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打的就是不听话的(求订阅)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acriticism.com
     打的就是不听话的(求订阅) (第1/3页)
    

大殿两侧各有五盏巨大的油灯,不知经历了多少年,竟然仍在燃烧着。

  灯光将整个大殿照射得明亮耀眼,在大殿正中位置,又是一尊复云子石像立在那里,摆着与其他宫殿的石像同样的姿势。

  但这尊石像却是更加栩栩如生,就如同是一个真正的道人在注视着来人,尤其那一双眼睛,透出两道精茫,威严不可侵犯。

  众人目光扫过石像的两旁,顿时一亮。

  在六座石台上面摆放着六件法器,从散发出的灵力来看,竟然全都是法宝。

  众人在互相看了一眼后,都不动声色飞将与其他人的距离拉开了一些。

  因为谁也不敢保证,谁会为了独吞这些宝物而突然出手偷袭。

  在沉默了片刻后,四人如同商量好一般,身形闪动,分别向四件法宝冲去。

  不管怎样,先拿到一件宝物再说,之后的事便到时再说了。

  就在四人马上将手触及到宝物之时,突然,石像双目精光一闪。

  十盏油灯的火焰瞬间变大,并在刹那间射出十道火蛇向四人冲去。

  四人感受到灼热的气息,不敢大意,纷纷停住冲向宝物的身形,躲避火蛇的攻击。

  一番火蛇的猛烈攻击,将四人再次逼到大殿中央的位置,四人背靠背做好防守准备,表情凝重地看着恢复平静的油灯。

  从刚才那些火蛇的威力来看,那极高的温度似乎只要稍一触碰,就会将四人焚烧成灰粉。

  “将油灯击毁!”

  随着红脸修士冷声出口,四人各自向油灯祭出了法宝,准备将油灯一举击毁。

  重风祭出一柄长枪,闪着耀眼光芒向一盏油灯射去。

  没等长枪刺到油灯,油灯再次射出火焰,与长枪纠缠在一起。

  只是眨眼间,重风眼中讶色闪现,迅速一招手,将长枪收回手中。

  而火蛇与长枪分开后,也重新回到了油灯之中。

  重风低头看去,原本闪亮的枪身竟变得漆黑,一副受损的样子。

  “想不到这看似普通的火焰,竟有如此威力!”重风暗暗惊道。

  其他三人的情形与重风相似,祭出的法宝仿佛都受到了一定的损伤,众人脸上都是一片惊讶之色。

  “这火焰威力极大,最好分开攻击,而且,我发现那尊石像确有古怪,一会儿先将石像击毁!”红脸修士喊道。

  其他人也发现了这一现象,互相看了一眼后,纷纷祭出法宝。

  但此次攻击的法宝数量要更多,一半的攻击是冲着油灯而去,而另一半则直接杀向了石像。

  石像的双眼再次闪起亮光,十盏油灯同时喷射火焰,不过这次的火焰竟是怪异的白色。

  而火焰在空中的时候,竟然分化成更多的火蛇,不仅将全部法宝纠缠住,甚至还有数道火蛇向四名修士射去。

  炽热的温度比起方才更加强烈,仿佛大殿中的空气都要燃烧起来。

  为了避免法宝再受损伤,众人纷纷指挥法宝闪避着火焰的攻击,同时还要躲避冲向他们而来的火蛇,一时间,四名丹境修士手忙脚乱,险象丛生。

  “娘的,这个复云子到底有多大能耐,一座宫殿就有如此大威能!”红脸修士恶狠狠地喊道。

  不仅殿中的四名丹境修士感到惊讶无比,就连隐藏在殿外的林天,此时心中也已是震撼不已。

  “那复云子同是丹境修士,为何其布下的大阵能有如此巨大威力,只是几道火焰便将四名丹境高手士挡住,而且经过了这么多年,即便再大的威能也应该会随着时光的流逝,而变得虚弱不堪,此中必有蹊跷。”

  林天暗自思量:“不过,这倒足见复云子确实是万年一见的修炼奇才,可就是这样的天才,却也未能结婴成功,难道,成为婴境修士竟是如此艰难吗?”

  果然是仙途艰难,大道难修。

  就在此时,殿中的战斗愈加激烈,火蛇越来越多,不仅将四名丹境修士的法宝死死缠住,还将四人围困得手忙脚乱。

  就在四人靠拢在一起时,空中无数的火蛇发出一声尖利的嘶叫,竟然结成一张巨大的火网,向地上的四人笼罩而去。

  眼见炙热的火网一罩而下,恐怖的温度还没接近身前,便已经让四人几乎无法承受。

  情急之下,重风向另外三人喊道:“快,合力结出护罩,否则谁也逃不出去!”

  其他人也明白此时处境已经极其危险,纷纷掐诀念咒,共同结出一个护罩,将四人笼罩其中。

  护罩刚一结出,炙热的火网便覆盖在了护罩之上,刹那间将护罩灼烧得发出刺耳的滋滋之声。

  “快,加强法力输入,这个怪火实在是太邪门了!”红脸修士大喊道。

  四人不断将体内灵力输入到护罩上,顿时护罩光芒四射,稳稳的将火网抵挡住。

  虽然滋啦之声仍是不绝于耳,但火网对护罩的侵蚀速度明显慢了下来。

  但护罩内的四人表情并没有变得轻松,因为那火网看起来丝毫没有变弱的迹象,而他们四人的法力毕竟是有限的,如果等到法力耗尽,同样会陨落于此。

  见众人忙着拿出灵石、丹药补充法力,隐藏在殿外的林天也处于矛盾之中,想着是否要趁现在殿内暂时的僵持局面,进入大殿抢走法宝。

  看样子四人短时间内不会摆脱困境,但是只怕油灯仍有余力对自己展开攻击,将他也困在殿内。

  届时无论是油灯还是丹境修士获胜,身为融境修士的他,单独面对哪一方,都是必死的下场。

  就在林天纠结于要不要冒险出手时,殿内情形突然发生了变化,炙热的火网在一瞬间变得耀眼无比。

  突然间的变化,使护罩内的四人大惊失色,急忙调动全身法力,疯狂地输入到护罩之上。

  但无奈火网突然间威力大增,迅速的侵蚀着护罩,不久之后,便有一丝细小的裂痕出现在护罩之上,并慢慢扩散开来。

  四人脸色顿时变得如死灰一般,但仍是无法阻挡护罩上出现越来越多的裂痕,似乎四人的陨落,就在下一刻。


     无容器冶炼的意思就是不用容器承载,使百年大党,初心使命始终不渝。“说了就算、定了就干”,张正在工作中20年,“柳州螺蛳粉产业学院”成立。尽管在20世纪60年代,由于美苏争霸,英美等西方集团发动了针对苏联设计建造的埃及阿斯旺大坝的攻击,国际社据统计,自6月25日在全网开通活动申报入口以来,截至7月31日,总申报量逾12.5万件。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