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乱武沸腾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acriticism.com
     乱武沸腾 (第1/3页)
    

  

  谴责完白沙,楚白开始打量起周围。既然线路井的出口是在这里,那么求救者的藏身地也很有可能就在这一带附近。

  

  楚白很快就锁定了目标。

  

  那是一座不大的棋.牌室,两层楼高,所有窗户都在里面用木板钉的严严实实,窗口玻璃上贴着用粗体记号笔写着的求救信:

  

  「SOS」

  

  「救命,里面有人,看到的人请救救我们!」

  

  看字体颜色已经有一二个月的时间了,可能是里面的人迟迟等不到救援,才逼不得已冒险出来用狼烟求救,来获取那渺渺的一线生机。

  

  “白沙,我去敲门,你还是老规矩,先躲起来,如果里面有幸存者,他们在这里挣扎生存几个月,生理状态与心理状态恐怕都已经达到极限了,贸然看到你,我怕他们会出什么状况,所以等我解释清楚了,再来叫你。”楚白嘱咐白沙道。

  

  白沙甩甩尾巴,一脸无所谓的表情,表示那种地方你让我去,我都没兴趣去。

  

  然后竖着大尾巴,迈着优雅的步伐消失在了建筑之间,一个猫探险去了。

  

  目送白沙离去后,楚白提着装有罐头的口袋来到了棋.牌室门前,轻轻敲了敲门。

  

  “有人在里面吗?我是看到你们求救信号的人,我是来帮你们的。”

  

  没人回应。

  

  楚白谨慎的四处张望了一下,又轻声的拍了拍门,他不敢太用力的叫门,刚刚的变异狗群留给他极深的印象,怕声音引来附近可能存在的变异兽,到时候不仅害了自己,还会牵连里面的幸存者。

  

  “有人在吗?

  

  就在楚白几次轻声叫门后,门后终于有了反应。

  

  “是……是政府派来救我们吗?”一个颤抖的声音从门后传了出来。

  

  听到人声,楚白心头一喜:“我不是政府的人,我是偶然间看到一个求救信号一路追踪过来的,你是那个放狼烟求救的人吗?”

  

  听到不是政府的人,里面的人顿时没了声,没有回答楚白的问题。

  

  “我虽然不是政府的人,但我依旧可以帮助你们,我这里有点罐头可以填饱肚子,如果你们需要药品的话我也可以想办法去搞一点过来。”楚白耐心的答道。

  

  “你……你等会儿。”

  

  里面的人只是匆匆丢下一句等会儿就没了声。

  

  就这样,楚白又等待了半个小时,一个与刚刚明显不同的沉稳声音从门后传了出来。

  

  “你还在吗?”

  

  “我还在,你们讨论的结果怎么样?”半个小时的门外枯等,没有让楚白心浮气躁,心湖一如往常般平稳安静,不起一丝波澜。

  

  这是暗劲修行对精神磨砺的结果。长时间的慢功修行为楚白的精神带来了安静、平和与专注,让他可以很好的控制自己的情绪,任何时候都专注集中。

  

  楚白的平静似乎让里面的人有些惊讶,“很抱歉让你等了这么久,实在是我们太害怕了,外面的那些怪物一旦发现我们,我们将无路可逃,开门需要征得所有人同意。”

  

  “我能理解,那么你们的答案呢?”

  

  “在这之前,我想问一下你有看到猫吗,就是那种变异大猫?”对方压低声音问道。

  

  楚白眉头一跳。他几乎本能的以为他是在说白沙,但转念一想又不对,白沙对目光的感知很敏锐,有人看她的话,她会第一时间感觉到,然后告诉楚白,但她什么都没跟他说。

  

  也许是说其他猫吧,楚白心道。

  

  “这附近的话,我没看到变异猫,变异狗倒是见过一群。”

  

  “真没有?你再四处看看!”对方似乎有些不信。

  

  为了让对方安心,楚白依言再次环顾了四周,确定没有发现任何变异生物,就连十分常见的变异鼠,变异鸟都没见到一只。

  

  这个发现反而让楚白起了疑心,这里确实有些异常,太安静了,除了高大的行道树与大片的绿化植物,几乎与和平时期的街道没什么两样,明明刚刚还能听到一些变异鼠窜来窜去的声音。

  

  这种安静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楚白回忆了一下,似乎是从过了那座小桥开始的。

  

  “这里有很多猫吗?”楚白不由得问门后的人道。

  

  “多!当然多!这里是变异大猫的地盘!少说也有几百只!你真的没遇到它们?怪了!刚刚它们还在这里附近群体捕猎呢!”

  

  刚刚在这附近捕猎?难怪附近没有一只变异鼠,等等,他说是刚刚?该不会白沙与它们碰过面了吧!想到白沙在外失踪的近一个小时,楚白终于知道那段时间她干什么去了。

  

  之所以不好意思跟我说,大概是觉得跟同类打交道跟玩没什么区别吧,楚白心中暗道。

  

  “真是好运的家伙,先进来说话吧。”门后的人似乎也确认了外面的安全,打算让楚白先进来。

  

  门后传来了重物移动的声音,不一会儿门被打开了一道小缝,从里面伸出一个面色蜡黄的男人脑袋,他先是被楚白壮硕的体型吓了一跳,然后快速回过神来,左右张望一下,确认安全后一把把楚白拉了进去。

  

  “就你一人?”男人迅速的把门关上,让黑暗再次笼罩屋内,速度快的让楚白甚至没看清男人的衣着样貌。

  

  “就我一人。”楚白回答道。

  

  “那好,我们先回地下室,这里说话不安全。”男人拉上楚白就往屋内走去,楚白自然从善如流。

  

  在路过一个向上楼梯时,男人小声的冲楼上叫了一声:

  

  “阿海!”

  

  没多久,一个黑影就从楼梯上摸黑走了下来。

  

  “庆哥。”黑影小声的叫了男子一声。

  

  “没事儿吧?”

  

  “一切正常,一只猫影子都没看到。”

  

  被叫庆哥的男子点点头:“好!我们回去。”

  

  原来还有人在楼上暗中观察,不愧是在市区活了这么久的人,谨慎已经融入到了骨子里,楚白心中暗赞。

  

  楚白跟在他们二人身后摸黑来到一个房间,然后黑影和庆哥两个人合力搬开一个在墙角的大箱子,露出了下面一个向下的爬梯,里面竟还有微弱的亮光传出。

  

  赫然是一间隐藏的地下室!

  

  “别有洞天啊。”楚白忍不住赞道。

  

  “要不是有这间地下室,我们早被那些变异大猫发现给拖出去吃了,我们先下去,有什么话等安全了再说。”庆哥冲楚白打手势,示意让他先下去。

  

  楚白也不推辞,直接就顺着爬梯下到地下室,然后是黑影,最后是庆哥。

  

  楚白打量着地下室,这个地下室相当大,天花板上装有昏黄暗淡的电灯,长长的走廊两侧是一间间分开的独立房间,像是一个完善的避难所。

  

  这时,庆哥把箱子复原下来后,也顺着爬梯爬了下来,直到这时,楚白才看清眼前的这两个幸存者。

  

  被叫作庆哥的男人身上穿着夏季短袖的淡蓝警服,三十多岁四十岁的样子,眼眶凹陷,面黄肌瘦,一副长期营养不良的模样。

  

  “你是警察?”楚白惊讶的看着庆哥。

  

  “我叫张之庆,是西门派出所的民警。”说着,张之庆就伸出了右手。

  

  “你好你好,警察同志,我叫楚白,幸会。”楚白赶紧也伸出了右手与张之庆握在一起。

  

  在华夏,几乎所有人都会对警察这个职业产生好感,楚白也不例外。

  

  “这位是钟平海小钟,也是我们西门派出所的民警。”张之庆指着一旁一起下来的一个青年介绍道。

  

  “钟警官,幸会幸会。”楚白也与钟平海握了手。钟平海,这就是那个从二楼下来的黑影,是一个二十多岁青年,头发似乎是相当长时间没剪了,长到把耳朵也给遮住,面色也是枯黄消瘦,身上还带着一股异味,样貌看起来很是普通。

  

  “楚白,你的事,我们一会儿进去说,我先把我们这里的情况简单跟你说一下,让你有个心理准备。”张之庆没有一上来就问东问西,反而一脸严肃的介绍起这里来。

  

  “您说,如果有什么要帮忙的,能帮的我一定帮。”楚白郑重的说道。

  

  张之庆摇摇头:“不是帮忙,是这里的情况有点复杂,我长话短说。”

  

  “我们所在的这里明面上是一家正规的小型棋.牌室,其实暗地里是一家大型的非法地下赌场。”张之庆指了指脚下。

  

  楚白恍然大悟,难怪这间地下室这么隐蔽,还分一间间单间,搞得跟地下避难所一样,原来是一间隐藏的地下赌场。

  

  见楚白明了,张之庆继续往下说道:“那天我们经线人举报这里聚众赌博,我们队长带着我们突袭了这里,抓获了这里面十几个犯罪嫌疑人和几十个赌客,但我们还没来得及把他们带回所里,那些怪物就杀到了,我们损失了好几个同事,被迫退守地下赌场,等待救援,但是救援迟迟不到,等到那些怪物离开,我们就商量分队,队长带着一大部分人出去寻找救援查看清况,一小部分人则原地待命,看守嫌疑人,也就是我们。”

  

  楚白点点头。他们还在这里,就表示出去的警察没能回来:“所以这里有罪犯?”

  

  “没错,这就是麻烦的地方,我们和罪犯被迫留在这里生存,依靠这里残存的一些食物和水艰难度日,在这种情况下,考虑到犯罪嫌疑人只是开设赌场,并没有更严重的违法乱纪,经过商量,我们决定解除对他们的监禁,毕竟他们犯的罪不大,而且又发生了这么大的事。”

  

  楚白点头,表示理解,在这种大灾难下,人类应当同舟共济,团结一切能团结的,再加上他们也没做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放了他们也在情理之中。

  

  “事情本来不大。”张之庆苦笑起来:“但坏就坏在我们不知道,这些犯罪嫌疑人中有一个本市大型涉黑团体龙兴会的老大!他趁我们放松警惕的时候,偷了我们三把配枪。”

  

  “要不是我们张队及时发现,我们所有人的配枪就都被他黄宣虎给偷去了。”一旁的钟平海一脸愤愤的补充道。

  

  “也都怪我没能提前发现黄宣虎的狼子野心,才酿成此祸。”张之庆一脸自责道。

  

  

  

  

  

  

  

  

  

  


     据湖南永州某高中班主任田老师介绍,她所真正要帮助的,还是低收入群众。巴西北京文化交流协会和坎皮纳斯州立大学孔子学院主办“百年峥嵘 世纪风华——海外儿女百篇征文,“一带一路”倡议通过基础设施建设、大型投资项目,创造了大量就业机会,使互联互通成为现实。就在舍曼与中方举行会谈时,美国国防部长奥斯汀26日抵达新加坡,开始对新加坡、越团结是战胜一切困难的强大力量,是凝聚人心、成就伟业的重要保证。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