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臭皮匠》。

小鱼儿赶紧笑道:是,莫在钉棺材的两个人吃了一

“能不能你把那本小說賣給我,你說多少錢,我都會給的。”老鴇子小心翼翼的說道,生怕周安不賣。

其實之前她已經把說書人找到了,并且花了大價錢,可是一回來就聽到周安解救了花船,雖然花船還有隱藏的幾位供奉,可是到了那自信的摆了摆手,“不会的。克烈依这个人十分自负,上一次败给我们,他是不会心服的,这一次有了单独与我们较量的机会,他是不会轻意的向土鲁番大军求援。再说了,这么大的功劳除非必要,他是不会......

他想尽办法来说,那知萍儿却根缓缓走开,站在陆小凤的身后,

曹操嘴角發笑,一個大軍之中的小小士卒,竟然能說出這么多的東西,足以看出此人并不簡單。

兵卒?

不見得了。

怕不是哪家嫡傳跑到自己大營里來了,受不了苦,所以才想出這般主意接近自己,還真是好手段啊!

“走,子和,隨我去看看你口中的黃口小兒!”

想到便做,曹操沒有絲毫猶豫,直接便打算帶著曹純去看一看沈川。

聽到這話,曹純絲毫不感覺意外,之前聽沈川所言,他便知道此人不簡單,只是看丞相這架勢,似乎有些重視那家伙啊!

突然,曹純猛地想到什么連忙開口道:“丞相,那鐵索連環之策怎么辦?”

“不急,那黃口小兒既然能如此說,想來應該還有話沒說完,我們且去看看他怎么說!”

擺了擺手,曹操臉上絲毫不在意。

不多時,兩人便來到了曹純大帳之外,還沒等進去,一陣淡淡的香味便從里面飄了出來。

“小兄弟,這東西實在是太好吃了!”

“我說的沒錯吧,這東西,在我們那里那可是……”

沈川喋喋不休的給面前的兩個護衛吹噓著,手里端著的正是一桶紅燒牛肉面。

之前他從系統空間里掏出牛肉面的時候,那兩個護衛一臉警惕,當場劍都給拔出來了。

要不是自己不停的給兩人解釋,怕不是身上都多了一個窟窿。

砸吧了一下嘴,沈川無語的看著面前兩人伸著舌頭舔盒底泡面殘渣的樣子,嘴角忍不住又抽了抽。

“兄弟,你這湯要是不喝的話,能不能給我?”

邊上,一護衛端著泡面,看著沈川還留了一碗湯沒喝,忍不住又舔了舔嘴唇。

“這?”

沈川被驚到了,不就一碗泡面嗎?有這必要?

他剛想開口,大帳猛然被人掀了開來,曹純抬眼打量了一下大帳,看到沈川還在不由得松了口氣。

只是看到自己兩個護衛竟然眼巴巴的看著沈川,頓時間便怒了:“混賬,爾等在做什么?”

“將軍!”

兩個護衛連忙端正身子,但手上那端著的泡面盒子卻直接縮到了身后。

“放肆,你們在藏什么?”

曹純大怒。

沈川連忙開口:“將軍回來了啊,將軍這是誤會了,兩位大哥手里拿的,是我家鄉的東西,這是我送給兩位大哥的!”

沈川笑了一聲,抬眼看著曹純,洞察之下之下,他明顯看到賬外還有一人,眼神下意識便朝著那邊瞥了過去。

看到沈川看著自己,又看了看賬外,曹純眉頭忍不住皺了皺。

這時候,大帳又被人掀了開來,來人直勾勾的看著沈川,眼神里多是審視。

洞察之眼下,沈川早已經知道來人的身份,看到曹操,死死的盯著自己,他連忙拱了拱手:“在下沈川,見過丞相!”

嗯?

這小子,竟然一眼就看出自己身份了?

曹操心里暗笑,果然是某家出來的子弟啊,用這種手段接近自己,還真是有點意思。

沈川?

姓沈?莫非是江東大族跑過來的?

投到我這里,真是有意思?

“丞相,在下并非是江東子弟!”

中国,上海。

松江区,一家创办不久的小公司。因为地方相对偏僻,远离繁华地段,所以公司并不在某栋办公楼上,而是一家出租的平房门店。

即便如此,租金也高得吓人。

公司店面不大,装饰以绿植和照片为主,淡绿色的墙漆配上淡淡的芳香,简约又清新。

爱在山区公司,一个民间非营利性的公益组织,为山区无偿资助,促进山区的科学、教育、医疗等公益性.事业发展。

“江姨,书来了。”女孩搬着一个大纸箱用身体推开玻璃门走进公司。

纸箱里......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臭皮匠》。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天幕之主

放开我让她来

天幕之主

安思源

天幕之主

剑荒

天幕之主

墨风萧萧

天幕之主

邪魅灵儿

天幕之主

会骑墙的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