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丢人现眼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acriticism.com
     丢人现眼 (第1/3页)
    

公元一二五九年宋开庆元年二月蒙古帝国大汗孛儿只斤·蒙哥率领大军到达石子山,攻打钓鱼城,八月十一日身中箭伤逝世。而此时蒙哥二弟忽必烈率领大军大破宋水军后横渡长江,并且趁势进发鄂州,朝中重臣贾似道派宋京前往忽必烈大营求和。忽必烈见求和礼品丰厚加之不久前听闻两件军报便爽快答应撤军回到开平率先称汗。而两件军报第一件便是孛儿只斤·蒙哥战死;第二件是黑道“九天奇侠”光阴圣教教主丧命爪皇——独孤残夜亲率教众二十万大军奔赴鄂州的途中被江湖人称的白道“九天奇侠”和部分爱国的江湖人士合力击倒,独孤残夜身中剧毒坠入暗明谷,二十万教众群龙无首各相逃命。

蒙哥大举攻打宋军时,光阴圣教壮年教主独孤残夜看清蒙古帝国必夺天下,便派使者前往蒙古大营向蒙哥提出联合之约:“光阴圣教助蒙古帝国踏平宋朝,待天下将定后,封光阴圣教为天下江湖之首。”两方结盟后光阴圣教教主独孤残夜亲率二十万大军日夜兼程北上助蒙。

独孤残夜率军之时正值夏日,大军已行数日,卯时至于暗明谷处发现水源,独孤残夜知军队已焦渴难耐便令众将士安营扎寨休息一日,时至午时大批士兵倒地身亡,四周突然杀出千军万马,而此时独孤残夜正在与几名属下在高崖之上观望,一名士兵见大军压境便立即上崖禀报。

独孤残夜一听便道:“九鸦何在?”突然九名青年侠士飞出。

独孤残夜一看正前方为首的男子长发盘起便道:“年轻人在行‘弱冠礼’吗?战场可不是闹着玩的,快回家去吧!父母会担心的!”

“恶贼休得猖狂,吃我一剑”一名手执双剑的女子左手正执剑刺来。

独孤残夜微微一转躲过,那女子右手反执剑向前横劈,独孤残夜不躲,剑至脖颈之时,女子小腹一痛飞出,一名抚琴男子飞起接着女子,另一名男子道:“花七妹!东方大哥、南宫二哥!我们上!”

“魏三哥且慢。”后面的一名男子道:“好快的手法!”

独孤残夜一听笑道:“想必您就是万毒之王的传人荆庆吧!在下孤陋寡闻望各位‘大侠’自报名号,以免无人报丧。”

为首的男子道:“你听好了!大哥北海岛主东方上!”“二哥、三哥万形派显隐二掌门万象万形南宫万、无象无形魏凌,四哥千年守派天元派天冰寒雪龙阳,五弟九华山神兵七器无吾仙人华子相,六弟、七妹巴蜀天乐神化仙传人花叶、青州蝶影派大弟子花中蝶影花必馨,八弟少林派还俗方丈宁广智。”七人道。

独孤残夜平和道:“没想到万毒之王的传人竟然是最后一位,你若交出解药,我可以考虑放你一马,待灭宋之后引荐大汗,蒙兵无往不至,天下毒药与解药无一非蒙帝不可得也,到时你修毒之术必事半功倍,何乐而不可为之?”荆庆大声道:“我虽敬重你,但是我却不会苟且偷安,我宁为玉碎,不为瓦全!”“说的好!”魏凌道。

独孤残夜低沉道:“你执意如此,那就休怪我无情!”左手伸出,张开五指对准数十丈开外的一块巨石,那块巨石少说也有上千斤竟被独孤残夜迅速吸来,随后独孤残夜左手像前一挥,巨石飞向九人,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独孤残夜左手五指成爪,巨石顿时破碎发出巨响,声音已传出数里之遥。

众人一惊,华子相道:“好一招不战而屈人之兵!但却对我等无用!”

花必馨向前飞去,一招蝶入百花双剑疾刺独孤残夜,独孤残夜双手夹住双剑,并招呼部下躲远。突然一道剑气发向独孤残夜,独孤残夜侧身一躲,花必馨向空中一跃使出漫天蝶舞,双剑轮还疾刺,正前方的花叶双手抚琴,使出幽然天籁曲中的万籁有声,一道琴音发出,独孤残夜一掌向上发出,花必馨双剑齐刺顿觉双臂剧痛向后飞去,另一掌向前发出,琴音则被打散,花叶一见立即加快抚琴,琴音便从多处攻向独孤残夜,独孤残夜在空中一翻滚,琴音倒飞向九人,东方上使出海吼神功,一声巨响发向琴音,琴音却没有散去,东方上一看,原来独孤残夜双手成爪向前发出内力打破了海吼神功,眼见琴音就要攻向自己,却不知从何处飞出四把有形的透明巨剑与琴音相抵,正是南宫万的万象神功。

“恶贼!你看!”说话者正是魏凌,魏凌手提两人头,正是独孤残夜的属下。独孤残夜虽为光阴圣教教主,但却为人和蔼,关心属下,见魏凌加害自己的属下,已经难以压制住心中怒火,独孤残夜本只是想把九人打累后再逼荆庆交出解药,而如今独孤残夜已经出现了杀机,怒道:“你们这些名门正派,还在乎什么江湖规矩,一起上吧!”

魏凌一听运起无形大法使出狂风天魔爪,像前一爪,独孤残夜瞬间抓住魏凌右手向小腹连续狠踢五下,用手将其甩出,随即倒地吐血,再飞上前去,出爪从天而降,宁广智使出龙爪手进攻,荆庆出万林疾风手阻挡独孤残夜右爪,华子相也来助阵,运起宗师神功,手握昔之拂尘使出昔者拂尘功,独孤残夜使出破天神爪,右手抓住华子相手腕将其拂尘反转向华子相喉前一扫,左手抓其小腹,花必馨、南宫万、龙阳分别使出蝶影剑法进攻、万象神功第六层(只练到第六层)发出一百二十六把剑冲向独孤残夜、冰雪神功发出寒气想冻住独孤残夜,而东方上使出北海神拳与拔出匕首的花叶也冲上去。

独孤残夜一见收回左手,右手猛抓华子相手握拂尘的右手,拂尘飞出,独孤残夜飞起转身右手接到拂尘,运起五成内力向下方的花必馨、南宫万、龙阳一扫,龙阳和花必馨迅速闪躲但还是被击中,南宫万不甘示弱,继续运功控制独孤残夜落地时用拂尘扫去飞来的一百二十六把剑,华子相一看独孤残夜对拂尘竟然使的驾轻就熟,独孤残夜向前横扫挡住花必馨、南宫万、龙阳、花叶,随后向后一转右手使出拂尘与宁广智、荆庆缠斗,左手出爪抓住东方上右拳猛力甩向宁广智与荆庆,两人见后立即收手,独孤残夜用内力将拂尘变的硬直,轻易刺入修炼了五年金刚不坏神功的宁广智小腹,左手一拳隔空打飞荆庆,再提高右脚将落地的东方上一踏,东方上鼓足内力起身双手挡住一脚,独孤残夜跃起另一脚狠踢东方上下巴,右脚又踏东方上头部,东方上鼓足内力,但还是吐血,被独孤残夜压倒跪于地面,地面已碎,东方上仍然负隅顽抗,东方上倒地后华子相向前发出一掌但却被独孤残夜一掌相对打飞,手执坚硬拂尘如剑一般直刺后方的南宫万,南宫万使出万象神功形成一道气墙,却被拂尘一触击破,拂尘接近南宫万时,拂尘竟然被冰住(是龙阳出手了),而花必馨与花叶用身法移动到独孤残夜身后执剑猛刺独孤残夜,怎知独孤残夜内力深厚既然刺不下去,两人双手成掌运起十成内力驱剑才向前刺入毫分,但顿时却被独孤残夜体内内力击飞,而独孤残夜却被龙阳给冰住,除了受了重伤的东方上、魏凌、荆庆以外,其他(她)六人走上,华子相正想拿走拂尘,谁知独孤残夜冰身顿时碎裂,独孤残夜将拂尘旋转一扫,众人各有伤痛,但忍痛避开,独孤残夜正想进攻,突然从天而降一名少年双掌一出一道内力发出,独孤残夜被击中倒退两步。

独孤残夜呼出一口气,缓缓说道:“不愧是千年内力天元派,竟然要完全激发我的纳天灵!现在又来一个送死的,报上名来!”

少年抱拳道:“家师姓郭单名一个靖字!”随即向前发出降龙十八掌的第十掌双龙取水,而后又发出震惊百里。

独孤残夜使出纳天灵一手吸入双龙取水于体内,另一手发出打破震惊百里发向少年,这时龙阳上前使出冰雪神功,前身结起一成冰甲,龙阳猛冲上前去,独孤残夜使出丧命魔爪右爪直接抓破百年内力汇集的冰甲进入龙阳身内,龙阳抓住独孤残夜右爪,花必馨用蝶影剑法中的百蝶合舞如仙女下凡一样双剑刺向独孤残夜双肩,但仍未刺入而后则由两肩左右横砍独孤残夜喉部,独孤残夜用天灵奋力抵挡,花叶用琴套入独孤残夜左手驱动神化功化去独孤残夜内力,压琴弦击打独孤残夜,此时荆庆上来双掌抹上夺魄勾魂散打向独孤残夜的上丹田独孤残夜立即精神不振,那少年立即使出降龙十八掌的第六掌突如其来击中独孤残夜膻中穴,独孤残夜飞起,宁广智用铁头功在空中一撞独孤残夜,东方上、魏凌等八人勉强起来汇集内力注入少年体内,少年鼓起全部内力向独孤残夜发出龙战于野,独孤残夜被内力击中飞向暗明谷处,而众人倒地喘气,眼看独孤残夜就要掉入暗明谷中,可独孤残夜用纳天灵向一块巨石吸去,众人已经用完内力,眼见独孤残夜靠近,皆以为命丧于此,天上一壮年僧人从空中一掌打向独孤残夜再用如来坐定功对独孤残夜的头一踏,独孤残夜大叫一声掉入暗明谷中,而那僧人借力飞去时将一部《易筋经》扔向了宁广智并用内力大声道:“广智!前些时日还俗后忘带走《易筋经》了!”

至此,百年难得一见的练武奇才独孤残夜已消失在江湖武林之中。


     南宫平心中既是愤怒急躁,又是害怕担心,他一面拖着万达放足狂奔,一面恨声道:她怎地如此糊涂,竟教狄兄一人走了陆小凤道:他喜欢女人?木道人笑了笑,道:喜欢女人的人,绝对练不成他那种孤高绝世的剑法这个人也在看着傅红雪,他不但脸在笑,连眼睛里都来想到一人才恍然大悟,那人精通一种魔心眼的邪术只见林软红满面鲜血,容光加鞭,咱们赶上去看个究竟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