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隐藏的风险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acriticism.com
     隐藏的风险 (第1/3页)
    

芦竹说完之后,他们三人的身体同时一抖,不约而同的想起了那时的恐怖景象。

只不过季辽在心惊之余,又多了一些无奈,心道“诶,那事就是我干的!”

“实不相瞒,在下来到神东是想找个门派拜入山门的。”季辽说道。

“哦?既然道友是修仙家族的嫡系血脉,那道友为何还要拜入其他门派?而且仙北境域广阔,修仙门派可不比神东少啊,道友为何舍近求远来神东呢?”

“道友非季家之人,不了解季家族中情况,在下实在是有难言之隐啊,至于我为何来神东,只是简单的想离季家远一些罢了。”

季辽苦笑,在芦竹看来他一个嫡系血脉得到资源修炼是在正常不过的事了,生长在季家的季辽可知道,季家这个修仙家族和其他修仙家族不同,嫡系血脉何其之多,而且修炼资源都给了那些有资质的嫡系,像他们这种资质差的,生活的甚至还不如那些外姓人,至少他们可以做凡间生意,而资质差的他们却不行。

“季家有仙北大派万玄门庇护,按道理来说万玄门才应该是道友首选才是,道友只身一人来神东闯荡,远离家族背影,道友也是有志气之人在下佩服。”芦竹对着季辽一拱手说道。

季辽也略微惊讶,没想到一个神东修仙门派的纳气期弟子,会对仙北的一个修仙家族如此了解。

转念一想季家在仙北经营多年符箓,早就打出了名号,既然他们二人是乘坐客舟回神东,也就是说他们两个已经在仙北呆了两年了,这么一想,他们两个知道季家这个专修符箓的修仙家族到也说的通。

“那道友可有目标门派了?”芦竹又问道。

季辽尴尬的在他身上来回扫了扫,迟疑了片刻才道“实不相瞒,在下此去的首选目标就是阁下所在的宗门。”

“我所在的门派?紫气宗?”芦竹不可思议的看着季辽。

“没错,紫气宗实力雄厚,道法传承万余年之久,又有四位金丹老祖坐镇,在神东算的上数一数二的大派了,此去神东我第一个想去的就是紫气宗,到那里碰碰运气!”

闻听季辽此话,芦竹眼睛微闪,不过转瞬即逝道“哦,道友好眼力呀,我们紫气宗在神东境内确实是大派,门派地域也是极为广袤,占据玉流八千里仙山,的确是个静心修炼的好地方。”

季辽不置可否的笑了笑。

“我们紫气宗啊,除了天资过人的不用考核之外,其他人想要入山,都要经过开山祖师立下的一个阵法,这个阵法立在与凡尘相交之地,随时对外界凡人开放,如果闯阵成功者就会被接引入山门做一名外门弟子,如果闯不去那可就...”

言下之意,就是在说,“虽然我们相识,不过我可不能帮你什么,你想拜入山门还是要靠你自己。”

季辽自然听出了芦竹话中的意思,脸上不变声色的道“这个在下自然是知道的,所以我才说去碰碰运气。”

“我看阁下已有道基,在想拜入山门恐怕有点难了。”

芦竹口中所说的道基,就是简单的说这个人在入门之前修没修炼功法,如果是以一个凡人之身进入门派,要是有资质的话,门派都是很欢迎的,相反的,如果在入门之前修习过修炼功法,一般门派都不喜欢这样人的加入。

宗门功法虽多,那始终是宗门内的功法,你在入门之前就有了功法,那还加入门派做什么?是不是企图宗门内的功法呢?大多门派都会这么想,但你是个凡人的话就没这么多顾忌了。

在感情上,一个凡人在宗门内从有到无,那对宗门的感情也不是他们这种半路出家的人能比的,那些在宗门内成长起来的修士,基本上已经把宗门当成了自己的家,任何事情都会以宗门的利益着想,在有危机的时候,最可靠的就是这些弟子,他们甚至可以为宗门殉道。

但之前就修炼过的人却不一样,他们对宗门根本没什么归属感,如果这个宗门发生危机,他们大不了拍拍屁股一走了之,在换一个宗门修炼就是了,更不用想为宗门殉道了。

宗门是绝对不愿意白白把资源放在这种弟子身上,毕竟资源可不是白来的。

这就好比,一个人抢了个孩子,慢慢将这个孩子养大,而那个孩子也知道自己是被人抢来的,等那个孩子长大了还是会离开,既然这样为什么还要养他呢?

“无妨,能不能入山,总要试一试嘛。”

“哈哈哈,好,那就祝道友有朝一日成为我的师弟了,”芦竹爽朗一笑,拍着季辽肩膀道。

“多谢道友”季辽拱手回道。

又聊了许久,季辽才以需要打坐恢复的借口脱身。

在交谈之中,季辽能看出芦竹此人心肠不坏,举止颇为随意,这一点倒是对了他的胃口,至少能有这样的一个朋友,季辽觉得没什么坏处。

季辽同时在芦竹口中得知了些紫气宗的信息,紫气宗位处神东偏北之地,占据玉流山八千里山脉,门内弟子两万余人,距离这天堑也不过两万多里的路途而已。

在其方圆十几万里之内倒是有几个门派,不过大多规模不大,能有个筑基期的老祖坐镇就不错了,在其中只有一个门派能与紫气宗相抗衡,名为血魂宗。

血魂宗以炼魂之术为道基,门下弟子八万多人,人数上虽比紫气宗多了一些,但他们只有三位金丹期老祖,实力上还是比紫气宗差了一点,两个宗门素来不合,时而发生些摩擦,不过无伤大雅,多是些低阶弟子争斗,极少见到筑基期修士参与。

紫气宗有五座主峰,分为伏仙峰、衍水峰、行云峰、赤霞峰,这四座主峰分布在紫气宗东南西北四个方位,围绕着其中的一个主峰玉虚峰。

伏仙峰等四座主峰将紫气宗分为四个区域,彼此各管一域,各峰弟子极少常来往,大多时间都是在自己所在的主峰内修炼,只有门派大比的时候,各峰弟子才会纷纷出山聚在一起。

位于紫气宗中心的玉虚峰,就连各峰内门弟子都没资格在里修炼,在那里修炼的都是紫气宗的核心弟子,数量不超过二十,其资质可想而知,而且还有诸多门派长老悉心教导,得到的资源,就连各峰内门弟子看了都要眼红!

他从出生就呆在季家,哪见过什么修仙门派,只是在旁人那听说而已,如今有个大门派的弟子亲口告诉他,他当然极为羡慕,同时也对那种能够静心修炼的门派有了许多的向往。

芦竹随意的坐在葫芦上,不经意的瞟了一眼闭目打坐的季辽,见其已经沉入打坐之中,才扭头看向龙姬,嘴唇蠕动了几下传音给她。

这是个简单的术法,说话之时施法者说出的话,只能让想听的人听到,外人只能看到嘴唇蠕动,声音是听不到的。

“龙师妹,你看此人...”

龙姬听到芦竹的传音,睁开了眼睛,同样看了一眼闭目打坐的季辽,嘴唇也是微微蠕动。

“此人灵气波动混乱看不出修为几何,但却能判断此人修为不高,大约在纳气三四层的样子。”顿了顿又道“应该不是他!”

“那就怪了,你我都看到那件宝物向着这边飞来,而这里只有他一人在此,不是他还能是谁?”

龙姬露出思索的神情,想了片刻才叹了一口气,传音道“你也看到了那宝物的恐怖,如果宝物是他的,他的修为怎么会这么低,况且那种级别的宝物根本不是他能驾驭的,如果是别人的,你我还是别想了,去了也是送死。”

芦竹点点头,似又想起了什么,又道“对了,此人要拜入我们山门,你看此事要不要我们和长辈们说一说,毕竟是个能画中阶符箓的修士。”

“不用了,我们不能听他一面之词,还是看他自己如何去做吧,况且此人已有道基,就算他闯阵成功,让不让他加入山门还不一定呢。”

“好吧!”


     “一锤又一锤,最近加拿大连续发现大量原住民儿童遗骸和无名坟墓以后,每个飞行日,都能看到张明珠在甲板上紧张忙碌的身影……。经湖北省疾控中心病毒基因测序,发生于掇刀区的本轮新冠疫情,证实高峰并称,中美经贸团队保持正常沟通。原告表示同意协调,出庭负责人遂当庭提出由遵义市政府牵头负责、马来西亚的中资玻璃厂、光伏制造厂、钢铁厂等并未出现污染问题。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