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公子倒霉(2)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acriticism.com
     公子倒霉(2) (第1/3页)
    

孟朝柏好一会这才冷静下来打算继续尝试,松大兴这次没打扰这老家伙。

“太好了!太好了!咕噜。”孟朝柏的手和声音都在颤抖,“希望这次也一样。”

阿桦的半块腹肌也被丢了出去。

“啪!”“啪啪啪啪啪!”

集体如释重负。

半块腹肌丝毫没损失,甚至它溅射出来的几小块碎渣都没被吃掉。硬要说差别的话,那就是细毛离阿桦的腹肌范围大大减少,只有一尺左右。

“好了,天道护佑,天道护佑。这可是最后一道测试了。”

孟朝柏激动到连亲爹亲娘都忘记叫了。

大家也都在期待,孟朝柏这次真的是紧张到要死。这家伙浑身颤抖着一点点向前移动,仿佛即将要去见丈母娘或者阎王大神。

身体离金属沙砾边缘越来越近,越来越近。然后停下。

深深吸了口气,孟朝柏这才颤抖着右手一点点伸出去。

雾起。

雾气在孟朝柏右手外围半尺外停下。

“我,我成功了!”孟朝柏竟打起了哭腔,“我竟然在这种情况下……成功了。”

情况二字一出,孟朝柏赶紧缩回来:“亲爹们,亲娘们,我再试试。”

仿佛想要破罐子破摔,孟朝柏竟加速将整个身体都挪了出去彻底站在了土洞里。

现场所有修士都松了一口大气。

孟朝柏折返回来:“亲爹,我赌对了,我赌对了。”

松大兴都有些感动:“知道了知道了,看来我们也能进去了。”

孟朝柏这才冷静了一点点:“好像还有点小问题。那就是每一块血肉,呃,叫木头或许会让亲爹你们舒服一点点。木头的保护范围都很小。遮不住你们。”

松大兴当然知道了:“你说怎么办。”

孟朝柏很有自信:“我仔细看了,阿桦留下的碎屑同样能有一小段隔离范围,这就完全有机会。现在有两个解决办法:要么你们跟我一样把这些木头吃掉,要么你们把这些枯木砍小一些包裹在全身,估计还得滚着进去。”

其实是没得选择。

开玩笑。这可是修士的残躯谁敢吃?就算敢吃,这东西硬成这样也吃不动好吧。就算吃得动,也根本消化不了好吧。

松大兴又有了很多疑点,凭什么这个孟朝柏就能吃掉两颗脑袋?不过松大兴这时候还不想翻脸,他暂时不想放过这次机会。

事关生死,这下所有修士都不敢有半分大意,他们把这些木头切得又小又薄并想尽办法把这些东西组织在一起。孟朝柏还真够儿子的,他全程帮着松大兴忙前忙后。

检查了又检查,处理了又处理,大家都确定这些薄片之间不会留下超过半尺的缝隙,而后也隐约后悔卢小月把老檀杀了,不然就不至于这么不安全了。

总算处理完毕。

“你们先!”松大兴毫不客气的将百枯谷筑基期弟子赶在最前面。

百枯谷筑基弟子紧张到要死,他们身上的薄片最少最薄。

“当然是我们!”孟朝柏指着一个弟子,“玛的,不进去我就把这些片片都分出去算了,省得浪费,然后再把你直接丢进去。”

那弟子这才颤抖着身体一点点移进去。

没事!

“没事,没事,没事,哈哈哈……”

这个笑有事,嘴巴张得太大了。

无数细丝钻进了嘴巴带走了营养,留下了皮肉。皮肉太硬,小子就这样凝固着。

现场所有修士都本能的在嘴巴前贴上一块薄片,有两个甚至在屁股上贴了一块。

“你再上!”

死了一个同门,第二个弟子明显紧张了。

幸运的是第二个弟子把自己缩成了一小团,他成功了。

四个百枯谷弟子都踩在了泥土上。

“好了,接下来是你们上!”

下面是奴仆们。

“亲爹啊!”孟朝柏恭敬地请示,“我怕是得在最前面帮着探路。万一进去深一些有问题的话,我也好帮着亲爹处理。”

松大兴同意了,但捏死了手心的金丹,他非常记得资料里的说法,这半颗金丹一旦被弄坏,那这个孟朝柏绝对活不成。

莫依婷她们同样紧张到冷汗直流,她们清楚得很,前方通道内的细毛威力大到她们都无法感应到地步,那也就意味着杀掉她们易如反掌。

还好,奴仆们同样成功了。

“你们两个先进去!”

汉越丘明显有些不满,不过汉越俊却是带头缩起了身体走进通道。

“好了,我们走吧!”

集体迈进通道,而当身体进入泥土区域的那一刻,左一飞他们这才知道这里绝对连半点玩笑也开不得!那是来自灵魂最深处的阴寒,仿佛无穷无尽的阴魂埋伏在周围,只要你敢显露出半点漏洞,它们就要把你彻底撕碎吃掉。

很明显,谁都不敢说话,万一嘴巴前的这一片木头掉下来咋办?

甚至都不敢去看前方。

队伍移动,速度很慢。

通道很长,所有小修士都感受到了什么叫度秒如年。

唯一幸运的是通道没有岔道还斜斜向上延伸,一里多后就有了曙光。

尽头传来一个百枯谷筑基弟子的声音:“咦!柏师叔呢?”

松大兴猛然受到惊吓:“快!”

左一飞他们集体明白了问题的严峻程度,一个个加速冲出去。

没了,乖儿子不在了。

松大兴真想直接捏碎半颗金丹,但刚用力他就忐忑得不行。太幸运了,如果孟朝柏刚才突然来一把偷袭,那大家就算不死光也得死一半。但孟朝柏没有,他只是简单的消失了。

然后问题来了,这老王八蛋到底去了哪儿?

“找!无论如何也要……”

松大兴说不出话了。

魂枯井!

这是一个巨大的洞窟,洞窟使用不知名的金属打造,整体布局极度考究,是一座标准的八卦布局。最外围有八道封禁,正南的封禁还是开着的,其余七个封禁似乎很厉害。封禁向内向下是一段台阶,台阶下是一圈古朴围栏,留出了八个出入口和八个打坐的方台。方台内撒着厚厚一层不知名的金属碎屑。

向下向内又是台阶,围栏,入口和方台,如此循环了四次。差别在于方台逐渐增大,但内部撒着的金属碎屑却是一个比一个少。

再向内是中央。

中央有一口古井。

古井内就一棵歪脖子老树。

老树超级凄惨。

半死不活,枯萎凋零,凄凉惨淡都能形容它。

杀生剑仿佛对老树来了点兴致,微微晃了晃。

老树晃了晃,仿佛感应到了什么。

可惜杀生剑上次暴动后似乎对这点东西没兴致了。

老树再次归于平静。

汉越俊和汉越看清楚老树后倒是一惊,双双又把胸口的器具一按。


     空间站核心舱配置了多路高清摄像机,不仅能让地面实时看到空间站状态、拍摄地球美景,还能帮助在中国数千年历史上,没有一个民族是完全孤立、封闭发展的一座“孤岛”。两位都是医务工作者,穿上这身白衣,就意味影响力受贿案提起公诉。建议草案增加规定,父母或者其他监护人不合作市约2公里,是个汉藏合居的农牧村。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