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分赃结束(求订阅)》。

在几个月之前,陆明的行为对陆家众人来说是不务正业。而他们眼里陆明也是一个烂泥扶不上墙的纨绔子弟,是一个扶不起来的阿斗。否则你看谁家孩子能放着这么大个商业帝国无动于衷,而专心摆弄那些土东西。

生在陆家的孩子,都要有为家族牺牲的觉悟和准备。没有人可以例外。哪怕是当时陆家族长陆老爷子最疼爱的小儿子,陆振华。

陆家老爷子还在世的时候,陆明他爸陆振华是陆老爷子的心头好。陆老爷子不仅极度宠爱陆振华,在事业上更是悉心指导,一步步帮他成就另一个几乎比肩陆家的财团。事情的一切仿佛都在朝着老爷子规划好的渠道走。

@

当时的陆家还是S省的二流家族。可是出了被称为陆家四虎的四兄弟之后,陆家崛起的速度就像坐火箭一般。那几年是陆家事业上升的黄金期,也是陆家跻身顶尖家族的一块最好的敲门砖。

可是就在这事业发展的蓬勃阶段,陆家最有天赋的小儿子,陆振华,恋爱了。

陆爸陆妈的相遇一如偶像剧的那般狗血。

在一个下着暴雨的傍晚,路边的路灯散发着昏黄色。夜已深了,而雨却越下越大。当时的陆爸在公司加班到深夜准备下班回家,却瞥见楼下公交站牌昏黄的路灯下有个小姑娘在等公交车。

那个夏天雷阵雨尤其的多,雨尤其大。噼里啪啦的雨珠在地上乱跳着。聚集着,却始终不愿回归小河的怀抱。

那天的陆妈单薄的身影撑着一把单薄的雨伞。狂风刮过,雨点打到这位美人儿的身上。

陆爸看向窗外正好看见那个女孩伞被风吹散架,躲在公交站牌下被风吹雨打的狼狈样子。心里顿时有些不忍。于是拿起那把超大骨架的抗风伞打算出去“英雄救美”。

害怕出门之后灯关了之后让姑娘沉寂在黑暗中,陆爸出门的时候不仅没有关办公室的灯,还把隔壁房间的灯打开了。

他是想让那个在雨中丁香一样的姑娘感到一丝温暖。这是陆爸后来的原话。

等到陆振华下楼之后,才发现那个单薄的身影在雨幕中格外的单薄。于是原本打算送个伞就临时换成了下班等公交。

他不知道在雨幕中等了多久才等到那班公交车。甚至都没有关心那班车开向哪里。他只是陪着心爱的姑娘聊了一路,然后目送她回家。

毫无意外的,那天回去陆振华就病倒了。一病就是许多天。陆老爷子心疼儿子的身体,可是又不放心儿子辛辛苦苦打下的基业荒废。于是亲自上阵替儿子打理公司。

就是在这个时候,陆老爷子在公司的传言中嗅出一丝儿子恋爱的气息,顿时暴跳如雷。他早已给最优秀的儿子安排了夏都林家的女儿。

那个时候的林家不仅是陆家最重要的合作伙伴,也是陆老爷年轻时救过林家一次。才有了两家的父母之命。

原本按照陆老爷的计划,在小儿子公司一个月之后上市的时候来,速度还是一如既往的快。又一声杀猪般的吼声传来,鬼精老怪的右脸上也多了一道与左脸一模一样的伤口,两道伤口的深浅,长短简直就是复制粘贴。

  “好精准的控制力啊!居然两次划出的伤口一模一样,这要何其强大的精神力。怪不得,这小子能够炼制圣阶丹药呢?”金袍人心里暗自想道。

  “好了,天谕住手!”

  天元风也没有想到,天谕居然如此大的胆子,敢在众位大人面前动手。他连忙将天谕呵斥住,以免天谕闹出人命,那样,就是天元风有无法保护他。

  “几位大人,你们可要为我做主啊!这小子不仅胡说八道还出手伤人。”鬼精老怪委屈的捂着满脸的鲜血说道。

  “天谕你的圣阶乾坤再造丸炼制方法,配方是从哪里来的?”白无常白了鬼精老怪一眼,并没有为难天谕,只是他对天谕的圣阶乾坤再造丸的来处感到好奇。

  “这个!是我在偶然间得到的配方,我从中进行了优化,减去了四十几种只是起到控温作用的药草。加了五十几种起到抵抗雷劫力量的灵药。”

  其实这个丹方是天谕从天家藏书阁三楼得到的,只是天谕把它进行了改良,优化而已。

  忽然,金袍人缓缓站起来开口说道,“其实,我早就知道,圣阶乾坤再造丸能够治好小女丹田的问题。那个丹方我早就有了,只是我找遍了整个皇朝,没有找到一个能够炼制圣阶丹药的丹师。

  要证明小丹师的丹方的真假,只要和我手中的丹方一对比就知道了。”

  “大人既然你能够证明,你证明不早点说,那样我也不必动手证明了这样多不好,显的我不尊老爱幼,还害的鬼精老怪前辈受伤。罪过罪过。”

  听到天谕的话,鬼精老怪立即怒目而视,鼻子都要被气歪了。挨打还要被嘲讽,简直要让鬼精老怪疯掉。

  下一刻,金袍人从怀里拿出一个宝盒,打开,里面有一张发黄的羊皮纸。

  “这上面就记载着圣阶乾坤再造丸的炼制方法。”

  金袍人说完,就把羊皮纸拿出来,在手中摊平。然后开始和天谕所写的丹方对比。很快,他就从丹方上找到了相同的地方。

  一番对比,金袍人手里的残方灵草,果真如同天谕所说,只是比天谕的丹方少了几种控温药草,和几种抵抗雷劫的灵草。

  “这么看,天谕的配方是真的。”

  金袍人脸色激动,刚才他之所以不敢拿出配方,就是害怕天谕写的配方是假的,那样一来他连最后一丁点希望都没有了。可现在当看到残方和天谕写出来的配方基本吻合,那种激动简直难以用语言难以形容。

  “不可能,这怎么可能,这个小子怎么可能知道圣阶五品丹方?”

  当听到金袍人说天谕的丹方是真的,鬼精老怪脸色瞬间变得苍白。

  

胡铁花叹了气,喃喃道:为什麽难从那些圣人先贤们的身影中寻

謀士建議既然打算堅壁清野,那就干脆做到極致,不但把山給燒了,連城外的田地也一并給燒掉。

這是一個絕戶計,王平聽了沒有開口,只等周樸決斷。

周樸也知道這是一條不錯的計策,現在是春夏之交,田里的麥子還沒成熟,哪怕才剛剛接穗,周樸也會命人趕緊收割,可這會兒還只是幼苗,沒法收割,留下不管的話,等拖上幾個月成熟之后白白便宜了敵人。

即使敵人沒耐心等那么久,這些禾苗也是馬匹很好的草料,敵人的騎兵正好可以給馬兒養養膘。

不過考慮再三之后周樸還是沒有這么做,這些都是城里百姓辛苦耕種的,就這么毀壞了,著實有些不忍,對于百姓來說這些就是他們一年的口糧,輕易毀掉也會讓他們心寒。

周樸達到街亭的第三天的中午,將士依然在忙著鞏固防御工事,周樸正和王平在城樓上對著地圖研究敵人的動向。

突然,衛兵報告前面的小山上燃起了青煙,周樸出去一看,山頂上豎起了一面紅旗,這是事先商量好的,一旦發現敵軍就燃起煙火,豎起紅旗。看來魏軍已經離自己很近了。

“豎起紅旗。通知他們立刻離開,并且馬上放火燒山。”周樸吸了一口氣,大戰即將拉開序幕,考研自己的時刻到來了。

山上冒起的青煙越來越多,許多地方都能看到明火,站在城樓最高處,迎著溫暖的東風,望著山腳下螞蟻一般大小的士兵,朝著自己這邊跑來,周樸心中松了口氣,只要山火燒起來,就沒那么容易撲滅,沒有足夠的木材,敵人攻城的效率將大打折扣。

他也想過留部分士兵屯在山上和自己固守的城池互為犄角,但想到自己本來就兵少,再分兵的話,只會被各個擊破,于是干脆把整個山放棄了。

等山上是士兵都退回了城里,連最后一個哨騎都進了城,厚重的城門被重重的關上。那哨騎滿頭大汗的來到周樸面前:“將軍,敵人來的很快,我不敢靠近,離這里只有20里不到,兵力至少兩千。”

聽到消息的周樸和王平對視一眼,眼里充滿了凝重,因為敵人比他們預想的還要快的多,從長安出發到街亭,有一千八百多里,敵人需要判斷出趙云的佯攻部隊的虛實,再把消息傳會長安,從長安集結部隊,然后從南方調來張郃,再由他親率部隊趕來,周樸他們算了下,至少得20天,但張郃只要了12天。

也就是說張郃的騎兵以每天150里的急行軍速度前進,這速度在三國里雖然不是最快,相比較曹營最快行軍記錄夏侯淵的日行300里還有不小的差距,但連續的高速行軍,依然能保持這種恐怖的速度,周樸還是暗暗咋舌。

要知道在他們蜀國,每天能行軍40多里,就已經是很好的表現了,當然這主要是蜀地多山,行軍主要靠腿的關系。

張郃的提前到達,給了他們不小的壓力,城池還沒有完全修復完畢,所有的準備都還不夠充分,沒有時間繼續修城,士兵紛紛放下工具,拿起長矛,穿起盔甲。

百姓被集中在祠堂,這幾天他們也累壞了,周樸沒狠心讓他們守城,讓他們就地休息,作為后備替補,如果戰事吃緊,可以讓他們協助幫忙。

周樸看著身旁張弓嚴陣以待的士兵暗暗點頭,經過幾天的相處,尤其是周樸毫無架子,有時還會同他們一起搬石頭,抬木頭,士兵望向他的眼神越發的敬重了。

一個個都等著他發號施令,雖然年輕的臉色寫滿了緊張,但有周樸這個賞罰分明,愛戴士兵的將軍在,他們沒有后退一步。

東方的地平線上,出現了一匹白馬,馬上一個黑甲士兵高舉一面藍色大旗,上書一個“張”字。

“才來了一個人?怕他的個鳥!哈哈哈!”一個裨將踮起腳尖,手搭涼棚,遠遠望去,噗呲一聲笑了出來。不過很快他的笑聲就像是被掐住了脖子生生被掐斷了。

那白馬身后,沿著地平線升起一團黑霧,不,仔細一看才發現是一排百米長的騎兵隊伍,清一色的黑甲,只有頭盔上豎起一道紅纓,遠遠看去就像一團黑霧。

那“黑霧”速度很快,潮水般往這邊涌來,土黃色的地面像是受了污染一般,被黑色吞沒,漸漸的地面都能感到震顫,那是幾千匹戰馬奔騰的聲音,如一道道悶雷滾滾而來。

馬蹄揚起塵土,看不清后面,也不知還有多少騎兵跟著沖鋒的。

接下来就显得很平静了,只是令周安奇怪的是街上天狼帮的人很少了,不对啊,难道他们不杀烧抢掠了,不可能啊,以天狼帮的本性不可能不这样做,肯定是古县城出了什么变化,所以他并没有看到天狼帮的人。

而且不但天狼帮的人,连那些古县城的武者周安也看不到多少个了,平民甚至一个也找不到了,平民还好说应该是逃离古县城,或者被天狼帮杀死了,可是那些古县城的武者也看不到就奇怪了。

算了先把倾舞送到再说吧。

马车一路奔驰来到他的住宅,刚走进宅院里,只见果儿和江承教正坐在院子里,见到周安的到来,果儿和江承教站了起来,江承教向着周安说道:“主子。”

“你们跟我来。”周安向着密室走去说到。

来到了书房,走进了密室,所有人都在里面,周安把果儿和江承教、小青儿、小壮子、刘子枫介绍给他们,并把还没有恢复的刘子枫放到了床上,倾舞之前和他们认识了,所以周安就没有介绍。

周安和他们说了一下外面的形势,然后向王教问道:“这里吃的还够不够,如果不够的话,我再拿一些吃的过来。”周安看了看密室,因为人数的增加,王教习和他们又以挖了一下,密室又扩大了一些,现在即使周安把倾舞和果儿他们带来,仍然还有余地,只是人这么多,也不知吃的够不够,所以周安问道。

“我们这里储存着三个月的食物,不过这么多的人,我们也能坚持十天。”王教习说道。

“那就好,十天足够了,”周安估摸着这么长的时间,古县城的援军也该到了。

周安可是知道古县城被破可是大事,一个县城被盗匪占据,是大元朝所不允许的,而且古县城被盗匪攻破,古县城县令就是犯了渎职大罪,到时古县城县令恐怕最轻的就是停职了,严重的甚至有可能被砍头,所以周安猜测古县城县令有可能向周围的县城求援,并向上面的府城通报,来减少自己的罪责。

所以周安猜测最少需要五天的时间,援军就会到来。

不过周安等不了这么长的时间,现在周安还需要办一件事,就是他很担心两个人,一个是李奔,也不知吉祥酒楼怎么样了,还有就是周大宝了,现在连千山帮都被天狼帮打破了,陆府应该也不怎么安全,所以周安打算去陆府看看,周大宝怎么样了。

不过这也好办,因为周安如果想要去陆府,就要路过吉详酒楼,所以周安打算先去吉详酒楼看看,再去路府。

随即周安和他们说了几句,又离开了,轻柔担心周安不已,抓着周大财的手紧紧不放,周大财安慰道:“放心吧,周安会没事的,现在周安的本事大了,我们已经看不到他的脚步了。”

周大财是真心说的,并不是说周安的不好,而是说周安已经不是以前乡下的二少爷了,而是一名武道强者了,周安现在走的路,他们也看不到尽头,不过周安是他们的儿子,是他们的心头肉,只要相信周安即可。

周安离开了宅院,踏着飘云燕子步,向着吉祥酒楼而去。

周安来到了吉祥酒楼,到里面转了一下,已经空无一人了,连酒窖里面放的女儿红都不见了,还有地上的一些尸体,有客人的,有小二的,还有天狼帮的,周安并没有看到李奔的,让周安松了一口气,只要没有尸体,说明他还活着。

周安离开了吉祥酒楼,前去陆府,刚走到一半的路程,周安就看到了两个天狼帮的人正在一户人家翻找着什么。

周安直接出现了他们的面前,点住了他的穴,说道:“你们在此干什么。”

“我们只是翻找一下金银,赚取一些钱财,请大侠饶命啊。”一个天狼帮的人求饶说道。

“你可知为什么古县城里没有了什么人,天狼帮的人去哪里了,古县城内的武者去哪里了。”周安问道。

这两个天狼帮的人知道面前这个人的实力很强,不然不可能一下子把他们给制住了,所以他们连忙说道,只想饶自己一命。

“天狼帮的人都是去县衙,要夺取县令手中的官印。”

“古县城内的武者都是去护持去了,防止天狼帮的人夺取官印。”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分赃结束(求订阅)》。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五州春秋

张明暗

五州春秋

野火

五州春秋

三色柳

五州春秋

临渊慕鱼1

五州春秋

穿越时空的眼

五州春秋

花气薰人欲破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