捂住,直接咻的给潘任重来了一发。

  我尼玛哦!

  这位天凤将军整个人都要炸了。

  他哪能想到邓冲有这种操作,被喷了个满身,心里仿佛有万只神兽在咆哮!

  “邓冲,你这是要找死吗?”

  “潘将军恕罪啊!!”邓冲哪里敢停下,直接撒丫子就窜了。

  结果潘任重还没来得及把脏衣服脱下,前面又有几个人嗷嗷捂着双腿后面就冲出来了。

  “你们……”

  潘任重一看这情况就不对,连忙第一时间鼓起了护身玄气。

  真特么的及时啊!

  雷奔第一个冲过潘任重身旁,毫不客气就喷了一发,狠狠的砸在了潘任重的玄气壁障上面。

  赵飞紧跟其后,不是他一定要喷潘任重,而是他实在是喷了一路,根本止都止不住,路过后者的时候当然也来了一发。

  还有三个哥们也不甘示弱,齐齐的用翔给潘任重行礼。

  “你们!!”

  潘任重彻底忍不了!

  虽然那些翔没有喷在自己身上,但你想想一下,让你带着防护罩被人一个接一个的喷翔是什么感觉,别的不说,光那味儿就能让你崩溃好么!

  “你们简直放肆!”  

  轰!!

  潘任重一怒,玄气一涌,顿时滚滚的劲风直接把雷奔他们掀飞了。

  这下好。

  大伙就看到一道道金黄的流光飞向了半空,一边飞,一边均匀的灌溉着大地,那画面,太壮观了。

  “夏天生!!你们在搞什么!!”

  潘任重怒不可遏,发出大吼,本来想冲进去找夏天生算账来着,但一看地面,硬是下不去脚,只能在外面干吼。

  这个时候,最壮观的一幕出现了。

  夏天生趴在地上,眼看着所有人都已经走了,旁边只剩个范云台,他也彻底放飞自我了,索性不再憋着压着,猛的一用力。

  嘭!

  空气中硬是冒起了一声巨响。

  就看到一道金黄色的水柱足足冲起了三米多高,像天女散花一般在池子边绽放开来。

  潘任重在外面看着都呆了。

  太,太牛逼了!

  范云台,默默的闪到了一旁,看着地上已经快要虚脱过去的夏天生,脑海中想起来白天叶枫他们鬼鬼祟祟的样子,瞬间明白了许多。

  这个时候,他原本可以过去告密,但他却冷冷的撇了撇嘴,转身向外面走了出去。

  开玩笑,告密?

  告鸡毛的密啊!

  他现在心里面简直爽爆了好么!

  ……

  这天下午开始。

  怒云峰炸了。

  不,应该说是天凤军团里所有灵境以下的战士军官们全都炸了。

  之前在浴池里发生的壮观场面,几乎出现在了怒云峰的各个角落。

  所有当天早上在食堂里喝了八宝粥的人们全部中招了。

  四个时辰药效发作之后,有人在食堂里喷了,搞得漫天飞舞,金黄一片,无数人上面正在吃饭,下面直接就蹿出来了,旁边那些服务的天云弟子们全都吐了,那画面,太特么的恶心了。

  有的人在巡逻的时候喷了,就看到整队整队的天凤战士的白盔甲上面染得一片金黄,大家都在疯狂的找厕所,还有人为这事打起来的,打着打着就互相开始对喷,那画面,还是特么的恶心。

  还有几名都尉在跟冷秋等大佬开会的时候喷了,当时冷秋就炸了,一巴掌把几个差点喷到他的都尉呼飞,但也为时已晚,他居住的宫殿整个被洗礼了一番,眼瞅着是没法住了,里面的味儿没几天怕是散不干净。

  最惨的是几百名正在修炼的天凤战士。

  你能想象么?

  原本正在心神合一,神游物外的修炼的他们突然肚子一阵翻江倒海,然后下面根本抑制不住的就爆发了,这巨大的冲击直接让人走火入魔好么?

  据说这几百人里当然就有一百来号玄气爆炸,被冲的半身不遂了,还有剩下的玄脉全部受损,功力倒退倒是其次,没小半个月是肯定下不了床了。

  驻扎在天云山的两千来天凤军,几乎是迎来了一场毁灭性的打击,就算跟那边那群凶残的蛮人作战都没有如此悲惨过。

  谁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更加找不到这一场恶性食物中毒事件的源头。

  所有天云宗的人跟这事半点关系都没有,誰让你们的食堂都是自己的人,外人根本插不上手啊!

  “简直岂有此理!!”

  据说,当天晚上冷秋参将气得直接拍碎了好几张桌子,但有什么用呢?

  下面的军医过来汇报,将近两千的天凤战士已经极度的虚弱,至少得修养个四五天的时间,而导致他们彪翔的原因应该是过量服用了一种烈性的泻药,但这泻药是怎么来的呢?

  谁特么的也说不清楚啊!

  冷秋气得一晚上都没睡着,到了第二天的白天,这位参将也不好意思再去找郡守大人调兵,毕竟他已经搞砸了一次猎赛,要是这么多人都还看不住一个已经跪舔了的天云宗那真是脸彻底丢光了。

  幸好,大伙修养个几天就没事了。

  “传令,所有训练暂停五日!”冷秋咬着牙发布了命令,同时他更是恶狠狠的说道:“去,给我查,挖地三尺,也要把那个下药的人给我查出来!!”

  他愤怒的咆哮回荡在怒云峰上。

  ……

  第二天一早,叶枫正悠悠的坐在自己的屋子里,检查着黑球儿晚上抄写的千字文,外面,突然就传来了王猛兴奋的呼唤:

  “叶枫!叶枫!!今天真的休息啦!!”

  呵呵。

  叶枫早有预料的微微一笑。

  天凤军,昨天应该拉得快要升天了吧!

  同时,他扭头看向旁边的黑球儿,心中暗暗道:

  但这才仅仅是个开始啊!

…………

西门这一章更得时间很用心啊,早饭消化差不多了,还没吃中饭,不影响大伙的胃口啊,哈哈哈,谢谢月华的月票!求更多的票票,么么哒!

  


     云南高企数量少而不强,对于产业的推动存在供需不足的现状,要围绕省委、省政府决策部署,市副中心和河北雄安新区两翼齐飞,构建现代化都市圈,建设好以首都为核心的世界级城市群。中新网北京6月23日电 (记者 孙自法)中国研制成功的首个地球系统数值模拟大科学装置——国家重大科技基金会颁发的“李佩教学名师奖”,耄耋之年的国科大工程科学学院院长、中科院力学所研究员李家春感慨万千。一些国家的民调也显示,当地民、绵羊绒制成的手工毛毡产品。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