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断剑!》。

须知此趟镖所保的,只是一支成沉。难道这一切都只不过是牛肉

“霸拳”,是天策府軍功殿內所有拳掌類地級低階玄技之中最昂貴的一種,價格足足高達三千六百戰功,比之蘇景的“八荒雷手”都要貴上一一點,其威力自然也是相當強橫。

林深修煉這門玄技已經足足有了接近兩年的時間,早已是將去!

而江景居然撐過去了!

這怎能讓他們不驚訝,怎能讓他們不震撼,或者說是,怎么能夠讓他們不慚愧!

一個通竅八重的武者,都比他們強!

沙雕此刻也暗暗心驚,他完全沒有想......

’”左轻侯额上已冒出了冷汗,白茅,归,封以为国社。此始受

七蓮塔下,大叔坐著,青年蹲著。

路過的人紛紛投來好奇的目光,但當看到安德烈后,又連忙收回目光加快腳步離開。

“說話啊。”安德烈看著以辰。

“我怎么知道說什么?是你非要閑扯的。”以辰也看著安德烈。

“兩者沒有必然的聯系,你找話題。”安德烈無賴地說。

“他們似乎很怕你。”以辰看了眼路過的人,他實在找不到別的話題了。

安德烈從衣服里摸出一支雪茄:“本主管在俱樂部可是赫赫有名的人物。”

“我知道,是兇名。”

“是威名!”安德烈瞪眼。

“俱樂部的人開車都和你一樣……勇猛嗎?”以辰趕緊轉移話題,還特意找了個比較好聽的詞,他其實是想說“虎”或“彪”的,但考慮到后果就——況且安德烈也聽不懂東北話。

“不全是,半數吧。”安德烈想了想說,“‘飆車一族’是俱樂部的五大項目社團之一,人數僅次于‘酷板’。‘飆車一族’是賽車社團,‘酷板’是滑板社團。俱樂部是以社團和集訓的形式進行極限運動,極限運動愛好者可以根據自己的喜好自由選擇社團和參加集訓。”

“我們也是自由的嗎?”

安德烈抽著雪茄:“俱樂部還是很人性化的,訓練期間,你們要按提前制定好的計劃進行訓練,至于空余時間,沒人會管你們。”

“‘飆車一族’,賽車運動。”以辰念叨著,興致勃勃,他想起了老爸送給他的禮物,那輛想想就令人振奮的頂級超跑。

“賽車可是俱樂部最受歡迎的極限運動,尤其是方程式賽,絕對的熱門。”

“我能參加嗎?我想學漂移。”想象著賽車飄逸的酷炫一幕,以辰興奮不已,如果可以,他不打算讓那只賽道猛獸明珠暗投。

“不參加都不行,這是你們必不可少的訓練項目。”

話題的結束就是沉默的開始,青年若有所思,大叔無所事事。

五分鐘后,以辰實在忍不住,率先打破沉默:“還要等多久?我們不辦正事了嗎?你不是說我們已經夠拖沓了嗎?”

“別急啊,那家伙耐心比我差,五分鐘之內準下來。”安德烈諄諄教導,“我這是在培養你的耐心,記住,‘忍’是成大事的第一級臺階。”

果不其然,三分鐘后,七蓮塔的平移式感應門打開,一名身穿酒紅色西裝的男子走了出來。

安德烈站起來,拍了拍屁股上的土:“看吧,下來了。本主管的話可是靠譜得很。”

以辰卻沒心思理會安德烈,目光集中在男子的光頭上,那是絕對的焦點。

看著那顆錚亮的光頭,他脫口而出:“真亮。”

安德烈撇嘴:“指定又抹油了。”

“我說兩位,來了怎么不上去?干嗎坐地上啊?”邁克爾臉上帶著溫和的笑容,“安德烈,被地磁吸的屁股我還是第一次見。”

“少裝糊涂,我還不知道你?我來了,你不知道迎接一下啊?”安德烈抬頭看天,“再來這套,可不要說我不給你面子。”

“是我疏忽了,早該出來迎接尊敬的布朗主管。”邁克爾說出令自己都感到惡心的話,心說我好歹也是七蓮塔塔主,居然被你這個令行部主管威脅,這輩子真是白活了。

安德烈不買賬:“虛情假意沒用,拿出點誠意來。”

“香檳。”

“什么香檳?”

“金箔香檳。”

“可以。”

兩人迅速達成一致。

邁克爾看向以辰,微笑著伸出手:“這位就是黑暗之主吧。你好,邁克爾·約翰遜,美國人。”

“你好,以辰,來自中國。”以辰與他握手。

兩人說話的工夫,安德烈早已穿過感應門,走進七蓮塔。

乘坐觀光電梯,三人由“傘柄”底部向“傘布”上升。

“這座建筑叫七蓮塔,為道劍之主建造,是道劍之主的專屬區,集日常生活、基礎訓練、休閑娛樂等多種功能于一體。”邁克爾笑著說。

“叫道劍塔不更好嗎?”以辰好奇地看著轎廂外,事實上他能看到的只有墨色玻璃和其他幾部相同的觀光電梯,這與他想象的有些出入。

從外面看,“傘柄”結構足有三十層樓高,百平方米大,然而里面卻只有一圈足夠大縫隙。

是的,他們乘坐的電梯就處于縫隙中,一粗一細兩個巨大的墨色玻璃圓筒套在一起所形成的的縫隙里。

在這個縫隙里,看不到外面,看不到里面,能看到的只有兩邊,也就是其他幾部相同的觀光電梯。

“哪怕在新秀谷,也不是所有人都知道劍陵一事。”安德烈倚靠著金屬轎壁,“還有,你不覺得這個名字更適合青銅鐵塔嗎?雖然這并不是青銅鐵塔的名字。”

“是挺適合。”以辰說,“那青銅鐵塔又叫什么?”

“琉璃法塔。”邁克爾說。

“塔里有大機緣,你可以進去修煉。”安德烈誘惑以辰,一副我看好你的樣子,“說不定你就有機會練成神功大法,以摧枯拉朽之勢打敗黑暗王殿。”

“不過大機緣往往伴隨著大危險,進塔就意味著九死一生。當然了,你要是活膩了,我們不介意看一場煙花表演。”邁克爾竭力配合,“黑暗之主爆炸,煙花應該是黑色的,表演效果可能不會太好。”

“算了吧,我還想多活幾年。”以辰皮笑肉不笑地說。

不一會兒,電梯到達“傘布”,電梯門打開,映入眼簾的居然是中國傳統建筑中的浮雕屏風玄關,屏風前的紫檀桌案上擺著一盞七彩琉璃燈。

邁克爾洋洋自得:“屏風和燈都是我精心定做的,還不錯吧?”

“來一個人你就說一遍,不嫌煩啊?”安德烈眼神厭惡地走開。

“庸夫俗子。”邁克爾冷哼一聲,笑著看向以辰介紹,“深浮雕中式屏風,采用彩繪、鑲嵌等多種手法,材

五月将末,春也将暮。

一场细雨从清晨开始下了起来,飓风之后加上入梅天气,到处是湿漉漉的,令人很不舒服。从以往的经历来看,这场雨看来不会很快停止,可能要持续个三五日。

秦桧坐在书房里看着窗为的细雨飘落,脸上的神色很是难看。他最怕阴雨天气,一到这种天气,他的身上的肌肉骨节便酸痛不已,让他浑身不舒服,浑身不自在。他想起了曾在在自己书房伺候自己的那个婢女小琴,那是万春园混进来的卧底,就呆在自己身边刺探情报。事......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断剑!》。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重生之诸神黄昏

战七少

重生之诸神黄昏

红场唐人

重生之诸神黄昏

大道苍穹

重生之诸神黄昏

上灵

重生之诸神黄昏

天煌贵胄

重生之诸神黄昏

李都护